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 2006

爪哇古國

(1/5 - 3/5 日惹 Yogyakarta/Jogja,Losmen Anda)
日惹
(1/5, 峇里>日惹 - 雀鳥市場, 舊皇宮)

    睇完日落回到Kuta,在Poppies I巷的一家小印尼餐廳吃過晚飯後回到旅店裡收拾行裝和數錢,發現好像少了點印尼錢,不知是否中午在街上換錢時數少了,因為US$1可兌換印尼Rupiah8,600左右,那麼US$100便換來R8,600,000,兌換店一般都會給你R20,000和R10,000的鈔票,所幾百萬印尼盾都有排數,一個不留神便會計錯數和數少錢,記住以後換錢時都要打醒十二分精神數清楚才能收錢離開。

峇里飛日惹的早機

    第二天凌晨4點多便爬起床,本來想到M記旁邊打的到機場,不過一走出旅店行了幾步便在小巷裡截了一輛摩托車,花了R20,000坐了一程黑夜飛車到機場,晨早7點登上所乘的MD-88形客機,因為早機是中午班次的半價,所以就是晨早機也爆滿,乘客進入機倉時飛機才剛啟動引擎和開著空調,奶白色的冷氣從出風口順著發黃的塑膠倉壁噴散出來,弄得整個機倉裡一片白茫茫的,我還以來到迷離境界裡去。

    飛不到一個小時便來到日惹,離開機場前我先到嘉魯達的票務處想要Reconfirm回港的機位,那知日惹機場的嘉魯達票務處是不會辦理確認機位,客人要自己打熱線電話去確認,後來我才知道在印尼打唔使錢的Collect call電話是一件十分麻煩的事。

    日惹機場有預付的士到市區,雖然說是明碼實價,其實當中包含了的士站的提成,所以機場也有另一幫白牌車司機在兜客,講價後白牌車到市區的收費要比的士便宜約R10,000左右,白牌車司機帶我經過機場外的火車軌對外邊的停車場坐車,故可以省掉機場的士站的提成,車子送我到市中心火車站南邊的背囊友集中的旅館小區外(Sosrowijayan),一下車便有個肥叔叔來拉客,這個肥叔叔的旅店正是我原先計劃住的旅店(Losmen Anda),於是我便不用四圍騰搵旅店,還給我搵到間二樓的上房,今天真是一路順風了。

日惹火車站南邊廉價旅店林立的Sosrowijayan小區

    在旅店門前小巷的車仔檔吃了碗湯麵和一杯印尼咖啡,順便買了包炸豆腐乾當零食,跟著便回旅店一路睡覺至下午,睡飽起來後無所事事,在Malioboro Mall對面的K記吃了個炸雞飯後,便走路到日惹市南邊的水皇宮(Tamari Sari – Water Castle)和雀鳥市場(Pasar Ngasem),那知下午四點多來到雀鳥市場時才知道雀鳥市場和水皇宮都已經關門了,不過雀鳥市場裡一個不愔英語的大叔還是十分熱心地帶我穿越雀鳥市場後邊在舊皇宮廢墟上亂七八糟的民居和小巷,來到一處可以爬牆窺看水皇宮的園子去,跟著又帶我去舊皇宮下邊已被荒廢的地下水道玩,以前旅行時一路遇上會主動接觸遊客的本地人大都是想搵遊客著數的拉客仔,真是好久未有碰上友善好客,真誠待人的本地人了。

黃昏時分, 兩三知己坐在毀於地震的舊皇宮城樓上彈結他

    遊玩完畢後那個大叔送我回到雀鳥市場,我說要替他拍張照等我回香港後寄給他留念,他登時耍手擰頭,然後逃進自己店裡拿起個鳥籠遮醜,我便連那個鳥籠也一併拍下來,跟著便坐人力三輪車回旅店去。

    晚上我又去了逛Malioboro Mall,那是一座門禁森嚴的冷氣大商場,入口處有保安員把守嚴禁閒集人等內進,這商場樓上有一間賣高檔來路貨的大百貨公司,地下也有一間M記,地牢還有一間超市,我便在超市買了些麵包作為明早去婆羅浮屠的早餐,然後在M記吃杯了雪糕和看了一會書才回旅店睡覺去。

婆羅浮屠
(2/5, 日惹 - 婆羅浮屠, Prambanan)

    我住的小旅店對面有一間家庭式的小旅行社,專門幫遊客買車票機票和安排參加些Local Tour面包車旅行團,可是因為這時是旅遊淡季,就是提早報名也不知能否湊夠人成團,本來我昨天一早便報了去婆羅浮屠(Borobudur)看日出和馬拉比火山(Gunung Merapi,正在小形爆發中)的旅行團,但是等到昨天晚上才知今早只有去婆羅浮屠看日出和下午到Prambanan的旅行團,馬拉比火山還是從日惹市舊皇宮的殘垣破牆上老遠望望算了。

