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5, 2002

回歸祖國

(2002/2/15, 河口)

大清早在沙爬的旅店吃過早餐,便坐上面包車到老街去.上車前司機給他的乘客分派些小膠袋,不知是用來幹甚麼的,還以為司機十分環保,不想我們在車上亂拋垃圾.分好膠袋後便上車出發,沿著彎曲轉折的山路往山下衝去,於是車子一路便是左搖右擺地甩尾掟彎,車上十二三個乘客當中,除了我和兩個鬼妹遊客是外國人外,其他本地人可不太習慣這樣剌激的行車,都大暈車浪,過了不久,車上嘔吐聲此起彼落,原來膠袋是用來嘔的.

到了老街時,車子一停,車上眾人都跑下車,蹲在地上繼續嘔,如是者從出發起嘔了個多小時,看來連昨天吃的晚飯也都吐得一乾二淨了.我和那兩個鬼妹看得目定口呆,只不過是一般的山路,對越南人卻變成十分難受的嘔吐之路了.

到了老街邊境的海關排隊辦離境手續,海關是在一間小平房裡,來到時正有一大班中國同胞在離境窗口前排隊入境,他們都是趁春節假期,參加旅行團從雲南過來作邊境一日遊的,便叫做出過國了.可是因為人太多,越南海關辦事的人又太小,所以慢吞吞的,前來出國遊的同胞都等得不耐煩,有人還在隊中大叫大嚷道"老子是付錢來旅遊的,不是來排隊的!"豪氣十分,只是越南關員都聽不懂而已.

同時間還有一班老外從中國河口入境,因為他們是用護照的,所以不用排隊便辦好手續了.但只有我一個人是持護照出境,那些越南關員便要我到離境窗排隊,那裡同時也辦理著持中越邊境通行證出入境的旅客,於是我只有和那班中國同胞擠.因為有著上次在柬越邊境入境的經驗,我也不去排隊,便擠到窗口前把護照丟進去,跟關員說是要離境的.

那些國內同胞見我"打尖"便不高興了,想起哄鬧事,那些越南關員便跟那些旅行團的導遊說我是拿護照出境的,不是用邊境通行證,所以不用和你們擠,同胞們才肯安靜下來.

那關員拿著我的BNO護照翻來翻去的研究,然後便跟我說為甚麼我沒有中國的旅遊簽證,不能出境到河口去.於是我把護照翻到最後一頁,指著發證地"香港",跟他說我是中國的香港人啊!回中國那用簽證,那可是自己的國家.於是他拿著我的護照,指著封面說"It is a British Passport!"這時我真是啞口無言,為甚麼中國人要拿個英國護照去旅行,這麼復雜奇怪的問題連我自己也不太明白.

既然我持有"英國護照",又沒有效的中國簽證,按常規是不能到中國去的,於是關員要我先回到河內的中國大使館搞好簽證才再來.這可真是開玩笑了,我不能回中國是因為越南邊防不讓我出境,又不是中國邊防不許我入境的.不過我還有絕招,便是我的回鄉證.

我把回鄉證拿給他看,指著第一頁後面的中國公安局公章,說這是我的中國出入境通行證,我是中國公民用不上簽證的.這可是我第一次這麼強調和堅持自己是"中國人"的.以往都只認為我只是居住在香港,屬於中國文化圈的小市民,可沒有強烈的中華民族意識,反而是在這越南海關,國籍分明,倒把我弄得"人不像人,鬼不是鬼".

那關員看見我的回鄉證,十分新奇,說是從未見過的,也拿不定主意,便把我的護照和回鄉證都拿進辦公室裡,回報上級,等候指示.於是我便在窗口呆等,只見辦公室內人頭湧湧,關員都跑來看新奇事物,過了不久有個會說普通話的關員過來和我說話,問我是否真是中國人,回鄉證是甚麼東西等等.

最後等了大半個小時,先前的關員拿著我的證件過來,說我可以過關了,便把護照上的越南簽證撕去,給我一張邊防通行的字條,當我是拿中越邊境通行證回去中國的.我覺得那越南簽證很有紀念價值,所以便想要回,那關員說那是越南政府財物,不可還給我,真是吹漲.


把那邊防通行的字條給了把守口岸的越南士兵,走過橫跨紅河邊境的大橋,便回到中國了.中國那邊的邊檢大樓可把越南海關的小平房比下去了,看來中國近年強勁的經濟增長也惠及了這小邊城,有錢蓋了這棟現代化的大樓,像是向經濟落後的越南示威,嘲笑這個貧窮的共產主義兄弟國家.

中國邊防的武警可真是閒著,出入境大堂只有我一個來客,他們見到我都十分有禮貌地招呼,可能以為我是外國遊客吧!不過無論如何,回國後有人給我說句歡迎,心中也是感到一點溫暖,有點像回家的感覺,這也是第一次以為自己是中國人而感到由衷的高興.

我拿出回鄉證來入境,他們見我是港澳同胞感到十分驚奇.回到中國,可以說中文我也是十分高興,便和他們聊了一會.他們說可是第一次遇到香港人用回鄉證從越南過來的,以港澳台同胞來說,反而是台灣人用一日通行證經這裡到越南玩的較多,香港人?真是從未見過.

從各武警同胞口中問明方向,說了再見後我便出了邊檢大樓,到河口火車站買了下午二時多到昆明的火車票,便到市內找中國銀行換人民幣.河口市其實只算是一個小鎮,可是街上滿是來作邊境一日遊的國內旅遊團,不知是等著過關還是剛從越南回來的,老街那邊可比河口還要小,沒有甚麼可看,真是奇怪他們付錢過去越南作一天遊幹甚麼的.

我在中國銀行用美金換了錢,也把多餘的越南盾兌了,便在街邊的小飯店炒了碟小菜吃午飯,突然感到大陸又肥又油又咸的炒菜十分好吃,在東南亞吃的東西,雖然又辣又鮮味,可是吃得多了,出嘴巴自不然淡出鳥來,便再次感到回到中國真好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