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3, 2001

吉祥如意

(2001/11/3 中甸中心鎮)

    在麗江可以去的地方都差不多去過了,決定趁天氣還好時到中甸去.在昨天在新城中國銀行附近的客運售票點已買了今天下午的車票,中午時在古城內閒逛找東西吃,可是已吃了幾天的砂鍋飯,想轉轉口味,想起從前在香港的報紙看過的介紹,便到四方街附近一家叫櫻花的咖啡館吃午飯,這個餐廳是一個中國人跟他在雲南旅行時結識的韓國太太,結婚後在麗江定居並一起經營的.我吃了個白汁雞肉意粉,挺有水準,跟大陸那些所謂"意大利麵"很不同,這可算是我在中國大陸的大酒店西餐廳外吃過好似意粉的意粉了,可是感覺有點像日式西餐.

    下午到新客運站坐車到中甸去,麗江有兩個客運站,舊的一個在市中心,叫紅太陽,新的一個其實也不算新了,叫做中心站,就在古城的別一邊,可是我就是不懂路去,只好花幾塊錢打的.

    麗江到中甸都是柏油公路,車子過了金沙江後往一條河谷中爬,河谷兩邊的樹木有不少的葉子都轉了色,紅紅黃黃的很漂亮.車子走了四個小時左右,到了一個四面環山的草原,草原上散落著不少的藏式房子,和用來曬草的木柵,跟著車子駛進了一個市鎮,便是中甸的縣城中心鎮了,這時已是快黃昏了.


    中甸是迪慶藏族自治洲的首府,而迪慶在藏語中的意思是吉祥如意.可是不知是否中間隔了一座玉龍雪山的關係,中甸的天氣和麗江很不同,中午在麗江還是藍天白雲,在中甸的天空卻是灰汒汒的,還有點寒冷,街上也是冷冷清清的,沒有一點人氣.

    我想中甸算是挺受背包客歡迎的地方,在麗江時聽說有間較便宜的背包客旅館,叫做"旅行者",可是大街兩旁都是些賓館飯店之類,別一條大街正在搞路面工程,四處都是沙塵滾滾的,竟然還給我發現一座新開業不久的三星級飯店,但就是找不到那間"旅行者".只好在車站附近路口隨便找一間最便宜的賓館住,因為有點寒冷,所以要了有一間帶衛生間的房間,還問明有熱水才住.

    找了地方住便要找吃的,是街上連食店也不多,只有車站有一兩間四川炒菜和附近有一家蘭州拉麵,還好的是在路口上有一檔燒烤,晚上可以有消夜吃.路口處還有一間旅行社,大概是方圓百里內唯一還開門的旅行社了,進去問了些旅遊資料,原來過了十一國慶後便是旅遊淡季,怪不得街上人都不多見一個.因為是淡季,所以旅行團都很便宜,那些所謂旅行團其實是旅行社替客人安排交通,門票和午飯等,車子的司機就是導遊,其他一律貴客自理,算是便宜和方便,可是最大問題是找客人湊足人樓才可以發團.我只好選了要去看碧塔海,屬都湖和松贊林寺的路線,交了按金等明天早上才知有沒有車子出發,要不是就要自己坐兩日才有一班的公車去碧塔海,那就夠煩麻了.

    第二天早上到了旅行社,他們說剛好找到了一對從昆明來的情侶,湊了三個人也發團,只夠司機的費用,旅行社根本沒有錢賺云云.車子是一輛桑塔納,司機是個當地的藏族人,我就坐在司機旁邊,這次走的都是土路,我大概是在北疆習慣了車子跑土路了,可坐後面的那對情侶好像有點受不了,尤其是女的,他們一直都用昆明話在咕嚕著,我和司機都聽不懂他們在說甚麼,大概都是路不好走,為甚麼要來受苦等等.

    在路上我和司機聊天,他家裡原本是農民,有田有牛羊,可是見到近年旅遊業開發,於是他和他兄長便把家裡十多二十條的氂牛賣掉,買了一輛桑塔納來接送遊客,我說一輛桑塔納也要十多二十萬元,那麼氂牛不是很值錢嗎?司機說氂牛周身是寶,牠們可是在山上吃冬虫夏草長大的,肉是十分的滋補,牛皮可則是皮具的上品,一條好的氂牛可值上萬元的,都不知是真是假.

    他又說在藏區,每人的家產不是以人民幣來算,而是用他有多少頭牛來算的,我問他馬和羊怎麼算,他卻說馬羊是不甚值錢的,因為現在人人都開車了,馬的用途就小了,好馬最多值二三千塊錢,羊則是甚麼地方也產,只值三百塊左右.我想香港地跑馬,每匹馬身價最小都值幾十萬,甚至幾百萬,都是跑幾年就可以退役,休養天年,而這裡的馬則既不值錢,又要勞碌一輩,命運可是差天共地,那麼人也是差不多吧!

    說著說著,司機一時說中甸氣候好,一時又讚這裡的風光好,又讚中甸物產豐富,有牛羊,又有草藥,總之中甸就是最好的了,越說越高興,可是就只有我在聽,後面那對情侶只顧著談情說愛,不管司機正在發表偉論.我想這司機一定十分喜愛自己的家鄉,他做司機兼導遊可真是十分適合,給他大把的機會向人說中甸好好好...

