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30, 2002

會安古鎮

(2002/1/30-31, 會安, Huy Hoang Hotel) 

到峴港的火車是晚上七點發車的,我還夠時間吃過海鮮炸春卷作晚餐才去火車站,先前在西貢代買火車的Sinh Cafe,在越南可真是無處不在,在芽莊也有家分號.黃昏過後在Sinh Cafe門口停了輛空調大巴,這是所謂的Open Tour巴士,它和火車一般也是從南到北來往越南所有重要城市的,只是專門接待外國遊客,因為這巴士提供點到點服務,乘客一下車就是旅遊區,十分方便,而且車費也不貴,所以很受遊客歡迎.但要我在車上的座位屈著睡十多個小時夜車,可是太辛苦了,我還是習慣可以平躺的臥舖火車.



第二天大清早到了峴港,這個城市可是越南第四大城市,人口約有一百萬之多,可是本身沒有甚麼看頭,於是我花了四塊錢美金,找了輛摩托車送我到30公里外的會安去.車子過了大橋,經過峴港市郊,這時剛好是七點多,不少人騎著摩托車或是單車到城市去上班上學,其間我經過一間中學,不少穿著白色長衫的女學生,都踩著單車上學去,十分好看,想起香港學校的肉酸校服,不止一點特色也沒有,又難看到死,要是給香港女生們看到了,一定十分羨慕越南的女孩子(包括校服和那修長的身段).

說真的我在越南一直沒有見過胖的女人,可能她們每天都穿著這種狹窄貼身的衣服,想吃到點也橕著吞不下去,自動瘦身.



來到會安鎮,這裡可是十七十八世紀時跟中國貿易的主要海港,所以有不少古老漂亮的中式建築,後來十九世紀時因為戰亂和河流改道,泥沙沉積,海港收窄,於是船隻都跑往鄰近的峴港去,會安因而沒落了,不過也因為失去了重要的地位,其古蹟才可在越戰中保存下來,現在會安已經成為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之一,也因為旅遊業而重新繁盛起來.

也因為成了古蹟,不能改動原有建築,所以旅店住宿供應十分矜貴,我租了個小單間便要十美元一晚了,此地不宜久留.

吃過早餐,我便租了輛單車去遊覽,先去辦事處買了參觀套票,才踩著單車在鎮上轉來轉去.鎮上主要古蹟是些有百多年歷史的老房子和中國人會館,這些會館都是當年遠從中國渡海前來做生意的僑民,各分所屬地方鄉下聚會的同鄉會.一般老房子都是當年富商的大宅,到今天後人還住在那裡,所以只有一家供開放參觀.所有會館都向遊客開放,只是那套票只供選擇其中兩間參觀.

我騎著車經過鎮中心的街市,剛好是早上的繁忙時間,擠滿了附近鄉下漁村前來賣買的越南婦女,每人都頭載越南特有的三角草帽,吱吱喳喳地討價還價,十分熱鬧.老外遊客也來湊熱鬧,覺得這些傳統市集十分有趣,忙著拍照,那些越南師奶可是見怪不怪,都當那些老外像是透明般的.



我先到了褔建會館和潮州會館參觀,果真是有中國特色,老外和日本遊客看見了都嘩嘩聲的嘆為觀止,只是我這個中國人看來,這地方倒有點像以前的虎豹別墅.既然到過了褔建人和潮州人的地方,我這個廣東人老遠來到,當然要一到我們的廣肇會館看看.因為我是廣東人,既然是同鄉,到自家的會館可不用買票吧!便膽粗粗地走進去.廣肇會館可沒有像褔建和潮州人的那般有氣派,可能是因為遠洋航海還是褔建人比較在行的關係,廣東人才比較少,所以財力也較遜色了.

這時會館正在搞翻新工程,工人都是越南人不會說白話,於是我說我是從廣東來的,想找館長聊聊,果然等了一會有一位中年人出來跟我用廣東話打招呼,雖然不久前在西貢聽過了廣東話,不過這時在他鄉遇老鄉也是甚高興.



原來館長已是第N代的華僑了,現在就只有他一個人看守著這個會館,他說幾十年前這裡可是很興旺的,有不少華人以這裡為家,可是經過越戰和之後的政治動盪(即是指戰後越共的秋後算帳,清算反革命分子和地主等,首當其沖的都是華人,及後還搞了個排華運動,結果數以萬計的華人乘船外逃,就是所謂的越南難民了),不少華人都移居海外,就是現在在峴港和順化一帶的廣東華僑也只有五千多人而已,今天搞的翻新工程也是靠海外的越南華僑損款支持的.我問現在還有沒有外地來的廣東人來會館找同鄉呢?他問道上年暑假時還有些香港旅行團坐大郵輪來,可是近來已沒有了,我想這大郵輪應是指雙魚星號之類吧,可是近來目的地好像改到下龍灣了.

聊了一會,見他還有裝修工作要搞,我也不好妨礙他了,館長說他在旁邊有一家紀念品店,臨走是還給我一張名片,說有事可以找他.名片上面可還印有中文店名,叫做"吉祥",在今天的越南,年青一輩的華僑會寫會說中文已是十分難得的了.


跟著我到了旁邊的日本橋,說是十七世紀時由日本的橋民興建的,經為很難得在海外有古代日本人的古蹟,於是這裡成為來越南的日本旅行團必到的地方,擠滿了到此一遊的日本人,難得等到他們挪開點才能拍到照片.

玩到下午,便到街市吃午飯,在街邊的小攤檔吃了碗雞絲河粉(Pho),因為很好吃,所以便替它拍了張照片留念,後來照片在雲南沖曬出來,只見一片濛糊,唉!傻瓜機是不會Zoom的呀!




一個早上便把小鎮逛完了,下午無所事事,於是便踩單車到五公里外的Cua Dai Beach去曬太陽.海灘上差不多空無一人,疏疏落落地散落著小貓三四隻的遊人,向遊客兜售紀念品的當地人比遊客還要多.可能那些大姐是無生意太悶了,於是一見我躺在沙灘上曬太陽,便不斷前來騷擾,搞搞震麻鬼煩,還把我的帽子拿去玩,要我去追著搶回來...太無聊了.

黃昏時分回到鎮上,看看這古老海港的日落,然後在一間小店裡吃了頓炸雲吞當晚飯,跟著在鎮上閒逛了一陣子才回去睡覺,想不到在街上有個小伙子用普通話和我打招呼,他也是華僑後代,在家中的絲綢裁縫店工作的,還叫我有空到他店裡看看,看來到會安旅行的中國人十分罕有,他們平日少機會說中文,所以見我是中國人便抓著來聊幾句.跟著又在街上遇到了在清邁行山團的澳洲姐弟,原來兩人後來到了老撾,經奠邊府到了越南河內,再到會安來,想不到兜了個大圈子後在這裡碰上了,真是高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