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 2006

黃金聖石

(2006/2/1-4, Kinpun, 仰光, 曼谷)
緬甸火車
(31/1 (年初三), 夜宿火車上)

    中午回到曼德勒,我又到明明飯店吃飯,飯後付錢時問過老闆那裡有麵包店,因為黃昏時我要坐夜班火車回南方去,要買點麵包當晚餐和明天的早餐,我跟著老闆的指示來到附近一家麵包店,可是看店的小妹不會說英語,當然我也不會說緬甸話啦,所以只有靠手指指賣麵包。

    因為今早出發時便退了房,買了麵包後回到旅店時先問伙計借地下的浴室洗個凍水澡,然後取回大背包到對面街的Nylon Icecream Bar (和Nylon Hotel是同一個老闆)吃雪糕看書等黃昏,旁邊一台坐了幾個和尚在吃雪糕飲奶昔,嘜和尚都可以吃雪糕的嗎?究竟牛奶和雞蛋係唔係齋呢?

曼德勒街頭一景 - 和尚也愛吃雪糕

    在我正要找三輪車到火車站時,又碰到昨天的的士哥仔,他正要帶一個日本客人去他家裡吃晚飯,正好順路送我到火車站去(當然要收錢),我坐的是臥舖車卡,一卡車大約有三四個房間,每個房間都有門和兩張雙層床,在快要發車時才有一個緬甸男人住進我的房間裡,開車時他從包裡拿出一本英文的市場學的大學課本來看,原來他是仰光一家廣告公司的老總(Managing Director)來呢!剛在曼德勒和客戶和政府部門開完會回家去。他說在緬甸做生意有很多官僚關卡,光是浪費在和各級衙門打交道的時間和金錢便多得嚇人,跟著大家拿出火車票來比較一下,發現同樣等級的火車票外賓便要多付兩倍價錢,以此推論,看來外國人若要到緬甸做生意,應該先要做下羊祜了。

    難得有機會坐緬甸的火車,當然要在火車上探探險,火車就只有一卡臥舖車卡,臥舖車前面是餐卡和火車頭,後邊就頭等座位車卡,最後邊的幾卡便是普通座位車卡。所謂頭等座位其實是可以躺臥的牙醫椅,每排三個座位,可說是十分寬敞舒適,而且入夜後比較涼快,涼風從車身兩旁的窗戶不絕地吹進車廂內,不少車廂裡的乘客都自備毛毯包著自己過夜,一來可以保暖,二來還可以防盜,一舉兩得。

晨早的困局
(1/2 (年初四) 勃固 Bago)

    火車清晨在勃固停車,可能昨晚睡覺時只蓋了一張薄毛毯不夠暖,我下車時肚子便開始有所感,可是要趕著下車趕不及在火車上上廁所,當我離開車站走路到鎮上的巴士站時,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一步一急,危機真是一解即發!

勃固大臥佛(晨早上妝中)

    在快要失守之際,我剛來到鎮上一家旅店門前,便不顧三七二十一衝進去借廁所,幸好還能堅守底線,及時抵壘。完成解放大業後出來才知道這店子正是去大金石的巴士中途站,在店前等車的位子遇到一個以色列來的女孩要坐早班車到大金石去,不過我打算趁時間尚早先到鎮裡的古蹟佛寺看看,雖然勃固只是大部份旅客的中途站,但他好歹曾是緬甸的古都之一,鎮上有一座緬甸最大的臥佛,一座四面佛和一間古佛寺(Maha Kalyani Sima ~ Sacred hall of ordination),於是我便趁太陽剛出來時晨運一會。

勃固四面佛 (底部被鏡頭角度扭曲)

    晨運約一個半小才回到旅店,剛才那個以色列女孩已坐車走了,我咬著麵包當早餐等了大半個小時車,才有輛從仰光開出的空調大巴到來,巴士是直接到大金石下邊的小鎮Kinpun,那麼我便不用在中途轉車。緬甸公路上所謂的空調長途大巴都是些N手的日本舊旅遊巴,雖然車廂內的確有空調出風口,但是現在既然是冬天,行車時開著窗戶吹吹自然風也不是很涼快嗎?那麼就不如關了空調,讓各位乘客一路上享受一下沙塵撲臉的貼心微風好了。

