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9, 2006

藍天碧海

熹遊記 - 印尼
爪哇,峇里
(2006年4月29日至5月8日)
深宵航班
(29/4HK>峇里Bali)

    在中國大陸工作大概只有一樣比香港優勝的好處,就是每隔四五個月便有一次長假期,即是香港旅遊業和零售業界人人引頸以待的黃金周,可是每當國內自遊行和零團費湧至香港,塞爆旺角和海洋公園時,我等在國內工作的港燦只有悄然回流香港放假,如不想窩在家中無所事事,又怕去街要和一眾訪港同胞鬥迫的話,離港外遊便是最好的選擇了。

    五一勞動節假期又到了,今次我又請了十天年假去旅行(呢間公司D超高層做生意就好似D細路仔玩泥沙咁,睇佢地囉鬼佬老細D錢亂咁駛,睇到見者心驚,聞者嘆息,但勝在假期夠多之餘個人事部仲要逼人年年清假,沒有儲Leave bank這回事,所以有理冇理都是快D放晒D假最實際),早在四月初時我心中便有三個目的地,一是去馬來西亞沙巴神山,二是到尼泊爾Poon Hill睇日出,第三才是去印尼看Borobudur(婆羅浮屠),點知去到旅行社買機票時才知去沙巴和加德滿都的機位早已爆滿,只有嘉魯達還有去印尼的特價機位,我才決定去印尼旅行。

    雖然加魯達航空去峇里的航班要非常戇居地在凌晨時份於耶加達機場轉機,然後在清晨2點才到達峇里,但是它的來回機票票價還不及對手國泰直航峇里的一半,倒過來想想,如果只要我在凌晨時份在機場睡上幾個小時,便有人給我$2000機票差價為報酬,咁我就寧願唔去旅行,整個五一假期都賴在機場打足十天地鋪搵些零用錢好了,但係如果有咁著數的話?

    不知為何,原本是下午4時從香港飛耶加達的班機,在出發前一個星期被改為深夜12時直航峇里,哈!變相不用在印尼機場打地鋪便白賺了那$2000的機票差價,到了出發當日在香港機場check in時航班又要再延遲一個多小時才能起飛,於是到達峇里的時間由當初凌晨2時一直推遲至清早7時多,剛好夠我在飛機上睡上幾個鐘頭,舒舒服服地便飛抵這個以陽光與海灘聞名的熱帶天堂-印尼的峇里島了。

Cheap 勁發作
(30/4峇里Bali,Berlian Inn)

    落機後一眾乘客都湧去入境大堂排隊過關,因為乘客中除了一團國內廣東旅行團有領隊照顧外,其餘大都是外國年青背囊滑浪友,一眾老外都擠在簽証櫃台排隊辦落地簽証,雖然我們香港人持特區護照是免簽証的,不過我為求穩陣還是擠到簽証櫃台問清楚後,才過去旁邊免簽証的入境通道排隊,那知免簽証旅客和印尼國民都是共用同一的入境通道,而這些去遊客區的國際航班上又沒有幾個印尼人,又加上這時才不過剛天亮,那麼理所當然地海關就只開了一個入境櫃台招呼國民和免簽証的來賓,個當值關員可能太早起床上班,動作遲緩無精打采,結果只有十幾個人排隊都搞到大排長龍,當我們幾個同機的香港人過關後,才發現剛才鬧哄哄擠在一起辦落地簽証的老外們早已離開機場鳥獸散到市區去了。

    或許是這班機太早到達,又或是剛才過關的老外把的士搶光了,我們來到的士站時發現竟然連一架的士都冇剩,我在停車場亂轉找車時碰上一個同機來的香港滑浪友大哥,便一起包了台白牌私家車入市區,在車子要離開機場時司機又拉上了一對來自遊行的大陸青年小資夫婦,短短十來分鐘的車程盛惠每人US$5車費,睇來這些印尼泥蜢白牌車都幾好搵喎。

    我和香港滑浪友大哥同在機場旁邊的Kuta海灘的M記下車,然後走到Poppies I小巷找旅店,又是太早的關係,大部分旅店的住客還在夢鄉之中,又點會7點幾咁早便起身Check out退房呢?清早小巷上沒有幾個行人,只見各家各戶門前都放了些蕉葉摺的小方盤,中間盛著些米飯和幾根燃點著的香燭,聽說這些是峇里印度教的民間風俗,是每天早上用來供奉神靈兼驅鬼逐邪用的萬能靈丹。

