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4, 2001

漓江遊船河

(11/24 興坪鎮龍華旅店)

    早上起來,把大包存在旅館,說在一個星期後回來,便上了接送的中巴車,往市郊碼頭去.這個所謂遊船河說是漓江陽朔一天遊,上午遊漓江,下午到了興坪後再用大巴接到陽朔郊外的大榕樹和民族村玩,黃昏前回到桂林,我的如意算盤是在回程時在陽朔下車先看看再說.

    到了遊船碼頭,可真是乖乖不得了!竟然有幾十部旅遊車,共有上千遊客集中在這裡等上船,場面浩大,真像是羊牯遊客集中營,來到時還未夠鐘開船,還要替貴客編排坐船,於是近千人擠在碼頭邊鬧哄哄的十分熱鬧,等了大半個小時,才被安排上船,船是兩邊的平底大船,每條可容納上百人,在中國旅行,當局就是愛搞集體招待這玩意,我看見不少老外貴賓都集中安排在幾條船上,偏是老外愛自由自在地旅行,來到中國也只有適應一下,我們偉大的祖國對他們可真是招呼週到了.


    終於開船了,大伙兒都等得很不耐煩,見到窗外的風景緩緩地往後移,都起哄湧到上層平台去看風景,要盡情享受這二百元的豪華遊.可是好景不常,現在已是十一月底了,正是冬季的開始,也正值燥季,漓江的水小得可憐,船隊走了不久便停下來,原來前面有一條船在淺淺的河床上擱淺了.就是這樣行行停停,後來連我們的坐船也櫚淺,要勞煩岸上在搞工程的挖泥機把船推回江中.


黃昏時的興坪段漓江,另有一番韻味

    如是者到了黃昏船隊才到了漓江最精彩的一段,導遊小姐一邊跟我們說左邊的山是馬,右邊的是象,前面又是甚麼八仙過海,甚麼老虎等等,可是天色暗沉,江邊四處的山水都是一片迷濛,加上我缺乏想像力,可真看不出甚麼鳥獸出來.就在日落西山下,我們的船才到了興坪鎮的渡口,因為之前堵船,船隻要排隊輪流給客人上岸.不用問也知道下午所有的行程也因延誤而取消,我倒是無所謂,可是那些來出差,順道旅遊的國胞可沒有這麼多時間,誤了這次機會,下趟未必有機會可以用公費再來.於是船上不少遊客都在鼓譟起哄,要旅行社退錢以賠償他們行程延誤的損失,我可是未聽過國營旅行社會給客人賠錢了,有服務員和客人解釋,說她們沒權給客人賠錢,於是有個自稱是律師的站出來,大大聲地叫道:"我是律師..."然後是一大堆消費者權益等道理,可見中國的消費者意識開始萌芽了.眾人見道理站在自己的一邊,更是興奮,好像肯定有錢賠似的,一齊大大聲向服務員叫罵出氣.

    眾服務員可不理會他們,一心只等船泊定後上岸坐車回家去,對她們來說,今天已是起時工作,抌誤了她們回家煮飯的時間了,誤點又不是她們可以控制的,找她們出氣也沒有用啊!好端端無辜地被一眾大爺責罵,我替她們有點不值,我在一旁跟一位服務員大姐靜靜地說了幾句"公道說話",她聽了十分高興,便告訴我今晚不用趕回陽朔和桂林,可以自己留在興坪鎮,第二天清早可以找船再遊漓江,看看著名的黃布倒影,那就是在人民幣二十元紙幣上的公仔,然後還可到楊堤看看美國克林頓總統也來過的明代漁村.

    我奇怪問道政府不是不許個體戶搞遊江,以免和政府爭生意嗎?原來這是桂林市政府的陽朔鎮的規定,在興坪卻不管這一套.跟著船泊到碼頭,我和眾服務員先行上岸去,留下一眾氣憤難平的大爺和導遊小姐繼續在理論現代中國消費者權益.

    到了興坪鎮已是晚上了,先前上岸的遊行團遊客已上了接送的大巴回桂林去,只餘下二三十人不打算回桂林,大部分都是要到陽朔過夜的,好像就只我一個是留在興坪.興坪是一個非常小的小鎮,就只有新舊兩條大街,新的一條都是些新建了幾年的建築,大部分是政府機構如是郵電局等,都是兼營旅店,可是住宿的人不多,可說是過度投資了,我在街尾找到了一家私營的旅店,一個床位只收我七塊錢,真是便宜得不得了.整家店就只有幾個客人,都是昨天從陽朔過來到漓江看日出的,老闆見人客不多,我應是這天最後一個來客了,便說給我大優惠,給我住一個大房,有電視和廁所的,都是十五塊,我想也是超值,因為有電視可看,於是便住大房,繼續看"縱橫四海".

    在郵電局外的小飯店吃晚飯,這裡可沒有西蘭花了,卻有狗肉鍋吃,我只要了個蛋炒飯,可是因為白天沒有吃午飯有點餓,便向廚子多要一碟炒青菜,他可是老大不願意的,我奇怪個體戶那有生意不做,難道我不幫襯狗肉鍋,只"小氣"地吃過才賣五塊的蛋炒飯使他不快.座我鄰臺的有一對湖北來的夫婦,也是今天才從陽朔過來,聽說可在這裡找船到漓江看日出,所以才過來的,我們說好明天清晨一起包船去看日出,他們已經約好了一條船,價錢要二百元,約好了在早上五點半在碼等.結賬時老闆才收我五塊錢,原來他以為我屈他送我一碟炒菜,怪不得他剛才不高興了,我跟他說不是這麼便宜吧,他聽了便說算了,也是只收五塊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