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6, 2005

附庸風雅

(2005/4/26-27, 火車硬臥, 湖南鳳凰鎮, 傅氏客棧)
引子-2005年4月下旬

    自02年底旅行完畢回港後,不是待業家中無所事事,便是找了份長駐大陸的工作而終日無事白忙,連續工作了一年多也沒有放假,結果一直兩年來再沒有外遊了,使經已悠慣了的我十分不習慣,就像無辣不歡的四川人來到廣東打工般,每天過著淡而無味的日子。

    時光飛逝,我在2005年4月中轉了工,新公司於星期一通知我在下個星期一上班,咦!咁中間不是還有成個星期時間的空擋嗎?咁難得便不容錯失,一於離開香港去番幾日旅行先!

附庸風雅

    只得幾日時間,連一個星期也不夠,到外國又趕唔切買機票和辦簽証,我又唔想花太多錢,只想到就近地方輕鬆一下,唔駛諗又係返大陸坐火車去旅行。

    但坐火車去邊度好呢?能在香港搭一晚火車便可到達的旅遊點,就只有廣東鄰近各省,其中湘,贛,閩都不乏名山,比如南嶽衡山,“只緣身在此山中”的廬山,和以盛產茶葉聞名的武夷山等,但是天時暑熱,夏日炎炎去登高?還是免了。

    除此之外,心想到廣西桂林看龍勝的梯田水影也不錯呀!可是桂林我以前又去過了,光是一個龍勝梯田又不夠玩,而且春未放水浸田的日子差不多過去了,只怕到時光禿禿的梯田又沒有甚麼看頭。

    跟著便想起湘西的鳳凰古鎮,記起當年旅行結識的國王先生和薯伯伯都曾去過鳳凰,對那裡評價都不錯,而我早輪又附庸風雅地學人去文化中心看法國印象派畫展時,剛好同場還有國畫大師黃永玉先生的畫展,我又冇執輸入去逛逛,看了不少黃大師以老家鳳凰為提的水墨畫作,於是這次我便順理成章,決定去鳳凰古鎮,看看那裡是否如大畫家筆下般,風光如畫。

臨急抱佛腳

    於是當晚我便一邊收拾行裝,一邊上網找有關湖南鳳凰的旅遊資料,比如是從廣東開往湖南的火車班次,知道了得先要坐火車到吉首或是懷化,然後再轉公車到鳳凰。我在網上找到了兩個國內的火車時刻查詢網站,發現在深圳西站(嘜原來深圳有個火車西站?)每日晚上都有班開往懷化的普客列車5302次,不過要到翌日下午才到達懷化,那麼連同轉車時間便要在入黑後才能到達鳳凰,晚上找住宿會是十分不便。

    在另一個時刻查詢網中我又找到一班下午在深圳發車的快車N706次,不過先前那個網站就不到這班車,使人搞不清哪個網站的資料才是最Update,不過這時已管不了那麼多了,等明天過羅湖到深圳火車站買票時才算。

    第二天早上再收拾一下東西,順便從書架上塵封多年的書堆中,找回多年前每個中學生都要做讀書報告的沈從文─[邊城]塞到行李中,好等坐火車時看書打發時間,和陪養一下明天走訪邊城的情緒。等到11點幾老媽子下早班回家,跟她臨時說聲要出門到大陸玩幾天(嚇了她一跳!),應承途中會打電話回家報告行蹤後,便背著小背包匆匆出門去也。

溫故知新

    過了羅湖到深圳火車站已是下午一時多了,這時深圳火車站正在進行連接地鐵出口的工程,要搭扶手電梯到三樓再行樓梯落番二樓的售票大堂,真是麻煩。跟往常一樣,售票大堂內必定是人山人海,內裡只有一半的賣票窗口正在營業,窗前當然也是大排長龍,我走到最後邊那些可以聯網預售的窗口排隊,如果深圳沒有火車到懷化,也可以轉買其他如是深圳西又或是廣州開往湖南的班次。

