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8, 2002

金沙奔流

(2002/8/28-29, 芒康(嘎托鎮), 金沙江)
一點祝福

    意外地坐了一程“順風車”來到芒康鎮,隨即發現這裡是一個十分美麗的藏族小鎮,四野都是熟透了的青稞,金黃飽滿的穀絮在艷陽下隨著微風輕搖著,就像在向我這個遊蕩而至的陌路人親切地招手般。

芒康~田園風光

    我們在小鎮外邊一處十字路口下車,看到路牌才知這裡就是川藏線和滇藏線的交匯點,路牌一邊指向成都,另一邊則指向拉薩,好像兩地就在咫尺之間,這才想起自離開拉薩後,我一直蹭磨在川藏線上差不多已有兩個星期了。大概明天我便會橫渡金沙江離開西藏,再往前走不到幾天便會走完川藏線回到麗江,那時我的旅行便要結束回港去,忽然間感到時光飛逝,仿佛明天旅程便會結束般,一想到現在無憂無慮的日子快要終止,我便決定要好好享受旅程餘下的每一天,便放慢腳步慢慢地走進鎮去。

芒康~佛塔,水車,經幡

    今天陽光普照,風和日麗,反正我又不急於趕入鎮內,便沿著公路徐徐前行,好能慢慢地欣賞西藏盛夏的田園風光。村民在十字路口旁蓋了一座佛塔和一間白色的小房子,我聽見房子裡傳來輕輕的水木碰撞聲,便好奇地往內裡窺探,原來房子裡有一座水力推動的轉經輪,由路旁一條潺潺小溪推動著,佛塔旁邊還堆了一列刻了六字真言的石頭,還插了幾把康巴式的經幡,好為要出門遠行的村民,和路經此地的旅人送上密密的祝福,祈求一路平安。

芒康~鄉民的公交車

無敵的旅遊業

    一進鎮內便見到客運站招待所,車站內沒有見到班車,反而園子內停滿了大貨車,我見招待所環境麻麻,又見鎮裡邊好像十分繁華熱鬧,便決定到鎮內找找有沒有更舒適的旅店。

    車站旁邊有一間很大的賓館,此賓館樓高數層,冷清清的大堂內起碼有“星級”的裝潢,前庭還配有個空蕩蕩的大園子做停車場,看樣子是專門招待外國貴賓和旅行團的,不過卻靜悄悄的不見得有甚麼生意,賓館的工作人員看見我一派窮光蛋的樣子,便對著我擺出一幅愛理不理的樣子,好一派標準的國企格調。

    再前行一點便有一個十字路口,這可是我自離開八一鎮後,第一次見可容納一個十字路口和多過一條路的小鎮,路口擠滿了賣東西和小吃的小攤檔,人來人往的十分熱鬧,這裡想必就是“市中心”了。我在路口旁邊找到了一家新開張不過數天的小旅店,在門口站了幾個活潑的藏族姑娘和小伙子在拉生意,可能今天沒有幾個遊客到來,他們一看到我背著大包經過便以為有“貴客”光臨,便搶上來拉著我不放,說他們的店子才剛開業,在試業推廣期內有特別優惠,可是我一看他們只有標間,最優惠的房費又最少要上百多元,便知我們有緣無份了。

    到最後我還是回到老舊簡單但廉宜實惠的客運站招待所,當我在板間房內躺在半年沒有換過床單的小床上,看著接收不清滿是雪花的黑白小電視時,不期然地想著今天這小地方就像只得我一個遊客,為甚麼這裡可容納兩家收費昂貴但門庭冷落的“高檔次”賓館,就好像在阿里獅泉河鎮滿街都是沒生意的“小超市”般,一樣是違反基本的經濟原則,難道又是那無敵的旅遊業在作祟嗎?

