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6, 2002

下龍灣

(2002/2/6-8, Bao Long hotel)

早上起來,又到麵包店吃早餐,然後到街口的旅行社報到.等了不久導遊便來了接客人,把我們帶到後面街上的一輛大巴上,然後一行四十多人便坐了幾個小時的巴士到下龍灣市去.

其實車上的遊客都不是同一個旅行團的,只是眾多旅行社為了省錢才包了一輛巴士,到了下龍灣市時已是午飯時間.下車後,導遊便好像帶小學生去旅行般,為我們分組點名,然後帶我們去吃飯,於是一團十多人,三唔識七便圍著一張長台吃飯,想不到吃的東西還不錯,有炸春卷,札肉,海蝦等越南傳統食物.

團友中只有兩個東方人,當然我是其中一人,可是想不到的還有一個中國來的女子,還懂說英語.原來她是桂林人,和她的英國男朋友一塊出來旅遊,她現正在昆明的大學讀MBA,而她的男友是個略胖的阿伯,在她的大學中教英文時認識她的,趁現在放春節便結伴出國旅遊,不知她這算不算是邊讀書邊釣金龜婿.

我說中國人很難拿到護照,因私出國旅遊的尤其難辦.於是他們兩人便在大吐苦水,說起她在申辦護照時遇上的種種困難,各式各樣的文件,證明,批文,當然還有疏通各級領導幹部時送了不少禮物,給了多小的紅包錢.其他老外遊客聽在耳內,覺得是超不可思義的事情,申請護照出國旅行是基本的公民權利啊!只好跟他們解釋政府不信任國民是中國獨有的國情,疏通人事是中華民族千年以來的奇風異俗.

擁有護照和出國,可是每個中國人的夢想,但也只有財大氣粗的大款和中產階級,才能夠負擔申請護照的費用,一個公民應有的權利變成了有錢人的特權.相反我們香港人卻可以擁有兩個護照,可以隨便出境,在世界各地自由自在地旅行,同樣都是中國人,可是卻有雲泥之別.

自由可不是必然的事,只是我在東南亞旅行已經一個月了,除了開始時的旅行團外,一個香港人也碰不上,看來我們還是不太善用這份出入境的自由,在這裡卻給我碰上個大陸來的特權階級.

吃飽後便回巴士上,要到碼頭上船去遊船河.等上車時有人叫我的名字,原來是在清邁行山的日本團友Piggy小姐.她就在馬路對面的一輛大巴旁,原來她的旅行團剛從下龍灣回來,吃過午飯正要坐巴士回河內去.她回到清邁後又多留了一個星期,然後又在老撾玩了兩個星期才到越南來,比起之前在會安遇上的澳洲姊弟慢上了許多.這時又想到,究竟是我走得太快,還是她走得太慢了?

走到市區的碼頭等上船,看到碼頭廣場的旅遊紀念品商店都掛著中文招牌,比英文和日文的招牌多許多,還遇上了一團四五十人的大陸旅行團在上船,看來新興的中國團已成為了下龍灣旅遊業的頭號賺錢的大客了.


等那班鬧哄哄的大陸人上了船,便到我們這些背囊友旅行團用碼頭了.船是一條木造的小遊艇,離開碼頭後便一直向下龍灣的小海島出發,這時團友老遠地看著那些桂林山水般的風景,都十分興奮,擠在船頭前面看風景去,可是天氣一直都是烏雲密佈,陰沉深鬱的,迎面吹著海風有點凍,大家坐了一會還是躲回船倉裡去.

船航行了個多小時才到一個小島,我們上岸到一個山洞去遊覽,洞內都是些鐘乳石,都打了些五顏六色的射燈,算是幾好看.當各老外團友在嘆為觀止時,那位從桂林女士卻覺得沒有甚麼大不了,當然啦!我們細路到彭褔公園餵鴨仔時,她便去桂林的七星岩探險了,這些山洞可是從小到大便看慣了.

回到船上,開船到Cat Ba島去.那裡有個國家森林公園,我參加的團是個三天團,中間的一天是公園的熱帶雨中行山的,此外還有一晚是在晚上過夜睡覺的.到了碼頭,大部分的團友都給擠上了一輛超破舊的巴士上,到島上的小鎮過夜去,就只剩下十多人是會在船上過夜的.只是除我們外,還要等另一條船上也是要在船上過夜的遊客,那班人的船不知是出了甚麼問題,遲遲不出現,累了我們在碼頭上白等了個多小時.




人到整後,我們便上了另一條大點的船,開到一個給群山包圍著的小海灣中,就在那裡吃飯,吹水,然後睡覺.本來在船上過夜是因為可以在寧靜無人的海灣中,仰頭看著天空的星空,和月亮在海上的倒影,只是我在下龍灣的幾天都是烏雲密佈的,晚上還起了一陣濃霧,就連遠點小船的燈光也看不見,大家都十分無癮,有的人便玩紙牌喝啤酒來打發時間,而我則回到房間聽MD去.

