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4, 2006

世界盡頭

(4/5 - 5/5 婆羅摩火山 Gunung Bromo)
高處不勝寒
(4/5, 日惹>婆羅摩火山Gunung Bromo,Café Lava Hostel/Cemoro Lawang)

    從我一到日惹便向旅行社預訂5月4日出發到婆羅摩火山(Gunung Bromo)和回峇里的巴士旅行團,可是連繼幾天旅行社的哥哥仔都說湊不夠人數,昨天我本來已打定輸數要自已坐長途巴士到婆羅摩火山下邊的Probolinggo,再自行轉車上山去看日出,然後再找長途巴士回峇里的,那知昨晚我在網吧上完網回旅店時,那旅行社哥哥仔見我經過便跳出來一把抓著我,說突然間又湊夠人數可以成團到婆羅摩火山去,我當然馬上付錢落實,於是他臨收工前又搞定了一單生意,我又可以免卻明天一早自行去長途車站搵巴士的煩惱,咁又可以無憂無慮的一覺睡到大天光了。

    天剛亮旅行社的哥哥仔便帶我上了一台老爺日本面包車,同車還有兩個美國學生哥和一個滿口美式英語的印尼青年,另有一對荷蘭來的青年情侶,離開日惹後車子在10點左右在隔鄰Solo市接了個不太會說英文的瑞士老頭,然後我們一行七人便困在這台面包車裡,經過近12個小時的車程,穿越東爪哇島那條路窄彎多,擠擁不堪,不敷應用的主幹道公路,來到Probolinggo的旅行社時已是晚上8點多些,中途除了有兩次停車加油,吃飯和上廁所外,我們一行人一直屈在小小的面包車裡,感覺真是度日如年。

    面包車在Probolinggo公路旁一家旅行社門口丟下我們後,便接剛從婆羅摩火山下來的遊客走了,其中有個位是新加玻來的女士,難得可以用廣東話聊上兩句,得知她們下山後在這裡等了好天才有車接她們回Solo,看樣子她們今晚要屈在面包車裡睡覺了,真替她倆難受。

    因為所謂的旅行團其實是由各家不同的旅行社自行接客湊夠人數後,才包車送客人到目的地轉手給當地合作的旅行社安排餘下的行程,所以這裡的旅行社職員又要向我們個別安排今晚在山上的住宿和講解明早上火山看日出的細節,當然包括額外付錢坐吉普車到觀景台看日出啦!付清錢後我們又被丟上另一台面包車摸黑搖到火山口Cemoro Lawang的旅店,因為有一個獨行的美國仔要住在較貴的Lava View Lodge(聽說有可從窗戶中直接望到火山口的極佳房間,只是半夜三更又點可以看到漆黑一片的火山呢?),剩下我和瑞士老頭這兩個獨行俠便理所當然地被安排共處一室,那個瑞士老頭不知是否患了重感冒一整天在咳嗽,但是又能煙接煙的煲過不停,來到海拔2千多半的火山口上空氣可要比下邊的熱帶叢林凍得多了,搞得那老頭更是咳過不停,真怕他在半夜三更時會出事。

    我在浴室洗過熱水澡後已是晚上10點多,幸外旅店旁邊還有一間簡陋的家庭式小餐廳還在營業,剛才同車上來的幾個老外青年也在這裡吃著印尼炒飯,我當然也要來一客啦!順便還點了杯熱朱古力來驅寒保暖。入夜後高山上雖然比較凍,幸好我早有準備穿上從香港帶來的風褸,但是在這裡的印尼人卻好像活在嚴冬之中般,全身用臃腫厚重的毛衣和冷帽包實,還要著冷帽手套向那幾個衣衫單薄的老外推銷,唔咪真係凍得咁誇張呀?不過要向來自“寒苦之地”的歐美老外後生仔女Sell寒衣,我想他們可真是搞錯對像了。

火山觀日
(5/5, 婆羅摩火山)

    今天又是天未光便摸黑起床,當那個瑞士老頭還在掙扎起床時,我便穿戴妥當準備出門,可是凌晨時分外邊真是凍得要命,光是多穿一件風褸是不夠暖的,於是我便把床上的大毛毯披在身上包得密密實實的,成個毛毯人球般爬到旅店門口,和昨天同來的幾個老外青年一起擠到狹小的吉普車車尾廂上,雖然這幾個老外都已習慣寒冷的天氣,可是因為各人來東南亞旅行都沒帶上幾件禦寒衣物,所以都凍得縮在一團擠在一起取暖,不過他們見我竟然連房間的毛毯也拉出來用,都啞然失笑,但又說不失為禦寒的好方法。

婆羅摩火山日出的一刻, 遠方的Gunung Semeu剛好爆發
日出時分, 一片薄薄的晨霧被困在婆羅摩火山口中
在曙光照耀下, 火山口中圍繞著小火山的晨霧正漸漸消散

    吉普車離開火山口Cemoro Lawang的小村子後便沿著一條破山路搖到火山另一邊山頭的觀景台(Penanjakan II viewpoint)上,這時天色漸明,山嶺上寒風颯颯,一班一早到來等日出的外國和印尼遊客都快要吹成冰條,不過為了佔個好位置睇日出,眾人都擠在可以清楚看到婆羅摩火山的山崖邊上賴著不走,幾凍都要死頂下去,幸好再過一會太陽便出來了,曙光照耀在婆羅摩火山口裡被一片薄薄晨霧包圍著的小火山口上,加上剛巧碰上後邊遠處的Gunung Semeu 每隔二十餘分鐘的間歇爆發,構成一幅充滿世界未日味道的畫面,令山上一眾遊客嘆為觀止。