夕照金石
(1/2 (年初四), Kinpun, See Star GH)

    在Kinpun下車後我隨便到旁邊一家旅店投宿(See Star Guesthouse),住下才知道今早遇到的以色列女孩就住在我鄰房,另一邊房裡還住了一個泰國哥哥仔,反正大家都要上山看大金石(Kyaiktiyo),便相約下午三四點左右一起去坐車上山去。

    下午一起來到上山的車站等巴士,因為山路陡峭,登山的巴士其實是些日本進口的大卡車,只是在車卡上邊裝了一條條的木板供人乘坐,這時車站上只有一輛半滿的卡車在等客,我們等了好一會也不曾再有人上車,這時已經快下午4點了,若然卡車遲遲不開,那麼豈不是要到太陽下山後才會到達山頂的大金石嗎?正當我們暗自焦急之際,這時又來了四個法國公公婆婆找車上山,他們比我們還要著急,這時大家還記得有錢使得鬼推磨的道理嗎?這幾個法國人便問在旁邊閒坐的司機能否包車上山,這些司機可是深明乘人之危屈錢法的高手,當然愛理不理地開天殺價啦!

    這時我們幾個年青人也打算在包車事情上插一腳,便跟法國人說我們願意分擔點車費,那幾個法國人見我們一副窮學生出來流浪的樣子,最後同意我們三人只要付US$10的車費,剩下約US$30的車費就由他們支付,這才順利開車上山,司機不讓其他在等車鄉民上車,也不讓他們和我們夾錢坐車,只有繼續留在山下呆等,而一班剛放學的小學生一見我們要開車便都爬上車來,原來小學生坐車是不收錢的。

    卡車走到山下一處避車處便停下來,原來山路窄狹只能夠單程行車,我們先要等正在下山的車子經過後才能上山,等了好一會後邊又有一輛卡車駛到,原來又有另一班馬來西亞華人旅行團包車登山,虧我們還以為是剛才一同等車的鄉民這麼快便趕上我們,要不然我們包車的錢便白白浪費了。

    車子不用15分鐘便來到山上的停車場,跟著我們還要沿著曲折陡峭的公路步行約45分鐘才能到達大金石所在的山頂平台(幸好是到了山頂平台才需脫鞋),因為距離5點的日落剩餘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幾個後生仔便併命的走上山去,走得最快的竟然是那以色列女孩,原來她是剛才軍隊中退役出來,雖然她說在軍中只負責文職工作,可以經過軍訓身能肯定比我們兩個打壞青年好得多了,當然三人之中我是最後才上到山頂的人,不過我也不是慢他們很多。

往大金石上貼金的信眾

    在售票處買了張很貴的門票(US$4),便見前邊不遠竟然停了一台正在上客的大卡車,我便跑過去想搭一會兒便車到前面不遠的山頂平台去,那知當我剛到車尾時車子便要開了,於是我便飛撲過去跳上車尾的Bumper和抓住尾板,吊在車尾搖了幾分鐘便來到山頂的平台,這時已是日落西山之際,雖然今天的行程費了很大的勁,還好讓我趕及看到大金石日落一刻,總算是不枉此行。

夕照餘輝下的大金石

    至於那幾個法國公公婆婆呢?當我們幾人看完日落正要下山之際,才在平台入口遇上他們幾人,剛氣來氣喘地慢慢爬到山上來,只怕是錯過了日落了,不過大金石的門票是有幾天的有效期的,他們明天還能再來看日出,只是又要多費勁一大早再爬上山來,各位公公婆婆,加油啊!

