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8, 2002

過春節

(2002/2/8-9, 河內, Bao Long hotel)

回到河內,晚上吃過飯後便在街上四處閒逛.因為快過年了,所以走到還劍湖對面的小街中,找理髮店剪頭髮.還劍湖旁邊還有一間做水木偶戲的戲院,每天晚上都會有很多旅行團來看表演的,但我卻不大感興趣.只到戲院旁邊的照相器材店買了些傻瓜機用的電池.本來環劍湖中間的紅色小木橋都亮了燈,十分漂亮,便想拍張照片,只是我的傻瓜機不能調整快門速度,拍出來的只有一片漆黑.

越南自古深受中國文化影響,和我們一樣也是慶祝農曆新年的,年三十晚就在2月11日,還有幾天便過年了,所以河內市民也忙著辦年貨,故此入夜後街上都擠滿買東西和逛年銷的一家大小,十分熱鬧.難得在越南過農曆新年,於是我也到年銷市場去湊湊熱鬧.


越南人的年貨和中國人的都是差不多,可能是受了華僑的影響,大紅大紫的裝飾是過年必備,在街上賣年貨的攤檔,除了出售年花和年桔外,還有各式的紅包利事封,紅底金字的揮春,還有各樣以馬年為題的紅色玩兒,於是街上都是一列紅紙金字的攤檔,加上晚上都用黃色的燈泡照明,在一張張紅紙上,金燙的字反映著金黃色的燈光,十分醒目耀眼.

那些揮春上面都用金漆寫著些中文字,如是"財源廣進","龍馬精神"等吉祥語句,在古代越南是用中文字書寫的,後來文字才被拉丁化了,變成了一個個的拉丁併音字每.雖然現在沒有甚麼人會看得懂中文字,但是因為傳統和美感,揮春還是用中文字寫的好看,只是他們都不大明白上面的祝褔語句了.

如是者我在街上東張西望的閒逛了個多小時,在辦年貨的人群中擠在擠去,我以前在香港也不會跑去行年銷的,就是維園年銷一次也未去過,想不到卻會在河內逛越南人的年銷市場,體驗一下越南人過年喜氣洋洋的氣氛.

晚上在街上走累了,有甚麼會好過坐下來吃件蛋糕和喝杯咖啡呢?於是我又回到早前幫襯過的麵包店去.這時已是晚上十點多了,小店的伙記也是閒著,見我又來了便和我聊聊天.這裡的幾個伙記都些剛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先前有一個用日文跟我搭訕,可是我說不是日本人,於是他們便估我是那裡的人,有人估是韓國,不對!新加坡?不對!馬來西亞?泰國?(點解我會是泰國人?),美國?(因為我只說英文?),台灣?就連老闆和來送出爐麵包蛋糕來的伙計也估了,但全都估錯.原來他們從未見過香港人來玩的,我可真是稀客了.

晚上回到旅店,想拿些衣服去洗,可是老闆嫌我的衣服少,加上我只住一天就要走了,不想花工夫給我洗衣服,於是我只好把衣服拿到外面的地方去洗,真是麻煩.

第二天早上起來,到了舊城的老房子博物館看看.那老房子可有上百年歷史了,原是在河內做生意的大戶的住家.一般是狹長的佈置,前廳後房的兩層樓房,中間是天井,最後面是廚房和廁所,裝潢陳設是十分的古典雅致,要是只住一家幾口,會是十分的舒適.可是在獨立後的紛亂和戰爭的困局中,不小老房子都因保養不佳而拆卸重建了,剩下的也因城市人口激增,每間老房子都擠了好幾戶人家,最小便有三四十在同住,於是房子便更是破敗不堪了.

後來在九十年代時,越南重開國門,一些熱愛越南的法國人回到這片前殖民地,看見好端端的一個典雅古老的舊城區變成了一個貧民窟,十分痛心,便協助越南政府重修了一棟老房子,回復當年富戶的舊觀,並改為博物館供遊客參觀,看看以前的古老住宅的風範.我走到後房樓上的臥室時,處身於憩靜的房間中,看著古老的陳設,天井的花花草草,一陣涼風吹來,感覺這裡是個風涼水冷,隱身於鬧市中的好住處,只有隱約聽見外面街上熙來攘往的喧鬧,才提醒我這裡不過是個重修的博物館,並不是真正的住宅.我發夢如果在越南可以住進這種老房子中,加上個穿著傳統長衫的越南美女侍候,可真是超凡的享受了.


中午前拿回洗乾淨的衣服,回到旅店收拾行裝退房,可是到老街的火車要到晚上才發車,下午可是無所事事,便把東西寄存在旅店中去外面上網.老闆可能是房費算我便宜了,又見我不經他報旅行團,心中不大高興,問我行李要放多久,看樣子是想收存倉費,於是我說只放到下午三點,到外頭吃過飯便回來拿東西離開河內,老闆原以為我會寄存到今晚,但是原來只是兩三個小時,便也算了.

三點多才上完網回來拿過行李,可是火車是晚上八時多的車次,時間樣麼打發好呢?於是又是去麵包店吃蛋糕,先跟伙計說明我會在這裡打躉,然後要了壼檸檬紅茶來邊喝邊看書.

跟我分享一張小圓台是一個日本女孩,和她聊了幾句,原來她剛從日本坐飛機過來,先在這裡歇歇腳,然後會有人來接她走的.她剛從大學畢業,但現在日本工作不好找,便到河內一個親戚工作的大酒店處打工.那酒店是一般接待旅遊團的大酒店,位置在市郊處可不好找,所以要另找車子來接她.

那小姐走後,伙計又過來和我聊天,說香港人和日本人可真是不一樣.其實這麵包店是一間廉價旅店,不過在門口另闢副業來多賺點錢而已.便宜的旅店中多受日本遊客歡迎,所以這店子可在日本人的旅遊書中很是出名的,也因此住了不少日本遊客.那伙計可真是厲害,會說英法日語,加上自家的越南話,便是"精通"四國語言,也因為旅店中工作,所以年紀輕輕便閱人無數了.

他說不大喜歡做日本人生意,是因為一來他們不會說英語,難以溝通.二來是他們實在是太Cheap了,大都是住最便宜的床位,就是吃的也十分慳,試過有個日本人要了杯檸檬茶後,不斷地要加熱水,喝完再添,於是一杯茶便坐了一整天,後來伙計見他佔著一張台不幫襯,太過份了(店子門面狹小,只可放兩三張小圓台),又做不成其他的生意,便不再給他加水了,於是那吝惜鬼便拿自己的水樽來加水,賴死不走,真是Cheap精之王了.

那伙計的論調,其實我在東南亞的很多地方也聽過類似的投訴,都是說日本人愛玩自閉排外加多疑,又孤寒超慳錢,十分"精明",所以日本人的錢很難賺.他會和我說這番話,可能是見我每天都來吃塊蛋糕,就連很多住在這裡的日本人,都是光看而不幫襯的,而我今天可就花上幾塊美元來下午茶,算是大豪客了.只是他不知我先前因為孤寒慳錢,我的旅店老闆和我在斤斤計較呢?看來我是比較捨得花錢在吃喝玩樂之上,而住宿衣物方面可是很吝惜的,不過至少沒有日本人這麼討厭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