清晨時分,日惹郊外, 冒煙中的馬拉比火山(Gunung Merapi)

    到婆羅浮屠的面包車旅行團在天還未亮時便出發,車上約有五六個遊客和一個印尼口音超重的本地導遊,車子離開日惹市區後,沿途可見稻田處處,還可見到遠處不斷在冒煙的馬拉比火山,一路上天色逐漸明亮起來,但是我們來到婆羅浮屠山腳停車場下車時太陽還沒有出來,婆羅浮屠就隱沒在濃厚的晨霧裡,要攀上婆羅浮屠所在的小山丘上才可在浮屠的石梯下才能濛濃地看到他巨大的身影,於是我們一行人興致十足地爬上浮屠頂上看日出去。

在晨霧中登上婆羅浮屠

    婆羅浮屠共有六層,浮屠最頂端還有一座圓拱形的佛塔,佛塔下邊首三層為圓形的天界,共有72座中空的小佛塔,每座佛塔中間各藏有一尊佛像,底下邊三層四方形為凡界,各層的走廊兩側的牆壁上都刻有以佛教為題的浮雕和石像,只是年代久遠,經過一千年來的風雨侵蝕,加上近幾百年前印度教和回教政權相繼興起,這座巨大的佛教古蹟便被世人遺忘,悄然隱沒在爪哇的熱帶雨林之中,直至19世紀才再被歐洲來的探險家在厚密的雨林下重新發現。

日出時分 - 婆羅浮屠的塔頂上
婆羅浮屠佛塔中的佛像
婆羅浮屠最上三層天界的佛塔群
千百年來, 在壁龕里凝望著下邊雨林和塵世的佛像
底層凡界基座的廊道石壁上, 翊翊如生的佛教浮雕
婆羅浮屠全景, 幾天後便是佛誕盛會, 到時便會人山人海

    我們在婆羅浮屠玩了大半個早上後又回到停車場的小餐廳集合和吃了一個隨團附送的簡單西式早餐,聊天時大家都說不知為何這時來印尼的外國遊客實在是少得可憐,其中一對荷蘭來的情侶說不久前到過一個較偏遠的海灘渡假區,那裡差不多所有招呼外國遊客的商戶都沒有開門營業,就是想吃頓西式早餐和晚上食一碟意大利粉都沒有機會,只有跑回來日惹等較熱門的旅遊城市來過下的意粉口癮,而且和我們的經歷一樣,想找些Local Tour也要等上一兩天才能成團,真係唔知D外國遊客去晒邊度呢?

    中午時面包車把兩個只去婆羅浮屠的客人送回日惹市區,這時跟車的導遊問我下午跟不跟他們去Prambanan,我想反正下午無所事事,便同意額外給點車費跟去。Prambanan古蹟群和婆羅浮屠同屬同一時代的建築,都有上千年的歷史,只是Prambanan是印度教的神廟,那裡其實是幾座石建的高塔,和規模宏大的婆羅浮屠可差得遠了。

Prambanan - Brahma Area

    我在Prambanan的古蹟群閒蕩時,有幾個女孩子怕怕醜醜的走過來搭訕,原來這是她們學校英文功課的一部份,她們要在拍子簿上寫上到Prambanan參觀的外國遊客的名字和國家,她們見我也是笑喜喜地回答,於是又有幾個女學生笑喜喜地走過來問我交差,以往旅行時總是由我厚著臉皮去聊女仔,今天總算是好人有好報了,輪到女仔來聊我了。

四圍問遊客英文名的女學生
其實D塔都幾高下,不過同婆羅浮屠相比還是"矮"左D

    下午當我正要離開Prambanan回到門口停車場時,天上突然間烏雲密佈,不用不刻便刮起大風和下起大雨來,幸好我今早出門時順手帶了把小雨傘出來,加上只穿著短褲和涼鞋,所以就是橫風橫雨還不算太過狠狽,只是另外幾個同來的老外遊客給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殺過措手不及,雖然有些專門為遊客租雨傘的本地人掩護他們回來,只是已弄得全身濕透變成落湯雞了。

Prambanan 內裡另一個較小的塔群, 我剛要離去便下起大雨來

    吳哥窟,蒲甘古城和婆羅浮屠並列為東南亞三大佛教古建築群,繼2002年旅行去過柬埔寨的吳哥窟後,今年(2006)我又先後到訪過緬甸的蒲甘古城和印尼爪哇島的婆羅浮屠,就這樣我便都去齊東南亞這三個有上千年歷史的佛教古蹟了,反而是當年去印度旅行時沒有到Varanasi附近的Bodhgaya,即是佛祖悟道的菩提樹所在地看看,倒是有點兒可惜。

