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6, 2002

再見麗江

    (2002/2/16,17-19, 大理 MCA GH, 麗江 青年旅舍)
麗江郊外的水庫和玉龍雪山

    火車在清晨七時便到達昆明北站,下車後我先到車站大堂買到廣州的車票,可是要到八時昆明站的電腦售票系統才回放票到各售票點,我只好無無聊聊地在車站呆等一個小時.因為現在才是年初五,春運高峰期還未過,車票供應十分緊張,所以七日預售期中只有最後一兩天的才有臥鋪票,於是我便買了七日後的票.可是這七天怎樣打發才好呢?正好給我到大理和麗江躲懶休息幾天才回香港.

    買好車票,到車站外的小吃車仔檔吃了碗餛飩粉,然後坐公車到昆明站前的長途汽車客運站,再坐班車到大理去.這時才是春節長假期的大清早,昆明站前的空地便有一大班民工聚集,有的在排隊買票,有的則是席地而睡,總之是鬧哄哄的一片,幸好剛才在昆明北站先買了票,不用在這裡擠.

    昆明站前的長途客車站便有三四個之多,在火車站前有些大叔大娘在拉客,其中有個大叔叫我坐他的臥鋪車到大理,才不過100塊錢而已,十分便宜云云,我到他的車子一看,只有幾個大叔乘客在車上等開車,我看他們還要等上好半天才客滿開車,便不坐這車子了.行過一點才不過幾步路,又有一個大娘在拉客,她的車子也是到大理,還是跑高速公路的依維科車子,比剛才的臥舖大巴舒適快捷上幾倍,價錢才是70塊錢.在昆明坐長途車,偶一不慎便上會搭貴車了.

    我一上那依維科便開車了,全程都走快速公路,一路上都是風和日麗,陽光普照,跑了六個小時後便到達大理下關市客運站.這可是在這個多月的旅行中,第一次跑高速公路,突然感到中國大陸是十分的現代化.

    下午三點多到達大理古城的MCA GH,大通舖才要10塊錢.在園中的泳池旁邊的野餐台,有幾個青年男女在用廣東話聊天,於是我便過去和他們打個招呼,原來他們都是廣東省的同胞,屬於剛大學畢業不久便到外資和政府機關打工的新生代優皮族,趁春節假期到雲南旅遊,看見他們聯袂一塊出來玩,真是十分高興,不似我自己一條人出來遊蕩這麼無聊.

    晚上約了他們吃飯,便和他們到上次吃過的Pizza屋吃Pizza,那家店子只有Pizza好吃,其他的如是西湯和意粉都做得四不像,不過正合我國同胞的口味.吃晚飯時我順道把在東南亞拍的照片拿去沖曬,因為有十幾筒膠卷之多,當然要向曬相店壓壓價,省了二十多元剛好夠晚飯錢.吃飯時大家拿照片看看,各自說說去旅行的趣事,好像是認識了好幾年志同道合的朋友般,十分暢快,在香港就找不到人和我說這些旅行瑣碎事了.吃飽後那幾個男仔爭著付帳請,在女孩子前當然不能失威,不過吃飯我還是有錢付鈔的.

    晚上回到旅館去睡覺,只有我是住通舖,他們都是住房間的.之前跟他們說我辭了工出來玩,旅行時又為了省錢,總是住最便宜的通舖和房間,剛才曬相又要講價省錢,所以他們以為我很窮,於是剛才硬要請我吃飯.晚上無聊,坐在旅店餐廳吃了件朱古力蛋糕,喝杯咖啡,看看電視,給老闆的北京小狗的肚皮抓癢,小狗反過身來後腳爬下爬下的十分享受,於是這樣便過了一天.


    第二天早上起來,別過了那班廣東人後,便坐中巴車到麗江去,因為已是春節假期尾聲,同車的只有幾個上海北京來旅遊的中產背囊友,一身簇新的名牌裝備行頭,相比之下我就好像個乞丐流浪漢般.車子跑了三個多小時,在快到麗江市時,在高速公路上到好看見正前面遠方的平原上,聳立著一座巨大雪山,就是玉龍雪山了,雖然在十一月時曾對著這雪山個多星期,不過現在看見還是覺得十分懾人心弦的,那幾個大叔更是興奮,趕緊拿出DV和數碼相機來攝錄拍照.

    中巴車在中心站停車,一下車便有大班女士向我們推銷旅店房間.當那班高級背囊族的大叔大姐因初到貴境而在發呆和被圍攻時,我徑自穿過古城,走到青年旅店去.來到旅店,那摩梭大姐看到我嚇了一跳,說香港大哥你幹嘛又來了呀!不過見到老朋友,大家還是十分高興的.只是因為是旺季,一個床位由十元加到二十元了,還是供不應求,聽說早幾天遲來的還要打地舖睡在地下的餐廳裡.還好現在人潮漸散,還有床位給我住.

