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9, 2006

日落西山

(2006/1/29, 曼德勒, Nylon Hotel)
新春早機
(29/1(大年初一))

    早上6點睡飽起來時發現肚子已好了很多,今天是大年初一,晨早起來精神舒暢,自我感覺良好,看來今年應是運勢不錯,不知今年會不會中六合彩呢?不過咁早起身不是要趕去拜年,皆因獨自一人遠在他鄉當然不用周圍同人講恭喜發財,同自己講聲新春大吉便夠了,跟著便打的到機場坐早機到曼德勒去。

    在機場候機室裡等了個多小時才起飛,候機室裡有不少乘客,還是以日本和歐美的老人旅行團居多,到停機坪登機時發現今次竟然是架噴射客機,原來這班機的目的地是緬甸東部山區旅遊熱點的Inlay Lake,不過中途先要在曼德勒停停,因為我早到機場辦理登機手續,所以分到一個窗口座位,好讓我在離開蒲甘前再在天空上多看一次蒲甘平原上的日出。

    飛了約半小時飛機便在巨大空敞的曼德勒機場降落,接載乘客從停機坪到機場大樓的還是那些三手的日本公共巴士,因為我只有一個大背囊所以不用到行李帶取行李,一早便來到機場大樓出口,那些的士佬當然跑過來拉客啦,不過一聽他們說一程到市區的車費便要收US$15,哈!唔係咁貴呀!剛才從蒲甘飛過來的機票也不過是US$36而已,原來曼德勒機場距離市區約40公里(都唔知點解個機場要起到無雷公咁遠?不過保證你冇可能行入市區),兩地之間又沒有公共巴士連接的,所以那幫的士佬便可以坐地起價大做其獨市生意,但這樣開天殺價跟搶錢又有甚麼分別呢?於是我繼兩日前的蒲甘晨操後,又一次體驗緬甸的“機場式Highway robbery”。

    一個人坐車咁貴,最好便是搵人跟你一同包車分攤車費,不過大部份在曼德勒下機的乘客都是旅行團的,只有幾對外國遊客是自由行,幸好給我找到一對德國來的青年情侶願意讓我同車到曼德勒市區,平均每人US$5車費,大家都可以省點車錢。

都是錢惹的禍

    那輛N手日本的士在荒蕪的中緬甸平原跑了近一個小時才緩緩駛入曼德勒市區,那對德國情侶先在舊城區一家中檔旅館下車,而我則在下一個街口的一家背囊友旅店Royal Guesthouse下車。舊城區就在曼德勒舊皇官的西南角,東邊是火車站,西邊便是伊洛瓦底江,在火車軌和河道中間的舊城區由一條條井字形橫直相間的街道分割成一塊塊大小相若的方塊,街道兩旁大都是些戰後重建的老舊樓房,這座緬甸第二大城市的市容又要比首都差得多,加上街道上車輛又以印度Mazda藍色的士車仔和人力三輪車佔多數,感覺就像回到六十年代般,時光要比仰光的七十年代又要倒退多十年。

    本來想住在Royal Guesthouse的,但是早上還未到八時這旅店便客滿了,我只有走到下一個街口的Nylon Hotel投宿,Nylon Hotel的伙計清一色都是男人,挺著個肚腩的中年經理給人的感覺就像黑社會大佬,他下面那班後生仔伙計就像是D古惑仔手下,我到頂樓的房間放好行李後回到地下大堂登記,我隨意從銀包中拿出一張US$100元大鈔付房租和換緬甸錢,那知那個大佬看了那張大鈔一眼便說不收,說緬甸的銀行現在不收舊美鈔,於是我又拿出另一張US$50美鈔出來,哈!他說這又是舊鈔不收,說只收2002年以後印發的新大頭美鈔喎!

