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 2002

海岸鐵路

(2002/2/1, 順化, Binh duong hotel)

早上起來又去街市吃了碗雞絲粉,然後找了輛摩托車送我到峴港火車站去,好趕上十一點到順化的火車.這次車費只需兩塊美元,比上次過來時便宜了一半,算了新一天的好開始.

到了峴港火車站,可是發現下一班往河內方後向的火車票已賣光了,跟著再下一班的火車可要中午差不多一時才到達,所有座位都早已賣光,就只剩下軟臥車票,貴點也沒有辦法,難道現在才去坐巴士嗎?買好車票後於是只好坐在候車室內乾等,候車室早己擠滿了等車的乘客,火車是越南國內最方便可靠和經濟的交通工具,所以一直以來很受往返南北越的旅客歡迎,只是想不到就連短途的座位也是這麼快爆滿.



聽說在2001年越南的火車和公共交通工具,都向海外旅客收取正價三倍的額外收費,於是迫使遊客都走公幫襯私營的長途巴士,就是所謂的Open Tour了.不過這個歧視外國人的政治在2002年給取消了,所以現在多了遊客坐火車,而我這"坐火車迷"當然也不會放過乘火車穿越全越南的機會,所以就是從峴港到順化的120公里路程也不去坐旅行社搞的中巴車,也硬是要來坐火車了.

可是等到一點才上車,還要在車內坐三個小時,於是我先到火車站對面的小飯館吃頓札肉飯(Com),加點紅辣椒和豉油,清清地都幾好食.吃飯時又從火車站來了一班老外年青人來吃飯,我問他們是否剛從西貢來的火車下車的,因為越南的火車班次不太可靠,有時遲有時早,頗有彈性.原來他們是法國人,不過他們是從河內下來的,跟著會到會安去,我說不是會跳了順化嗎?他們說在河內和下龍灣花了太多時間了,要趕回西貢坐飛機走,所以迫不得意要作點犧牲.

其實我這時也在擔心會在越南花太多時間,趕不及回香港過年,可是我是走陸路回去的,一來不用趕飛機,二來時間去得太盡可會遇上中國大陸的春運潮,那時也是一般被因在邊境,還有難得專程來到越南,我決定不會走馬看花而浪費這次旅行,所以只有跟老媽子說聲不好意思了,看來我是趕不及回家過年,就留在越南看看他們是怎樣過農曆新年的.

吃飽後回到火車站,剛好是時間上火車,我擠上了所謂的軟臥車,每個房間只有四張床,比硬臥是小了兩張,可是也不見得多寬敞了很多.還有這段火車和其他地方有點不同,大部分越南的火車軌都是鋪設在沿海的平原上,就只有從峴港到順化的一段是全部建在山坡上,一直沿著連綿不斷的海岸線彎彎曲曲地前進,所以沿途的風景就是伸入海中破浪的山岬,和凹入海岸線的海灘,都是些水清沙幼,人跡罕至的海灘,風景十分美麗,正是名符其實的海岸鐵路了.


(買車票送的年歷卡,峴港到順化的海岸鐵路大概是這個樣子.) 

說了這麼多廢話,究竟有幾漂亮呢?大家可以想像下在盛夏時的香港西貢海岸,有一條由北潭涌經過萬宜水庫,浪茄,西灣,大浪灣,鹽田...一直到海下的鐵路,而就在風和日麗,陽光普照的下午坐在火車上平平穩穩地遊車河,看看風景,吹吹海風,不知多自在寫意.只是這條鐵路不存在於香港,而是在越南中部山區的海岸.

於是差不多車上所有人,都湧到看到海邊風景的窗口看風景,當然我也不例外.只是所有的窗口上都加上了鐵絲網,還有一塊可以拉上來的鋼板,這些都是越戰時防禦空襲的保護工事,在戰後也不拆掉用來防盜.於是從車外面看來,火車就像是一所流動監獄,而這時擠在窗口的乘客就像是被困牢籠已久的囚犯,抓著鐵絲網,望穿秋水般地看著外面美麗的自由世界.唉!就是因為這些鐵絲網,連想拍張照片也不成呢!超可惜.

當火車快到順化時,在北面的天空突然出現了一片"一無望際"的烏雲,籠罩著北邊整個的天空,下面一片灰灰暗暗的,天氣就好像是分了南北越的,南邊是天清氣爽,北邊則是陰霾密佈,就是我以後在北越的個多星期,天氣一直是陰暗多雨,直到回到雲南大理麗江才再見到陽光普照的蔚藍天空.

到了順化火車站,先買了去河內的火車票,因為時近春節,越南的國內交通也開始緊張起來,所以我只能買到大後天的軟臥車票,可花上了二十美元,真是有點兒貴,不過和相同路程的大陸火車比較,已是超值了.其實在東南亞,不論衣食住行各方面的物價,都要比大陸便宜,誰說大陸又平又好玩的,應先到東南亞看看.

我找了輛摩托車送我到市中心旅店集中的地方,找了間最便宜的旅店,一個床位要2.5美元,算是我在越南住過最便宜的地方.只不過便宜的地方都是有很多日本旅客的,日本人有錢的都是老伯伯老婆婆,出門旅行的年青人大多是沒甚麼錢的,都是在日本老家打些散工,儲了一兩年錢便出國作長途旅行,在海外發揮至Cheap的消費精神,有時我還以為他們都是慳錢家族的成員,真是慳到無有人的.

晚上到旅店附近的一家飯館吃飯,門口的招牌竟然寫著些中文字,還有雲吞麵吃,真的不錯.回到旅店,竟然又給我在書架中的日文書海中發現了一套中文字的三國演義,雖然在多年前看過了,但近來看來看去的中文書,就只有那本香港人出版的越南旅遊手冊,看到這套三國時我就有如是久旱逄甘露般,如獲至寶地看到夜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