    其實在麗江的幾天都是無無聊聊,因為由朝到晚古城的大街小巷中都擠滿了遊客,人頭湧湧的十分熱鬧,好像來到了廣州的上下九路,北京的王府井或是上海的南京路一樣,四處都是些廣府人,北大人或是些阿拉在逛街和買紀念品,沒有了以往的寧靜,唯一沒變的是雲貴高原睛朗的天空和清新的空氣.

    逃避人潮就只有往外跑去,不過所有"景點"如是中甸,虎跳峽等都已是人頭湧湧了於是我也不走遠,步行到黑龍潭去,卻找不到可以爬牆偷入的缺口,又不想買門票,便沿著小路往郊外走,來到了一處花田,村莊,還有一個小水庫,說是麗江古城中溪流的源頭,而後面就是玉龍雪山.在東南亞曬了個多月剌熱的太陽,忽然回到了山區,看看雪山,曬曬柔和溫暖的太陽,感覺不錯.

    在麗江遇上了上年見過的一個日本人,他可在這裡住了幾個月了,每天便在這裡學學中文,經過多個月的練習,他普通話可要比我的好上很多,不過我來了的第二天,他便要到廣西的陽朔,說是在那裡找了分教日語的工作,看來他的中國之旅還有一段長長的日子.些外我還遇上一個在新疆當軍醫的解放軍軍官和他的漂亮女朋友,他說這次放大假來到麗江是要跟老外遊客學英文的,只是這幾天國內旅客遠比老外多上很幾十倍,不知他的英文程度有否進展,不過他女友的英語挺有水準,其實他用不著向老外學.

    晚上回到旅店,在小餐廳裡霸著張小台來看看書,和各地來的遊人聊聊天吹吹水也是樂事,其間遇兩個人比較有趣.第一個在廣西搞地產的大叔,聽說我辭了工出來旅行,十分羨慕,說他也想放下他的地產代理生意出來玩上一年半載,又說起上年他和朋友去了一趟西藏,每人花了萬多元在拉薩包了輛日本越野車,在西藏轉了個圈後再走川藏線到成都去,說是十分好玩,對藏族的宗教精神的感受十分深刻等等,我聽過後覺得他是那種會花精神去理解風土人情的旅行者,不是那種到些一遊的時尚"旅遊家",在國內芸芸"背囊友"中已是十分難得,只是我沒有他那種財力,不能學他全程包車遊西藏.

    些外我還遇上幾個從香港來的小伙子,說是城市理工的大學生,現在放春假到雲南玩,我在東南亞沒有碰上一個香港背囊友,在這裡算是碰上了香港同胞了,十分高興,便和其中一人聊起天來.其間說起在旅行中所見所聞,還有對大陸同胞的觀感,大家都覺中國是"富起來了",可是我說人民素質還有進步空間,他可覺得我對同胞有了偏見,說我太苛刻了.這也無所謂,反正香港人也不是好上多小,算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吧!跟著不知怎樣說起八九年的"動亂",他竟然說當年中國政府是做對了,我說總不用動員軍隊武力鎮壓吧!他便說這是為了穩定大局而必需的,犧牲是無可避免的了,看來他真是十分支持中國政府的,我也無話可說了.

    在麗江要做的事情還有賣書,在這個多月內,那本Lonely Planet東南亞已給我翻了好幾遍,現在拿著可沒有意思,便打算賣掉套現作點旅費,只是在大理找不到賣買二手旅遊書的店子,只有交換舊書的,可是我要的是錢而不是英文書,所以只有到麗江碰碰運氣.本來在大理有個美國少年要到老撾去,可是又付不起錢買我的書,書原價是270元,還是最新版的,在中國可是很難找到的,應是奇貨可居,那少年竟開價20元,去死吧!可是在麗江也沒有賣買舊書的店子,於是我到了幾間老外聚腳的咖啡店叫賣,但要去東南亞的老外也不多,最後以100元賣給了櫻花咖啡餐的老闆.

    待了兩三天,麗江還是遊人如鯽,擠便使人有點透不過氣的感覺,我實在不想被春節長假的人潮破壞我對這古城的印象,於是決定趁這幾天天清氣爽到大理一遊.離開麗江前有班廣東年青人想到虎跳峽行山,問我去不去,我說上年秋天時已去過了,給他們說下虎跳峽的情況便算數,不過他們還是十分緊張,看來在沒有導遊帶領下自行到山中行山兩三天,是他們人生中一大挑戰.

    離開麗江那天的中午,我在往大理的中巴車上,還未離開麗江高速公路,外面突然下起雪雨來,今早那班廣東小伙子不是剛出發到橋頭去嗎?山上一下雪路可是十分難行的,看來他們這次虎跳峽徒步,可會是難道十足,難已忘懷的了.只是我和雪後的麗江古城緣慳一面,有點遺憾.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