    我心想有冇搞錯,嘜錢都有分新舊的嗎?咪一樣都是錢,呢個緬甸政府咁鬼無聊架!定係因為緬甸軍政府的國際信譽不佳,驚外國錢行見D錢樣衰不肯收呢?這樣一來我便有US$150不能用嗎?我心中一氣便從暗格裡拿出一張“新”的US$100大鈔,順手把銀紙弄皺才交給大佬,看你這次又收不收,結果錢是收了,不過那個大佬找錢時也把銀紙弄皺後扔給我,大佬都幾好火氣喎,睇呢我玩大左了。

    不過甚麼也先不管了,在頂樓的餐廳吃過早餐後便回到房間繼續睡覺,等睡飽後才再作打算。

古法管理

    睡到下午三點左右才睡夠,便走到樓下大堂找大佬講對唔好意思,說今早太早起床,在機場找車又不順利,所以心情不好失去了耐性,敬請見諒芸芸,那大佬便說無問題了,大家握握手又做個好朋友,睇來過了一個上午佢啖氣已經消了,後來晒番LP,書中說這家旅店:“The slightly crusty management…”,果真如此。

    跟我便出門找了輛三輪車先送我去火車站買後天南下到勃固的夜班火車票,然後再到曼德勒寶塔山腳看佛經碑林和上山看日落。那個三輪車伕是個十分熱心的後生仔,他送我到火車站後教我到二樓的售票大堂買票,這座據說由中國大陸建築公司蓋的新火車站毫無個性兼十分樣衰,倒讓我懷念在印度旅行時經常見到的舊殖民地維多利亞時代火車站的古典氣息。

    火車站內的標示一律只有緬甸的圈圈併音文字,連一個阿拉伯數目字也沒有,我跟著旅行書的指示來到一個應該是專賣外國人火車票的售票窗探問,裡邊的一個大叔見我是外國人便招呼我到售票室內,緬甸火車的售票方式十分落後,大叔問明我要坐的車次和日期後,便拿出一本A3大小厚厚的硬皮簿來登記訂座,原來那本硬皮簿便是那班火車的訂座紀錄冊,當然車票內容也是即場手寫的,在現今已不能沒有電腦和互聯網的世界裡,竟然仍有如此人工的火車訂座記帳方法在運作著,要是有一天全世界的電腦都中了病毒,網絡世界癱瘓了的話,習慣依賴電腦的人們都要來緬甸學習如此“復古”的火車票訂座方法。曼德勒到勃固的普通夜班臥鋪火車票的外賓價是US$33元,雖然比坐夜班長途巴士貴了一倍有多,但是睡火車總比睡通宵巴士舒服和安全得多。

日落西山Foot massage

    買好車票便坐三輪車到曼德勒山腳下的佛寺遊覽,經過舊皇宮旁的護城河時後生仔車伕問我要不要進去皇宮看看,不過他又說裡面其實是空地一片沒甚麼好看,我知道皆因原本木構的皇宮在二戰後期盟軍反攻時為日軍佔據頑抗,在激戰期間偌大的皇宮被英印軍發炮猛轟而被燒成一片白地,現在圍牆內只有一片空地和中間有一座用水泥重建的“新皇宮”而已,所以可以過門不入。

Kyauktawgyi Paya和曼德勒寶塔山

    來到曼德勒山腳時那著車伕又問我有沒有曼德勒的統一旅遊門票?咦!我連有這種門票都不知道,咁緊係冇啦?車伕便說不如先去個不用門票的佛寺(Kyauktawgyi Paya)看看刻滿佛經的碑林塔群先,等會4點多其他景點的守門人便會收工回家,那時看看能不能偷偷摸進去啦!

塔林裡的石碑佛經

    於是我在Kyauktawgyi Paya玩了一會才到旁邊有百多年歷史的木建佛寺看,那裡可是曼德勒僅存的舊式緬甸傳統木構建築,其他的如舊皇宮都在二戰時燒毀了,但是這裡守門口的大娘是個盡忠職守沒有早退的好員工,我只好走到附近的售票處買票,這時售票處的小姐們已在收拾準備關門放工,這張曼德勒市旅遊局發出的統一門票除了能參觀這座木佛寺和旁邊的大碑林塔群(Sandamani Paya)外,還能到市外的古都遺址Sagaing和Inwa鎮的景點參觀,所以要收成US$10元,我拿了張US$20鈔票來買票,可是小姐們買了整天票都沒有零錢,就只緬甸軍政府發行的美元外匯卷,外匯卷我當然不要啦,大不了便不到木佛寺裡,只在外邊看看便算了。


