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9, 2002

賽馬節

(2002/8/9-12, 那曲)

賽牛vs賽馬

    在拉薩看過了雪頓節哲蚌寺的曬大佛盛況後,第二天早上便坐車到藏北那曲鎮去,準備看看明天星期六早上(8月10日)在當地舉行的賽馬節開幕典禮。

    出發當天早上,當我正在亞賓館的大房內打包準備出發時,住在旁邊一個老外青年問我去不去體育館看賽氂牛?原來拉薩市政府每年都會在雪頓節時搞一個跑氂牛比賽,算是近年來雪頓節哲蚌寺曬大佛後又一熱點活動,十分受市民歡迎。

    我想起平日在草原上所見那些大胖又笨的氂牛,總是慢吞吞,懶洋洋地在太陽底下吃草,很少會四處跑動,深明高原上養生之道。難得會有大隊氂牛經過刻意打扮,"穿紅帶綠"地一起賽跑,聽來會是一件十分有趣好玩的事情,搞到我又想跟那老外去看看熱鬧。

    可是轉念一想,要是今天我花半日時間去看氂牛比賽,便趕不及在明天早上到那曲看賽馬節的開幕表演,權衡輕重之下,總覺得到西藏旅行,必要看一次青藏高原牧民的賽馬節才算不枉此行,於是便無奈地放棄了難得一次看氂牛賽跑的機會,離開拉薩到那曲去。

賽馬節

    西藏盛夏除了間中來一陣寒風雪雨外,平日天氣總是風和日麗,天朗氣清,陽光普照的,和佔據一年近半時間的嚴寒冬天,又或是肅殺的秋天相比,一年只得三數月的夏季真是西藏的[歡樂時光]。

    如果在雪域之國中,不好好把握時機到草原上曬曬太陽吹吹風,真是莫大的浪費,所以自古以來藏北高原上的牧民都會在盛夏之際,一起到那曲搞過賽馬聚會,雖說是賽馬為主,但除了跑跑馬,比槍法外,還會一起跳跳舞,唱唱歌,當然更少不了在太陽底下蓋個帳篷,和至友親朋一起喝喝酥油茶,青稞酒,聊聊天吹吹水等等,而青年男女更會把握這一年一度難得的機會來結識異性,談談情,說說愛。

    而人多之際當然也少不了從各地而來做生意,趕市集的商販,又或是像我等來趁熱鬧的多事之徒,所以賽馬節時,諸色人等,紛沓而此,使這個一連七天的賽馬節成為西藏夏日最熱鬧的節慶。

入馬場

    早上從拉薩客運站出發,所乘坐的中巴車沿著青藏公路飛馳,一路上都是一片藍天白雪和青綠草原,和後藏一片光禿禿,塵土飛揚的高原山脈風光又是另一番景緻。車子先在當雄停車午飯,沿路又不時因為青藏公路重鋪和青藏鐵路施工改道以致堵車,到達那曲時已是下午四五點左右。

青藏公路

    下車時一算才知這趟車子一走便是七個多小時,要不是一路上草原風光莊麗,沿路又可以看看天上白雲,數數草原上的牛牛,把心思都吸引到車外風光,否則要和二十多人擠在一台又小又破的中巴車中,在修補中的破公路上顛上七個小時的車程,想必會是十分無聊難捱的苦事。

    好不容易來到那曲已是下午四五點,中巴車就停在公路旁邊的客運站,車上眾人下車便一哄而散,就只有我一個人戇居居地在車站門口左望右望,只見公路旁邊各有些兩三層高的石屎樓房,火熱的太陽下街上沒有幾個行人,就只有對面空地上有幾條狗懶洋洋地躺在陰影下伸長舌頭,若不是偶而對著公路上經過的貨車吠兩聲,我也不會注意到牠們。本想一下車便找個人問問那裡有旅店投宿,但看見鎮上冷清清的沒有幾個人,一點過節的熱鬧氣氛也沒有,心中只是奇怪一點都不像明天便是賽馬節的,懷疑自己是否搭錯車來錯地方,或是賽馬節已過,來得不是時候。