校長大叔

    來到芒康時已是8月28日,距離阿牛說要離開麗江回家的9月不過剩下數天,想起8月初時國王曾在芒康給我發電郵,那麼這裡應該有網吧的,便想發個電郵給阿牛著他多等數天,和順便發個電郵回家,以免家人以為我不知在西藏那裡失蹤了。可是問過車站和十字路口擺攤檔的人都不知那裡有上網的地方,有些人連甚麼是上網也不知道,於是我便在鎮上四處閒逛尋找,一路從新城區走到舊城區裡,在鎮裡兜了個大圈子,才發現網吧原來就十字路口旁的小街裡。

    晚上在一家小店吃了個麻辣紅油湯麵,又在市集吃了幾串辣辣串燒才回去睡覺,回來時發現今晚又多了個同房在看電視,聊天時才知這位漢族大叔原來是附近一家鄉村小學的校長,在芒康已教了很多年書,真是失敬失敬!我見旅店的伙計對他都十分尊敬,一見面便尊稱“校長”,十足學生見校長似的。(說不定那些伙計以前真是校長的學生呢!)

    校長今天才從內地回來,因為過幾天便要開學了。跟他聊天時才知芒康至德欽的公路因為多處塌坊而中斷了,班車最遠也只能到達鹽井,中間還要徒步翻過多個塌坊區,看來在西藏放完暑假後要回來上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或者是在偏遠落後的山區裡,搞教育又或是上學本身就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校長知道我是香港人後,便說他在德欽時聽說有個香港青年在鹽井附近徒步翻山時,不慎失足掉到山崖下跌死了,他同行的朋友就只有給錢找人把遇難同伴送回德欽,遺體就暫存在縣城裡一家店子的雪櫃內,等家裡安排接回香港去。我聽了後呆了一會,初時還以為是自己聽錯,又或是開玩笑,但看來校長先生又不會拿人家的生死來開玩笑的,真是嚇死人了!又不知是誰家子弟這麼不幸,命喪異域。臨睡前校長還叮囑我路上要千萬個小心。

坐巴士

    第二天早上起來時校長已經走了,清早的車站總是鬧哄哄的聚了一大堆人在找車,搞了好一會當大家以為今天沒有班車開往四川的巴塘鎮時,突然間有台新潮中巴車說會開往巴塘鎮,西藏的個體戶巴士司機總是這樣子的,先要看過夠不夠客人“回本”,和當天的心情好不好,才決定開不開車的,所謂的班車根本就沒有甚麼固定的班次。

    大家一知道有巴士開往巴塘便一湧而上,但其實大家都不用著急,因為車子最後只坐滿了一半,還剩下大把位子便開車了。想到這時我自十多天前在拉薩坐巴士到八一鎮後,第一次在川藏線搭上班車,標誌著往後路上的幾個城鎮都會有班車連接,以後我就不用再大清早起來滿街跑找便車這麼戇居,可以舒舒服服地買車票坐巴士了。

    車子離開芒康鎮,翻過一個山嶺後便沿著一條河谷往東行,之前在拉薩書局打書釘時看過的一本國內旅行書,書中提過從芒康至巴塘途中會經過一條險要的深谷,該路段在夏天雨季時經常發生塌坊斷路,但是在秋天時山谷兩旁樹木的葉子都會轉成黃色和紅色,那時山谷便會搖身一變為一條洋洋數十里的火紅隧道,想必會是十分漂亮壯觀,於是我便抱著熱切的心情期待著一個美好的旅程,自出發起便坐得直直地往車窗外東張西望。

出錢出力

    可是這時正是夏未秋初的尷尬時間,離開火紅的秋季還早,山谷兩旁還是一遍青綠,只有偶爾在一兩棵發育不良的樹上掛著幾片早熟的黃色枯葉,整段路程都沒有甚麼看頭,加上土路經過整個雨季的洗刷,變得凹凸不平十分難行。一路上搖搖晃晃的,不到一會全車人都悶得昏昏欲睡,好像昨晚還沒有睡夠似的。