Sandamani Paya無盡的塔林

    看完木佛寺後經過大碑林塔群(Sandamani Paya),我叫車伕停車等我試試能否偷偷摸進去,哈!這裡的守門人好像已經放工了,我得賞所願溜到碑林塔群之間蹓躂,這座佛寺的塔群可比剛才那間小佛寺多得多,據聞這裡所有石碑上的佛經經文加起來可是全世界最大的書呢!時近黃昏,信眾和遊客都差不多走清光,反而是附近的青年男女來到碑林塔群之間嬉戲談心,我還是不要妨礙人家的好事好了,趕緊到曼德勒山頂看日落才是重要。

曼德勒寶塔山上看日落
曼德勒寶塔山上看日落的遊客

    大約4時半左右車伕才送我到曼德勒寶塔山山腳的登山道大門,前面等著我的是一道行程長約40分鐘的登山石級,曼德勒山山頂因為有一座巨大的佛塔,故有寶塔山之稱,既是寶塔當然和其他緬甸的寶塔山一般東南西北四方都有一條有蓋的登山石梯供信眾登頂,可是因為時間關係,我必需趕在5時太陽下山前爬到山頂上去,所以我要在30分鐘內光著腳板跑到山頂上去,想不到昨晚還因拉肚子加上踩了太久單車搞到丟了半條人命的我,才不到一天身體便好像沒事一般,竟然給我趕在時限內登頂,雖然跑到上氣不接下氣和腳板有點兒痛,但是能看到曼德勒平原上的日落也是值得的,可能是偶爾清清腸胃和赤腳行路其實會對身體有益呢!(即是所謂的排毒加上Foot massage雙本齊下乎?)

告別包包

    看完日落下山時才發現原來有一條車路直達寶塔山山頂,原來大部份遊客都是坐車上山的,怪不得剛才他們都氣定神閒在山上等日落拉,早知剛才我便不用赤著腳跑上山這麼辛苦了。

    我坐三輪車回到旅店,洗個凍水澡沖走一身的沙塵汗水後便走到街上吃飯,給我在附近找到一家人氣超旺的唐餐館-明明飯店,吃飽開年飯後便到幾個街口外的夜市買袋,皆因自2001年起伴我去旅行和工作的小背囊終於壽終正寢,其實上年中去湖南鳳凰時一邊的拉鍊頭已經壞了不能拉上,在出發到緬甸旅行前僅餘的另一邊拉鍊頭也常常拉不上,直到今天爬山中途從包中拿水喝時拉鍊終於報廢,結果從山上回旅店途中我一直要抱著包包以免掉了東西,就這樣它便陪我走完最後一次旅程,光榮地結束了做為一個包包的使命,包包,請安息吧。

    因為整個緬甸的發電量不足,就算是曼德勒平日最熱鬧的舊城區在入夜也變得烏燈黑火,驟目看來跟死城沒有多大分別,就只有遊客區和夜市還有一丁點兒的燈火和人氣,我在夜市從街頭逛到街尾,發現除了些本地制造又難看又重的軍用背包外,最受歡迎的便是中國出口的休閒時尚包包,最後我經過一輪討價還價後花了2300K買了一個斜揹小包包,剛好放得下相機,一個小水瓶和一本小書,正好湊合著用。(2300K即是約HK$20,而且這個大陸出產粗制濫造的小包包還一直用到今日,十分抵用。)

    本來爬完山後當晚想睡個飽的,可是睡到半夜身痕到彈起,只有起床開燈拍蚊,不知為何中午午睡時一隻蚊也沒有的房間,一到晚上竟然跑了幾十隻蚊出來叮人,而房中就碰巧只有我一個人而已,結果一直拍蚊拍至凌晨,真是善哉善哉!最搞到第二天遲了起床,趕不及去到Amarapura看和尚在清早時列隊出來化緣的盛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