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5, 2001

瀘沽湖

(2001/11/15 落水村, 湖思茶屋)

    靜極思動

    在麗江懶洋洋地過了好幾天,每天都是看看書,吃吃飯,生活真是優閒,可是另一種想法就是淡出鳥來的無聊生活,我想我天生就是要找點實事幹的那種人,過不慣無事幹的優閒日子,於是心思思想到麗江外面的地方去看看.

    記起之前在香港時,我在叔叔家中看到一本關於瀘沽湖摩梭族母系社會的書,好像是中大社會科學系一位教授的著作,挺有意思,便想去看看,記起旅館的摩梭小妹正是那裡的人,便去找她問意見.到了樓下看到她在前台和兩個廣東人在聊天,他一句摩梭老婆,她一句佛山老公地鬧著玩,好在我只是香港大哥而已.

    她聽說我要到瀘沽湖去,便問我是否要去走婚,說倒不如我跟她走婚好了,我說當然不是啦!跟著她便哈哈大笑一番,給女性吃我豆腐倒是第一次,在香港是絕對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的,只不過她對誰都開玩笑稱人家作老公,當然不會當真了.之前聽說摩梭族到現在還是女性主導,眼前實例,果真如此.

    窮山惡水

    第二天早上到古路灣車站坐班車去寧浪,再要轉面包車到瀘沽湖.(古路灣客運站也是在紅太陽廣場旁邊,所以當地人多以紅太陽稱之,兩個稱呼所指一樣)在車上我對號入坐,我拿MD出來聽打發時間,因為車程要約五小時.這時我聽到有人正說廣東話,原來坐在前兩排有兩個女子也是要去瀘沽湖,這時車子要發車了,於是我不動聽色坐在後面,等下車時才打招呼.

    車子離開麗江往寧浪去,沿路都是些柏油公路,路況和中麗公路差不多,只是在翻過一處山口時,我見到剛修好的公路邊每到一處山坡防護城牆都有一個牌子寫著"病害路段",路原來不是有病,有病的是那些山坡,土質不好十分容易發生塌坊,要司機多加注意,平時多是見到路邊一些"事故多發段"或是"小心落石"的牌子提醒司機,這牌子卻是要司機小心山泥傾瀉,可是山要塌下來不是人們小心就可以控制避免的.


    翻過山口後到了一條河谷,在過橋處有一條小村子,司機在這裡停車,加水休息,車子眾人在早上都吃飽了稀飯早餐,肚子裡都是水,車一停下來眾老鄉便湧下車找地方方便.這時我仔細地看看四周山谷,只見山上都只有一層草,光禿禿的山頭上都沒有樹,山上到處都是滑坡塌泥的痕跡,江裡的河水都是泥黃色的,一路上的村屋都是殘破,人的衣服都是髒兮兮的,說明了這裡都是土質欠佳的窮山惡水之地.

    字正腔圓

    車子走到一處比較平坦的山谷,來到了寧浪鎮.一入到鎮上便堵車了,不是因為這裡太過繁盛,車子太多而堵著,而是這天剛好是月中,附近的彝族農民都出來趕集,路上擠滿了做買賣和看熱鬧的人,其實寧浪很小,只有一條長街和一個丁字路口,但車子在人潮中緩緩地向前行,司機邊開車邊響號邊罵人,最後車子終於到了客運站.下車後眾老鄉都作鳥獸散,只有我們幾個遊客在車站發呆找車子去瀘沽湖.

    想不到那兩個女子都是從香港來的,真是違久了的香港人了,除此之外還有兩個內地遊客和一個外國女士,只有六個人,客運站的發往瀘沽湖永寧的中巴車說人數不夠不發車,於是我們便包了一台長安面包,說好了先吃過飯再出發.

    這時已差不多二時多了,我因為遲起床還未吃早餐,便一馬當先跑到客運站的飯館吃飯,在廚房看了一看,還是要了炒西蘭花和蛋炒飯,這時那外國女士也來吃飯,她字正腔圓地向飯館的小妹說:"蛋炒飯",跟中央台新聞的發音一樣標準.

