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0, 2002

紫氣東來?

    (2002/2/20-23, 大理 MCA GH)
大理洱海旁的油菜花田和村莊

    下午來到大理,車子不經過古城,只在外面兩公里外的大麗公路下車,於是我要背著大包走了大半個小時才回到MCA.那班廣東人在前兩天已經走了,說要到羅平去看油菜花田,只剩下兩個女孩在這裡,不過她們今天也要回廣州去了.那個美國少年還賴在大通舖裡,說這個通舖可是全中國最棒的,舍不得走,我深有同感.這通舖有柚木地板,厚厚的白色床辱放在地板上,每個床舖前面都放著一個木框宣紙的小燈照明,對著一個落地大玻璃,可以看見園子和泳池,十分舒適雅致.

    這時已是春節長假的尾聲,大半的國內遊客都趕著回大城市上班去,在MCA的通舖就只剩下兩三個客人.其中有一個是在昆明教英文的外國女士,她問我為甚麼中國人喜歡擠在一塊放假旅行,還要一窩蜂跑來這些山區地方湊熱鬧,我怎樣答她才好呢?有人說政府把全年假期分成三個長假擠在一起,做就了旅遊旺季,說是搞活經濟,可是大家一齊放假,搞到所有旅遊資源都供不應求,價錢又貴對旅客又不方便,國家政策真是高深莫測,難以明白,還有我是甚麼時候變成了中國人的代表?


    第二天下午沒事幹,便在洋人街的士多租了輛單車,踩到洱海邊去,吹吹海風,看看花田,在太陽下那些油菜花可是十分好看,只是旁邊種著些綠色的東西,不知是甚麼,便問在田中工作的老鄉,但我聽不明白那些鄉音濃厚的普通話,只聽得懂油菜花三隻字,其他的可是些甚麼豆的東西,搞了一輪還是不明白.


    貪便宜租了輛平宜車子,可是一直踩得很費勁,鏈子又時常掉下來,停下車來研究一番,發現那單車的保養不好,原來是尾輪調較得不正.到了洱海邊的小村後,找到一年輕個單車師傅給我修了一下,他拿工具一弄便搞掂了,他可好人不要我錢.


    跟著我沿著公路往湖蝶泉踩過去,只是一路上公路不斷起起伏伏,下坡時當然過癮,只是上坡時我雙腿可不是發動機,累死人了.本以為在湖邊平原上的公路應該是平坦大道,但是因為要從蒼山上引水下來灌溉,建了不少引水道,公路為了跨過那些水道而要上上落落.最後只過了南詔國的古城牆幾公里,便要掉頭回去,經過三塔公園和一段G217國道,回到大理古城時已是黃昏時分了.

    在這單車半日遊中,看見沿途的村莊房子,都愛在牆上漆上白油,再寫上"紫氣東來"幾隻大字,真不知奇所以然,在古城問過一些當地人,可是他們都說不出是甚麼意思,只說大概是為了好意頭吧!不用說我也估到啦!

    回到旅店,真是累死人了,晚上沒事幹又到餐廳看電視去,正好放著黃家衛的"花樣年華",只是全片都是說國語,邊看電視邊吃朱古力蛋糕當消夜,一邊逗那北京狗玩,看完電影才去睡覺.

    第三日下午,我又去Pizza屋吃了個大Pizza,吃得飽飽後才坐公車到下關市,再轉長途巴士到昆明去.到達昆明時已是黃昏時分,但是到廣州的火車是深夜十一時多才發車的,於是我便到昆湖飯店對面的夜市吃飯逛街,打了一會電子遊戲機(射槍)才走回火車站去.
   
    這時已是夜深,路上的商店都已關門,門外都睡了不少民工,這就是所謂的"盲流"了,途中最搞鬼的是看見一個在路邊的被舖,有人在內裡跪著作上下挪動的動作,被舖後還伸出一對腳出來,想當然是有人在裡頭"搞野"了,當正是自己家中,街邊就是大床,頓時春色無邊,旁邊還有些無聊人老遠地圍觀著,中國之大,真是無奇不有,無所不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