Wednesday, November 7, 2001

香格里拉

(2001/11/7 中甸)

    回到中甸,第一件事是先洗過熱水澡.再到旅行社看看,他們說明天有一個到碧壤峽谷的團,問我參加否,我說當然會去,因為不去那個大峽谷便沒有別的地方可去,要回麗江了.在中甸旅行,找車子是最大的麻煩,因為旅客都住在不同的地方,沒有集中的敘腳點,於是只好靠這旅行社聯絡包車的事情了.

    第二天大清早到旅行社集合,原來總共有七八個人,都是國內的散客,其實大陸旅遊就是這樣的,各人獨自來到這些山旮旯地方,最後都會因為貪方便而參加當地的旅行團,只是比在自己老家出發的旅行團多點彈性而已.不過這裡的好處是沒有那些導遊小姐跟隨,免了她們在車上嚕嚕囌囌地背誦著旅遊景點的資料背景等,盡說些對我們毫不相干的無聊話和收導遊小費.先前還以為會再遇上上次開桑塔納的司機,不過這次人比較多,所以來了一台面包車,司機是不認識的.

    那個碧壤峽谷又叫做"香格里拉大峽谷",是在距離中甸幾十公里的山區處,車子走上了和四川鄉城連接的中鄉公路,走了個多小時才到達峽谷入口的停車場.司機在停車場跟我們約好了回來的時間,便打發我們自己進去峽谷.其實進峽谷的路只有一條沿著小河的小路,由停車場開始到終點的原始森林共有三十多公里,一天是不可能走完的,一般人都是走到開首的一段,看看小河兩旁高達幾百米垂直的懸崖峭壁就會回去,最多只是花兩個小時左右.可是我付了160元的費用,來回坐了共四個小時車才來到,一場到來只是走馬看花地看一下有點浪費,而且說好了車子在下午四時回去中甸,幾個小時待在停車場幹甚麼,於是我就一直走進去.

    同來時還有另一台面包車子,是幾個廣東的小伙子和女友們在中甸包的,他們包車的費用比我參加旅行團還要貴上點兒,他們知道後便用廣東話抱怨被人黑錢了.本來和我同車還有一位上海來的大叔,也想跟著我們走遠一點,可是他年紀大不中用,越走越慢,本來我想著是同車來的便在路上等著他和他一起走,可是他實在是太慢了,我想反正路只有一條,眼見那幾個廣東人都走在前頭,越走越遠,最後便不管那上海大叔自己往前走.


    這個峽谷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走了一會便趕上那班廣東人,可是其實他們的進度也不快,那幾個女仔邊走邊喊無氣走不動,可是最冇用的還是其中一個男的,走得慢似烏龜,只比那上海大叔的蝸牛速快點.城市人真是不成了,連走點路也沒氣,卻是難明為甚麼城市的女士們可以在假期時整天泡在商場Shopping,又不會說累,真神奇.

    於是我也不管他們繼續往前走,終於走出了峽谷,來到一處長滿樹木的山谷,在一處簡陋的木橋,其實只是一棵大樹的樹幹,被人橫放在小河上便是一道橋,在橋邊遇上了幾個牽著馬的藏民跟我打招呼,問我租不租馬回去,原來他們是當地的馬隊,剛為山谷中的村民拉完物資.他們說這已是第四道橋,原來峽裡的距離是以到了幾道橋算起,剛進峽口便是第一道橋,這裡已是一半的路程了.
   
    跟他們們道別後再往前走,到了一個藏族的農莊,屋子裡有一個老頭走出來,我想問他還有多遠才到村子,他卻聽不懂普通話.我在農田的河邊座下來竭了一會,看到河邊的草地有人在些露營的痕跡,草地旁邊的石灘有條木頭跨在河上,算是一條小橋了,聽剛才碰上的馬夫說這裡應是第五道橋,再過去就是原始森林了.


 
    這時我己走了三個小時,應該要回去,要不然就趕不上在四點前回到停車場,給其他團友罵便不好,於是我開始走回去,這時心想在山裡走來走去是挺無聊的,不過在途中看到很不錯的原野山林風光,獨自一個人靜靜地在山中徒步,我感到一陣安寧和平和,這是我挺享受的,要不是有時間限制和沒有野營的準備,我也想在這裡度宿一夜,明天再往前進發.

    回程途中遇上了幾個廣東來的大姐,卻不是先前那一班人,她們是比我們早點進山的,她們說在回程時碰上了那班廣東小伙子,可是他們還要往原始森林走去,她們說那幾個人有問起有否碰上我.回到入口處差不多是四點了,這時就只差剛才和我一塊的上海大叔還未回來,司機問我有否見到他,可是我和一同回來的廣東大姐沿途也沒有碰到其他人.

    直到差不多五點那上海大叔和剛才那班廣東年青人才回來,原來上海大叔的龜速終於追上了他們,可是他們走了很久一直沒有追上我,以為還未到要回頭的地方,所以一直走,直到心中覺得不對勁才回來,原來我一直是沿著小河走,而他們見路就行,往山上走去,怪不得碰不上.只是他們這麼晚還未回來,白白要司機們擔心了.

    回到中甸,我又到旅行社問有否到白水台的車子,可是他們說剛出了這團碧壤峽谷的一團,不要等多久才湊夠人再發團了.這時又有一班廣東人走進店來,職員以為有生意上門,原來他們問有否去四川鄉城和稻城亞丁的旅行團,可是旅行社說那邊好像快要封山,已經沒有辦團了.
   
    他們有點失望,我便用廣東話問他們去不去白水台,他們聽到有廣東的同鄉十分高興,可是他們幾個人都已經包車去過了中甸大部份的地方,可是車子因為稻城太遠了而不肯跑(有300多公里),現在去不成稻城就可能改去德欽看梅里雪山,於是我和他們說如找到車子到四川去可以預我一份,因為中國有兩個地方爭著認做"香格里拉",一個是中甸,別一個就是稻城了,所以我也想一看稻城亞丁的仙乃日雪山.
   
    他們當中作為"大佬"的幾位男士拿出片紙出來寫上了他們的手機給我,可是我手頭上沒有準備紙條,於是我在錢包找到從前公司的名片,寫上我大陸的手機給他們作聯絡,那知那幾個女子一看便起哄,大叫道好厲害啊,是香港的會計師呢!爭著把名片傳來傳去,搞到我也有點不好意思.那兩個大佬跟我說他們是在佛山市的電力局工作的,放大假出來雲南旅行,那知跟來了一大批的女同事,口中雖說要照顧她們十分煩氣,可是我看他們卻樂在其中.他們本來叫我一塊吃晚飯的,可是我實在有點怕那班大小姐,所以惋拒了.

    真是想不到先前想找個人去包車也沒有,這天一日內卻碰上了十幾個廣東來的遊客,更加想不到的是以後在大陸的旅行中,碰上的廣東人多如恒河沙數,整個大陸都是廣東人的旅遊世界,就像八十年代未時港台的年青人蜂擁去大陸旅遊朝聖的情況,只是這次尋找香格里拉的主角換上了剛富起來的廣東同胞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