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7, 2005

臨江客棧

(2005/4/27-28, 湖南鳳凰鎮, 傅氏客棧)
臨江客棧

    幸好我還帶著網上下載的旅館地圖,便從包中把圖淘出來看看,原來旅館是在虹橋的上游,我剛才又給人老點了。按圖索驥,不一會便找到青年旅館,旅館就在東關門後邊臨沱江的小亭附近,我摸到旅店內裡,店裡邊靜靜的沒有幾個人,只有一個小妹在看店,小妹說樓上的房間都住滿了,一個人就只有睡在樓下的房間裡,一個床位要15元,我便跟她去看看房間,一看便不得了,那房間就在廁所後面的一個密室裡,黑黑的就像監獄裡的水飯房差不多,加上旁邊傳來陣陣的廁所味...唉,無謂難為自己!

    若有所失地從青年旅館走出來,定過神來後發現身邊傳來陣陣的臭汗味,而臭汗味不是來自別人,而是區區。我自昨天從香港出,發坐了一整天火車來到湖南,下午又焗了幾個小時巴士桑拿,剛才又在驕陽下遊走鳳凰鎮一周,搞得現在滿身臭汗,給汗水濕透的T恤粘著十分不好受,還是趕緊找地方投宿落腳,第一件事便是沖個凍水涼。

虹橋下的橋洞

    鑽過虹橋下邊橋洞,見到虹橋旁邊有兩間臨江而建的小旅店,外貌和古城臨江的吊腳樓無異,只是內裡其實是現代的水泥建築,我想若能住在江邊應會幾舒服的,便本著隨便看看的心態摸進其中一間。樓下客廳正在看電視的大娘見有客到,便招呼我到樓上看房間,樓上共有三間房間,其中兩個有獨立浴室的已住了人,剩下樓梯旁一間沒設有廁所的雙人房,而浴室則在樓梯的另一邊,即是在房間的斜對面。大娘見我一個人來,便叫我包房,房價本來是40元,可是因我只得一人,便減為30元,可是青年旅館一個床位才是15元吧了,我便還價20元吧!

左邊的房子便是傅氏客棧

    大娘當然嫌我出手太底了,最後拖拖拉拉的討價還價一輪,大娘說可以50元租兩天給我,但第三天星期五我便要搬走,好讓她租給從廣東來渡週未的遊客,我便同大娘說我是打算來鳳凰玩三天的(星期三至五晚),開旅店的那有要客人住兩天後再搬出去另找地方過一晚的道理呢?不如75元給我連續租上三天吧!反正我也不想再走來走去找地方住了,經過我一番的死纏爛打,最後大娘都答應了,一邊笑著收錢,一邊說現在原還有小伙子這麼會講價的,看來平日來光顧的都是那出手闊綽的新青年。


從客棧裡可看到鳳凰古城的虹橋, 東門城樓和江邊的吊腳樓,如此美景,夫復何求!

鳳凰重生

清早,北門沱江前的梅花樁

    下午去逛街,經過虹橋走到對岸的古城裡隨便鑽鑽,雖說四月還是春未夏初,不過天氣已開始熱起來,太陽曬得熱哄哄的,我一路從東門走到在北門,就在北門外渡口旁邊踏著梅花樁蜻蜓點水的過江,再沿著江邊走了一轉後回到東關門,已經熱得一身大汗,我便坐在東關門對面的小亭裡休息,看了一會剛放課後的小學生跳橡筋繩,亭內還有一幅提著黃永玉詩的石碑,提醒著遊人這裡還住著一個大畫家。

放課後

    坐了一會,我便沿著亭後的小路爬上後邊的一個長滿樹木的小山坡,上坡上還有些中學女生在寫生,在黃昏的林蔭下看著山下沱江兩邊的吊腳樓寫生,真是寫意之極。黃昏時我到夜市街邊的小攤位食串燒,又遇上幾個來度假的內地女大學生搭台,唔...在初夏入夜後的古鎮小街裡,偶然遇上一陣春風拂面,感覺真不錯呢!我想我的旅遊Mood又回來了。

黃永玉的詩,究竟寫的是甚麼呢?