第二天回到島上,和其他遊客共三十多人坐在一昨天那輛超破大巴,到森林公園去行山.在公園入口的檢查站處,公園的管理兼導遊跟我們說有長途和短途的山路給我們選擇,短的只要走兩三個小時,即是下午吃飯前便可以回到旅店去,那麼下午跟著來的時間怎樣打發才好呢?在這小小的島上可沒有甚他地方去啊!於是大部分人都要走長路,便跟著那導遊出發了.

一路都走在熱帶雨林中,只是這幾天又熱又濕,在森林裡真是悶到透不過氣來.也因為太熱了,加上一直在下著毛毛細雨,所以大家走了一會都給露水和汗水弄得濕透.而我的眼鏡上給呼出來的水氣弄了一層霧,濛濛糊糊的甚麼也看不見,就好像在香港的盛夏,大熱天時從冷氣商場中走出來時,眼鏡片上多了一層水氣而看不見一樣,只是這時我身處越南的熱帶森林中濕滑的山路小徑,不是在香港的水泥行人路上,可不能脫下眼鏡也能健步如飛的.

我因為看得不清路,走路時好像是瞎子摸象般的,於是每走三五步便要脫下眼鏡拭掉鏡片上的水氣,走得超慢,而其他團友都跑在前頭了.在休息時有人問我是不是很累,以為我走得慢是因為體力不支,其實那有人會想到是眼鏡出問題.反而那導遊對我放心不下,一直在隊伍後頭照顧著我,真是不好意思了.

終於離開了樹林,到了一片大草地上,這裡沒有森林般的濕熱,於是眼鏡的問題迎刃而解,我便追上了大隊的步伐.這裡是一條長長的山谷,兩旁都是些桂林般的小山,就好像回到了陽朔的鄉郊去.走了一會便到了一條小村子,山谷中四處都是水田,我想如果今天是陽光普照的日子,這裡會是十分漂亮的.在村子的小飯店吃了午飯,我們便沿著小路,在山谷中左拐右拐的走到盡頭處的一個小海灣.這海灣可是這狹長山谷的延續,只是谷底浸在水平線下面,在山谷中一點風也沒有,海面平靜如鏡,天上蓋著一層厚厚的雲霧,看過去遠處是一片煙雨迷濛的山水.


在路的盡頭可是一個小碼頭,放著幾隻筲箕船,於是我們兩三人一船,由導遊分多次來回接載我們到海灣中間的大船去.大船上除了我們外,還有一個英國人家庭,原來我們的船因事不能來,於是臨時找了條船來接我們,那家人本是要去遊船河和到Monkey島去玩的,不幸地給添加了行程,無端白事在這海灣等了幾個小時,看來我們昨天在碼頭上才等了個多小時,實在是沒有甚麼大不了.

回程時我們去了一趟Monkey島,這個小島上有不小馬騮,不知是怎樣移民到這小島上的.馬騮在海灘上見到有船埋岸,都跑到岸邊等開餐,那家英國人的兩個孩子拿了水果去餵馬騮,卻給馬騮把食物都搶去了,嚇得連忙跑回媽咪身邊,於是馬騮島之行便完結了.

在晚上才回到Cat Ba鎮上,下船時眾人都作鳥獸散去,我參加的三天團中就只有我是住船和行長途山的,於是便一個人回到所屬的旅店去.只是今天早上我團的導遊跟我說過旅店的名稱時,我沒有把地址抄下,玩了一天後才發現我忙記了,於是只好在鎮上找找看,幸好這小鎮不大,走了一個圈便找到了.想不到在小鎮上有不少的髮廊,門口都貼著些"洗頭按摩"的中文招牌,有幾個衣著"性感"的女子坐在門前乘涼,看來我國的同胞,到了國外旅行時還是忘不了這調調兒的,把"洗頭按摩"這玩兒也傳到了這個小島上,看來我大中華的"偉大文化"又再次回到越南了.

我的導遊因為見到其他團的人都回來了,只有我遲遲未回,便坐在旅店門口等我,要他擔心一場真不好意思.看來我是個十分麻煩的團友,每次參加旅行團都會搞出些事情來,要導遊為我擔心,便想到要是我如果做了導遊,一定會頂不順我這種麻煩團友,看來我是一定不適合做旅遊服務業的.

第三天早上,在旅店吃過早餐後,便坐船回下龍灣市去,當然又是幾間旅行社的團友都集中在一輛大巴上,坐車回河內去.座在我旁邊的是一個日本女孩,我想車程可要上三四個小時,禮貌上也要和鄰座的打過招呼和聊幾句吧,那知她只懂得Yes,No,OK和Hello等幾句英文,其他的英語都不會,真是無癮.

在旅行時遇上很多不諳英語的日本人,但見到他們在外地旅行時卻一點問題也沒有,先前真是搞不通他們是怎樣跟當地人溝通的.後來在才發現搞旅遊的當地人,為了多做日本人的生意而都跑去學日文,所以全東南亞的旅店和旅行社,都有會說日語的職員,日圓的影響力真是無遠弗近的.

黃昏前才回到河內市中心,回到先前住過的旅店拿回寄存的行李,才發現通舖都給幾個法國人包了,老闆為了留住我這個客人,便以床位價錢給我住單人房,真是超值,看來這是他一時糊塗的決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