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4, 2002

Honda Dream

(2002/2/4-5, 河內, Bao Long hotel)

早上起來,從順化到河內的火車是下午3點多才發車,還有半天時間做甚麼好呢?去市郊看阮朝皇陵?只是看過了越南的紫禁城後大失所望,皇陵不去也罷.那麼到峴港山區的MySon看Champa人的印度教遺跡吧?可是光是坐車來回就要上半天了,而且這類遺跡在吳哥窟看過夠了,提不起興趣去.最後還是覺得看了一大半的三國演義最吸引,還是留在旅店看書.


到了火車站,候車室內聚集了一大票人在等車,當中有不少老外,人人的神情都是十分不耐煩的,一問才知本來是一點鐘開往河內的火車還未到達,誤點了個多小時.我心想著急也是無補於事的,在發展中的國家中,火車出了故障而誤點是十分平常的事情,而且在峴港到順化的一段只有一條路軌,要是出了問題所有南北往來的火車都要停駛了.

於是我們便在候車空等車,直到下午四點多時有一列到河內火車到站了,還以為是我那班車,到月台一看才知是一點鐘的列車,看來還要有排等.唉!早知在旅店多看一會三國演義,剛才才看到諸葛亮正要七縱七擒孟獲,還未六出祈山,真是吊癮.一同等車的還有兩個法國青年,等得無聊了便彈起把結他來.到山長水遠的地方旅行,還帶著這麼大件的樂品,真是不辭勞苦了.

火車終於在下午六點多才到站,耽誤了兩個多小時而已,還好不用等到深夜才通車.這次睡的是軟臥,上車時剛好是晚飯時間,乘務員給臥舖乘客送上香熱的飯盒,原來在越南坐火車是送早午晚三餐的,於是又省了一頓飯錢了.

第二天清早到了河內,先在火車站買了五日後到中越邊境老街的火車票,再找了輛摩托車到河內的舊城區去.我在順化無聊時便已在計算在河內的行程時間,留四五天剛好夠我在河內待上一兩天,和到下龍灣去遊船河,然後可以在星期六趕到老街山區的Bac Ha,看花蒙族的星期天市集,看我行事幾咁有計畫!

河內給我的感覺跟西貢的有點不同,雖然兩座城市都是由一系列的橫街窄巷和些矮小狹長的房子組成,只是河內的房子比西貢的都老上幾十年,外表都是很殘舊的,加上這幾天都是天陰陰的,看起來更是灰暗不堪了.


不過河內市卻比西貢擠擁得多,可能是河內的街道比西貢的狹上了許多,大街小巷上滿是行人和風馳電制的摩托車,整天街上都是摩托車在左穿右插,不時都有些摩托車在身邊高速地貼身飛過,真是驚險萬分.從南到北都是這些日本牌子的摩托車,怪不得Lonely Planet Vietnam 的封面寫著Honda Dream了.


奇怪是我在河內前後待了三數天,不曾見過一宗車撞人還是人撞車的事故,每次眼看要有相撞發生時,行人和車子都會在千鈞一髮間及時避開,然後像是沒事發生般各幹各的事,不會多說一句,看來人們都適應了在這人山車海中生活,十分有默契.


我就住在舊城(Old Quarter)中心還劍湖附近小街中的一間小旅店,小街旁邊就是街市.街市是一條開滿了小攤檔的小街,有不少是賣花的,早上來的時候空氣中充滿了一陣的清香,街上是四處都擠滿了在購物的人和車子,就好像回到旺角花墟和女人街般,感覺十分親切.在街市的大排檔吃了早餐後,便步行到舊城另一邊的軍事博物館參觀去.

和西貢的戰爭罪行博物館差不多,這軍事博物館內也是放滿了當年越戰時美軍的武器,還有當年美國空襲河內時被擊落的戰機殘骸.這些打打殺殺的東西看得太多太膩了,還是舊城比較有趣,可是來回都是行路,又在館裡企了個多小時,前後企了一大個朝早,兩條腿都是十分累,所以回到舊城後便找了間網吧坐坐,喝瓶汽水,上網和休息一下.河內上網十分便宜,而且奇怪的是不少電腦都可以看到繁體中文字,很容易便可以看到網上版的明報.

阿安在曼谷發了個電郵給我,說千辛萬苦地從滇藏線下來,終於到了泰國,可是他跟著要去柬埔寨看吳哥窟.上次日本的Rei走在我後面,只差一兩天便可在老撾碰上.這次阿安從雲南一下子便跑到泰國,之前我還想到雲南找他的,現在他卻走在我的後面,看來是不可能會遇上的了.

上完網走出店外,才發現不知身在何處,河內舊城區的街道有如星羅棋佈,老房子看起來每間都是一個模樣,於是我花了個多小時在這迷宮中轉在轉去,才找到路回到還劍湖邊.還好在舊城中心有個湖做地標,問路和尋找都比較易,要不然迷路了,找不到自己住的旅店時就夠白痴了.

雖然剛才差點做了白痴仔,不過在舊城區遊蕩時,發現每條街道的商店,賣的東西都有一個主題,例如有一條街就只賣錫殼的箱子,有條街就專賣佛像,有條街就專賣玩具,各式其式的十分有趣.因為蕩失路而來了個舊城遊,算是因禍得褔了.

黃昏前回到旅館樓下,想找旅行社報團到下龍灣去,本來旅店也有代理旅行團的,但我還是多看了幾間,找了間最便宜的.從河內去下龍灣旅行,最化算的還是跟團,因為旅行社之間競爭激烈,於是一個三日兩夜,包巴士,遊船河,行山,食住的旅行團才要US29一位,即是一天不用US10,比自行前往便宜得多了,算得上是小見的賣大包.

因為晚餐只吃了碗札肉河粉,十點多肚子餓便到樓下找吃去,發現就在我的旅店旁邊,有一間小旅店(Anh Sinh Hotel)門口有些西式糕點賣,便在那裡吃了件朱古力蛋糕和喝了杯咖啡作消夜,坐在小店中看著街上行人如行鯽,就這樣過了一個懶洋洋的晚上,真是十分優閒.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