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8, 2001

大理古城

(2001/11/18 大理古城, 愉安園)

從瀘沽湖回到麗江,天氣又開始轉差了,從十一月初開始,我在麗江已經待了一個多星期了,這也是時候到雲南其他地方去.先前買了些書,看完後又不想帶著上路使背囊過重,掉了又可惜,於是寄回香港去,然後這次走路穿過麗江古城到了後面的中心客運站,坐車到大理去. 


大理州的首府是下關市,大理古城則是位於滄山和洱海中間,可是來到大理時天氣不大好,天上有一片厚厚的陰雲蓋著滄山,不時下著點毛毛小雨.大理的旅館奇怪地以號碼來命名,我就住在大理中心洋人街附近的四號客棧,其正確名稱可是叫做愉安園,我在麗江時遇上了一個日本人,他說愉安園的庭園可是很漂亮典雅,我來到時看到園子裡有花園,小亭,竹林,可真是不錯,於是便住下來,因為要省錢便住進了十人的大通舖.通舖裡住著的全都是日本人,日本人可真是省錢和團結,我以後到每個地方旅行,在最便宜的住宿和食店裡,都滿是日本人,可是作為外人可真是沒趣,因為日本人的英語可不成,根本不能(也不愛)和外國人溝通,只有做遊客生意的人懂得說日語去迎合他們.如是者我成為了這日本人房間的入侵者了. 

趁外面的雨小點,我走到街上找東西吃午餐,洋人街上的餐廳和咖啡室的消費可不在我的預算內,而且賣的東西可都是以外國人和日本人的口味為主,果然是洋人街.只有其中一家賣意大利薄餅的店子,門口放著個牌子,用英文寫著正宗意大利廚師主理,我便想晚上去吃一下正宗的薄餅.我走到大街上,找到一家所謂正宗蘭州拉麵,因為大理有不少是回族人,所以這家蘭州拉麵的味道還算正宗,最少比麗江的好得多了,但比新疆的還有一點距離.吃過麵後再到旁邊的燒烤店吃串燒,又吃了大理的特產小吃,如是用牛奶造的洱塊.吃飽後又到大街上的書店打書盯,竟然給我發現全套"大唐雙龍傳"小說,我有幾個朋友在香港都買不到,他們到廣州深圳的書城也是沽清了,後來我告訴他們在大理見過,他們都抱怨我為甚麼不及時通知他們,好等他們托我替他們羅置心頭好,可是我想我倒不會替他們把這六十多冊的小說從大理背回香港去. 

整個大理都給一片雲霧蓋著,不止看不見滄山,就是洱海也是在霧中,大理的崇聖三塔可是要付門票,付錢的話我又提不起勁走幫襯,反正在城中己可以看到那三座高塔,因為古城中的房子只有兩層樓高而已,不過大理的農莊可真有特色,在房子的外牆上都掃上了白漆,外圍加上一條黑線,內裡寫上"紫氣東來"四隻大字,不知是甚麼意思.在街下閒逛了一會便回到旅館房間裡,窩在床上看書,過了一會那班日本人都出外吃晚飯去,我便趁人少時到公共浴室洗個熱水澡,可是旅館的澡堂可真是簡陋,只有一個大房間,兩邊牆上各有一排花灑,一點私隱也沒有,要是有人打開門進來,在外面花園的可以一目了然,但這只是男浴室才這樣,女浴室的門就算打開了卻是看不到內裡,真是不公平了.還有那個廁所也是在地上有一排洞,並沒有間隔,方便時你眼望我眼的,十分趣怪. 

在大理待了兩個白天,天氣一直不好,上不了滄山,遊不了洱海,旅館裡的衛生設備我可不太習慣,同房的日本人又可以整天窩在床上不作點聲,都是怪怪的,感覺一直不太好,就只有吃的還不錯,連續兩個晚上我都是吃薄餅,老闆可真是意大利人,正宗的薄餅比香港所謂的比薩屋的好吃幾倍,一個薄餅都只是二十多塊錢而已,如此質素在中環蘇豪區的意大利餐廳可要上百港元了. 


在大理除了玩之外可沒有到處遊玩,無無聊聊地過了兩天,於是在大理經過旅行社買了火車票,第二天晚上到下關搭火車往昆明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