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2, 2001

拉市海

(2001/11/12 麗江國際青年旅社)

從青年旅館天台上看到獅子山萬古樓

    從虎跳峽回來,累得走不動,感覺有點像中學時去新界遠足後雙腿酸軟無力,不想上學一樣,只不過這次是不想往外走動而已,於是在東大街的新華書店買書回旅館打發時間,買了本"消失的地平線"的小說(Lost Horizon by James Hitlon, 1933),話說香格里拉此名詞就是源自這本三十年代這本美國小說.還記得在九十年代時在香台地區又興起了一陣子尋找香格里拉的熱潮,於是在中國大陸便有好幾個地方跑出來自認是香格里拉,麗江,中甸,稻城等地算是其中呼聲最高的,因為小說家是看了一個美籍奧地利探險家(Joseph Rock, 1884-1962),在國家地理雜誌發表了他在這些地方的探險故事和照片,而構思出這個香格里拉的故事.

    這本小說在三十年代時被荷里活拍成電影,在美國可是風行一時,後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為了報復日本偷襲而派了陸基的中程轟炸機從太平洋上的母艦上起飛轟炸日本東京,(可以看看電影"珍珠港"),日本人想破了頭也找不到美國的飛機從那裡起飛,而美國當時也列作機密,那時美國總統羅斯福開玩笑道飛機是從香格里拉起飛的,包保敵人找不到.當然到現在誰也找不到香格里拉,因為這地方是不存在的,就是在藏語中香格里拉(音:"香巴拉")是指心目中的日月,即是心中的理想境界,只有在人自己的心中才能找到.

    現在的香格里拉已變成了國際連銷旅遊酒店集團的招牌,而在2002年中甸縣也為了在旅遊業中加強定位而改名為香格里拉縣,今時今日的香格里拉成為了商家心中的搖錢樹了.


    話說回來在旅館休息了好幾天,每天不是在旅館的天台曬太陽看書,就是到古城內四處閒逛,到東大街的先鋒糕點廠的店子買蛋糕當下午茶點,到大石穚吃吃黃豆麵,在小橋流水旁的咖啡座喝杯咖啡看看書便消磨一個下午,晚上窩在床上看書,雖然每天晚上只在旅館中佔了一個十塊錢的床位,可是白天時整個古城就好像是我的大花園,就是在香港住的是千萬豪宅,座擁山頂維港無敵海景,也難和麗江的生活質素相比,在這裡感覺可真好.


    有一天下午,久違了的小程又來找我,問我看不看"鳥".隔了一個星期沒見,他還待在麗江混,可是他每天都是無所事事,只有晚上到古城的酒吧找人喝酒,或是和剛相識的朋友到新城的迪克吧跳舞.這一次他在迪吧中結識了一個本地青年,叫做小錢,他老家就在離麗江不遠的拉市海,即在中麗公路邊,聞說那裡是季候鳥南北遷徙時休息的中途站,在夏天時可有很多候鳥,是觀鳥的天堂,於在說要帶小程去他村子去玩,而那時小程還在麗江的朋友就只剩下我還未回家,於是也就找我同去.

    程和小錢約好在麗江大水車旁邊的市集等,那裡長時間有"長安鈐木"小面包車在等客,專跑附近的鄉村,我們三人擠上了一台載滿貨的面包車,可是前面只有兩個座位,小錢讓我們坐前面,而他自己就擠在車子後面的貨廂裡,便出發到拉市海去.

    到了拉市海旁的一條小村莊,下車走到小錢的家,是一個十分傳統的納西農家房子,中間是新蓋的房子,就在兩橦有點傾斜的老房子中間,房子的屋簷下掛滿了剛秋收的玉米和的在風乾的紅辣椒,紅紅黃黃的十分漂亮.屋簷下的前台放了一大堆玉米和一個石磨,小錢說這些玉米都是拿來磨玉米粒,用來作豬糧的.新房子是在96年地震後把挎掉的正房拆掉重建,那時政府從海外的捐款中向每戶受災的家庭資助了一點錢來搞重建,可是聽說不少錢被地方扣起來,到了小錢家只有一丁點錢,最後他們自家花了幾萬塊錢重修,當是買新房子.

    小錢請我們到家中的客廳坐下,他媽媽見有客人來到十分高興,小錢說這是他媽媽第一次見到香港來的同胞,所以十分高興,怪不得小程特意拉我來小錢家.錢媽媽可不會說普通話,但是小錢的老爸原來是鄉村小學的教師,在鄰鄉教書,只有周未時在家.他老爸堅持不論家裡多窮孩子還是要上學的,所以小錢和他弟弟都有受教育,而小錢更是中學畢業,在農村已是十分難得了.

    小錢在麗江的中學畢業後本來在玉龍雪山的大索道找了一份售票的工作,可是要在海拔四千米的觀景台上輪班,還境不好,工作又無聊,每天都是看著遊客玩雪,積雪可就被人體的熱力融化掉,於是雪山上的雪越來越少,眼看玉龍雪山慢慢變成玉龍石山,心裡不是味兒,於是學他老爸一樣,轉行去教鄉村小學.

    小錢家裡的設備還不錯,新買了台二十一吋彩電,還VCD機和電冰箱,小錢說現在麗江一帶的農村的環境都不算太差了.在家中坐著無聊,小錢便向鄰居借了條小船,拿了根長竹杆,帶我們到湖裡划船看鳥去.湖邊可是一大片的草地,在湖邊找了條小船,便划到湖中去,湖水十分清澈平靜,可以看見湖水下面的水草和小魚蝌蚪,小錢和小程輪流在划船,原來小程在老家的鄉下也有著一段划船抓漁的日子,所以十分在行,就只有我這純種城市人不懂.我也試了一會,可是船就是搖來搖去,只在慢慢滑行,而他們兩一撐船就往前直飛,他們都說我的姿勢不對,還是不讓我划好了,免得把船弄翻.在湖上玩了一會,只見到幾隻水鴨,牠們一看見我們就飛到遠遠的,甚麼大群大群的季候鳥一隻都沒有,小錢說季節還未到,鳥還未來.


    回到小錢家中已是黃昏時候了,錢媽媽已經煮好了飯,還叫我們一塊吃了才回麗江,這頓飯完全是農村風味,雖然都是些土豆玉米,辣椒小魚,可是卻十分鮮味,在大陸吃了這麼多餐的味精飯,難得來一次平常的農家飯,我和小程都吃得十分滋味,狂吞白飯數大碗.吃飽又不用算我們錢,心裡有點不好意思,所以替小錢和錢媽媽拍了一兩張生活照,回到香港後寄給他們.平時我們在香港家裡都沒有拍生活照的習慣,更何況是在生活簡單的農村,照相可是不容易的事,這次反而是錢媽媽覺得不好意思,自己躲在房中看電視不肯出來,要小錢循循善誘一番才肯出來拍照.

    十點多才坐面包車回到麗江,因為已是夜深,小錢要到司機家面找車子,十一月中的麗江晚上可比日頭凍很多,我和小程出來時只穿了白天的衣服,在外面等車時我們都凍得要命,各自縮成一團,回到旅館立刻洗過熱水澡"加熱"取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