慘送車尾

    下山時以色列女孩見到路旁有班少年在踼足球,便丟下我們去踼波,我們說下山的車最遲在6點半前便要開車了,她便說聽人家說今天下山的尾班車是在7點,還有時間可以多玩一會,我和泰國青年便不理她先行下山,可是過了一會她便飛奔而來從後趕上,比我們還要早點到山腰的停車場去。

    6點過了一點我才來到停車場的車棚找車,那些司機說現在沒有車要開,但又沒說明今天的尾班車是否已經開出了,這時我張目四望,發現停車場傍的商店和茶座還是鬧哄哄的有不少本地人在閒晃,但又找不著以色列女孩的蹤影,跟著我便發現下山路口一處暗黑角落裡有一台卡車正在上客,我便趕緊跑過去看看,問明是下山的車子後便馬上擠上車,這時我又老遠見到那個泰國哥哥仔剛從山上下來找車,便大叫他過來上車,不一會車子便客滿開車回到Kinpun村子裡。

    回到旅店沖過熱水涼後便外出晚飯,在餐館吃飯時碰到泰國哥哥仔便坐在一起吃飯和吹吹旅遊經,原來泰國哥哥仔是美國人,在美國大學畢業後回泰國想做英文老師,在找到工作上班前先到鄰國旅行見識一下,聽我吹噓自己的旅遊史後便十分羡慕,說著也要多花點時間四處遊歷。

    當我們差不多吃完飯時才見到那以色列女孩在外邊經過,我們便招她過來一起聊聊,一問之下才知她剛從山上下來,原來她回到山上的停車場時也和我一樣去車棚找車,卻給那些司機西遊到旁邊的小食店裡等車,當時她還見到我在停車場仆來仆去找車呢,過了不久其他外國遊客也陸續從山頂走下來,才發現尾班車已在他們不知不覺間開走了,而尾班車正是我坐的那台卡車,最後他們十多人,包括那四個法國老人家,又一次被屈錢包車下山,聽說比剛才上山時還要貴點兒。

    我聽了這班無良的卡車司機的所作所為後忍不住笑了出來,那個以色列女孩說自己獨自出來旅行時途上已遇過不少專搵遊客笨的無良衰人,本來一路都已十分小心應付,但估不到仍著了人家道兒,見我逃過一騙後還要幸災樂禍便很不高興,我便連忙說不是存心取笑她的,只是這班卡車司機為了騙遊客車錢而佈下如此一局,實在也是太無良,太Cheap和太賤格了,大家只有同聲罵句S.O.B.來消消胸中悶氣。

仰光春節
(2/2 (年初四), 仰光, Mahabandoola GH)

    第二天早上我便坐巴士回仰光去,當然又是那些舊N手的日本天然風空調巴士,在緬甸長途車有一個特點,就是緬甸人很喜歡在中途的公路邊的茶座停車小休,一休便休上大半個小時,讓司機和乘客下車坐在涼快的茶館裡悠閒地喝喝緬甸香甜的奶茶,再來一兩件麵包糕點和甜品,若是肚餓的還可以叫碗米紛,又或是來個豐富的緬甸飯餐,吃飽後便回到車上便睡覺休息,直至到達目的地才醒來下車,所以緬甸坐長途車其實是挺悠閒舒服,只要閣下不會介意因中途停車喝茶灌水多耗費一點時間而已。

公路茶館停車小休的長途天然空調二手日本旅遊巴

    來到仰光市北邊的長途車站(就在機場附近)再轉的士回到市中心的Sule Paya,本來想回到Garden Guesthouse住,可是卻沒有空房間,便到旁邊的Mahabandoola去,給我找到一個便宜的空調房,終於可以享受真正的空調了!

    其實最後在仰光的兩天真的有點無聊,第一天的下午找到地方住後便賴在房裡嘆冷氣,近黃昏時才到昂山市場想去看看玉石,那知去到時玉石市場已經關門休息了,便走路到Sule Paya西邊的唐人街搵食,想不到唐人街那裡的過年氣氛挺不錯,華人的店舖裡都有過年的裝飾比如是貼揮春,福字之類,還有不少應節年貨賣,意想不到是這裡也有“優之娘品”和“坐單佬”這類的香港連鎖集團分店,裡邊出售著和香港店裡相同的貨品,使我還以為回到旺角了。

