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5, 2002

雪頓節

(2002/8/5-8, 拉薩, 亞賓館)
雪頓節

我在八月五日便回到拉薩,為的就是要來看看八月八日舉行的雪頓節,不過甚麼是雪頓節呢?說實在我也搞不懂.只知道是每年盛夏,藏人都會在藏曆七月初聚在一起玩上幾天,間中當然還要去寺廟拜拜神,和一家大小,呼朋喚友的結伴到草原上蓋過帳篷,在太陽底下乘涼和喝酥油茶。

因為傳統上藏人都是以遊牧為生,終年在高原上遊蕩,聚小離多,所以總得找些借口和親朋聚聚,於是除了新年外,又在中間搞些轉山節,曬佛節和雪頓節來玩玩,雖說西藏傳統上有很多節慶和朝聖活動,但這都是藏人每年難得聚首一堂的機會。

傳統和宗教的結合把鬆散的牧民凝聚成堅實團結的民族,在過去的千多年來,在這廣闊的青藏高原上,這群為數不過幾百萬的藏人,能夾在中,印,回三個不同的國度之間,保持著自我獨特的文化過著簡單平和但是自由獨立的生活。

在拉薩過雪頓節有很多各式各樣的慶祝活動,但最矚目的還是哲蚌寺一年一度的曬大佛,當天哲蚌寺會把收藏在寺內的一幅佛像大唐卡拿出來曬太陽,據聞不少拉薩市民都會到寺裡拜佛上香,看來是一場不可錯過的熱鬧。

本來我還約了朋友一起在拉薩過節的,可是他們都沒有出現,於是又只好自己一個人過。亞賓館大通舖中本來還有其他旅客,可是不知是否因為我在過去的個多月中習慣了獨自上路,又或是和阿牛言簡意深的溝通,對著這班和我一樣也是為了趁熱鬧而來到拉薩的遊客,雖同是中國人,當中不少還是廣東老鄉,甚至是香港年青人,我卻發現和他們之間產生出了一層無形的隔膜,有點話不投機半句多之感,既然合不來,倒不如自由自在獨個兒遊玩去。

總動員

等了好幾天,終於到了雪頓節,奇怪我的心情就有如在家中過年過節般興奮,早上起來時房裡空無一人,原來眾人在凌晨時結伴跑去哲蚌寺看曬大佛開幕典禮去,於是我在街上的小店胡亂吃點早點,便跑到青年路去坐中巴到哲蚌寺去。

我出門時不過才九點多,奇怪滿街都是一家大少拖男帶女的往西走去,難道都是要去拉薩西邊的哲蚌寺去看熱鬧?不到一會便來到青年路,只見到處人頭湧湧都在等車,可是就只有幾台到色拉寺的中巴士空著拍烏蠅,而平日在街上拉客到哲蚌寺的車子都失蹤了,等了好一會才有台往哲蚌寺的中巴車來到,眾人便一湧而上拼命擠上車去,反應慢半拍的我就只有站在人堆外望車輕歎。

既然無車可坐,就只有和其他人一般見步行步地往西走,一拐回大路,哇!原來是全成總動員,只見成千上萬的民眾步伐一致的往西走去,他們在拉薩市內從東往西組成一條連綿不斷人龍,規模之盛大,就有如在香港從維園遊行到中環一樣,只是大家不用叫口號,也不是抗議些甚麼,而是懷著平和愉快的心情去作一年一度的朝聖禮佛,真是何其壯觀哉。於是我便混入人龍之中,跟隨大隊往哲蚌寺朝聖去,感覺就有如回到個多月前在神山轉山一樣。

可是要從拉薩東邊走到西郊的路程實是不短,走了大半個小時,突然見到有班人追著一台中巴車,因為剛才在青年路逼巴士時,已啟動了我在香港訓練多時的”逼巴士本能反應”,這次我便抱著不執書的香港精神跑過去,竟然也給我擠到車上。

正當我在車上站在一眾好奇的藏人中間,暗之慶幸有車搭時,車子走了幾個街口便停下來,原來已經到了西郊,因為前路因擠滿了朝聖的人群而封路了,白花了我兩塊錢車費和追車的氣力,怪不得會有車坐這麼好了。

逃票難

隨著人潮往西郊出發,只看前面老遠的一處山頭上一片煙霧迷漫,那裡就是人龍的目的地哲蚌寺,真是香火鼎盛。走了一會人龍便走上一條條的郊野小徑,上次我來哲蚌寺玩時也是不走大路,取道這些小徑上山的,只是奇怪何來這麼小徑,而路旁又不時堆著些用小石塊堆砌成的小瑪尼堆,這時才知是一年一度雪頓節時來朝拜的市民的傑作。

山道上的人潮熙來攘往,但再不是單方向上山,也有些人從山下回來,在荒郊野外找個地方就地野餐,總之漫山遍野都是人頭湧湧,非常熱鬧。當越走越近時,我心中想著”用不用買門票呢?”,上次來玩耍時遊人只有小貓三四之數,只要遶過大門售票處便能輕易入寺,但是我知道政府是不會輕易放過這個一年一度的發財機會,但我心裡又十分不願多花錢益了這班傢伙,等會就只有隨機應變找辦法混進去。

來到寺門外只見一片人海,大伙都往寺門裡擠進去,本想我可漁目混珠的混進去,便把頭上的藏帽壓得低低的隨著人潮往寺門內擠,可是經過大門時卻給我的小背囊出賣了,被那些氣焰十足的”售票員”小子當場抓著,當然少不了一陣無謂的爭吵才能脫身。
哲蚌寺外漫山遍野都是前來看雪頓節曬大佛的信眾
殊途同歸

我想既然前門不成,就不如從後門進去,反正路途迴異,只要殊途同歸就成了,於是我便反過來朝著後門向著轉寺回來的人潮迎面走去,可是還未到後門,便見到一個胸膛掛著”工作証”的肥叔叔坐在後門旁的一塊大石上,笑嘻嘻的望著我,這傢伙不是剛才那班”售票員”小子的老大嗎?

