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 2001

納西古樂

(2001/11/1 麗江青年旅館)

    從昆明,經大理到麗江,天氣一直都是陰睛不定,剛走進青年旅館,外面便開始下起雨來.在旅館前台叫了幾聲,才有一位臉旦圓圓,臉色紅潤的小妹出來招呼.這青年旅館和麗江古城別的旅館有點不一樣,一般的旅館都是古舊的納西民居改造的,唯獨青年旅館有一半是古舊的民房,別一半是用水泥新建三層高的房子,不過和其他的納西民房都是一樣的四合院格局,中間圍著一個小花園.

    來到古城,當然要住一下這些有幾百年歷史的老房子,便住進了舊房子樓上的一個小房間,當中有三個床位,那小妹問我包不包房,我說當然不用啦,心想反正這時是淡季,大多沒有別人要來同住,會員價一床是20塊錢一晚,後來往了幾天,果然沒有其他人來同住.

    這個舊房子說有一二百年的歷史了,都是用木和磚塊建造的,我住的小房間有一個小窗,外面是一條小巷,挺清靜的.房子是木地板的,走在上面時吱吱作響,還有那條小小的木樓梯,看到那些木板老朽得像隨時會榻下去的,我走過時都小心翼翼的,可是在往後一年的日子裡來了青年旅館住了幾次,都未聽說過那些木地板樓梯有被人踩斷過.我心裡怕會踩斷樓梯,摔下樓去,應該是心理作用作遂.

    走到旅館樓下的小酒吧,只見到剛才那小妹懶洋洋地在打掃,負責餐廳伙食的人又不在,於是我便溜到街上找吃的,在一條小街上看到有一家賣砂鍋飯的小店,那些砂鍋飯的賣相有點像香港的煲仔飯,正好這時開始下雨,天氣有點涼,便試了一個火腿砂鍋飯,原來份量有好幾碗白飯,只有表面上有些火腿,可是那碟用來作前盤的小吃很辣,剛好用來送飯,挺飽肚的,撐到晚上也不用吃.可是跟著整天都在下雨,吃過飯後便打道回府看書休息.

    第二天睡到很晚才起床,多睡覺大概是去旅行最大的好處.但要到近黃昏時雨才停,雲霧漸漸散去,我走到新樓天台上四處張看,看到遠處的玉龍雪山從雲霧中慢慢地露出來,終於給我看到雪山了,心裡想著好天氣終於來臨,不用再整天躲在房間裡看書睡覺,心情也興奮雀躍起來.

    晚上決定要去看看那納西古樂,是在晚上差不多8時多才開始,我在7時多去買票,較貴的前排座位己全部售罄,只餘下勁後排的位子,想不到挺受歡迎.到了東大街的超市補充了點零食和椰樹牌椰子汁,回到古樂社時已在進場了,門口推了一大票人在要買票,可是把門的說票已買完,就是加座的也沒有.我驗過票進去,在大堂的旁邊又加了三四排的座位,大堂裡擠滿了人,果真是全場爆滿,我擠到後排的座位去,發現坐我旁邊的是一對外國夫婦,前面還有不少的外國遊客和大陸的旅行團,基本上所有來麗江旅行的人也來看.

     等了一會,在眾人擾擾攘攘找座位的聲音中開場了,有一位叫宣科的老人家宣開場白,說了一會子的前言,介紹納西古樂的來源和為甚麼搞這個古樂社,原來宣科是知識分子,會說英語,在80年代中國剛開放給外國人來旅行時,他看見很多老外來到麗江,很多會玩古樂的納西老人家平時閒在家裡自己玩音樂,便想到找這些老人和他一塊給遊客表演,一來可以向外國人宣揚麗江的古老文化,二來這時文革才完了幾年,他們年紀大掙不了錢,這樣可以增加點收入,不過最重要的是要在用生之年中都繼續把納西古樂延續下去,不要因為文革而終斷.


    看著一大班七八十歲的老人家,隆而重之地穿著傳統的納西禮服,整齊地座在台上表演著充滿古風的音樂,真是有意思,不過最逗的還是當在不用表演時,有些老人家竟然在位子上打瞌睡,這時宣先生便說有一次去外國表時,他們有人也睡著了,他笑說他們自己可能老紀大了音樂玩得不好,可是會在台上睡覺就証明他們是如假包換的老人了.還說他們因為年紀大,雖然身體不好,可是每次有機會到國外演出,每個人都爭著去,因為他們不知道將來還有沒有機會再去外國,而且古樂也使他們變得不平凡,一班普通的鄉下老頭也有機會出國,還去過了很多的地方呢!

    表演在晚上十時左右完畢,散場時大伙人都湧到門口處要買古樂CD和宣科寫的書,再找宣先生簽名留念.我穿過人群走到街上,看到幾個剛才還風風光光地坐在台上表演的老頭,也從人群中鑽出來,各人都穿回原本深藍色的解放裝,撐著拐杖巍巍峨峨地互相道別回家去;這時眾人只顧忙著找宣科簽名,一直沒有人留意他們的離去,我想起在剛才的表演時,宣先生說掛在舞台頂上十多幅的黑白照,都是自80年代時開始在樂社表演的老人,在這十多年間相繼老去的,把他們的照片都供奉在台上,是要讓他們每個晚上都可以看著還在生的老朋友表演他們的音樂,我想這一班原本是地主階級的老人,僥倖逃過了動蕩的六七十年代,在這垂垂老矣之年中,還可以有一股勁,不計較是否會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還是能名成利就,為了發揚延續他們喜歡的音樂和古老文化而共同奉獻出生命的每一分力,使我既感慨,又敬佩.

    散場後我又回到那砂鍋店裡吃飯,因為那裡實在是太抵食了,我用半咸不淡的普通話點菜,然後在我後面有一男士用廣東話跟我找招呼,原來他也是自己一個人從香港來旅行的,說能遇上香港人很高興,他原本是香港一間工程公司的老闆,因為生意不好便把公司交給合伙的同伴,出來旅行,聽說我也是辭職出來旅行,大家都有他鄉遇知音的感覺,那老闆說將會在完成雲南旅行後去東南亞繼續玩,這時又有一個會說點廣東話的傢伙加入,老闆的國內女伴便說已吃完飯扯著他要去別的地方去,大概是去酒吧喝酒吧!那個插入的叫小程,是安徽人,在深圳是搞酒吧的,說是聽說麗江的酒吧生意發展得很火紅,便來看看,碰碰機會.可是我不是來搞生意的,對他沒有甚麼興趣,可是他好像很高興的滔滔不絕地發表偉論,我吃飽飯便不理他,回旅館睡覺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