    車匪路霸

    吃飽了便要上車出發,可是長安面包可不是平時大家在香港所見的那種日本車,它是一種為了中國農村的獨特國情而設計的迷你小車,那對國內的情侶想要二人世界,所以坐在車子最後排,我當然沒有這個福分可以和眾女士擠在同一排座位上,於是那兩個香港女子便和那英國女士坐在中間的一排,而我又可以坐在車頭司機旁邊.

    車子離開寧浪往瀘沽湖駛去,一路上都是土路,途中經過一處農村,在一條直路老遠看到一個男人站在路中心,手上拿著一根長條形的東西,架在肩膀上,遠看好像是一柄槍,難道是國內聞名的"車匪路霸",在這條大直路上可沒有轉彎的地方,要是他一槍打過來怎麼辦好,我坐在車頭和司機可是最佳目標.車上眾人都看見,都默不作聲,司機緩緩把車子駛到那男人跟前,原來是個鄉下老頭,手上拿著的不是槍而是一柄釜頭,走到司機那裡說了幾句,原本是要討錢,司機給了他五塊便開車走,司機也說給他嚇了一跳.

    終於到了瀘沽湖旁的落水村了,司機帶我們到村口一家旅館歇腳,旅館看來是新建不久的,專門接待國內遊客和團隊,收費比想像中貴,以過往經驗,司機通常是和相熟的飯店旅館介紹生意賺取回佣的,這種旅店一般都會當遊客是羊牯,我看這店子環境一般,於是便說到便的地方去住.那對國內遊客可不是我這種想法,已把行李搬到店子裡,那兩個香港女子見我不住這裡,問我是否知道有好地方,我記起在那本介紹摩梭文化的書中,那香港教授是住在一間叫湖思茶屋的旅店,而我也在麗江青年旅社的告示版見過他的介紹,應該是專門招呼背囊友的地方,於是那三位女士便跟我一塊過去看看.

    湖思思湖


    原在湖思茶屋就在前面不遠,正好就在湖水旁邊,店裡的人招呼我們到店後面的房子住,店的二樓本也是旅店的房間,向著湖的一邊可是一個大玻璃窗,景觀十分好,可是已給別的客人住了.最想不到的在店子裡竟然碰見了那位周博士,雖然不認識他,可是我是看過他的書才回來到這裡的,我跟他打招說曾拜讀過他的大作,他跟我說聲多謝就算,自顧和他店裡的朋友說話.

從落水村碼頭遙望神女峰

    安置好東西時已時黃昏,我到碼頭看看,在湖邊走走,看到兩兩三三的國內旅行團在擾攘拍照,原來落水已經變成一個新興的旅遊景點了,瀘沽湖摩梭族"女兒國"的獨特社會文化,靜靜地在中國存在幾千年,不為外人所詳,突然在90年代時遠從香港來了位學者研究發表,就這麼便火紅起來,中國人突然對她起了莫大的興趣,來研究的,來探險的,來捐錢的,和來旅遊的人,紛沓而至,一個平靜樸實的地方忽然熱鬧起來,我想這時周博士始料不及的結果.科學就是這樣的一會事,萬物相應,人類去研究觀一項事物,便會在不為意間改變了那事物的本質,也影響了研究的人.

    晚上沒事幹我便在茶屋的小餐廳看書,出發前我在麗江買了一套"雍正皇朝"的原著小說,之前我在香港沒有看過它改編的電視劇,可是後來在大陸工作時在不同的地方斷斷續續地看了點,便打算在旅行空閒時把他看完,後來才發現原來在去旅行時看的書比平時在香港時多得多,行萬里路,也可看萬卷書.

    繞湖1/3週

    第二天早上醒來,便想到瀘沽湖走走,之前在麗江問過摩梭小妹,她告訴我雖然可以包車,但只有沿著湖邊的公路走才可領略到瀘沽湖的美,大約要走好半天便可以到里格村,在那裡可以找村民划小船汎舟湖上,回到落水村,要不然可以一直往到走,繞湖一周大約要三天時間,在沿途的村莊可以借宿和供應飲食.我可不打算繞湖一周,只想走到里格村或是遠一點的小落水村就可以.那兩個香港女子本來比我早出門,說也是要走路到里格島,可是她們走得比較慢,我不一會便趕上了她們,但她們實在太慢了,我也不打算和她們同行,便自顧往前走去.