打電話
(3/5, 日惹 - 水皇宮Tamari Sari, 蘇丹皇宮Kraton)

    因為昨天一次過去了日惹市郊的婆羅浮屠和Prambanan,今天便有一整天可以在日惹市內Hea(“Hea”是廣東話的新詞彙,大意是做些無聊事來消磿時間),我又是睡到日上三竿後才出門,打算花一個中午到蘇丹皇宮(Kraton),博物館,大市場,和順便打電話到嘉魯達航空公司Re-confirm回港的機票。

坐三輪車到水皇官途中,街上經過的舊殖民地時代建築

水皇宮Tamari Sari, 以前個日惹蘇丹都幾識嘆下喎!

    我早上先坐三輪車到前天去過的水皇宮去,順道再去看看前天在雀鳥市場義務給我帶路的大叔,他又帶我在雀鳥市場裡四處鑽鑽,和看看一條不知是誰人所養的大蜥蝪,然後我才走路到旁邊的蘇丹皇宮去。

雀鳥市場

日惹蘇丹皇宮Kraton由的前庭
皇宮內的侍從, 當值過後正要從前門離宮回家去

    雖然日惹蘇丹現在還住在皇宮裡,但他已經不是日惹的統治者了,皇宮現在成為世界各地遊客來到日惹必定會參觀的地方,皇宮佔地雖大,但是內裡卻沒有像其他國家的皇宮那種窮奢極侈的浮誇裝潢,皇宮裡展示著過去皇室曾經使用過以傳統工藝造儀仗禮具的和其他歷史文物,還有一直以來蘇丹關心社會事務的紀錄,在宮中當值的守衛和待從都是些穿著傳統印尼服飾的老公公老婆婆,皇宮的前庭裡還有由一班老樂師定時表演日惹的民俗音樂(Gamelan)和木偶劇,雖然這時到訪的遊客疏落,但是每到表演時間一眾樂師和木偶戲的師傅都不管眼前觀眾的多寡,同樣地落力演出著輕盈悅耳叮叮噹噹的古老樂章,盡力地向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展現日惹的傳統文化。

    離開皇宮後我又到前邊不遠的日惹博物館(Sono-Budoyo Museum)參觀,博物館附近還有一座荷蘭殖民地時代的舊城堡,裡邊擠滿了來參觀印尼獨立歷史的本地遊客,可比剛才以民族文化為主題的舊皇宮和博物館熱鬧得多了,但我可沒有興趣去看那些打打殺殺的民族主義愛國教育,便到城堡對面的市郵電局打電話,然後才沿著南北貫通日惹市的JI Malioboro走回旅店去。

日惹市Malioboro大街上專門招待遊客的馬車, 仲有
通街都係的人力三輪車(Becak),不過無生意時還是睡午覺好了

    因為我住的旅店老闆說沒有電話可借用,我昨天便到旅店附近的一家電訊店嘗試打電話去航空公司確認機位,可是航空公司的訂座電話是個國際通用免費的Collect call號碼,而電訊店的電話卻只能打收費電話,我便只有打個長途電話到峇里的嘉魯達辦事處去,那知峇里那邊說一定要用指定的訂座電話才能確認機位,沒有辦法之下便只有來到市郵電局打電話,那知這裡的收費電話都是同一個系統,不用錢的電話號碼一樣是打不了,真是吹漲!

    回途時我經過日惹的大市場便進去四處鑽鑽,這個平民大市場可比那間M記的冷氣商場大,人氣也是鼎盛得多了,內裡甚麼柴米油鹽和各式日常用品一應俱全,而且價格平宜實惠,真不明白那座專賣高檔來路貨式的冷氣商場是靠些甚麼人幫襯而生存的?而且JI Malioboro大街兩旁滿是各式的百貨商店和賣旅遊紀念T恤的攤檔,我隨便買了幾件以日惹和峇里為主題,又平又靚的T恤供途上替換,只是沿路都找不到可以免費打Collect call電話的地方。

    近黃昏回到旅店時,順便到對面的小旅行社問問昨天起便預訂明早到婆羅摩火山的面包車旅行團和接著回峇里島的長途巴士,因為我已幫襯過他們去婆羅浮屠的行程,又主動告知昨天的導遊私下收了我到Prambanan的車費,等他可以追回佣金,現在既是熟客仔了,我便厚著臉皮向看店的哥哥仔借電話,初時那哥哥仔見那電話號碼不像是本地電話而有所猶豫,但是禁不住我苦著臉的連番請求,最後還是免為其難的給我撥通電話,他問明航空公司的接線生確知這通電話在印尼國內是不用收費的,才放心把話筒交給我,唉!唔駛錢打個電話原來都可以咁鬼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