    到了碧塔海的入口,碧塔海其實是一個高山中的湖泊,藏族中的康巴人都習慣叫湖做海子的,入口跟湖還有五公里多的路程,停車場旁有藏民在向遊人租馬,可是租馬費卻不便宜,而且我之前在四川騎馬也騎夠了,還是走路吧,可是那路卻都鋪上了連著樹皮的木頭,在潮濕的早上非常的滑,只好小心翼翼的走下去.

    到了山下面的一個大草地,遠處可以見到一片湖水,草地兩旁都是樹林,可以見到的都是一些松樹和葉子落光,只剩下光禿禿樹幹的樺樹.從海子爬上山坡,回到入口處的停車場的一段路實在令人有點喘不過氣來,這地方應有二千五百米高了.那對情侶還未回來,可能比我走得還要慢點,我和司機邊聊天邊等他們,司機說十一國慶時可真是多人,有人付一千塊錢也包不到車子,那時來碧塔海的車子太多,在停車場找不到位子,車龍一直有幾公里,可真是火紅,現在十一月份就是冷清一點,生意也不多.然後他就興致勃勃地說著中甸其實全年那一個季節都好漂亮,春天五月時碧塔海滿山都是杜鵑花,夏天時最好是在帕納海草原騎馬,秋天則是來看滿山的火紅秋色,可是他又說現在開始轉冷,楓樹樺樹的樹葉在上星期下了雨後都落了,所以我現在已看不見,要等到下年十月底才有,真是可惜呢!


    跟著便驅車前往屬都湖,據說秋天時那裡有很多金黃色的白樺樹,倒影在湖上是很漂亮的,可是到了後卻使人十分失望,和碧塔海一樣,只剩下光禿禿的樹幹和遍山的松樹,湖邊的草全都枯黃了,沒有甚麼看頭.我們在湖邊走了一會,司機則和在當地負責售票和開小商店的藏民在吹牛.這時有一隊由公安車開路的越野車來到,車上有一班老喇嘛下來,然後在湖邊的草地上開檯排排座地開餐,那司機和那些藏民見了他們來到,十分高興,都往前走到坐在上座的一位老喇嘛跪拜敬禮,那老喇嘛則給他們各人摸頂祝褔.

    後來那司機和我說這老喇嘛是中甸松贊林寺的主持活佛,是藏傳佛教在雲南地位最高的精神領袖,平時就算是到松贊林寺也難得一見,而其他的也是十分有地位的活佛,可是剛巧在這裡碰上他們出巡,還可以得到他的祝褔,真是十分好運氣了.這麼多的活佛集體出巡,怪不得要有公安開路護駕了.不過我想如果上星期不下雨,可以讓我看到這裡滿山金黃色的白樺樹,就更加好了!

    最後是到松贊林寺,那裡也有活佛給人摸頂祝褔,我問司機那有這麼多的活佛?他說有些活佛其實是在中共的佛教大學畢業的博士生,畢業後在喇嘛寺工作幾年就可以當活佛,在寺內給人祝褔掙錢,最好還是找個正統輪迴的活佛,就像他今天碰上的才是有法力的.在松贊林寺,碰上了一大團的國內旅行團,心想給我們祝褔的大多是那些三四十歲的職業活佛,反正來到了,有云道"入屋叫人,入廟拜神",我也跟大隊去見見"活佛"作做褔吧!

    在排隊進入活佛的"辦公室"前,有一個小喇嘛叫我們買些哈達才可以入內晉見,哈達有兩種,白色的是求吉祥如意,黃色的是求財,是為中國旅行團特別安排的,那些大陸團友全都多要黃色,少要白色,而且出手闊綽,看他們的樣子都是"大款",來到這裡當然要求求佛祖保佑,財源廣進.我這人可一直沒有麼甚財運,求意外之財不如多勞多得,反而吉祥如意,即是行好運,卻是看天不看人,所以只要了一條白色的哈達,而眾人買哈達的費用則是活佛和寺院的香油收入了.

    輪到我進去活佛的"辦公室",出乎意料之外,他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人家,當然不是那些所謂學校活佛了,我學其他人一樣獻了哈達,也磕了個頭,可是活佛卻把哈達還我,本來只給我們每人一串所謂念了佛經,開了光的小佛珠,不過他見我走時又向他合十鞠躬,比較誠心,於是又多給我一串佛珠.出來後那司機又說我可以見到正牌活佛是好運氣,叫我好好把佛珠帶在身邊,說佛祖會保佑我云云.

    那兩小佛珠是否真的開光和有法力我可不清楚了,可是我信心誠則靈,那哈達我本來綁在背包上,後來怕弄髒就放在包裡,一直帶回香港,並掛在家裡我的房間的窗花上,和以前爬泰山和華山的紅頭帶一併掛著.而那兩串佛珠,一串送了給老媽子,留在家中,別一串則在以後的日子一直隨我到處旅行,還帶著它到西藏神山轉山,不過後來在阿里弄失了,那時的心情比現在在香港找不到工作還要壞,可是這也許是緣份吧!失去的東西就是失去了,後悔也沒有用.

    我想這天的運氣還可以,雖然看不到漂亮的秋色,其實這時中甸的風光還是不錯的,又可在一天裡碰見這麼多的正牌活佛,真是不賴,可說是吉祥如意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