    這時天清氣爽,風和日麗,獨自徒步所賞湖光山色,感到十分的自在和平靜,走了好幾個小時,直到下午一時多我才到了里格島,在那裡的農村小賣店弄了碗方便麵和一罐椰樹牌椰汁(真想不到這山卡拉也有供應,雖然貴了點),在這村子裡碰上一對同住在湖思茶屋的國內遊客,原來他們是在落水村包車來的,他們本來也想走路,可都有四五十歲的年紀,沒有這分體力了,只有花點錢包車子.別過他們後我看還有時間,便繼續往前走,想走到大漁出水,即是瀘沽湖的出水河口,於是又多行了兩個多小時,經過神女峰的山腳,她可是摩梭族的神山,摩梭族可受到藏傳佛教很大的影響,就是在新年時有到神山朝拜轉山的習俗.


    小落水村

    之後我才到了小落水村,這時是下午四點多了.在村口有一所很簡陋的小學,有一班小孩在打籃球,旁邊有一班年青人圍著一台摩托車在研究,其中有人見到我限我打招呼,我問他們往大魚出水還要走多遠,他們說還有兩個多小時才到,我這時已走得有點累,想是時候找方法回落水村了,便問他們有沒有船回去,其中一個小伙子說,便招呼我有先到他家裡坐,等他到湖邊借船.

里格島

    小落水村可比不上落水村的發達,這裡是一個十分典型的古老農村,唯一受到現代文明的影響就是在村中小路上滿地的垃圾,都是些食品塑料袋,方便麵發泡膠碗和飲料的塑膠瓶,這些都是百千不化的頑固垃圾,在地上鋪著厚厚的一層,看來他們在享受文明帶來的方便和好處時,還未學會如何處理和適應他帶來的垃圾.到了那小伙子的家,他的家十分簡陋,家中唯一的電器就只有一部收音機,牆上貼著一張九十年代初的香港女明星海報,地上有幾張木凳,屋子裡分作兩層,上層是睡覺的,下層可是甚麼都有,燒火煮飯,以至些木柴雞鴨都有,全家的家當都一目了然.

    他的媽媽見到有客人來十分高興,這時我帶著的水都喝完了,走得久有點口喝,便向她討了點水,可是她聽不弄普通話,我只有打手勢,於是她便拿在火堆上的鍋子倒了水給我,還特意弄了包新茶葉開給我沖水喝,我想她把家裡最好的東西都拿出來奉客了,雖然我是萍水相逢的過客,但他們都十分熱情的款待,打擾他們我真是很不好意思.


環湖路上

    過了好一會那小伙子才回來,可是他的普通話和我的一樣糟,和他們溝通實是有點雞同鴨講,大家聽得十分吃力,搞了一會才知道他說現在下午開始刮大風,借不到船,而且也有點危險,倒不如我在這裡過一個晚上才給我划船回去,或是去借台摩托車送我回去,當然這兩樣都是要收費的.雖說這裡一帶都是民風淳樸,但是這幾年已有很多的廣東遊客來徒步繞湖,都在這些村子裡吃飯留宿,現在這些鄉民都從遊客身上學會了市埸經濟,食住交通都要付錢,跟做生意一樣,只是他們大都不會故意騙人和黑遊客錢吧.我看這裡的環境可不太衛生,滿地都是垃圾,地下到處都有家禽牲畜走來走去吃垃圾,我可不是太習慣這裡,而且先前沒有打算在外面度宿,不想旅館的人擔心(雖然他們未必會理會我的死活),於是便麻煩那小伙子用摩托車送我回落水去.