    反正已經來了,我便沿著公路信步走進鎮內,沿途經過幾家旅店招待所,可是每家的便宜床位大房不是住滿,便是一早給人連續預訂了幾天,就是有房間的也是開天殺價。原來明天真的是賽馬節,只是看熱鬧的遊客今天一早便坐包車來了,旅行團也預先訂了房間,看來一心以為提早一天來找房間的我,因為貪便宜熬了大半天的公車,反而是最後來到那曲鎮。

賽馬場外草原上的帳篷陣

    就在鎮上瞎逛找旅店時,經過一條路旁見到一大片空地上邊蓋了很多帳篷,帳篷堆中間還架了一個大牌坊,上面寫了幾個大字,好像是[安多地區羌唐賽馬盛會]之類,但是實際寫些甚麼已經不記得了,只見空地後面還有一大座石屎建築,想必就是賽馬場了。

賽馬場全景

    回想個多月前在神山腳下的武警營和那個來自那曲的小兵聊天,當時我問他賽馬會在那曲那裡舉行,他說就在賽馬場囉,當時我一心以為草原上的賽馬會應該是在草原上舉行的,便以為他說的賽馬場不過是郊外一片大草地而已,來到才知那曲原來真的蓋了座賽馬場。我想平日在香港時我也不曾入馬場睇跑馬,皆因香港跑馬以賭為主,對我豪無吸引力,但今日反而千里迢迢跑到西藏入馬場,真是奇怪。

江湖行腳商

    跟著就在前面路口轉角處給我找到一家”民政招待所”,老闆說大房就只剩下兩個床位,不過大房內已有人住下,我說不介意和人同住,那個山東大叔老闆便帶我到樓上去,果然大房幾個床位都已有人佔用,旁邊還堆了大堆貨物,看來是跑江湖的行腳商。

    這家招待所設在那曲民政局的附樓裡,後邊便是民政局的家屬院,旁邊還有一座兩層高的民政局大樓,竟然每個房間都設有獨立的分體式空調,不過敞大的辦公樓內卻不見有人辦公,看來那曲的民政局都有唔少閒錢,想必除了是生財有道之外,還有從國家西部大開發帶來的好處。

那曲街上的東風大卡車

    明天才是正日,住下來無所事事,便跑到外邊一家川菜小館吃了個麻辣毛血旺砂窩(毛血旺是啥東西來呢?),跟著便泡了幾小時網吧,晚上回來時遇到兩位同房,不出所料都是從內地上到西藏碰運氣的行腳商,其中一個也是今天剛到,想是要趕上明天賽馬節的熱鬧。我在西北旅行時常都會碰到這些行腳商,不過平時我都是住在招待遊客的旅店,不像這次在街上胡亂找了家不起眼的招待所,才有機會和這些四海為家的人同住一室,大家都是出門遠行的人,打開話匣子,不到一會便相熟得似是多年不見的朋友。

    和西北道上別的行腳商一樣,剛來的那位大叔也是賣望遠鏡,手錶之類的東西,老是抱怨在街上白行了一整天也未開帳("發市"),反而那個老早來到那曲的大叔卻笑吟吟的十分高興,原來他老早知道望遠鏡這類只有一次生意,成本又高的玩意是賣唔去的,皆因整個西藏的行腳商大都是賣這些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已經沒有市場空間,所以他專攻一些日常生活的小用品,如是牙膏牙刷,一次性洗頭水和沐浴露之類,總之是要貨如輪轉,薄利多銷的才是細水長流的長久生意。

