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6, 2001

陽朔古鎮

(2001/11/26-30 陽朔青年旅館, 山水旅館)

雨後的陽朔西街

    下午從興坪到了陽朔,在西街找了幾間便宜的旅館,都只有包房,沒有經濟實惠的大通舖,不太符合本人的預算,以前去旅行一定要住標間的,可是出來才一個月,對住宿的要求每況越下,現在有張床便成了,一來要整個房間也是無謂,又不是整天要看電視和上廁所,二來一張床遠比整間房省錢.

    找來找去,只有四海旅館和青年旅館才有通舖,四海旅館比青年旅館的便宜了五塊錢,可是二十多床都是擠在一個房間裡,床貼床的,要是睡著時一個不慎"滾"到隔鄰女孩子的床舖,搞出個性騷擾事件就無謂了.青年旅館的通舖比較貴了點,可是大大的一間房就只有兩個人(包括我在內),當然是住舒服點好.

    在西街的咖啡館吃過晚飯,看了一會DVD,覺得吞口水時喉頭有點痛,便早點回去睡覺.那知在第二天醒來,喉嚨像是火燒一樣的,頭還是昏昏熱熱的,原來是著涼了,大概是昨天早上在漓江遊船河時得意忘形時凍親的,我發現我每次在太得意時都會遭受到天譴的,下次還是不要太放肆好.

    如是者病了兩天,每天就是窩在床上睡覺,可是每當想到這場傷風的代價是看到了漓江日出的黃布倒影和人民幣二十元的真臉目,心裡便會舒暢點.這時已是十一月底了,天氣開始轉涼,衣衫單簿的我在每到晚上便感到天寒地凍,十分淒涼,於是走到西街旁邊的新市集買了件風褸.休息了兩天身體好了點,每天躲在房間不是辦法,而且那房間是沒有對外的窗戶,第二天只有我一個人住時,感覺好像被單獨囚禁在黑暗的監牢中,於是打算搬遷到比較開揚的旅館去.奇怪桂林和陽朔的青年旅館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暗沉沉,冷清清的,當外面滿街都是在找住宿的遊客時,就只有它們是門庭冷落.

    第三天早上感到好了很多,便到外面找旅館,這天是閒日,現在又正是淡季,很多的旅店都是空空如也,我到了近漓江碼頭那邊問了幾間店的房價,都是二十塊錢便有一個小房間,和四海的通舖一樣價錢,於是便馬上從青年旅館退房搬到這邊去.可是那個老闆見我立刻把包都拿過來,又反口說要二十五塊一天,可能他認為二十塊太便宜了,見我是烹熟了的鴨子不會跑掉,便坐地起價,真是不要得了,於是我也不住這裡,最多到四海那邊住.可是到了四海卻又是客滿,這次真是搵自己來搞.

    如是者便背著包像是無主孤魂般在西街上東逛西逛,後來看到貼在牆上的廣告單張,在那間反口覆舌的旅店後面的小巷裡,找到了一間叫山水的小旅店,一個在三樓,向陽,帶電視的小房間,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後只要我二十塊錢一天,最好的在最後還是給我找到了"The best is yet to come!".




    在陽朔西街上的生活有點像麗江,都是無無聊聊的又是一天.第四天的早上我租了一台單車,在西街街口處找了一個老鄉做嚮導,帶我到郊外高田那邊玩,在田野阡陌之間踩單車看風景,又在河邊弄了條竹筏划到大榕樹公園逃票進去,然後又沿著公路到了月亮山下,跟著我又到地底的鐘乳洞探險.那個地洞說是未被開發,現由鄉委會管著,進去玩要付六十塊錢的門票,有點兒貴,不過既然說是保存了原始風貌,不像是七星岩般都打著花花綠綠的探射燈,便姑且一看.在洞口的小房子付過了錢,便由一位小姑娘拿了工地用的頭盔和電筒,充當導遊帶路去.



高田的大榕樹

    那女孩聽說我是從香港來的,幽幽地說可以住在大城市真好,我反問她大城市有甚麼好,她說可以每天去逛街買東西,看電影,晚上還可以去卡啦OK和落D跳舞,熱鬧好玩,真不明白為甚麼這麼多城市人來到這些鄉下地方踩單車,鑽地洞,鄉下生活真是無聊啊!我真是無言以對,想是不論在城市還是鄉下,只要在一個地方呆久了便會覺得煩厭沉悶,想往外面闖闖去,年青人心中都是有團火,不去燒燒是不會心息的.

