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8, 2002

看海的日子

(2002/1/28-29, 芽莊, Sao Mai hotel)

最後一天在西貢,可真是無無聊聊便過了,下午和那新加坡女士吃了頓飯,她可是有趣,買了套越南女子的長衫來穿,這種衣服本來最好用來凸出東方女性修長身段的美態,可是穿在她身上卻凸出了個肚腩,唉!人到中年也沒用辦法了.

下午在附近的小街閒逛,Pham Ngu Lao路邊有些小書店賣些英文書,於是我進去打打書盯,原來店內大部分的旅遊書都是影印的老翻書,怪不得只要兩三塊美元一本,此外還有些CD舖,由老翻歐西唱片,電影DVD到MS Win 2000等軟件都有售,和香港相比,我看越南才是真正的老翻天堂呢!這都是國民收入低的原故,一隻正版唱片CD可要上他們普通人一個星期的收入,誰會有錢去買正版呢?

於是下午我逛逛街,到網吧泡泡(越南上網可是超平),晚上又去吃白灼蜆,然後回到旅店打過長途電話回家報個平安,便找了輛電單車送我到火車站去.

經過一輪風馳電制的飛車,來到胡志明市火車站,火車站大門處用了些紅紅綠綠的霓虹光管來綑邊裝飾,在夜晚看來十分醒目.上了火車,找到了我的舖位,發現車廂內的空間十分細小,連行李架也沒有,真是要轉個身也不容易.當我在研究背囊放那裡時,同房的一個男人用英語跟我說,才知是要先把下隔床的床板打開,然後於在床下面的暗格裡.原來那男人是在芽莊的海灘Resort工作,怪不得會說英語.他一家三口剛回西貢探親,放完假正要回芽莊上班去,於是明早便會和我一起下車,先前我還在發愁不知甚麼時候下車,怕睡過頭誤了車站,現在可不用愁了.那小兒子見到外國人有點怕,我逗他說話,他只懂窩在媽媽身上不理我,可是我不理他時又轉過頭來偷看我,十分好笑.

法國人自十九世紀中殖民化了越南後,在越南搞了不少建設和開發,例如碼頭,公路,鐵路,電報,還有學校制度等.而這條鐵路貫穿越南全國,從南邊的西貢,經過中部的舊皇城順化,一直到達北部的河內.可是因為越南山多,跟於當時的技術,法國人只能修了條狹軌鐵路,一直沿用至今,所以行走的火車都是超狹小的,車廂內籠也是超袖珍.

法國人雖然搞了不少建設,可是都是以搾取天然資源為目的,以賺錢為上的短視商人殖民地政府忽略了基本的民生需要,教育只是為了培養協助殖民統治的精英階級,對貧富懸殊的社會危機漠不關心,結果一百年的殖民統治慘淡收場,在越南只剩下些漂亮的大屋和這條鐵路,算是法國人的一點貢獻.越戰結束後,為了紀念國家統一,中斷了二十多年的鐵路重新接通,於是便把這條鐵路命名為統一鐵路,只是奇怪在火車票上,胡志明市還是叫做西貢,殘留著丁點兒的殖民地時代色彩.

早上未到七點便到了芽莊,那家人見我還在睡覺便叫醒我下車,真是好人.火車站是一座十九世界未的建築,外表十分典雅,下車後第一時間便去售票處買明天到峴港的車票,想不到售票的小姐竟會說流利英語(在大陸要懂英語的年青人去火車站做售票可真是天方夜談),只是她說我要的車次的當站預售額已售罄,要我八點後再來看看,可能西貢始發站還會有賣剩的車票放出來的.於是我謝過她後便去找旅店去.

理所當然車站門外有些摩托車在兜客,當然也當我是日本人招呼.我看地圖知道芽莊是個很細少的海邊市鎮,便不坐車,走路去找旅店去.背著背囊沿著大馬路走,這時已經七點多了,正是上班上學的繁忙時間,滿街都是摩托車和單車在跑,只是走了很久也不見一台汽車.走了十五分鐘到了鎮中心的一間小旅店,店裡的女服務員睡眼惺忪地出來招呼我,只是說沒有空床位,我見現在還早著,便問她可知一會兒會否有人退房離店,我可以先把包寄存在店裡等床位的.旅店可不像公寓,人客總是來來去去的流轉才有生意,可是那小姑娘只一直在說沒床,住滿了,Full!就是聽不明白我可以等的意思,看來她還未睡醒,於是我也不等了,往鎮的另一端走去.

於是又走了大半個小時,走過了半個市鎮,終於到了海邊旅店集中的地方,找到了一個兩塊美金的通舖床位,只是一大早未吃早餐便走來走去,十分肚餓,便吃了個特大早餐來補償,早上省了的摩托車錢都拿來吃掉了,白走一趟又省不到錢,不過回心一想多做運動對身體有益,也便釋然了.

吃飽後問老闆借了輛單車,又去火車站買車票,售票的小姐在電腦打了一輪,跟我說很抱歉這班車沒票了,最快要等到大後天,那麼我可是要在這裡滯留上好幾天嗎?既然這班車沒票,試試看另外時段的班車吧,於是她在電腦一看,十分高興地跟我說明天的票還有很多,就是今天晚上的也有.唉!為甚麼她們的腦袋不會轉彎,剛才我來買票時,既然這班車沒票,可以幫我查看別的班次呀!嚇得我還以為越南的春運這麼快便到了,虛驚一場,還要我多跑一趟.這時我才發覺大陸火車站售票的大娘雖然不會說外語,對人客也不太尊重,可是腦筋卻靈活得多.



下午我租了輛單車踩到海邊去,就躺在海灘的椰樹下看看海浪,跟著又沿著海灘的公路踩到市鎮南面小山頭上的保大別墅,這本來是越南最後一個皇帝保大的海邊別墅,可是現在卻改為酒店了.回程時經過一個小公園,內裡立著個古代越南將軍的銅像,說是抗元入侵的名將,越南在過去一千年來,不斷對抗外國的侵略,漢,唐,宋,元,明,到近代的法國,日本和美國,可真是反抗入侵的專家了,將來要是火星人入侵地球,越南人大可領導地球人打反抗戰爭.



因為先前踩上坡到保大別墅時太累了,所以想在公園坐坐休息一下,鎖單車時我"笨手笨腳"的,給坐在塑像前的兩個越南女學生看見了,捂著嘴笑我白痴,看來我老遠從香港跑來越南看海也真夠白痴了,香港也有海呀!就讓妳們好好笑笑吧.其實芽莊這個海邊小鎮,唯一的看頭就是那個長長的海灘,只是因為在東南亞看樹林看多了,想看看些一望無際的景象,便特意來海邊看看,吹吹海風.



晚上回到旅店,和老闆娘的弟弟聊天,(不知為甚麼,我在越南住的旅店很多都是由女士經營的?)原來他也很喜歡旅行,剛和朋友花了個多月時間開摩托車遊畢全越南,還拍了些照片,沖了出來正在加工作明信片,賣些錢來幫補旅費,我見照片拍得漂亮,也買了張來支持一下他的壯舉,我可是第一個顧客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