    這時我帶著的洗頭水剛好用完,剛才吃了個勁辣砂窩搞得滿頭大汗,正想到外邊的公共澡堂沖過熱水涼,便跟那大叔用超值朋友價買了十幾包一次性洗頭水,結果這些洗頭水到我旅行完畢回港時還未用完。

開幕大典

    第二天早上一早起來,在樓下一家小飯店匆匆吃了幾個饅頭,便跑到賽馬場去,只見賽馬場四圍的草原上都蓋滿了帳篷,四周都是穿著傳統藏裝的西藏人,一家大小拖男帶女的往賽馬場走去,只是摸不著頭腦昨日小鎮除了賽場外蓋了大堆帳篷外,四周都是靜悄悄的了無人氣,今天卻是人山人海的,不知人們是從那裡冒出來的。

    我來到賽馬場外才知是要買票入場的,每張門票不過是一兩塊錢而已,只是馬場入口已經擠滿了人,入口守著大閘的武警小兵歇力頂著人潮,只讓買了票的入內,沒有買票的我也隨著人潮往入口擠過去,擾攘之間才知場內已經滿座,現在就是有錢也買不到門票,這可不是要我白行入趟嗎?

    好不容易才讓我擠到閘口,守門的小兵當然問我要票,這時我看見裡邊看台上的人堆中有些是中旅社的旅行團,還有個導遊在叫喊著些甚麼,我便“靈機一觸”往那班旅行團指指,說道我也是旅行團的,剛才到外邊上廁所去,門票則留在導遊那裡,那武警小兵看我一面外地遊客的笨樣,想也不想便讓我進去了,結果給我漁目混珠的胡混過關,連那幾塊錢的門票錢也省掉,我真是越來越cheap了!

大巡遊

    混進賽馬場內,只見看台上早已擠滿了人,十分熱鬧,遲來的人當然沒有地方可坐,於是我便隨著眾人坐在跑道旁的圍欄下邊,對正前面就是跑道,無遮無掩,一覽無遺,觀景反而比擠在看台上人迫人的清楚得多。
雖然是藏人的節日, 領隊的想當然是國旗手
騎手後面的當地駐軍方陣
 跟著仲有學生組成的步操樂團

    過了一會表演隊伍便列隊進場,就好像以前讀書時代中學陸運會時,一眾運動員健兒在喇叭播放著走音的校歌下,跟著學校旗幟進場一樣,只不過這裡的校歌改為國歌,旗幟也改為國旗,而領旗的也是一隊訓練有素,步伐一致的士兵,不過當中有一樣和以前是相同的,就是用喇叭播放著的國歌也是走音的,最不同的是放完國歌後竟然還放了幾響煙花,在天上"碰!碰!"的爆出幾朵白雲。

迎賓的小學生和負責監督的老師

    行列中首先是大隊的士兵和武警組成的護旗儀仗隊,跟著有一隊小學生拿著花球,在老師的監督下向主禮台上作那招牌的揮手歡迎動作,跟著又是一隊中國傳統的舞龍,然後才是主角的藏人隊伍。先有一班穿著仿古藏服的騎士,看樣子就跟戲台上做大戲的差不多,後面便是一隊穿著傳統藏服的歌舞隊,他們在主禮台前當然是載歌載舞,可是在我們跟前還未操到主禮台的一段,大伙人都是懶洋洋的各顧各地聊天,看樣子好像是剛睡醒般。

準備獻哈達的西藏姑娘

    可是主角過後跟著出場的竟是大隊的閒雜人等,就是那曲市各政府單位隊伍,警察,醫院,稅所,城管,最後連公交,銀行也摻上一腳,變成一個官差衙役的遊行巡禮,和傳統的西藏賽馬節好像一點關係也沒有,真是九唔搭八,十分之無里頭。終於等到大隊繞場一週,行列過後當然是少不了些官腔演說,跟著又有幾個嘉賓說了連遍廢話,才由某某人通過大喇叭宣佈賽馬會正式開始。