    等了好一會,前面還剩下差不多十個人時,售票窗裡的大娘突然在台下摸了個[休息]的牌子出來,原來該窗口的售票時間差不多完了,唉!忘記在排隊前看看售票窗的服務時間,久在香港習慣了安逸的生活,沒有做好排隊霸位,爭先恐後的思想準備,對各種狀況的反應遲鈍了不少,結果當全人類湧到旁邊的人龍重新排隊時,我又回到龍尾了(第1次失誤)。

    這時眼看不過還有三個小時多點便要發車了,心中便開始擔心沒有硬臥車票,又或是根本沒有N706這趟班車,要到別的車站去坐車。哈!回心一想,一來深圳買火車票,便遇上這樣的情況,我以前於返大陸的旅行經驗都不知丟到九霄雲外去了,看來我要重頭回想一下當年搶票趕車的經驗,好好地溫故知新一番。

深圳火車站 - N706次: 深圳-懷化

    排下排下,我又徐徐地移近龍頭,就在這時旁邊有個大叔試圖插隊,原來他想退票,我看了一下他手上的車票,哈!原來是開往懷化的N706次,只不過是明天的班次,不過總算在臨門一腳前能確定真有這班車。既然這窗口可以聯網預售六天的車票,於是我又順便買了星期六下午回程的車票,以免到時在懷化車站又要再排多一次隊。

    買好車票後還有時間,我便坐地鐵到東門吃台灣小籠包當午餐,還做了個一小時的腳底按摩,好為明天的腳程作好熱腳準備,跟著又到PK超市買了支鮮橙多和兩個合未度杯麵作為火車上的晚餐和早餐,然後在五點發車前一刻才坐地鐵回到火車站,自從深圳通了地鐵後,真是方便多了。

懷化

    (05年6月份華南豪雨成災,我在電視上看見懷化也受到洪水侵襲,也許因不久前曾到此一遊,心裡有點感同身受。)

    火車是下午五時發車,我這卡車上還有一半床位空著,枉我先前還擔心買不到車票,上車後我從包中淘出那本[邊城]來看,經過18個小時搖下搖下的火車行程,第二天早上十時多便到達懷化,我隨著大班從深圳回鄉的乘客離開車站,站在出口站四處張望,只見原車站大樓正在拆卸重建,前邊的車站廣場只有幾輛殘舊的市內公交大巴和一些出租車在等客,不像昆明,廣州和深圳等大城市般,長途車站就在火車站外邊,那麼我那裡找到鳳凰的長途車呢?

    不過所謂路在口邊,幸好我在出站口前邊的小店買橙汁時(又是鮮橙多),問過看店的小妹,知道可以坐大巴到客運站轉車到鳳凰,便摸上廣場上一輛巴士去。

    懷化是內地芸芸的一座小城,不過在湘西便算上地方上的一座大城市了,可是在公車上沿途所見,這裡的市容連深圳二線和東莞的工業市鎮也不如,怪不得那麼多內地青年千辛萬苦也要跑到沿海發展去了。

    不一會便來到客運站,一下車便跑到停車場上找班車,看到車棚下停了幾輛中巴車,其中一輛車頭擋風玻璃上掛著〔懷化-鳳凰〕的招牌,可是車上空空如也沒有一個乘客,司機跟我說要先到售票處買票,我便又跑到車站大堂排隊,正當輪到我買票時,突然有一個大姐重後而上打尖,在我的抗議聲下,施施地買了兩張也是到鳳凰的車票揚長而去。

    跟著我買過車票回到中巴車上,卻不見剛才那大姐,這時我才想起內地一般班車發車時,都會在出站口那裡多賴一會,把握最後一分一秒多拉幾個客人,剛才那大姐想必是在最後一刻坐了上一班車走了,看來我這次會有排等。(第2次失誤)

時來運到

    果然不出我所料,時值正午,烈日當空,我在又熱又焗的車廂內乾等著,一等便等了一個多小時才客滿發車,好處是因為早來,所以給我霸了司機位後面的好位子,而在臨發車前一刻,有一位漂亮嬌小,衣著時髦的小姐上車,跟深圳廠裡上班的OL差不多樣子,還正好坐在我旁邊的位子,哈!好運又回來了。

