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4, 2002

再會再見

(2002/6/14-16, 拉薩, 亞賓館)
一期一會

占文既然從納木錯受完苦回來,當然要吃餐好來惠勞一下,於是我又要大破慳囊陪他去吃貴野.既然他能遠從千里,由香港跑來西藏找我一同旅行,我也要捨命陪君子,吃飯陪到底.

不過吃飯前有些正經事要做,大家還記得我上年在廣西旅行時認識的一個日本女孩,後來年初在老撾和月初在拉薩時失諸交臂,這天我從哲蚌寺回來時,賓館前台的小姐說有個日本女孩來過找我,可是我到吉日旅店找她時,她又去了車站買車票,結果要在夜晚再去碰碰運氣,最後終於給我再見到這日本小姐Rie了.

可是再見時發現原本身材嬌小的她竟然暴漲了一倍,原來她之前在尼泊爾和印度時,跟我一樣是冇啖好食,於是在西藏狂吃之,結果變了個小肥妹,人家來西藏吃苦減肥,她反而反行其道增鎊不少,說回去要好好瘦身一番.

Rie之前在納木錯一住便是兩個星期,說那裡十分漂亮,可是因為簽證期限(1個月簽證,在西藏不能續期),不得意要離開西藏,明天要趕到格爾木那邊搞延期手續,之後便要到北京,蒙古,俄羅斯...繼續環遊世界去.

肥羊串燒

會完舊朋友,繼續講食好野.係拉薩就只有吃中菜,而最正斗的不是各大賓館的餐廳,而是青年路的夜市.其實我不時和占文,或是那兩個韓國女孩去夜市吃烤羊肉串當消夜,通常都是去幫櫬一檔打著"青海格爾木"招牌的老頭子,每次我都要求每串加多點肥肉,烤起來時老闆再加上些辣椒粉,熱辣辣的滋滋作響,十分野味,只是其他人都不懂欣賞那些烤得金黃色,充滿肉汁的香脆肥肉的美味,看見我大口大口的吃著肥瘦夾半的羊肉串時,都以為我發神經不怕過肥.

不過既然說好要吃好東西,當然不止是烤羊肉串這麼小兒科了,於是占文和我,還有那會說中文的金小姐便一起去吃四川麻辣火鍋,還在旁邊別的檔攤要了幾串四川燒烤,邊看著電視直播世界盃邊開餐,十分過癮.唯一美中不足是在大快朵頤時,身邊不時有些小乞兒仔在旁硬討錢,而且是幾個小傢伙圍在我們旁邊,大概是看準我們是外地遊客心腸軟,便擺出一副不討到錢誓不罷休的姿態.

我們因為怕一給錢便會引來更多小乞兒,就是硬起心腸一毛不拔,眾小孩見不能得逞,竟然雙膝一跪向我們伏地叩拜,不知是否我兩何時變成財神了.店主初時不過問那些討錢的小孩,只是看見他們連絕招都搬出來時實在太過份了,才驅趕那幾個小子離去,於是那班小孩便到別的攤檔找外地羊牯化緣去.

我雖然喜歡吃辣,但是我又吃不得辣,真是茅盾之極.我一吃辣時不到一分鐘,便會弄得滿頭大汗,好比在焗桑拿般,只有在開餐時不停飲冰凍的汽水來降降溫,吃飽了一肚子的辣椒,便帶著一身辣味回到旅店.之前我想吃辣是韓國人的國粹,但是中國的火鍋是十分肥膩的,不知金小姐可習慣否,不過後來才想起她曾在北京留學四年,比我總共在大陸的時間還要長,她還有甚麼會不習慣的呢?

薯伯伯的明信片

占文要在十八號回港去,即是要在十七號離開拉薩先到成都,現在只剩下兩天時間,於是說好明天他自行到色拉寺和哲蚌寺遊玩,後天我和他一起到布達拉宮和大昭寺去.於是明天我打算去東郊達孜縣的甘丹寺去,金小姐聽了也說要跟我同去,於是明天我便多了有兩個韓國女孩作伴了.

