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6, 2006

金碧輝煌

(2006/1/26, 仰光, Garden GH)
賣花敬佛
(26/1 (年廿七))

    我叫的士送我到市中心的Sule Paya,Sule Paya其實是十字路口中間一座有幾百年歷史的圓形大佛塔,大佛塔就位於火車站南邊老城區的中心點,四周都是些殖民地時代的大樓和只有三四層高的老舊民房,佛塔東南角還有一片大草地公園,在車裡還在幾個街口外便老遠看到佛塔了,只是剛來報到還未弄清方向,結果胡亂在佛塔的另一邊下車,要圍著佛塔繞了一個大圈,回到佛塔西南角旅店集中的街角,這些旅店當然也是些有近百年歷史的老房子,我住的Garden GH就正對著Sule Paya佛塔,只是房間並沒有窗戶,看不到Sule Paya。

    我在登記入住時順便問老闆換錢,本來想換100美元的緬甸錢(Kyat(K)),那知換來了大摺有成吋厚的Kyat鈔票,原來一美元可以換1000K,而Kyat最大面值也就是1000K,所以這一換便是十萬Kyat,即是一百張髒兮兮的大鈔,隨身帶著也是累贅。

    既然換了錢,便順手先付了今天的房租吧!那知老闆卻拒收Kyat,原來外國人在緬甸必須以美金付旅店房租,買飛機及火車票也只收美金,哈!那麼我剛才換這一大堆Kyat除了吃飯之外便沒有啥用處,於是又要請老闆收回剛才多換的Kyat,結果我全個緬甸之旅只換了70美元的Kyat便夠用了。

    搞掂了住宿後便出去找旅行社買明天到蒲甘古城的機票,Sule Paya旁邊的旅遊局樓下便有家國營旅行社(Myanmar Travels & Tours (MTT)就像中國的中旅社專門接待外國遊客),旁邊還有另外兩家民營旅行社,不過同樣的機票三家旅行社的價錢差距頗大,最後我花了76美元買好了機票,比最貴的那一家慳了成十幾美元,看來在緬甸買東西時要貨比三家才好幫襯。

    買好機票都已經是中午,先到公園旁的一家唐人餐館吃午飯(Mandarin Restaurant),老闆是一對上了年紀的華人夫婦,農歷新年快到了,當然要跟他們說聲“恭喜發財!”

仰光市中心的Sule Paya前車水馬龍

    飯後便回去Sule Paya逛逛,還未過馬路,Sule Paya入口處擺檔賣花的師奶便向我熱情地招手,我第一時間想起以前在印度旅行時通街通巷追著遊客屁股的拉客仔,果然一來到大門那班師奶便湧上來圍著我要我賣花敬佛。

    在緬甸一切和佛教有關的地方都是聖地,訪客必須脫鞋赤腳才進踏足聖地,那班師奶見賣花不成又生一計,便說可以代我看鞋,其實是想等回可再借故向我硬銷紀念品,好在我早有準備,我在小背包中掏了半嚮後抽出了個膠袋,正好裝著我的涼鞋後塞進背包內,那班師奶見我連裝鞋的膠袋也早準備好了,無機可乘便一哄而散。

如花似玉

    在Sule Paya逛了幾圈後,便沿著大街走去火車站買幾天後從曼德勒回勃固的火車票,那知在火車站搞了好半天,等到MTT駐火車站的大爺睡飽午覺出來招呼我這個外賓,才搞清楚火車站只會預售該站發車的車票,我只有在到了曼德勒才買回程的火車票。

Sakura Tower旁的戲院本期上映的賀年猛片 - 七劍

    火車站和仰光著名的昂山市場都同在昂山大街上,我便走路過去昂山市場逛逛,順便到火車站對面的日本人出資興建的Sakura Tower的泰航辦事處Reconfirm回曼谷的機票,Sakura Tower大堂入口處還煞有介事的有保安員站崗檢查,不準閒雜人等入內,都幾巴閉下。

繁忙的昂山市場

    昂山市場的前樓是座沒有甚麼看頭的老房子,主要目標是後邊幾個大棚子裏的商鋪,主棚主要賣些金銀玉器和遊客紀念品,我在這裡買了兩件印著Bagan公仔和緬甸字每的T恤供日後替換用,跟著便走到後邊專賣玉石的棚子“觀摩”,這裡的玉石店大都是由當地華僑經營,鋪面有點像百貨公司賣小飾物的玻璃櫃,只是玻璃櫃中擺賣的都是些價值連城的玉石,一些只有手指頭般大小的碧玉就賣上五六十美元,有些質量和式樣更上乘的就更加貴了。

    這裡的玉石店還有一個特色,就是看店的大都是女士和小姐們,男人都不知跑到那裡去了,可能是來買玉石的客人主要是以女性為主吧?就是男士來光顧時,對著這裡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們開天殺價,我們落地還錢時也恐怕也不好意思去得太盡吧!