    晚上回到旅店休息,吃飽飯便坐在大堂梳化上和大娘老闆吹水,大娘的普通話夾雜著不少鄉下話,實在不易明白,大娘一直找機會sell我去D短線團,但我才不會咁易落疊。談話時才知今天虹橋上面的房子都是開放後重建的,原來歷史悠久的虹橋在這幾十年來,一直都是209號國道橫過沱江的要道,解放以前就存在的老房子都在那火紅年代時因為要讓路給國家發展而被拆掉,直到後來在北門那邊新修了一條跨江大橋,及近年要搞旅遊產業,虹橋才恢復舊貌。

    而大娘在虹橋旁的房子則是九十年代蓋的,外貌雖跟江邊別的吊腳樓無異,但內裡卻是是鋼筋水泥結構,大娘又說現今古鎮旅遊業興旺,所以她們家便改裝成旅店,順便向客人推銷那本地旅遊團賺外快,與古鎮所有人一起全情投入旅遊事業去。

虹橋下正在寫生的學生

    她又說夜市後邊一塊重建的仿古商住樓物業發展,沿江及夜市路邊的商鋪已買上天價了。她說現在鳳凰古鎮裡一棟佔著好位置的房子起碼要三四十萬大元,我說大娘妳不是無端白事發財嗎?腳下踩著一平方大丁點的地方便值過萬元了,逗得大娘開心笑得見牙唔見眼。

    憑著國內旅遊業的火紅發展,衰落多年的鳳凰經濟又再次興旺起來,連帶大娘一家也發財了。

結伴同遊

    晚上和大娘吹水時,她說起店裡還住了一對深圳來的後生仔女,提議我可以約他們明早一起包車到苗鄉襯墟去,不過他們當時正在外面泡,於是我便邊和大娘聊天,一邊看電視等他們回來。不用等多久兩人便回來了,他們兩一是情侶來,想不到還會說廣東話呢!原來他們也是來了一兩天,今天聽大娘說跟團去了郊外一個甚麼苗寨景點遊船河,可是齊聲說不好玩,白白浪費了一天喎!幸好剛才大娘對我落兄嘴頭我也是無動於終。

    我們約好明天早上一起去“山江鎮”逛苗墟後,便各自回房睡覺去。回到房間我循列打開電視,地方電視台竟然在放星球大戰第二集(二十幾年前那套),我便躺在床上邊看電影邊看書,等電影播完才關燈睡覺。

清早-沱江畔吊腳樓的倒影

    第二天早上準時起床,依約到樓下大堂等那兩口子,可是等了一會都不見人來,便和大娘打個招呼,獨個兒到虹橋對出的市集吃了碗餛飩當早餐,吃飽回到旅店,才見那兩口子施施然下來,說要吃早餐去,我也不好意思阻著人家拍拖,於是便再約了時間在旅店等。

清早-遊船未至的沱江

    過了大半小時,便兩位主角吃好後,我們便過了虹橋坐哥爾夫球車到新城去,再找車子到山江鎮。到山江鎮的中巴和面包都停在農行對面的空地上,我們三人一到來,便有大伙拉客仔搶上來,想當然個個人都說馬上開車,不過經過兩天的熱身後,我也想當然不會輕易上當了,在那兩口子一臉迷茫之時,我已找到一輛剛好剩下三個位子的面包,說好價錢便拉著兩位主角上車,來個“馬上走”。那兩口子十分奇怪我為何知道農行在那裡,找車子又這麼熟行,這當然是因為我昨天初來步到便漫遊鳳凰鎮一週,做足功課,只是這麼戇居的糗事,我當然是不會說明啦!

    兩位主角一起坐在後排,我就和其他乘客坐在中間那排,路上我和他們有句沒句地聊天,原來兩人都不是深圳土生土長的,只是後來到深圳讀書,後來在工作單位裡認識的,而那女孩更不是廣東人,而是江西來的,不過她的白話說得真好,奇怪我認識的江西人有幾個的白話都說得十分漂亮,看來江西人學白話是十分挺容上口的。

    車子離開鳳凰後沿著公路在彎彎曲曲的河谷中跑,沿途不時見到些已經熟透收割的油菜花田,我想要是早來半個月的話,路邊便是一塊一塊金黃色的花田,比現在只是一片單調的綠色好看得多,不知到了山江那邊,會不會有花田看呢?

    車子沿途還經過幾起小村子,一路放下車上的客人,在中午前便來到山江鎮,那時車上就只有我們三個遊客,司機說墟市要在中午才會熱鬧起來,問我們要不要先到前邊一座苗寨去看看,那兩口子經過昨天旅行團慘遭被宰的經歷,當然耍手擰頭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