說開甘孜寺,這寺離拉薩頗遠,雖然旅遊書說過每天早上七時,在大昭寺外有藏民朝聖的中巴車前往,不過這也是幾年前的資訊,於是我便去問旅店前台的服務員大姐們,我想她們應該知道的.這時我想起阿薯伯伯跟我提起過,如到拉薩是住在亞賓館的話,便替他問候一下前台幾位藏族女服務員,於是我便照辦之.

薯伯伯是去年十月左右住在亞賓館的,所謂人去茶涼,我也不抱希望,但是想不到賓館的藏族大姐們一聽到我提起薯伯伯,都反應熱烈地問起他的近況,還跟我說他不久前從印度寄了封明信片來,而且上面寫的都是他初學不久的藏文,真是厲害,怪不得那些藏族大姐過了大半年還是十分關心他呢!

永不言倦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我先叫醒那兩個韓國小姐,然後我去洗水間洗面刷牙,回來時她們兩還是爬在床上,可是不到幾分鐘,當我剛好收拾好床舖和行李時,她倆已經整裝待發(包括洗臉刷牙上廁所和換衫著鞋),動作真是超快速.

可是我們趕到大昭寺前,那兩輛去甘丹寺的中巴車已經要發車了,我們是最後上車的乘客,當我和金小姐擠到車尾後排的座位坐好時,才發現不夠位子,尾隨那女孩便沒有位子,只有跟其他遲來的藏民一起坐在車子前端引擎的蓋子上面(不是坐在車外,而是在車內司機位旁邊的引擎位置上,很不好坐,因為那根本不是座位),於是在往後的個多小時車程中,她和一眾藏民便在車頭隨著公路的起伏搖來搖去,真是辛苦了.

到了甘丹寺下車時,我問她用不用回程時跟她換座位,她卻用有限公司的英文說不用,還說她是"Never Tire"的,這使我想起在尼泊爾一同登山的韓國女孩那種永不言倦的精神,看來韓國人不止能吃辣,還真能吃苦.

甘丹寺


在甘丹寺門下車時太陽才出來了不久,高山的天氣可是十分寒冷,還要不時吹來陣陣寒風,真是要了我的命.就在我們剛下車時,便有個小喇嘛上前要我們買票,我說我們是來跟朝佛的藏民同來的,可否免了這門票,那小喇嘛只是不許,一路跟著我們要買票,看來是逃不過的,便問他一張票要多少錢,他反問我是不是導遊,原來自行前來參觀每人25元,隨導遊前來反而要35元,真不知是甚麼道理?(雖然在西藏多天,我已經給太陽曬得像黑人一般,加件藏袍或可硬充藏人導遊)

甘丹寺是在拉薩河谷旁邊的一處山頭上,比拉薩要高上近千米,這裡大約便有海拔四千六百多米高了.我來了西藏已有十多二十天了,身體在日喀則時已經適應了高原,只是那兩個女孩來到拉薩才不過幾天,金小姐剛抵步時還因頭痛躺在床上睡了一天,現在要她們在這依山而建的寺院裡跑來跑去,我真有點怕她倆會高山反應發作.

因為實在是太凍了,我們又未吃東西,便跑到寺門旁邊的茶房旅店裡避風和吃早點,要了一壺熱熱的酥油茶和氂牛肉麵.吃麵時旅店樓上下來了一名老外青年,原來他在這裡住了一天,現在又凍又餓,也要了牛肉麵,邊吃邊問伙計甚麼時候有車子回拉薩去.

其實西藏的喇嘛寺都是差不多的,甘丹寺和色拉寺,哲蚌寺都屬格魯派,所以內裡都供奉著創派人宗喀巴和各式佛像,而甘丹寺是宗喀巴得道建寺之地,所以便特多宗喀巴的足跡了.不過不論甘丹寺的地位是如何超然,在這幾十年來它的命運和其他西藏的寺廟一樣.寺中不少的大殿房舍都在多年的動亂中破壞了,只剩下一遍頹垣敗瓦,不過在文革後經過多年的復修,主要的大殿大都已回覆原貌了.