    下午回到陽朔,付了帶路的老鄉合共二十元的導遊費和划船費,加上車租的十塊錢,便消磨了一個白晝,十分便宜,只是那個地洞內裡都是漆黑一遍,沒有甚麼看頭,有點不值.跟著拿了膠卷到沖曬店沖洗,又踩單車到新城的網吧上網,這時香港的電視正好在放"酒是故鄉醇",主題大佈景正是廣西的得天瀑布,於是在香港便有一輪到廣西旅遊的熱潮,都是些師奶巴士團,這天在東方日報的網站看到有個香港巴士團,在廣西發生交通意外,好像不幸死了些港客和一個內地導遊.近年國內經濟起飛,沿海地區的公路都升級為一級公路,車子的性能也改善了不少,車多路好開得快,於是便多了多很交通意外,很多都牽涉到大貨車和長途客車,尤其是通霄行走的臥舖車,這些新聞在國內可是屢見不鮮的了.

    回到西街,碰見兩個胸口帶著香港旅行社襟章的師奶,這是我一個月內第三之碰見香港人,真是高興,便上前和她們打招呼,問是否從香港來的,她們見到我來搭訕,嚇驚似地用廣東話否認是香港人,慌忙逃去...

    晚上吃過飯回到旅店,反正無聊便和老闆兩兄弟在前台吹牛,原來他的旅店是今年新開的,把老房子改建成三層高的新房子,加上裝修和各項政府費用便花上了二十多萬了,可是剛開張便碰上了九一一事件,少了很多從東南亞和雲南過來的老外,生意難做,只好倚靠周未從廣州過來的廣東遊客了,今天的住客就只有我和一個日本女孩子.說著說著便有一個身材嬌小,面容清透,卻帶著副時髦黑框眼鏡的女孩從外面回來,正好就是那日本人,哈!意想不到她竟會說英文,還是超流利那種,在途上遇到的日本人當中可真是萬中無一了.她名叫Rei,漢字應是"麗"吧,原來她是在紐約讀大學的,畢業後便留在彼邦做電子傳媒的工作,九一一後便打算出來花一年時間在亞洲旅行,中國可是第一站.她說過兩天便要到雲南昆明,還買了臥舖車票,我便嚇她昨天才有一起長途旅遊車意外,還有臥舖車的環境和治安不好云云,叫她小心點.嚇完她後便把今天剛沖出來的照片,給她看看雲南麗江古城的樣子來鼓勵,以壯行色.

    在山水總共住了三天,老闆他們的英語可還是不靈光,可是他這家店可受老外歡迎;因為在天台可以看到漓江的黃昏,他們最愛在天台邊喝啤酒邊看日落;於是不時要我充當服務員給老外作翻譯,對我來說雖是小小的幫忙,可是老闆卻十分高興,因為很多時他們和老外都是雞同鴨講,所以他們都說要學好英語好做生意.


    到了第五天了,那日本女孩要去高田看大榕樹和月亮山,可是我昨天已去過了,便租了台單車踩往興坪去,便消磿了一天,來回共有三十多公里,一路還有上坡下斜的,十分累人,可是一路上卻碰上不少老外在踩單車遊覽山水風光,樂在其中.這天晚上下著雨,有點冷,在西街中心十字路口的咖啡館吃晚飯,整間餐館就只有我一個客人,十分冷清,反而前幾天在新市集的大排擋吃飯時,雖也是一個人,可是旁邊卻擠滿了客人,十分熱鬧.陽朔的大排擋有一道地道名菜叫啤酒魚,十分受老外歡迎,而且大排擋十分便宜,相比下西街的餐廳可真是太貴了,只是吃多了大陸的食物,老外還是想吃吃些"家鄉"口味如是西式早餐,牛扒和意大利粉等等,所以明知是貴還是要偶然吃吃的.

    不知不覺在陽朔待了五天了,便決定要往外面走走,然後回香港去,這天那日本女孩也要到桂林轉車到昆明去.我先坐中巴車到桂林去,回到青年旅館拿行李,那前台的竟說找不到,嚇了我一跳,隔了一會又說找到了,原來放了一個星期了,給別的行李壓住看不見.晚上到桂林市中心的步行街走了一轉,有麥當奴肯得基和佐丹奴,好像是在香港行街似的,在街上的小販攤檔吃了碗桂林米線,可是沒有甚麼特別.本來想到龍勝看看梯田的,可是聽說現在是旱李,不止漓江沒水,就連梯田也沒水,於是第二天下午我便坐火車硬座到省會南寧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