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 2001

北海銀灘

(2001/12/2 北海銀灘)


桂林跟南寧已經通了高速公路,但是在客運站只有到柳州的高客,到南寧的就只有臥舖車,白班車就只有在清晨才有一班的豪華客車,於是火車硬座就成為了最佳選擇.從陽朔到桂林的那天下午,中巴車就停在火車站旁,到火車站買車票,出來的不是一般的電腦票,而是一張全日任何班次都通用的硬座票,但沒有指定座位,於是第二天下午,我選了一班從北京來的特快空調車,擠上車後好不容易才找到座位.

我是挺喜歡坐火車旅行的,可是對於大陸的硬座卻是不太受落,因為硬座車通常都是擠滿了乘客的,而且座位都是一排一排地面對著,人少的時候可以把腳挌在對面座位上看著窗外的風景,還算寫意.可是要是人多,而且經常都是爆滿的,車內就是腳對腳,面對面,眼望眼的,有時超載時還有站乘票,連走道都站滿人,放滿包,想轉轉身,挪挪腳的空間也沒有,十分有壓迫感.這班空調車的情況已算是好了,這我不是想歧視地說,而是可以多付錢買特快空調車票的一般都是在國內收入較高的一群,個人素質總比坐普客普通硬座的農村民工的較高,兩種車票的價錢可能相差一倍,但這幾十塊錢我這個香港人還是可以負擔的,至少這時坐在我附近的乘客都是衣著光鮮的一家大小居多.

可是坐在車裡達七八個小時可是悶煞人的,於是我又拿些在昆明書城買的書出來看,旁邊的師奶卻可以不斷地說話來打發時間,她們的嘴巴可是她們最重要的消閒工具了,可是談話內容不是子女學業成績,便是炫耀家財身世,或是說三道四,我聽到其中一個師奶還向同伴吹噓說道他的兒子在北大讀書云云,於是另一個師奶便說兒子在南京的大學讀醫科,還有機會到香港大學作交換生呢,雖說是香港,也算是有機會出國啊!十分得戚,又勝了一仗.我想不論是國內的師奶還是香港的師奶,天下的太太團也是一個樣子,不是鬥身家便是鬥兒女,而兒女更是心肝寶見呢!

可是眾師奶正忙於互相吹噓時,卻顧此失彼,忘了看著悶得發慌的小孩,其中一個小孩就正好坐在我身後的座位上發瘋,拿著一個空空的哇哈哈水樽在搞座椅,當自己是大音樂家地表演著,十分煩人,要是開口叫他別玩,又怕觸動了師奶團的愛子神經,會被她們以"大蝦細"來圍攻,不出聲制止的話,就要在往後的幾個小時車程內被騷擾著,真是好一個火車困局.其實車上其他乘客也被那小子煩死了,只是眾人都是眼望望的,希望用兇惡的眼神瞪著那小子便可制伏頑童,不幸的是那小子好像是會錯意,以為眾人正許以欽敬讚同的眼神,能在幾個小時火車發揮他的天才以娛大眾,可真是他的榮幸了.人的耐性是有限的,尤其是噪音來源就在身後,終於我頂不順豁出去,回頭過去沉聲地跟那天才兒童說了句"小子,發神經好不好玩?"天才與白痴只差一線,白痴就是發神經呀!小子見他的激情表演得到人們的正面回應,便訕訕地"折埋收檔",於是我又可以繼續靜靜地看書了,其他乘客也可以合上眼睛,好好地睡睡覺去.

終於到了南寧,其實我到南寧不是為了甚麼名勝,因為南寧沒有甚麼值得去看的東西,只是在雲南山區和陽朔呆久了,突然有一股沖動想去看看海,便想到到北海所謂的十里銀灘看看,便來到南寧轉車.出了火車站,在站口有幾個大姐在為大巴拉客,反正我明天要到北海去,便問其中一人客運站在那裡,她反問我是否要搭車,我說是明天才去,她便說我在"混吉".住在南寧火車站對面的國營賓館,在門有外卻有不少的"小姐"在轉來轉去兜客.在南寧可不興打的,而是坐摩托車尾,我坐車到市中心的夜市吃飯,然後再到附近的商店步行街轉轉,到處都是人頭湧湧,十分熱鬧,一片繁榮氣象.

第二天坐高客到北海市,再在車站轉公車到銀灘去,這時已是十二月初了,海灘上空空如也,只有小貓三兩隻的遊客,這個海灘公園有著全中國旅遊業一般的陋習,就是要收門票.海灘旁邊有些賣海鮮的小飯店,可是價錢也不算便宜,而且賣的海鮮比不上青島和上海,更比不上廣東和香港的,有點失望,吃海鮮還是回香港吃好.不過海還是跟想像中的一樣藍,日落也是十分的漂亮迷人.


看過海行程便算是完滿,回到南寧當晚便乘夜班臥舖火車經廣州回香港去.

雲南廣西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