英氣勃發的西藏帥哥和媚媚
馬術比試

    經過剛才一輪冘長的黨八股,弄得大家昏昏欲睡後,終於是真正的"Show Time",賽馬節的重頭戲當然是賽馬啦!剛才那班穿得像做大戲的騎士在賽場上策馬奔馳,似模似樣,係威係勢十分有形,場上眾藏人觀眾看得興高采烈便都起哄喝采,十分熱鬧,可是大隊人馬才跑了一兩個圈,再跑到我們跟前時,這班一生在馬背上生活,弓馬嫻熟,騎術精湛的西藏騎士們,當中竟然有人一個托大,來個馬前失蹄,鬧得人仰馬翻,後面接著奔馳上來的馬匹趕忙左閃右避,眼看快是撞成一團,看台上眾人都緊張得齊聲驚呼,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只見眾騎士一個馬步便從容而過,有驚無險,眾人驚魂甫定之後又是一下了的采聲雷動,響徹全場。

角式扮演?

    西藏牧民不論男女都是馬術好手,男士跑完後,當然輪到女士上場,好顯示一下當代西藏女士們巾幗不讓鬚眉的風姿,剛才一副含羞答答含橫坐在馬上,盛裝華服,大家閨秀模樣的一眾女士,現在也跟男士一般騎著駿馬在場上賽跑,果然真是一派"英姿颯颯"的"西藏貴婦仕女馳馬出遊圖"格局,只可惜看台上一眾藏人男士一臉不以為然,當女士們策騎經過時眾人便起哄發出"呵!呵!"的怪叫,當然女騎士們都是專心策馬的騎術高手,可沒有受到旁人的無謂騷擾,一路奔往終點去,沒有像剛才男士賽馬時,有人老貓燒鬚臨尾香。

    跑完馬,可是馬兒還未能收工吃草,皆因還有下場,就是比試騎術。就在馬場中間的大草坪上,工作人員在草地上放下些像羊毛的東西,等著眾騎士策馬鬥快檢拾,當然是拾得越多越快的馬術便是越好,於是在評判槍聲一響,眾騎士便一邊跑馬,一邊從馬背上彎身下去檢拾目標,這玩兒真需要"人馬合一"之技,既考馬術,又考身手,眼明手快之餘又要同時顧及胯下馬匹,真是今我是個城市來的港燦大開眼界。

    只是一眾高手都集中在主禮台前的草地上作賽,我等老遠坐在場則都不能看得清楚,這時身邊的藏民觀眾便有人從懷裡摸出望遠鏡來觀看,差不多每個藏人家庭都預早準備了一副望遠鏡,也有外地遊客把相機用的大炮鏡頭充當望遠鏡,而少數沒有準備的人,就只有像我一樣矇起眼睛遙望過去,但求不會錯過每個精彩鏡頭。早知如此,昨天我也向同房的大叔借個賣不出的望遠鏡一用,這時才知為甚麼到了今時今日,還會有人上來西藏賣望遠鏡了。

賽馬場上的勇士

    比過身手後,跟著來的便是騎射比試眼界,工作人員先在草地上放置一些箭靶,然後參賽的騎士便提槍策馬,又或是拉弓搭箭上陣比試,只聽到賽馬場上傳來轟轟的槍響,騎士開槍時那些老式的毛瑟槍口噴出團團的白煙,草場上傳來陣陣的硝煙味道,時間又好像倒流回到百年前清未民初的時代。

賽馬場外一景 - 小孩和全球通

    如是者玩了半天,早上的賽馬開幕典禮算是告一段落又到了,在中正散場的時聽場中廣播得知今天的大形比賽都已完結,晚上在鎮上的電影院另有一個歌舞民藝晚會和及後一個煙花表演,請各中外貴賓到時出席,只可惜我不在貴賓名單之上,便隨著看台上眾人散去,到馬場外邊的墟市上看熱鬧去。