    我們問過幾間沿著小巷的平價小旅館都冇房,最後那香港滑浪友因為嫌拿著塊滑板通街走找旅店太麻煩,結果便去那間香港人至愛的Masa Inn住,其實這些中價度假旅館一個空調雙人房也不過是收200港元左右,說實在不算太貴,只是我一出門旅行便Cheap勁發作,非要作賤一下自己專找些便宜旅店住,不過平野緊係多人爭啦!便只有再花點時間和腳力繼續在這個平房住宅區亂七八糟的小巷鑽來鑽去找地方住。

違久了的水平線


峇里Kuta的無敵大海灘~又見違久了的水平線!

    皇天不負有心的Cheap人,我多走一會便在近海灘的一個安靜角落找到了一間小旅店Berlian Inn,房間就在後邊的一個小花園裡,正好給我躲開Poppies I巷那邊暄鬧的酒吧和餐廳。在旅店安頓下來和吃過早餐後,我先到海灘看看才去辦正事-換錢,買機票和搵車,當我來到海灘上,哇!只見好一個一望無際的超級無敵特長海灘,能在早上的暖洋洋的陽光下到海邊吹吹帶著鹽味的清涼海風,看著陣陣白浪從遠方天邊的水平線起一浪接一浪地湧上沙灘,來回地沖刷著海灘上幼白色的細沙,我突然間驚覺雖然是住在香港這個所謂是南中國海岸的海濱城市,但其實卻沒有甚麼機會看到海(維港只能算是河道而已),而且是如此一望無際的藍色大海。

    想到平日在香港不論是在上班或是放假,出街不是追巴士迫地鐵,便是屈在辦公室和冷氣商場裡玩自閉和無聊地在旺角鬧市玩人迫人,就算是不知那天心情好和占文兄跑到西貢行山,所見到的海總是在一片陰霾下和灰濛濛的天空胡混在一起,總是分不清那邊是天,那邊是海,水平線更是無影無蹤。

    第一天來到印尼,在風和日麗下站在廣闊無垠的海灘上再見藍天碧海,重遇多時不見,違久了的水平線,心情頓時變得安靜平和起來,昨晚夜機和今早奔走所帶來的勞累剎時間都給一掃而空了。

我在峇里住的Berlian Inn

坐飛機仲平過坐車?

    其實Kuta除了個無敵大海灘外,便沒有甚麼好玩好看的地方,海灘旁的民居和小巷除了和香港的長洲有點相似外,還和其他東南亞典型的海灘旅遊點一樣,充斥著廉價旅店,酒吧餐廳,便利店,網吧,旅行社和賣紀念品的攤檔,近機場那邊還有幾家新近落成專門賣名牌的冷氣大商場,除非是整天都泡在海裡遊水和滑浪,否則真是想不到還有甚麼事情好做了。

    不過若然峇里島只得一個大海灘和無敵海景的話,便不會有那種每年能吸引全球數以萬計遊客光臨的魅力,而我也不會老遠坐飛機來旅行了,因為峇里島和其他東南亞的海灘旅遊區不一樣,它可是印尼群島中碩果僅存保留著的印度教文化的島嶼,承傳了幾百年前被回教徒從爪哇驅逐流亡到這個東方小火山島上的古老印度教王族的豐厚文化,自此獨特和豐富的印度教多神文化在這火山島上紮根發展,直至20世紀初從歐洲來的荷蘭殖民者才完全侵占這個熱帶天堂,期後它雖被併入以回教為國教的印尼共和國裡,然而島上獨特的文化遺產和天然美景,使它成為印尼群島中一顆最耀眼奪目的明珠。

    所以嘛,雖然我買了明天早上7點的早機飛去爪哇的日惹看婆羅浮屠和火山,但今天下午還得要在島上看看,總不能價日坐在海灘旁邊那家M記涼冷氣和看書的啊!只是峇里島差不多有成個香港咁大,若想去Kuta外邊玩,冇車代步的話,又談可容易呢?

