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31, 2001

初到麗江

    到大理的火車是在深夜時發車的,故此我有一整個白晝在昆明市空閒著,於是我問了賓館前台那裡有新華書店和那裡是昆明市最旺的地方,然後花了一個早上在新華書店打書盯,買了一本雲南的旅遊書,經過中國銀行時又試用了自動櫃員機提了一百塊,跟著在人民廣場附近的一家連鎖過橋米線吃了碗最貴的米線,才不過幾塊錢,但是還不夠過癮,花了一塊錢買了小碗的麻辣豬紅,夠辣,正呀!

    晚上回到賓館拿回行李,便打的到火車站,到月台時大概是十一點多,火車己經在上客,我到了車廂上,發現整車卡只是半滿,一端滿是國內遊行團的客人,而我這一端則是散客,沒有幾個乘客,所以晚上可以好好地睡上一覺.那時心想概然沒有滿座,早知就不用經旅行社預先訂火車票了.

    第二天一清早,火車就到達了終點站下關市,這地方是大理白族自治洲的"首府",距離大理古城約有三十多公里,可是一般人都當這裡就是大理了.所謂大理有"風花雪月",下關風,上關花,蒼山雪,洱海月,我一下火車,月台上一陣陣寒風吹來,還下著點雨粉,一來到其他還未看到,便先領教了下關的陰風.

    混在旅行團人群中擠到出站口,可真是熱鬧了,火車乘客連同各旅行團來接團的,當地旅行社和賓館來找客人的一共有好幾百人,還有二三十輛大巴中巴和無數的出租車,都擠在出站口處,鬧哄哄的,和陰霾滿佈的寒天完全不相襯.那此旅行團領隊在大聲呼喝著自己的團友,好像在趕羊似的,而別一邊就是那些旅行社向散客招手,落力推銷大理古城,蒼山洱海一日遊,人山人海,各忙各的.

    我本想去市內的長途車站轉車去麗江,不過見這裡有這麼多的巴士,說不定有車是要去麗江的,於是我隨便向一個旅行社的說只要去麗江的巴士,不參加旅行團,他們當真把我弄上其中一輛旅行團的巴士上,帶我到市內的汽車站轉搭別一輛去麗江的中巴去.

    巴士駛進了下關市,他和其他中國的三線城市也是一個模樣,都是些難看得要命的白磁磚藍玻璃的樓房,旅行社的人在車站外放下我,帶我到車站旁停著的一輛依維科中巴,收了我四十塊錢車費,然後叫我到旁邊的一間小飯館吃點稀飯包子作早點等等,我心想這會不會是個騙局,可是我見其他當地人也是一樣付過錢,把大包都擠進了依維科車尾的行李箱便跑出去吃早點,我也姑且信信他們.勿勿吃過點東西,走出來一看,原來車子已坐滿人要發車了,上到車子上才知道車費原要四十五塊錢的,便宜了是省了在車站買票的提成,這回我學會了在站外找車可以省錢的道理,為我以後在各地旅行搭長途巴士時,節省了一點車費.

    依維科是南京車廠引進美國福特Ford,Iveco的車種在中國量產的,行車是比引進國產的日本中巴快,就是座位安排大過擠了,十多人連同行李都擠在狹小的車廂內,往麗江飛馳去,離開了下關市,進入了蒼山下的郊區,經過大理古城外面,穩約可見遙遠的大理三塔,跟著車子走人山區,在迂迴曲折的山路上左拐右拐,往山上爬.

    跑了約四個小時,終於到了麗江市,車子停在舊汽車站,拿了行李從老舊的車站走出來,見到車站旁邊有一個水泥地的廣場,後邊豎立了一個十多米高的毛市席石像,兩旁都是些白磁磚藍玻璃的樓房,不是嗎!為甚麼和下關是一個模樣?還要破舊點.

    因為沒有旅行書,連麗江古城在那裡也不知道,座了幾個小時的車在山路上轉來轉去轉得我有點頭昏腦脹,一不打話便在車站出口找了部的士,說要到麗江古城去,那司機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二話不說便開車,不到三分鐘,就到了麗江古城出名的大水車入口了,原來車站和古城只有兩個街口,真是吹漲!