    考試第一

    坐在摩托車的車尾,在土路上跑了四十多分鐘才回到落水,沿路可以風馳風電制地360度全天域地看風景可是特別的經驗.回到落水己是黃昏時分,那小伙子還要趁天黑前回到村子去.走了一整天路有點累,還加上剛才坐摩托車車尾弄到一身都是泥塵,所以要找地方洗澡,這裡因為交通不便,發展比較落後,都有的旅館都沒有熱水洗澡設施,只有到村內唯一的一個公共澡堂去.那澡堂在湖思茶屋後面,要走五分鐘才到,澡堂在一個小園子內,空地一邊是澡堂,另一邊是管理員的屋子和小賣店,管理員的是一位當地的大娘,我付過錢後她便開了熱水制,我便走進澡堂洗澡.

    剛開始時水還是很冷,這時我才知我是今天第一個來澡堂的客人,於是我大叫水不夠熱,她在外面聽見了便叫她的小兒子把熱水開關開大點,可是他卻不知輕重,把熱水開到最大,熱水一沐到我身上,我大叫一聲,差點燙死我了,他兒子聽到我的叫聲,又把水溫調較一下,恰到好處.繁事的開始,總要有勇敢的先行者,抱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犧牲精神,才能開創美好的新世界,如是者我以雷鋒精神勇試澡堂熱水,為當晚前來洗澡的群眾調較了適當的水溫,避免了群眾在使用了過熱的熱水洗澡而引至的皮肉之苦.

    從澡堂出來後,真的要透透氣,便坐在小買店買了條冰棒吃來降溫.我看見小店的牆上當眼處貼了張褓獎狀,嘉許某某人在落水村希望小學X年級成績全級第一名,我猜應是大娘的兒子是也,於是便問那小孩那某某人是誰這麼厲害,那小子當然立刻說是自己,十分得戚.於是全村不論男女老少,海內外遊客,來到村中唯一的澡堂時,都會知道大娘的兒子考第一名了.

    脫窮致富

    瀘沽湖本是全國其中一個超級貧窮縣,難得因為摩梭族的獨特文化,這幾年來吸引了不少的港台同胞和國內沿海的遊客,眼見農村的落後和物資的窮乏,大家都動了"惻隱之心",於是紛紛都大破慳囊,捐款給希望工程在瀘沽湖建了不小的學校,就是連比較偏遠的如是小落水村都有一間,於是在先已富起來的中國同胞的大力幫助下,這裡的小孩大都有機會受到教育,我想他們都是十分幸福的一群了.

    正所謂"君子遠庖廚",我們從發達地區來到這些窮鄉僻壤,看到其他人的貧窮和無知,看見人家的兒童並沒有我們所謂應有的醫護和教育,在自己的"幸福"和他人的"不幸"的強烈對比下,惻隱之心便起,一廂情願地要做點事盡量去幫助他們,走出貧窮云云.可是中國還有數之不盡的窮鄉僻壤,存在著無數的失學兒童,還有無數的不幸,只是我們看不見罷了.為全國人民提供醫療教育實是政府之責任,要倚靠國家的政策和制度才能完善推行,單靠個別人仕的善心,只是杯水車薪,做點善事而己,但無奈我們能夠做到的也只是如此.

    回想每年都有以億計的民工"盲流"從全國各處窮鄉僻壤湧到沿海的大城市,為了幾百元的月薪為商家買命,為中國及全世界的"市場"提供了低廉而可靠的勞動力,支持了中國的新興工業,從而也養活我們先富起來的一群,而我們則能在假期優閒時選擇性地來到瀘沽湖"考察"摩梭族的獨特文化,順道做做善事,幫助他們,我想這真是一個有趣的循環.眼前的小孩就是受益人了,說不定他將來前途會無可限量呢!
   
    現代溝火晚會

    回到湖思茶屋,在小餐廳碰到那兩個香港女子,她們見我剛洗澡回來,也嚷著走了一天全身都不舒暢,要去洗個熱水澡去.在餐廳碰上先前在里格村遇見過的廣東人,他們一男一女原來都是親戚,那間阿姨原本是廣州人,在大學畢業後被國家分配到昆明鐵路局搞鐵路設計,一來便幾十年了,這次放假便來瀘沽湖玩.他們包車子到了里格村後便坐小船回來,說在湖上太陽十分厲害,曬得差點便要脫皮,三點多便回到落水村了.