    我藉著買玉而和這裡看店的小姐們搭訕了好一會,玩到人家差不多要收檔回家時我才離去,不過我要說明我並非存心來白撞的,只是看得上眼的玉石起碼要幾十美元,我還是等到旅程完結時看看還剩下多少銀兩才再來入貨。

黃金佛塔

    逛完昂山市場差不多是下午四時,正好去仰光大金塔(Shwedagon Paya)遊覽,我打的到大金塔的東廊大門下車,金頂門廊前面有一對巨形石獅子鎮守著,初看時有點虎豹別墅Feel,大金塔在仰光市郊的一處小山上,要經過一道鋪著雲石,兩旁天花掛滿整列木刻浮雕畫的梯級長廊才能到達大金塔所在的平台上,單看這道裝飾得美輪美奐的登山道便知道,這座據說有二千年歷史的大金塔,不知花了多少代緬甸人的心血才達至今天的規模,就是在百多年前仰光已淪為英治“下緬甸”的首府時,還是獨立國家的“上緬甸”國王曾出巨資為仰光大金塔重修及添上新的黃金寶石塔尖,搞到當時的殖民地政府不知如何應付這次充滿政治意味的宗教捐獻。

仰光大金塔東門廊入口前的守護石獅子

    當我赤腳爬到山頂平台,還未看到大金塔的身影便被兩位售票處的姐姐拉著賣門票,我見到她們臉頰都塗著金紛,想起今天在街上也看見不少緬甸婦女也是這樣化妝的,便借機問她們臉上塗的是甚麼東西,她們見我這麼八卦便笑著說這些是香粉,塗來當然是貪靚啦!我便借頭借路說可否給我聞下香不香,跟著便哄個頭埋去,那兩位小姐被我的古怪舉動嚇了一跳,嘻嘻哈哈的逃開了。

大金塔所在的山頂平台

    付過買路錢後終於可以看到大金塔,大金塔除了由一列小金塔圍繞著,四周還有不少金碧輝煌的亭台樓閣和佛塔佛殿,在佛塔金殿之間漫遊,赤腳走在平滑的大理石地板上原來也挺舒服的,只是烈日當空下大理石表面有點兒燙腳而已。陽光普照下大金塔金光燦爛,耀眼奪目,只是我來不逢時,圍著大金塔腳下的一眾小金塔正值維修,一座座小金塔都被紅白藍帆布包著,實是大煞風景,還十分有袓國feel。

平台上的佛殿和小金塔群

    和西藏的佛教聖地不同,在緬甸未見當地人一定要順時針方向繞著佛塔轉圈,不論是和尚還是遊客都是四圍隨便走走,奇怪是來這裡的和尚和後生仔都不是來拜佛,反而很喜歡拉著西方遊客說話,本來我還以為是大金塔的免費導遊,後來我走得累了坐在大金塔旁的一座金殿下小休時,又有個後生仔來跟我搭訕,才發覺這班和尚大哥和後生仔只是想借跟外國人說話時練英文而已。

    這個後生仔起初見我是東方人,劈頭第一句便問我的英文好不好,大概他是找不到老外作練習對像才逼於無奈來打攪我吧!於是我便串他是否我英文不好便不和我聊天了,不過他還是和我聊了一會,原來這小子之前曾到新加坡讀了幾個星期的商科課程,說今天還充當導遊帶了幾個來仰光探他的外國同學來大金塔玩,想來他以為出過國後便對自己的英文蠻有信心吧!只是這小子說來說去又是些你是甚麼地方人呀,今年有多大,在家裡做些甚麼工作之類,我多問他幾句他便目定口呆的對不上嘴。

黃昏時份的大金塔前信眾

    我一直坐到太陽下山,直到大金塔亮起晚間的照明,晚上燈下的大金塔也是十分漂亮,只是我的傻瓜相機沒有夜攝功能,看了一會便下山離去,打的回市中心搵食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