你要騎馬上火山嗎?
在登上婆羅摩火山口的石梯上
婆羅摩火山口裡噴出充滿硫磺味的白煙

    睇完日出後我們再擠上吉普車,車子又送我們到婆羅摩巨的大山口裡,在這裡我們可以登上那座終日在冒煙的婆羅摩火山,我們一下車便有一大票的馬伕牽著些瘦馬過來叫遊客騎馬上山,不過最後一段登頂的長石梯還得要靠貴客自己的一雙腿搞掂,因為太陽出來後氣溫急升,我把大毛毯塞在車尾廂後便徑自行路上山去,當走了三分一的路程時遇上一個剛送完遊客正要下山的馬伕,我便以剛才山腳下登山價的半價騎他的馬上到石梯下,再氣吁吁地和一眾遊客爬上火山口上去。
在雲海深處的火山口崖壁上, 不禁激動相擁的情侶
和巨大的火山口相比,人是如何的渺小

    能如此親近地站在山火口的崖壁之上,望著腳下從地殼深處不斷冒出充滿著濃郁硫磺味的白煙,實在是一次十分難忘的經歷,再看到前面不遠的一對老外情侶因為心情激動,宁立在雲海深處火山口崖壁之上禁不住攙扶相擁,強烈地感受著這裡帶給遊人那種仿似來到世界盡頭般的震撼。

重返峇里
(5/5, Probolinggo>峇里,Berlian Inn)

    坐吉普車回到火山口Cemoro Lawang,我悄悄地把大毛毯搬回房間裡和收拾行裝,然後在旅店的小餐廳和那瑞士老頭一起吃著附送的簡單早餐一邊等送著下山回到Probolinggo的面包車,再在那裡轉車到各自的目的地去。

在Cemoro Lawang的Lava View Lodge可以直接看到火山口

    因為這個從日惹來的火山旅行團就只有我一個人要轉車到峇里島,當回到昨晚在Probolinggo轉車的小旅行社後,其他人不用一陣子便都坐車走了,就剩下我和一對從別的旅行團轉過來的老外情侶一起等車去峇里島,期間旅行社的伙計要我們額外預付午飯錢,籍口說巴士公司會包一頓午飯,但實情是他們想從停車午飯的餐廳克扣點回佣吧!於是便我說在日惹時已付足餘下到峇里島的車費,至於等陣的午飯我會自行搞定,我鐵定是不會再付多餘的錢了,於是他們便要脅我這樣做會使巴士司機“十分不高興”而不讓我上車,要我再等下一班巴士,哇!這樣不是明屈嗎?我便回應說大不了便一拍兩散不坐他們的巴士,寧願自己到長途車站付錢坐別的巴士也不讓他們屈我一頓飯錢,然後再會打電話到日惹的旅行社投訴和上網到LP唱衰佢間公司,他們見我態度強硬毫不妥協,最後沒有收我午飯錢便讓我搭上原來的大巴,臨上車時還要跟我握手扮Friend呢!

    巴士離開Probolinggo後一直沿著爪哇島東北海岸的公路往東邊進發,中途果然在一家專門招待長途車旅客的公路飯館吃飯,果然在這裡自行付錢點菜的價錢比剛才旅行社的預付價平宜了一大截,只是這裡供應的飯菜不太合我口味,我還是從包中拿出在日惹超市買的麵包和剛才在巴士上向小販買的炸豆腐小食當午餐填肚算了。

從Probolinggo到爪哇東端Banyuwangi渡口的公路小飯館停車午飯(左邊是我們乘坐的長途巴士), 跟昨日從日惹到婆羅摩火山所經擠擁不堪的公路相比, 東爪哇的公路可顯得水靜河飛了.

    巴士在黃昏前一刻才到達爪哇島最東端的渡口小鎮Banyuwangi,巴士直接經過碼頭駛上開往對岸峇里島Gilimanuk渡口的渡輪上,這些渡輪和八十年代穿梭維港的汽車渡輪差不多樣子,巴士停定後一眾乘客都下車到樓上的乘客甲板上舒展休息,我就懶洋洋地坐在頂層甲板的長椅上從船尾看著後邊爪哇島的日落餘輝。

從巴士上看見的前往峇里Gilimanuk的汽車渡輪
渡輪剛離開Banyuwangi的碼頭
從渡輪船尾甲板上回望爪哇島, 可見夕陽無限好

    本以為車子登陸峇里後不用兩個小時便可回到Denpasar市區總站,那知巴士在島上兜來兜去落客,加上峇里比爪哇快一個小時的時差,到總站下車時竟然已是晚上十點,當一眾同車的老外遊客被一大票的士佬圍攻之際,我意外地碰上一個拿著塊大滑浪板的法國仔,他用印尼話找了一台小Bemo面包車後,便和我一起到Denpasar南邊的Kuta去,每人只需付R10,000車費而已,真係平到唔信。在車上我和這個法國仔聊了幾句,原來他在法國是個專業的高空掛吊清潔技工,來到東南亞旅行已有幾個月時間,光是待在印尼四處滑浪旅行便有兩個月了,怪不得會說幾句印尼話來討價還價,他還說間中會在些如是新加坡和耶加達等大城市裡做下清潔散工,洗下D高樓大廈的玻璃外牆來搵下外快以幫補旅費呢!

    我們各自在Kuta下車後,我又回到Berlian Inn去,本來那些伙計說僅餘的便宜房間已給人預約,不過我說會連續住上三晚,而這時已快11點了,大概他們認為預約的客人大有可能會放飛機,最後還是把房間讓給我,就等遲到的客人住進較貴的空調上等房好好享受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