    跟著那兩位香港小姐洗過澡回來,也和我們聊天,原來她們是在同一家廣告公司工作的,也是放假出來玩,我想她們的興趣可真是獨特,一般香港女子一有時間都不是飛去東京掃貨和浸溫泉,便是到台灣吃東西和買書,或是到泰國游水和享受SPA,到大陸多是到上海的外灘和新天地而已.我對她們來此的原因真是好奇,可是我可能太樣衰了,她們兩人對我有點避忌,只顧著和昆明來的廣州阿姨聊天.

    本來還想去看看所謂的溝火晚會,那是摩梭人的年輕男女在晚上一塊圍在一個大火堆前跳跳舞,談談情的,然後去"走婚"的.不過聽說現在這些晚會多是為國內的旅行團而設,既要收入場費,在晚會上要跟哥兒們玩走婚的摩梭姑娘多是外地來的冒牌貨,走完婚後都會向眾羊牯們開天殺價地要錢,已經沒有意思了,所以大家都沒有興趣去.

    慢條絲理

    第二天早上醒來,眾人都忙著趕車子回麗江去,他們都是在先前一晚已經跟司機約好了車子的,但是我知道在縣城永寧早上會有中巴車回寧浪去的,就是趕不上也會有面包車要去,所以不著急.

    就是因為不著急的關係,遲了點起床,從永寧發往寧浪的車子早就走了,但我還要施施然地在湖思茶屋吃過早餐,喝了杯雲南咖啡,請茶屋的小妹替我打電話找車子,這時其他人則早已坐車走了,就是連在這裡長住的周博士也到外面考察去了,在茶屋裡有點人去樓空的寂靜.

    過了好一會來了台面包車,只有我一個乘客,司機說要多找幾個人才走,於是車子在落水村內轉來轉去,這種情況我已經習已為常了,要省錢的話就不要怕等.搞了好一會,終於在別的旅館接了幾個大陸遊客,可是他們還要麻麻煩煩地到村子另一邊的釀酒廠買青稞酒回去送禮用.回到寧浪剛好可以趕上二時最後一班回麗江的中巴,還可在客運站的飯店吃了碗蛋炒飯才發車,時間剛剛好.

    天雨流芳

    車子在黃昏時分回到麗江的中心站,這次我不打的,從車站開始走路穿過古城,走回去青年旅社,途中經過"木府",這是古代時管治麗江地區的土司衙門,在旁邊連接四方街的一條小街上,立著一個大牌坊,上面寫著"天雨流芳"四隻大字,初時不知是甚麼意思,後來才知道那是納西語的漢語併音,大意好像是勤力讀書之類.
   
    其實大研鎮是頗大的,從車站到木府前的一段路上,所見的都是普通的古舊民居,一些穿著傳統服飾的納西老婆婆和穿著解放裝的老頭在街上閒逛,四處找鄰居串門子,十分悠閒.街上兩旁的四合院的大門兩旁都貼有一副對聯,每家門口的對聯意思都是家人先去,以作悼念,很多都是過了三年守孝期也不撕去,大概是對先人的一種掛念吧!


    可是過了木府後,街上兩旁的民房都改為售買旅遊記念品,手信和小飾物等的小商店,經營的都是從外地來的商人,十分商業化,而街上擠滿了國內旅行團,好像走進了海洋公園的集古村一樣.有一次早上無聊,我一大早起床到鎮上吃早點,四處閒逛,這時街上一個遊客也沒有,做遊客生意的商店還未開門,街上都是趕著上學的學生,或是出來晨運的納西老爺子和老婆婆,這時才是平日的麗江古鎮.


    後記:在十二月初回到香港後,再和之前向我吹噓他大學時雲南旅遊的舊同事說起我在瀘沽湖的遊歷,想不到在聽到我的吹噓後,他又獨個兒去了雲南瀘沽湖旅行,見識一下摩梭風情,真有他的一套,不知道他有沒有"走婚"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