夜雨煙花

    因為昨天那家川菜小館的砂鍋好吃,晚上我又在那裡吃了個麻辣砂鍋,結果又搞得滿頭大汗,吃過飯後在網吧上網時外面下起大雨來,雖說正值盛夏,但是高原上一場夜雨過後,街上變得又冷又濕的,我反正不想冒雨回旅店,便又再破費去幫襯旁邊的公共浴室沖個熱水涼。

    西藏高原上的小鎮商業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玩兒,吃的不外是藏餐茶館,川菜,山東水餃又或是清真回民風味,住的便是幾家招待所再加上一座比較體面的涉外賓館,當然還有超市,郵電局,網吧和汽配店,皆因草原上的公路小鎮是漢回貨車司機,和西藏牧民往來之[補給站],一切在草原上生活所需用度都可在小鎮上找到,當然也包括給疲憊的旅人和牧民沖個熱水涼的地方,以前西藏人一生才洗澡三次,其實現今洗澡的機會已經多了。在香港每日沖涼可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在這裡卻要每次收費RMB10~即是約一頓飯的價錢,實在不算得便宜。

    沖完涼時剛好停雨,外邊的水泥馬路上滿是積水,看來是因為高原上降雨量不高,當初設計街道時沒有預計大雨時的排水需要,正當我從澡堂出來時突然聽到賽馬場那邊傳來陣陣雷嗚般的悶響,我才記起晚上還有煙花表演。這時街上的行人,或是在店內上網吃飯的都探出頭來,一起站在街上舉頭看煙花,只見剛下過雨後的夜空晶瑩剔透,天上繁星閃耀,隨著前面賽馬場內陣陣閃光,空中爆出一朵接連一朵燦爛炫目的煙花,伴著地上積水反映著天上煙花近乎完美的倒影,十分漂亮,我看得出神,混然不覺寒冷。

遊樂場

    賽馬節和雪頓節都是一年一度的大事,一樣都是一連七天舉行。第二天差不多睡到中午我才施施然地來到賽馬場閒逛,經過昨晚一場大雨,天上陰霾盡散,又是一個陽光普照,風和日麗的高原夏日。賽馬節除了跑馬比賽外,另一戲肉就是馬場外的墟市,一列列的攤位內擺賣著各式各樣的商品玩意,藥材首飾,場內擠滿了賣買和看熱鬧的人,不少藏人均穿上傳統的藏服出遊趁墟,曬曬太陽,吹吹風。
賽馬場旁邊的市場
遊戲攤位
 扮靚靚去shopping
攤檔販賣的都是牧民日常生活所需

    除了賣東西的商販,場邊空地上還有些遊戲攤位,檔主在地上放置著大大小小不同的采物和阻礙,客人則站在圍欄外用些單車膠胎滾過去,膠胎停下套著那件東西便算客人贏了,但不知是眾人眼界奇差,地上凹凸不平,又或是老闆放置采物和阻礙得宜,站了好一會也不見有人拿到甚麼大獎,最多不過了贏一兩個紅A膠盆,膠凳仔之類的小東西,雖是如此,贏了采物的人總是歡天起地的離去,算是花了幾塊錢買個采頭,老闆見搞了半天也沒有人贏了他的電視,VCD機,也可舒一口氣。


青藏公路 - 好牛唔攔路

    就這樣我在那曲住了三個晚上,到星期一下午才坐最後一班中巴回拉薩,我坐在車頭司機位旁邊好看路上風光,司機後邊就坐了大班做完法事回拉薩的喇嘛,車子每經過山口和瑪尼堆時,他們都會拿出一把紙張度碟,邊叫著"梳!梳!梳!!!"邊把度碟拋到車外,因為我坐在車頭窗戶旁,他們便遞了一把度碟給我,於是我便有樣學樣的也把度碟"梳!梳!梳!!!"的隨風送到車外去,回拉薩的車程一點也不覺得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