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6, 2002

西貢

(2002/1/26, 胡志明市, Tan Thanh Thanh GH)

從金邊到越南胡志明市的中巴,大約是在早上八點在Capitol GH門口出發的,出發前我還夠時間吃過火腿煎蛋早餐和喝杯咖啡.當然這巴士也是Capitol GH的生意,這家旅店是個柬埔寨華僑經營的,生意手段可比本地人厲害得多.

它先是和Siem Reap那邊的Friendship GH和船公司搞結盟,好把從金邊去吳哥窟的觀光生意盡攬,又和越南那邊的Sinh Cafe合作,搞了這條唯一的跨境遊客巴士線.當然還有金邊一日遊,他們安排了一輛從南韓進口的二手空調大巴,每天一早接載遊客到Prison S21和Killing Field等地參觀,免卻了遊客在路上受那沙塵滖滖之苦,真是造福了世人,可是卻苦了在Capitol GH門口釣遊客的摩托車司機.既然有空調巴士坐,那裡還有人會去坐電單車車尾去食塵呢?大概就只有我這類心急的人才會上這賊車的.

今天的車子遲了來,聽說是渡口出了問題,大巴過不了,於是弄來了兩輛中巴車來代替,車子也都是南韓製的.聽說這些巴士都是在幾年前亞洲金融風暴時,賤價從南韓弄過來的二手斷供車,我想這個老闆真是精明通透了.

我坐在車右邊的座位,結果太陽一直都向著我這邊,於是曬了我好幾個小時,車子又沒有冷氣,又因為外邊的破土路一直都是沙塵滖滖的,所以窗子不可以大開,我就像烘燒豬般,熱死我呀!這時才悔不當初為甚麼不坐船,雖然坐船要多花一天,不過可是挺舒服的,還可順道遊覽湄公河三角洲.



到了邊境,大家好像是餓鬼出籠般,拿了行李便逃亡似地沖去海關辦出境手續,我先在下車旁的小店買了支汽水降降溫,花光了身上所有的柬埔寨錢,(只剩下幾張Rie100的鈔票,即是幾毫子港元作留念),才施施然去隊尾排隊過關,反正要等齊全部人才可以開車到胡志明市去,用不著白焦急呀!排隊時看到一些當地跑水貨的人,每人都十分費勁地推著一輛單車從越南那邊過來,車上可掛了好幾大包的貨物,看來一車便有一百多公斤重了,原來單車除了騎之外,還可以當作手推車來運貨的,可算是奇風異俗.

過了邊境,在越南那邊的海關可沒有甚麼秩序可言,一大伙人都失去了耐性,都擠在小窗口前面,於是我也擠進去,才發現眾人都不是在排隊,原來都把護照丟往小窗裡等關員處置,等了個多小時我們才拿回護照.可是遊戲還未玩完,還要拿護照去報關和申報健康証明,那張健康証明可需要20000越南盾的身體檢驗費.

其實我去了幾個星期的旅行,一路上吃吃喝喝,還吸了這麼多沙塵,我也想找個醫生看看,驗驗身體有沒有問題,可是在那健康申報的櫃台,卻不見有人來給我們檢驗,只有一個關員在收錢,那傢伙只在收錢和申報表時看看我們的樣子,見我們一個一個都是熱得滿頭大汗的,看來十分精神飽滿便算數了.想不到他們還可收美金當檢驗費,於是我一路帶著的一元美鈔便派上用場.可是有些遊客身上沒有小額美鈔,還未出海關那有越南錢呢,只有等其他人都清關了,海關有零錢找才可以過關,十分麻煩.

出了海關,轉了Sinh Cafe的大巴(這就是所謂的跨境巴士了),到晚上七多才到了胡志明市市中心Pham Ngu Lao區,車子當然也是停在Sinh Cafe門口前.Pham Ngu Lao區是胡志明市遊客集中點,有點像曼谷的Khao San路,也是旅店,旅行社和遊客餐廳林立,只是沒有這麼多遊客.當然路口處也有很多釣遊客的電單車,一見到我行過便大叫:"Nija! Motorbike!"都說我不是日本人啊!

依著LP的介紹,找了幾間最便宜的旅店,可是全都客滿了,於是我又在附近的小巷看看,可是那些小旅店都只有些五六塊美金的單人房間,沒有通舖,有點貴.

皇天不負有心人,行來行去走了半個小時,給我找到了一間小旅店,一個床位只要三塊美金,只是同時還有三個日本小子也來找平價住宿,於是老闆娘便想給我們一個四人房,也是三美金一床,我可也沒所謂,只是那幾個日本人嘰Lee咕嚕的一輪,覺得老闆娘的"好介紹"好像不太靠得著,於是還是走了.老闆娘於是便把我安置在通舖間,內有四五張碌架床,可比剛才的房間要擠迫得多了.

老闆娘給我登記時,看見我拿的是BNO護照,才知我是香港人,說一直從未有香港人來過,還以為我和剛才那些日本人是一伙的.她說日本遊客都是十分多疑的,不肯信人,我心想:梗係啦!日本人時時被當作LuLu給人們騙錢,每人都有一個臨界點的,給人騙多了當然會對人失去了信任,很難才能重建信心的.

我跟她說這裡很難找到經濟的通舖,她說不是呀,我的旅店可是LP推介的,還在我的LP書上指出來,說第一間推介的就是她的店,我可真是眼大睇過籠了,難為我走了大半過鐘找旅店,白費氣力.

放下行李,從老闆娘那裡換了些越南盾便去搵食,在後面的一個十字路口處找到了幾檔熟食小販,其中有一檔是賣白灼蜆,花蚧和田螺等貝殼類海鮮,灼熟後加點鹽水和檸檬汁,實在是太好吃了!十分鮮甜,終於不用再獨沽一味吃牛肉飯了.而且白灼蜆的價錢也不貴,吃得飽飽才要三塊美金,即是不過二十五港元,在香港炒碟蜆也要三四十元,這時便覺得香港真是十分的貴.

回到房間時,同房的還有一個從新加坡來的女士,可還會說廣東話,真是喜出望外,可是她一直在設訴這裡太擠太熱,鬧著明天要換地方住,羅囌得有點煩氣,正所謂一分錢一分貨,舒服和有空調的房間可不只三塊美金了,這時我才覺得她有點像我在香港的一個親戚,無論神態和語氣上都是一樣,真是越看越相似.

這晚睡得不太好,因為有蚊子叮我,於是我要半夜三更開了手電和蚊子搏鬥一輪才可以睡覺去,搞得第二天我很晚才起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