    那個大水車是在96年大地震後加上去的,還附有江主席的作文提字一篇,供廣大民眾朝聖之用,古城入口有一條闊闊的石板大街,旁邊左邊是一條小街,右邊是一條小河,街上滿是遊人在閒逛.我因為不認得路,便沿著大街走進去.兩旁都是些兩層樓高的超古式的納西房子,便人有點像走進了古代明朝一樣,只是樓下都些商店,其中有一間是一個音樂社,說都是由一些七八十歲的老人家表演納西古樂,我想等今晚一定要去看看.

    一直走呀走呀,一邊舉頭四看,一直走到四方街,感覺好像有點似大鄉里出城,或應該說是城市人下鄉比較適當.可是背著這個有十多公斤的大背囊四處走總不是辦法,還是先找地方安頓好才出來玩,便去找我朋友介紹的青年旅館去,可是就找不著,問過幾個路人都說不知道,又碰到了幾個外國遊客問問,又是不知,真奇怪也,好像那間旅館是不存在的.

    從四方街轉入了左邊的一條小街,過了一條小橋,沿著一條小河走呀走呀,到了一處小小的廣場,回頭一看,看見在一座房子的二樓,掛了一個招牌"國際青年旅館從此路入",這方向可是我剛才走出來的小街,於是我又回去找找,終於在一條小巷處找到了青年旅館了.

    麗江古鎮可真是九曲十三彎,好像一個迷宮似的,一個不在意便不知身在可處了.

Saturday, October 27, 2001

昆明

(2001年10月29日昆明茶花賓館)

從新疆回來己經兩個星期了,每天待在家中發呆,不是辦法.

這時香港會計行業正在發生著自97年來最強勁的裁員風潮,據說五大行各自有幾十人要"自動消失",整個行業都是一片風聲鶴淚,連同其他公司裁員出來的,估計受難者共有數百人之多,他們其中不少是有家室,要供樓,背負著沉重的經濟負擔和責任,於是在這時的求職市埸上,充滿著各級別,有著豐富年資經驗的專業會計師,正在找工作,一時的市場失衡,要找到工作可不容易,尤其是我這等剛有資格但還未成為專業會計師的小朋友.

這段時間裡,有一天和一名剛下岡舊同事吹水,說起他大學時去旅行的經歷,其中說到雲南特別有意思,說到天花龍鳳般,搞到我也想去看看,就決定這次要聽聽豬朋的話,去雲南.至於找工作的事,就等待到年底拿到專業資格時才說.

於是這幾天便在書店找找有關雲南旅行的書,才發現香港的書店裡,只有歐洲日本的旅遊書,有小量大陸出版的大陸旅行書,但價錢是大陸原價的兩倍,而且內容都只是景點介紹,食住行的資料一律欠奉,而關於其他國家的書差不多沒有.只好到網上找資料,可是大多是些大陸同胞吹噓續炫耀著他們的旅遊經歷的居多,實用的沒有.最後只有求助當日吹噓大陸遊的那位朋友,可是他提供的意見和資料也不全面,只好自己想辦法.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每天上網看雲南的天氣,在衛星圖片看見雲南的上空總是浮著一大片雲,每天不是下雨就是天陰,只好在香港等那邊天好轉,閒時就找一班舊同事找麻雀過日晨.

在十月底一天的下午上網,看見雲南的天空開了一個洞,心想終於等到了,於是立刻在家中打電話到深圳華聯大廈的民航售票處訂了後天飛昆明的機票,只要RMB800,(後來才知比香港中旅社的便宜了幾百塊錢),我弟弟在傍看著,覺得不可思議,原來大陸買機票是這麼的容易.

可是在出發前的一天看電視,說在雲南山區發生了地震,房屋倒塌,人命損失等等,偏偏是在出門前才有這等事情,真叫人擔心.

第二天早上便坐火車過了羅湖,到了深圳華聯大廈取機票,再到地下搭民航大巴去機場,可能因為有點精神恍惚,買車票時忘了找錢,上了車才記起,趕緊下車到售票處取回,那買票的大娘也算老實,把錢還給我,還提醒我要小心呢.

飛機來到昆明上空,我從窗口看出外面,天空還是陰陰沉沉的,還下著一點雨,可能前天在網上看到天上的那個洞又被女媧補好了.