    就在大伙快是睡著時,司機突然把車子煞停了,大家都嚇了一跳睡意全消,原來前路車子過不去。土路長期給往來的車子重壓和雨水沖蝕,路面給刻出兩條深深的車轍,中間凸出來的泥土便頂著車底。本來一般行走川藏線的車子都能輕易過去的,但是這台新潮中巴車的設計份外獨特,為方便乘客上落而把車底弄得特別貼近路面,這個本來方便城市載客的好意,來到川藏線上的崎嶇山路時便變成了一個十分失敗的設計,真虧會有跑川藏線的司機買這台城市用的巴士來做生意。

    於是每當車子遇上不能通過的爛路時,全部乘客都要下車幫手抬石鋪路和推車,眾人睡不成覺反而變身為義務的修路工人。唉!本以為今天可以安坐位子上看看風景,打打瞌睡,正正經經地坐一次巴士旅行,結果又是一次典形的西藏公路旅程,既出錢又出力,這和今早出發時的美好設想有點兒出入,又一次提醒我繁事都不要高興得太早。

又堵車了

    如是者車子一路行下停下,狹窄的深谷逐漸變為開闊大河谷,終於駛離深谷的爛泥路,回到比較正常不用抬石推車的公路上,當大家以為可以安睡車中等到站時,車子突然又停下來了,原來前方又堵車了。

    我在車上等了一會,奢望再等一會交通便會回復暢通,那知全車的乘客等得不耐煩都下車了,而司機則索性來個倒頭大睡,我便隨著眾人下車看看,一看才知道不得了,原來前邊一處狹窄的山路上有一輛大貨車給卡住了。

芒康-巴塘~陷車了

    事發位置上邊是一幅筆直的山坡,下邊則是懸崖激流,而路面有半邊的泥土因為經不起風雨沖蝕而崩塌了,本來道班在缺口上架了幾條木頭充當臨時便橋,但是那木橋又經不起往來大貨車的重壓,就像玩俄羅斯輪盤般,終於有輛不幸的大貨車壓斷了木橋,一邊後輪壓破橋板卡在破洞中,車子身陷險境動彈不得,只見這時有些人忙著把車上的貨物搬下來,想必是盡量減輕車重,再想法子把車子拉出來,但我想這起碼要搞上一整天啊!

    看來又到了棄車徒步的時候,我回到巴士拿回大包,便朝著不知還有多遠的金沙江大橋出發,聽說那裡有一家小飯店和一個檢查站,我想在那裡起碼有吃有住的地方,總比困在車龍中呆等好得多。來到堵車處,幸好那壞車與旁邊山坡中間還留下一條僅容一人通過的窄隙,我鑽過去後便沿著公路一直往下走,看到前邊遠方曲折的山嶺後邊的河谷出口和金沙江,心想這次真是有排行,不過萬幸是一路都是下坡路,除了太陽高掛外,又沒有刮大風和下雨,自我安慰道不會走得太辛苦的。

只要有夢想

    走了一回便經過堵塞在另一邊的車龍,中間竟然有一台掛著廣東車牌的國產奧X牌小車,車上還有兩個廣東人,當然又少不了一會家鄉閒話了。原來那兩位阿哥想要從廣東一路開這台小車往拉薩,之前廣東至四川一路都是跑高速公路和國道,頂多是花點路費而已,但自進入川西的川藏線山路後,便因土路難行而不時遇上麻煩,我跟他們說往後的路上車轍太深,小車車底太低是不能過去的,他們說大不了便付錢給老鄉們抬車,反正之前在理塘至巴塘一段已經試過了。

    可是他們有沒有想過深山野嶺裡人煙稀少,那會隨時隨地來老鄉給你們抬車推車呢?而且這種小車我在西藏從沒見過,若果壞車了那裡找技師和零件來修理呢?虧他們還說開到拉薩後還要把車子賣掉當回程機票,你想一下一台國產小車走了幾萬公里的破土路後,當然是又殘又破,來到一處沒有同款車型流行的地方,你想一下有誰會買這台破車呢?