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就是另闢別徑,記起那本港人出版的西藏旅遊書中提過,寺門前面的小廣場另有小路通往曬佛場,於是我又回到前門,翻過廣場下面的一面土牆,往後邊的荒廢田園鑽進去。這些田園本是佛寺的農莊,可是經過歷年的變亂,寺內人口凋零,缺乏人力使到這些由前人辛苦開墾出來的梯田都給荒廢了,我在這些廢田間往上爬,又翻過了幾道石牆蘺芭,便遙遙見到寺後山上一片煙霧迷漫,上面曬著一片大佛唐卡,下面擠著一大群朝聖禮佛的善信,場面壯觀熱鬧。過了一會我趁眾人不在意時,鬼崇崇地爬回寺內擠滿人的大路上,再次溶入朝聖的人潮之中。

哲蚌寺後山頭上來看曬大佛的信眾絡繹不絶

朝聖人潮的目的地就在曬佛台的腳下,台下臨時搭了個帳篷供喇嘛們吟經頌佛,而台下一眾善信就向著佛像上香參拜,當然更少不了藏人最喜好的轉圈圈,不少人都爬上曬佛台圍著佛像轉個圈,各有各忙,十分熱鬧。因為先前已走了幾個小時,又要爬山翻牆,走得腳仔軟軟,便爬到山坡上的一塊大石上,一邊歇歇腳,一邊看著佛像下的眾生相。
 終於看到曬大佛了
 曬佛台下忙得一頭煙的喇嘛
 曬佛台下人山人海
圍著大佛唐卡轉返個圈先

既然來佛寺看熱鬧,所謂入門叫人,入寺拜神,臨行前當然我也少不了到曬佛台下向佛像參拜祈福。佛像下擠滿各式人等,誠心的善信,多事的遊客,還有忙得一頭煙的喇嘛,各有所求,十分忙碌。在佛像下我所祈求的,不過是希望往後的旅途上一路平安,身體健康而已,但願各位也能求仁得求,扎西得勒(如意吉祥)!

到最後我當然是大搖大擺地從寺院後門離去啊!

曬相煩

到雪頓節前有好幾天的空檔,無所事事時便跑去泡網吧,又或是為將來的旅程做準備,例如是花了幾十元人民幣在拉薩市中心的眼鏡店配了副眼鏡片,好取代之前在新藏線上吃車塵時被沙塵弄花的舊鏡片,和順便到市郵局把先前寄存在日喀則的旅行照片和看完的書籍寄回家去。但為免把寶貴照片寄失,便分開菲林底片打包塞在背囊中,一路從拉薩帶回家。

去旅行拍照留念本是平常事,可是去了近半年旅行,要處理大量的菲林照片卻是十分煩麻,光是曬相便花了我不少金錢,然後一路上還要帶著大堆的膠卷底片和照片,既怕途上日曬雨淋把底片弄壞,又怕途中不小心又或是郵寄中弄失,旅行影相真是一件令人擔驚受怕,但又不得不做的差事。

之前在布達拉宮廣場旁邊的沖曬店曬相,但都是舊式的沖曬機,效果一般之餘又不能曬相板,選相和存檔編號時十分麻煩,這次我從後藏新疆回來,當然又新拍了一堆膠卷,因為應承了神山那個解放軍軍官和界山大板的撤拉族卡車師傅寄回照片給他們,我總不能回港後才施施然把照片寄出,(因為當時我也不知何時才打道回府),便在拉薩找沖曬店曬相,結果這趟不負所望給我在郵局對面的小街找到一家號稱西藏唯一的[激光數碼沖印店],價錢和拉薩其他沖曬店一樣,可是因為機器設備先進新淨,照片曬出來的效果卻要好得多了。

後來這家店子我又來幫襯了幾次,先有新藏線上神山聖湖的膠卷來沖,還有以前印度,尼泊爾和西藏的底片來曬相板,和後來雪頓節和賽馬節的膠卷,久而久之便和店裡的技術員大哥混熟,才知道那傢伙每次給客人曬相時都會把好看漂亮的照片私自留在沖印機的電腦中,平日無聊時便拿出來看看,多看了便把西藏所有的名勝風光都記熟了,雖然他從內地來到西藏後便一直待在拉薩城裡,但卻能一看照片便能十居其九地差出是何時何地在西藏哪裡拍攝的,嚴如經驗豐富的西藏旅遊家一般。

小記:回港後失業時終日無所事事,便把旅行的照片逐一掃瞄進電腦中,才知自己在長達一年的旅程中拍了上千張照片,逐一掃瞄及”執相”實是一件十分費時費神的工夫,幸好當時我窮極無聊,一件苦差卻成為我打發時間及回味旅程的消遣活動。

不過回想起在旅途中時常見著人家帶著數碼相機和DV機,當時只有聊以自慰地想這不過是些有錢人家昂貴而不大實用的高科技玩意,不是一個經濟背囊友所為,但後來在家裡為掃瞄照片白忙時才了解到善用高科技的好處,將來如再去旅行的話,我一定要帶部輕便的數碼相機玩玩,好省去帶著大堆膠卷底片的沉重負擔,和事後沖曬費和掃瞄”執相”的時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