我是在10月29日來到昆明的,在機場想找公車進市區,在機場出口處找到了一些中巴車,說是到市中心的,可是上車後等了好一會,一直沒有人上車,我問司機甚麼時候發車,司機說馬上走,可是就是不開車,大概是沒有客人吧,我見如此,便不理那司機下車去打的.

我跟的士司機說要去東風東路的茶花賓館,這是我在網上找到的背囊友旅館,應該很便宜,可是那司機硬是說那賓館已經很舊,說要給我介紹些好點的地方,大概是有回佣吧,我說不用了,可是他硬是不聽,剛好這時是下什六點多的下班時間,路上堵車,他迭迭不体的向我推銷著,我說在茶花賓館已訂好了房間,沒有辦法,他見我無動於終,也沒有我的辦法了.

麻麻煩煩地來到茶花賓館,感覺和四川成都的交通飯店有點相似,都是以國際散客為主的旅遊賓館,可是這裡前台的服務小姐比成都的大娘漂亮得多了,她還說得一口非常流利的英語呢.大堂的一邊還有老撾和緬甸的領便辦公空,可真是"國際化".這裡一間最低檔的標間要100元,其實設施也可以,可比新疆那裡的賓館便宜得多了.

可是來到昆明,天氣總是烏雲密佈,陰沉沉的,還有點凍,感覺不太好,便想在明天直去麗江算了.於是便走到前台那裡找旅行社,昆明每天都有飛機去麗江,可是價錢竟和我從深圳來昆明的那程差不多,可真是貴了點.又不想搭長途巴士,於是便要旅行社代購明天晚上到大理的火車硬臥票,可是他們要收我40元的服務費,還保證有票.(現在回想起,那時我真是白痴的浪費,為甚麼不自己去火車站買呀!)訂好車票從旅行社出來,給我看到了大堂前台後面掛了一個"國際青年旅行(YHA)"的牌子,問服務員才知茶花賓館也加入了YHA的網絡,我也是YH的會員啊,於是便可以以YH價90元住房,省了十塊錢.

茶花賓館大門旁邊是一間小數民族主題餐廳,即是一邊吃飯一邊有人在你面前跳舞那種,對我來說一個人幫襯實在是太貴,可是外面都是冷清清的,沒有一間賣吃的小店,只有幾間賣運動用品的店子,原來對面就是體育館.胡亂在對面馬路一間招待所的飯館吃了點東西,便沿著東風路往市中心走去,想碰碰運氣,找個夜市逛逛.

可是走了一會,兩旁不是些老舊的樓房,就是些還未完工的大樓,都是一片蕭條的景像.跟著來到一座大樓前面,原來的昆明的假日酒店.這時我記起在新疆喀納斯遇到的那個司機大叔和他的艷遇,可是這一帶都是冷清清的,好像有點不合襯.應該是我初到貴境,不知道熱鬧的地方在那裡吧,太無聊了,只好回賓館房間看電視去. 

Monday, October 1, 2001

大巴札

(2001年10月1日-3日, 喀什, 烏魯木齊)

大巴札

回到喀什那天剛好是中秋節.當天晚上打開窗抬頭看看天上的月亮,果然十分皎潔皓白,喀什電視台還在播放著亞視的"縱橫四海",邊看電視邊飲汽水,一解思鄉之愁.這時我想阿安和那韓國小姐一塊兒在住同一帳篷,一同在月光下看著喀湖和雪山,應是十分好情調.

第二天早上想答應了要買些手信給公司同事,於是打的去了那個"大巴札"想買把"英吉沙"小刀.這個大巴札在每個星期日都十分熱鬧,因為喀什附近大小鄉鎮的農民都會在當日帶著農產品湧進這個大巴札出售,然後用套現得來的錢在巴札處購買日常生活的用品,如衣服,玩具等,所以每到星期日便十分熱鬧,是來南疆旅遊必要一看的.

可是我因時間安排的問題,未到星期日便要坐火車回烏魯木齊,只好在平日到巴札去買東西,那些可自命精明的維族生意人整天都未發市,在淡季的閒日見到我這肥羊,便抓著硬銷,十分麻煩,最後還是買了一柄小小的"英吉沙"小刀,再到喀什市的郵局寄回香港去.



