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8, 2005

山中一日

(2005/4/28, 湖南鳳凰鎮, 傅氏客棧)
馬鞍山

    山江鎮其實是公路兩旁有些水泥房子的一個小小的鄉下小聚落,不過卻是附近苗鄉趕集趁墟的地方,聽說每逢農曆三號的日子便會有墟市,平靜的小鎮便會變得人山人海,十分熱鬧云云。

山江鎮大街上(趁墟前)

    因為我們來早了,小鎮中間的大街兩旁雖已擺滿了各式大小的攤檔,只是趁墟的人潮還未來到,於是我便提議去剛才司機說過的苗寨看看,大家便沿著公路穿個小鎮往後山走去,便見這時已有大大小小的中巴、貨車和三輪電單車載著客人和貨物來趕集,當然還有不少鄉民沿著公路絡繹不絕的徒步前來,看來等會的墟市裡定會擠個水洩不通。

深山裡的“馬鞍山苗寨”

    我們要去探訪的“馬鞍山”苗寨就在山江鎮的後山,就在公路右邊一個不起眼的小路盡頭,苗寨依山而建,旁邊還有一大片水田,苗寨由一道石砌的圍牆包著,入口就在圍牆下邊的一個門洞,門上的碉樓看樣子是後來重建的,想不到是門口對面還有一座售票室,不過因為沒有人看守,那麼我們當然不用門票了。

苗寨入口

    寨內除了偶然轉來幾陣雞鳴犬吠,和微風吹過時的樹葉聲外,內裡是一片靜悄悄的,我們鑽進門洞後,見到前庭內有一個長滿綠藻的水池,旁邊還有一班學生在寫生,咦,主人在那裡呢?

苗寨內交錯的石級

    我們沿著小巷,踏著石級,在寨在閒逛著,兩口子說想看看居民家裡的樣子,但又沒有膽子闖進人家裡,走了一會還迷失方向,最後還是由我帶著摸回大門口,來到門口他們說要拍照留念,可是那男生正猗著一棵樹拍照時,突然間哇哇大叫!原來樹上有條毛毛蟲...

    看著那兩口子玩得這麼高興,我也不好意思阻著人家,便和他們約好各自遊玩,一回再在苗墟相見,他們便先回鎮上逛墟,我則跑到在苗寨旁邊的田野遊蕩,吸收一下田園氣息。
苗寨對山的油菜花田

趁墟

    回到鎮上,果然是人山人海,看來附近苗鄉是總動員來參與一個月三次的趁墟活動,我見墟內人頭湧湧這麼熱鬧,我也不執輸往人多處擠進去。

山江鎮郵局外-人山人海

    可能後生的寧願周未到城市去玩,又或是都跑到城市去打工,趁墟的大多是上了年紀的老太太和大娘,而她們不是背著個竹籮裝戰利品,便是背著張竹制的小座椅,帶著個小娃娃逛墟,當碰到“街坊鄰里”時,少不免要停下來吹吹水,雖然全世界都說我們聽不懂的鄉下話,但內容想必然是那裡有便宜的好東西買,孩子如何,莊稼收成又如何等等。

揹著娃兒逛墟的大娘

那麼苗墟裡有甚麼賣呢?

    賣米粉和辣椒的苗族大娘,我問她為何只不和其它人一般穿著苗裝,她說苗裝太熱了,還是漢人衣服舒服點?(注意,她們頭上不是載著頭巾,便是載頂三角竹帽,奇怪是帽上用紅漆寫著“北京”兩字?)

米粉及最佳佐料-辣椒

    另外有檔也是賣米粉的婆婆,一邊看檔一邊看孩子,不過她賣的是一碗碗的紅油米粉,不用吃光是聞下都辣死人,她還不齗叫我食碗試下,我說多謝了,怕辣!

紅油米粉

    還有一檔是賣假牙的,一片片假牙就放在台上,還陳列著一瓶瓶的藥水,不知胡盧裡賣的是甚麼藥?盤子裡還有一個大鉗,那個開檔的大叔就充當牙醫,旁邊還有幾個大嬸在候診,而檔攤後面就是放VCD的店子,大堆孩子就擠在門外嘻嘻哈哈地看電視,而貴客就在街上眾目睽睽地裝假牙,突然間覺得在香港看牙醫不再是甚麼慘事。

行走江湖的赤腳牙醫

    隨街都是女士和小孩,至於D男都跑到那裡呢?原來都在一旁的牲畜市場裡睇人賣牛,各有所好。

    我在墟市了轉了個多小時,但是不曾碰上那兩口子,差不多是時候坐車回鳳凰了,但是他們跑到那裡去呢?不會是已經坐車走了,放我飛機乎?

    後來終於在鎮口坐車的地方找到他們,原來他們一先便行完墟市,覺得又熱又無聊又人多,便走到外邊找車子,順便找我,咦?不是說好在鎮上等的嗎?他們為甚麼跑到鎮外邊去呢?正好我們旁邊有台小面包要走了,我順便截住司機問到不到鳳凰,而車上剛好還有三個座位,司機見有額外收入,便讓我們坐順風車回鳳凰去,於是我們便不用擠中巴車了。

    回到鳳凰鎮上我們一起到“大使飯館”吃午飯,我順口問那兩口子有沒有在墟市買些甚麼紀念品回來,他們說沒有看上甚麼好東西,呀!對了,因為墟市上賣的都是鄉下的農產品,又或是從大城市運來銷售的日用品,而且因應鄉下的消費力,貨品的檔次質量當然比不大城市,更加進不了來自沿海的廣東人的法眼內。不過我想鄉下墟市總會有些地道特產是大城市找不到的,尤其是小數民族地區,比如是苗族女士喜愛的銀器首飾和剌繡等工藝品,銀品的手工或許比不上“謝x輪”和“3Dgo”等大品牌,但是這裡的苗疆風格卻是城市內買不到的,唉!我想咱們城市人還是回城市消費好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