仰光市 Sule Paya 附近舊城區的橫街一景

    我在唐人街文武廟旁的夜市吃晚餐,當地人最喜歡一家人又或是一大班朋友在晚上來到這裡吃串燒飲啤酒聊天,我在一家小店吃燒烤時街上還來了一隊由本地華人青年組成的醒獅隊伍到夜市上向各商戶拜年祈褔,大鑼大鼓,喜氣洋洋的搞十分熱鬧。因為我就坐在小店門口裡,所以當醒獅隊來為小店拜年時,我便可以邊吃串燒邊看舞獅表演了。我想可能是人在異地倍思鄉的關係,使到這裡的華人更加著重過年過節這些中國古老傳統節日,因此這裡的過年氣氛可比香港熱鬧得多呢!
 街邊的書店
 老爺巴士
 老房子


    晚上回到旅店時看到店東和一班伙計少年還在看電視,想起今早入住時他們已在看電視了,不知是甚麼節目這麼吸引?原來電視整天都在播些緬甸語配音的大陸古裝劇集,還是由朝放到晚,看著身穿古裝和清裝的中國演員口裡說著完全聽不懂的緬甸話,感覺真是怪怪的,但難得是一眾觀眾看得如此投入。

肩膊上的重擔
(3/2-4/2 (年初五,六), 仰光>曼谷>香港)

    今天早上起來無所事事,便隨便走到Sule Paya東南邊舊城區從前英治殖民地時代的行政中心看看殖民地時代的舊建築,比如是警察總部,港口局和Strand Hotel等等,中午便回到旅店退房,然後到附近一家有空調的西式茶座飲茶看書嘆冷氣,等到下午3點多才到旅店取回寄存的大背囊,再打的到機場去。

仰光 Strand Hotel

    在Sule Paya的迴旋處找的士時給我碰到一個老外青年也是要截的士到機場,我便和他一起坐車好省點的士錢,大家也是坐同一班機到曼谷,他則等明天轉機回瑞士家裡去。我們來到機場先辦好登機手續,便走到機場外邊公路對面的茶座坐坐等夠鐘登機,原來他趁放大假遠飛到緬甸來旅行一個月,我問他現在瑞士還是冬天,回去落機時不是很凍嗎?他便指著他那個超大的背囊說裡面裝了一件冬天著的大褸,從他一個月前自家裡出門時便一直帶著,來到曼谷便一直塞在包裡邊,也即是說他一路上揹著一件厚重的寒衣在這個酷熱的國家玩了一個月,可真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當他知道我是香港人後十分好奇地問,為甚麼香港人這麼有錢,卻很少遇到我們出來旅行呢?唉!為甚麼每個我碰到的歐洲人都有成個月的大假可以來旅行呢?我便說在香港一般人除了辭工不幹外,很少人可以放超過一個星期的假期,假期太短便只有跟旅行團去些熱門的地方玩,而香港人也並非如傳聞般有錢,所謂富有只是帳面上的財富,因為大部分錢都放在買房子上,以後還有二十年的按揭要還呢...想來我還是要趁在沒有買樓前多去點旅行才是。

    大家在茶座一直聊到候機室直至上機為止,他說說幾年前到東歐旅行的經歷(因為他會德語,所以遊東歐十分方便),他又問我香港回歸中國後究竟是好了還是壞了(相信各位香港同仁心中都有答案),大家滔滔不絕的吹牛,直至要上機前他才說還有些少緬甸錢未用,我便叫他趕在離開前去買些紀念品,要不然這些緬甸銀紙帶回家裡後只是一堆公仔紙而已,於是他便在候機室的小賣店買了個小小緬甸竹(足)球紀念品回家。

    夜機回到曼谷已是晚上8時多,Check out後我便到機場外邊打的到Khao San路去,到瑞士大哥介紹位於Khao San旁邊的一家小旅店入住,那裡可比不夜天的Khao San路安靜得多,而且房價也要便宜一點,所以也有不少日本人住在那裡。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打的回到機場坐飛機回港,飛機上差不多全是來曼谷玩的旅行團和自由行的香港人,可想而知剛才在候機室裡等上機時有多吵了,還未上機便好像已經回到香港一樣了。

    -完-

    2006年10月12日記畢於東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