    我搵旅行社買機票和換錢時,一路順便查問到島上各處名勝參觀的Local tour,但是絕大部分所謂的旅行團其實都是代客包車,就是我在M記門口隨便找個私家車司機問下價錢都要比這些宰客旅行社的包車便宜,可是包車半天最便宜都要成20萬印尼盾(平均R8,700兌換US$1,即是約US$20多點),哇!我咁Cheap精又邊有咁多閒錢呢?想慳錢便要坐本地人的面包車巴士(Bemo),可是我今天才初到“貴”境,又唔識講印尼話,又點會識得坐巴士呢?最後經過我一輪格價後,給我用20萬印尼盾買了張明天早機到日惹的廉價航空機票(中午的航班機票可要貴上一倍有多呢!),細想一下,坐幾百公里飛機都不過是20萬印尼盾而已,可想而知印尼遊客區D白牌車司機有幾好搵了。

馬騮樂園(上)

    買完機票辦完正事後我便回到旅店小休片刻兼避開中午烈日下的熱浪,我攤在床上邊吹著風扇邊翻看著厚厚的LP研究,給我發現Kuta有一家旅遊巴士公司專門經營些島上觀光和睇日落的面包車巴士遊,和連接島內外的長短途巴士和渡輪,仲要包酒店接送添,於是我又從床上彈起仆出去找那間旅行社(Perama -http://www.peramatour.com)。

    到Uluwatu馬騮海神廟睇日落的面包巴士遊盛惠R100K,比其他旅行社的代客包車平上一半有多,可是報名後還要等旅行社湊夠人才能成團,幸好下午4點我從網吧回來報到時得知剛好夠人成團,我跟著面包車到附近兩家旅店接了另外的幾個客人,車子便往Kuta南邊的Bukit半島進發,面包車司機跟我們說距離日落的時間尚早,便提議我們先到Uluwatu附近一個海灘玩一會,臨時增遊地方我當然冇問題,同車的一個法國女孩和一個荷蘭家庭也一致讚成,那個荷蘭家庭一行四人,先生是個挺著大肚腩的荷蘭大叔,太太則是個東南亞裔的肥師奶,加上一對頑皮的小兄妹和一架BB車,一架面包車剛好夠坐。

Dreamland懸崖下的海灘

    司機先帶我們到一個叫Dreamland的海灘渡假區玩,車子離開公路駛上一條寬闊但破爛的大路,司機說這裡原本是蘇哈圖兒子的一個高級哥爾夫球會項目,可是隨著97年的金融風暴和他老子的政權跨台後便成為了一個荒廢的地盤,不過這個大白象工程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搞了條爛路通往以前位處海崖邊沿渺無人煙的幼白海灘,隨著道路開通那裡新近開了些十分基本的小旅店,供專程開上大半個小時摩托車,還要在車邊掛上塊長長的滑浪板的沖浪發燒友過夜。

    我們在海崖上吃過雪條後,便驅車到Bukit半島最西端的Uluwatu睇日落,Uluwatu除了日落出名外,當地長駐的一群馬騮卻是臭名遠播,我之前在網上看到一個香港女士來這裡旅遊時不慎給馬騮偷了眼鏡,旅遊書中也有提及此地馬騮的惡行叫遊人多加提防,所以我下車前從包中找出條眼鏡繩綁實眼鏡,要是我唯一的眼鏡給馬騮偷去當玩具玩,我餘下的旅程可就要咪著眼“濛查查”了。

    司機陪我們要進去海神廟前還煞有介事地派了幾條樹枝給我們傍身,進去海神廟時各人還要圍上一塊腰布,原來這時本地人進入印度廟的一個傳統,這可要比年初去緬甸旅行時要光著腳板才能進入佛寺的傳統舒服得多了。


    日落果然是好看,看完日落後還有傳統的舞蹈表演作為餘慶節目,不過因為是另外收費我們便沒興趣去看,臨走時聽到海崖邊看日落的人群中發出一下驚呼,原來果然有個老外一個不留神給馬騮偷了眼鏡,這夥馬騮竟能把握遊客倚在崖邊石牆全神貫注地看日落的時機,從懸崖下邊跳上來偷眼鏡,可真是神通廣大,這時在旁邊打蠆的本地人馬上行動,拿出條香蕉追著那隻馬騮,馬騮見有得食便乖乖地交出眼鏡換蕉,遊客便只好乖乖地拿錢出來換回眼鏡,結果是皆大歡喜。

    (講了咁多廢話,其實我不過來了印尼一日咁多,各位看倌係米覺得我好長氣呢?不過唔知點解,每次去旅行我都要睇幾次日出日落才過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