女士專用車廂

寄完東西,那個下午我便收拾行李到了喀什的火車站,坐火車到吐魯番,因為不知何故,所有這幾天去烏魯木齊的快車臥鋪車票在我來到喀什前便賣完,只餘下這天去吐魯番的一趟慢車有票.上了火車,發現這客普客列車(即是所有客車等次最慢的)只有三卡硬臥車廂,其中有一卡的門口前用黑布蒙著,原來是供回教女子專用的車廂,而其他的車廂都是硬座,擠滿了趕在冬天前回"口內"家鄉的內地民工.

很多硬臥的客人都在庫爾勒下車,轉車到中原去,到了在二天早下起來,我見很多的床位都已沒人佔用,因為我的床位剛好在廁所旁邊,為了避了那越來越厲害的氣味,便移到別的床位去.中午到了吐魯番的大河沿車站,下車時要用床單從乘務員換回車票才能下車出站,才發現原本在我的床位上的床單不見了,那乘務員說應是被車上的四川乘客拿走(不知他為甚麼知道必定是給四川乘客拿走了),要我負責任,只好自怨倒楣,賠了點錢了事.

霸王巴士

出車後才發現因為剛才的延誤,趕不上去烏魯木齊的火車,下班火車要等幾個小時才有到,回到烏魯木齊時已是晚上了.於是想乘車到吐魯番轉乘高速大巴回烏魯木齊,可是車站外所有往吐魯番的中巴都開走了,大河沿車站距離吐魯番市區可有三十多公里,於是只好打的過去.

的士到吐魯番的公價是三十元,可是在除中司機聽說我到吐魯番後立刻要轉班車到烏魯木齊去,於是便提議在高速公路口處停下來,給我截車.可是一般從吐魯番發往烏魯木齊的大巴都是坐滿即開,根本沒有空餘的位置在途中接人,不過這樣可省掉來回的時間,便姑且給他試試.

果然有幾輛大巴經過,就是客滿了不帶我走,可是等了不到一會,便給他截停了一輛比較破舊的大巴,不知和開車的司機說了甚麼,便說可以送我到烏魯木齊.的士司機收了我三十元車費便走了,本來心想三十元從火車站到路口才不過幾公里有點不合理,可是想到他給我找到車子到烏魯木齊卻是十分難得,便算了.

這輛大巴全車人除了兩個大陸人和我之外,都是維族人,這大巴原來是從南疆和田經沙漠公路,庫車,一路前往省會烏魯木齊的.日夜不繼地行車了數天,車子的地上積累了挺多垃圾,座位也是髒兮兮的,滿是沙塵,不過我身上的衣服也是髒兮兮的,也沒所謂了.

從吐魯番走高速公路到烏魯木齊要花四個小時,於是我又把MD拿出來聽,旁邊的維族老鄉和小孩可能從前未見個MD,便想拿來看看,可是他們的漢語又不行,搞了一陣子才知那維族老頭想拿來見識見識,便給他玩了一會.

過了個多小時,車子到了達板城,那兩個漢人要下車,車子於是便轉出了高速公路,在國道上轉來轉去.又搞了一會,忽然看見國道和並行的高速公路中間,豎立了一列風力發電機,跟著車子又回到高速公路,這時已經行車四個多小時了,心中正在咕嚕著車子跑得真慢,不知甚麼時候才能到烏魯木齊,這時便看見老遠有一排高樓大廈在公路前面的山谷露出來,原來不知不覺已回到烏魯木齊了.

車子很快便在河灘快速公路旁的和田地區駐烏辦的四合園停下來,大家忙著下車,這時司機和他的助手忙著給客人從車頂卸下行李,我奇怪一直沒有人向我收車費,於是找那助手問,才知道這趟車子是便車,不收車資,可是我有點不好意思,還是給了二十塊錢,才打的回到西部大酒店去投宿.

不知是在喀什還是在塔什庫爾干著涼了,回港那天早上醒發現鼻中滿是鼻涕,坐的飛機要在武漢稍停,上了機才看見之前一同包車的朋友,原來他們也是乘坐這班回武漢.可是飛機在武漢降落時因為氣壓問題,把所有的鼻水都壓到耳窩裡,痛得不得了,飛機還因機件故障要在武漢滯留幾個小時,十分受罪,就這樣就回到香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