    從懷化到鳳凰車程大約是三個小時,我坐的中巴車在差不多下午一時發車,離開懷化市區後便沿著狹窄彎曲的G209國道,在一個接著一個的山谷中的迂迴前進,開車後不久我又發揮多嘴本色,和旁邊的小姐有句沒句地搭訕起來,知道她是懷化本地人,正要往吉首探朋友,可是這班車是要去鳳凰啊?原來她早上貪睡而晚了起床,沒有趕上中午到吉首的火車,便只有來客運站先坐車到中間的鳳凰,再轉車到吉首去。

    今天可是星期三,她不用上班工作的嗎?原來她自己搞服裝生意,自己跟自己打工,怪不得可以自由自在了,而且因為工作關係而很會穿衣服。不過大熱天時坐長途車,還要穿著一件外套,雖說現在天氣還是時冷時熱,為甚麼還要堅持著呢?

    車子跑了一半路程,想必那小姐在和我聊天過程中得知我是從香港來的遊客,看樣子也不像壞人,終於放心下來,才把外套脫下來透透氣,哇!原來外套下面是一件黑色的小背心,唔怪得剛才咁熱都要死頂啦!

    到達鳳凰已是下午四時多,下車後我和那小姐在車站旁的小飯館草草吃了點東西當午餐,她便轉乘另外的中巴車到吉首去了,臨行前還留了手機號碼給我,著我過幾天後回到懷化時找找她。

迷走鳳凰

    不過下車的地方有點古怪,十來輛中巴車就是隨便地停在馬路兩旁等客,在國內就算是小到不得了的小鎮,總會有個正式的客運站,就是連西藏深山中的小鎮也不例外,為何鳳凰鎮上卻不見有客運站呢?我想大概剛才下車的街角就是客運站的位置吧?我記得之前看薯佰佰的鳳凰遊記中提過,從客運站步行十來分鐘便是鳳凰古城,心想雖然不知往左走或是往右走才好,不過就算走錯方向,就是在小小的鳳凰鎮也不會要我走多少冤枉路吧!便懶得問路了。(第3次失誤)

    於是我便沿著右邊的路走過去,哪知越走越離奇,路兩邊都是些新建的旅館,一點都不像一個老舊小城應有的,反而十足新開發的旅遊城市,走了十來分鐘,又來到一個路口,一邊是往鎮外走,一邊是柺回鎮內,不過怎樣看也不見古城的蹤影,來我真的不知走到那裡去了。

    在這三岔路口上,我當然不會咁戇居走出鎮外,也不會走回頭路,便沿著另一條路走回鎮內,一邊行一邊問人建設路,虹橋和東關門所在,可是連續問了幾個路邊看店的伙計,他們對我提問的反應都是張口結舌,都不知其所以然,我心中不禁暗暗納旱著“點解D人連自己居住的地方都不甚了了呢?”還是我唔知行左去邊度,行左去隔離鎮?唉!竟然行錯路,今次真是老貓燒鬚!

    又走了一會,見到一處三岔路口的街角有片大地盤,問人才知那裡才是原客運站,在不久前給遷拆了,怪不得剛才下車的地方怪怪的,不過若從舊車站往右邊走過去,果真是約十分鐘左右便可到達古城的虹橋,而且現在也不用貴客浪費半點腳力,因為為了方便遊客遊覽,臨近古城至虹橋的一段建設路已被列為“行人專區”,並設有“哥爾夫球車”來回接送市民,坐一程盛惠2元。

    不過我既然走了大半路程,便決定繼續走到虹橋去,沿途經過一家超市便順便入去買了支鮮燈多,一大支水和幾鑵椰汁,然後在烈日下喝著冰涼燈汁再多走一會,終於給我看到虹橋了。

虹橋

    可是迷失之旅還未完結,因為過了虹橋後還要找青年旅館落腳,我還依稀記得網上找到的旅館地址,橋下一家買紀念品的小店伙計跟我說青年旅館就在橋下游那邊,可是我沿著河邊來回走了一轉,只見河邊有一道長長的圍牆,內裡一列仿古重建的新房子正在裝修著,但是找來找去就是找不到旅館的門牌,難道旅館又給政府遷拆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