    不過我在新藏線上曾遇過有人付錢換我的500元港紙當紀念品,先後在新藏線和川藏線上坐便車撞山和翻車又沒事,今天又坐了輛低地台巴士跑了半天山路,再遇到這對開小車跑川藏線的天真可愛的廣東大哥,我想太陽底下無新事,還有甚麼事情是不會發生呢?事在人為嘛!須知隨著近年經濟發展,自駕遊開始在國內流行起來,不過大都是在假日跑高速公路到鄰近省份旅遊居多,但像他們這般瘋狂的卻是十分少見。不過說不定他們真能一路開到拉薩去,跟著又能找到老襯賣掉車子,這正是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真,祝原他們一路順風!

金沙江大橋

    我背著大包獨個兒沿著公路走了個多小時才來到河谷出口,不過我只是從一條小河谷走進另一條大河谷,那廣闊的大河谷中間流著滔滔泥黃色的江水,終於給我見到金沙江了!只見夏日午後的太陽把本已是泥黃色的江水映得發黃,黃得便人以為水中真是有金沙似的,聽說以前曾有人在金沙江裡淘金,卻不知傳言是真是假,又不知有沒有人因此發了大財。

金沙江畔的G318國道
金沙江畔的佛塔~四川和西藏的天然分界

    金沙江對面便是四川省了,我看見對面山坡下有一條公路,而那公路上竟然有一輛貨車駛過,我想只要渡江後便會遇上交通,說不定還能找到便車到巴塘去,於是便抖起精神繼續前進,跟著便見到江邊有一座佛塔,再前邊經過檢查站便是金沙江大橋了。經過佛塔時看見下面有幾個藏族老鄉坐在陰影下乘涼,他們幾人看來十分眼熟,嗯!他們不是今天一同在芒康坐巴士出發的乘客之一嗎?他們在壞車時便當機立斷棄車徒步了,怪不得走在前頭了。

    再走了大半個鐘我便來到西藏省的檢查站,因為太熱了我便跑到旁邊的園子內找水洗面,園子內的房子本是檢查站的宿舍和辦工室,可是現在已半丟棄狀態,就只有一對夫婦留守。本來那大叔光著大肚子躺在樹蔭下納涼睡午覺,但我進來時不慎把他吵醒了,他知道我是借井水洗面小休也沒有甚麼所謂,自顧回到房子內睡覺,反而是他老婆問我用不用吃點東西。

    在檢查站歇了一會也不見有車子經過,便決定徒步走過金沙江大橋,到對面等便車,但意想不到是金沙江大橋上竟然有幾個孩子在玩耍,原來沿著小路朔江而上不遠處有一條藏族小村,孩子便是從那裡走出來大橋看車子的,看來他們真是窮極無聊了。

    金沙江大橋兩邊都有一座橋頭堡兼瞭望塔,在國內邊區裡的跨江大橋均屬於國防重地,以往都會派兵駐守,又不許外人照相,抓到則當為勾結國外反華勢力作間諜論,不過隨著國家日漸開放,已不再流行重彈如此陳年老調了。我見塔內沒有人把守,檢查站又在後邊百米之外,著量在橋頭玩耍的幾個小孩也不會是兼任守衛的臥底紅小兵吧!橫過金沙江代表著離藏入川的里程碑,這麼有紀念價值的地點,當然要拍照留念啦!於是我再回顧四周,確定並無旁人後,便小心翼翼地從包中掏出傻瓜機出來,偷偷地拍了張相:

金沙江大橋, 過了橋就是四川省

    在大橋上走了一半,心中突然泛起一陣茫然若失的惆悵,我站在橋中間看著橋下滔滔流過的金沙江水,發了一陣子的呆才繼續上路,就這樣我便再次離開西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