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31, 2001

初到麗江

    到大理的火車是在深夜時發車的,故此我有一整個白晝在昆明市空閒著,於是我問了賓館前台那裡有新華書店和那裡是昆明市最旺的地方,然後花了一個早上在新華書店打書盯,買了一本雲南的旅遊書,經過中國銀行時又試用了自動櫃員機提了一百塊,跟著在人民廣場附近的一家連鎖過橋米線吃了碗最貴的米線,才不過幾塊錢,但是還不夠過癮,花了一塊錢買了小碗的麻辣豬紅,夠辣,正呀!

    晚上回到賓館拿回行李,便打的到火車站,到月台時大概是十一點多,火車己經在上客,我到了車廂上,發現整車卡只是半滿,一端滿是國內遊行團的客人,而我這一端則是散客,沒有幾個乘客,所以晚上可以好好地睡上一覺.那時心想概然沒有滿座,早知就不用經旅行社預先訂火車票了.

    第二天一清早,火車就到達了終點站下關市,這地方是大理白族自治洲的"首府",距離大理古城約有三十多公里,可是一般人都當這裡就是大理了.所謂大理有"風花雪月",下關風,上關花,蒼山雪,洱海月,我一下火車,月台上一陣陣寒風吹來,還下著點雨粉,一來到其他還未看到,便先領教了下關的陰風.

    混在旅行團人群中擠到出站口,可真是熱鬧了,火車乘客連同各旅行團來接團的,當地旅行社和賓館來找客人的一共有好幾百人,還有二三十輛大巴中巴和無數的出租車,都擠在出站口處,鬧哄哄的,和陰霾滿佈的寒天完全不相襯.那此旅行團領隊在大聲呼喝著自己的團友,好像在趕羊似的,而別一邊就是那些旅行社向散客招手,落力推銷大理古城,蒼山洱海一日遊,人山人海,各忙各的.

    我本想去市內的長途車站轉車去麗江,不過見這裡有這麼多的巴士,說不定有車是要去麗江的,於是我隨便向一個旅行社的說只要去麗江的巴士,不參加旅行團,他們當真把我弄上其中一輛旅行團的巴士上,帶我到市內的汽車站轉搭別一輛去麗江的中巴去.

    巴士駛進了下關市,他和其他中國的三線城市也是一個模樣,都是些難看得要命的白磁磚藍玻璃的樓房,旅行社的人在車站外放下我,帶我到車站旁停著的一輛依維科中巴,收了我四十塊錢車費,然後叫我到旁邊的一間小飯館吃點稀飯包子作早點等等,我心想這會不會是個騙局,可是我見其他當地人也是一樣付過錢,把大包都擠進了依維科車尾的行李箱便跑出去吃早點,我也姑且信信他們.勿勿吃過點東西,走出來一看,原來車子已坐滿人要發車了,上到車子上才知道車費原要四十五塊錢的,便宜了是省了在車站買票的提成,這回我學會了在站外找車可以省錢的道理,為我以後在各地旅行搭長途巴士時,節省了一點車費.

    依維科是南京車廠引進美國福特Ford,Iveco的車種在中國量產的,行車是比引進國產的日本中巴快,就是座位安排大過擠了,十多人連同行李都擠在狹小的車廂內,往麗江飛馳去,離開了下關市,進入了蒼山下的郊區,經過大理古城外面,穩約可見遙遠的大理三塔,跟著車子走人山區,在迂迴曲折的山路上左拐右拐,往山上爬.

    跑了約四個小時,終於到了麗江市,車子停在舊汽車站,拿了行李從老舊的車站走出來,見到車站旁邊有一個水泥地的廣場,後邊豎立了一個十多米高的毛市席石像,兩旁都是些白磁磚藍玻璃的樓房,不是嗎!為甚麼和下關是一個模樣?還要破舊點.

    因為沒有旅行書,連麗江古城在那裡也不知道,座了幾個小時的車在山路上轉來轉去轉得我有點頭昏腦脹,一不打話便在車站出口找了部的士,說要到麗江古城去,那司機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二話不說便開車,不到三分鐘,就到了麗江古城出名的大水車入口了,原來車站和古城只有兩個街口,真是吹漲!

    那個大水車是在96年大地震後加上去的,還附有江主席的作文提字一篇,供廣大民眾朝聖之用,古城入口有一條闊闊的石板大街,旁邊左邊是一條小街,右邊是一條小河,街上滿是遊人在閒逛.我因為不認得路,便沿著大街走進去.兩旁都是些兩層樓高的超古式的納西房子,便人有點像走進了古代明朝一樣,只是樓下都些商店,其中有一間是一個音樂社,說都是由一些七八十歲的老人家表演納西古樂,我想等今晚一定要去看看.

    一直走呀走呀,一邊舉頭四看,一直走到四方街,感覺好像有點似大鄉里出城,或應該說是城市人下鄉比較適當.可是背著這個有十多公斤的大背囊四處走總不是辦法,還是先找地方安頓好才出來玩,便去找我朋友介紹的青年旅館去,可是就找不著,問過幾個路人都說不知道,又碰到了幾個外國遊客問問,又是不知,真奇怪也,好像那間旅館是不存在的.

    從四方街轉入了左邊的一條小街,過了一條小橋,沿著一條小河走呀走呀,到了一處小小的廣場,回頭一看,看見在一座房子的二樓,掛了一個招牌"國際青年旅館從此路入",這方向可是我剛才走出來的小街,於是我又回去找找,終於在一條小巷處找到了青年旅館了.

    麗江古鎮可真是九曲十三彎,好像一個迷宮似的,一個不在意便不知身在可處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