人轉我又轉

我們吃過早點後,便跟隨著朝聖拜佛的信眾在寺內轉在轉去,最有趣的是一佛殿內的手印經工坊.看完佛殿,回到寺後一處佈滿七彩經幡風馬的山口,剛才說過佛寺是建在一山頭上,而山脈繼續往上伸展,是一座頗高的山嶺,不少拜完佛寺的信眾,先會經過山口沿著寺廟的山頭轉一圈,然後再在山口出發往山頂上爬去,再在頂峰的香爐焚香拜佛一番,這甘丹寺朝聖之旅才算是完滿結束.

那"Never Tire"小姐看見人家藏民登山時毫不費勁,落山時足不沾地的跑下來,感到十分有趣,也要跟人往山上爬去,於是我和金小姐這兩個"老人家"便陪她走一會,結果不到一會大家便吁呼著喘大氣,最後爬不到幾百米便回到山口起點處,還是怕照留念算數."Never Tire"小姐原來還是大學生,趁放暑假到中國旅遊,西藏之後還要到新疆走絲綢之路到喀什去,真是活力充沛,要不是我和金小姐兩個"老人家"在呀芝呀左,她早已不顧一切跑上山去.

這時還是十二時多,中巴車說好在下午二時才開車,不爬山可沒事幹,於是我們便學朝聖者轉寺一週.藏民朝聖時都喜歡圍著"聖物"從左到右轉上一週,聖物可以由山口上的瑪尼堆,佛寺佛塔,到神山聖湖皆可,轉圈的藏文發音就是"Kora",老外遊客見到藏人轉圈朝聖有趣,便跟著轉轉看玩玩,結果到現在發展成西藏旅遊的行山節目了.




我們圍著寺院轉上一圈,前面也有幾個從拉薩來玩的遊客和一些信眾在轉寺,轉到寺後面時,可以清楚看到山下的河谷,風景果然不錯,怪不得老外也愛轉山了,因為這是領略西藏風光的一個好方法.除中我們還見到有幾頭氂牛站在山坡上吃草,那兩個韓國女孩見了十分高興,說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氂牛的,之前她們從青藏線進藏時也可以看到牛牛,不過在臥舖車內可沒有現在慢慢看這麼自然.


如是者玩了大半天,坐車回程時大學生果然不用我們跟她換位子,不過她因為玩得太累了,在車上一直是身子擺來擺去的坐著睡覺,沒有掉在地上,真是不可思議.嘴裡說著永不累,不過一坐上回家的車上,車子一路搖來搖去的好似是大搖籃一般,再嘴硬的也給弄得昏睡過去了.

因為占文兄明天下午便要坐飛機回成都去,於是小田和一位同去納木錯的廣州女孩便要和占文送行,於是我們晚上便到岡拉梅朵吃晚飯,順便看英國比賽.小田過幾天放完假後便要回美國西岸工作,而占文在暑假後也要到東岸讀書去,兩人都是留洋派,不知那時才做"海龜"呢?

布達拉宮

今天是占文留藏的最後一天,因為占文兄發揮了香港人旅遊走馬看花的神技,昨日便去過了色拉,哲蚌和大昭寺了,於是今天我便和占文兄一起到布達拉宮去.之前來了拉薩都有十多天了,除了初來踄到時來過布達拉宮前面的廣場拍了幾張照片,還有被一班專業小乞兒仔追著討錢外,便沒有來過布達拉宮了.

占文今天未天光便起床,說要到藥王山拍布達拉宮的日出,可是昨天我在甘丹寺上跑了半天,晚上又喝了點酒,今天早上實在不想起床,於是占文便一個人跑去影日出.終於到我起床時已是日上三竿了,占文回來時告訴我今天早上多雲,拍不到日出,藥王山又被些甚麼政府機關霸占著,遊客再不能登山拍照了,而且他在試圖偷偷上山時還給惡狗追吠之,真是無奈.

拍不到日出不打緊,我們便豪一豪,打的到布達拉宮山上去,這可是我幾個月旅行以來第三次坐的士,頭兩次都在印度的加爾各答,也是四月初的事情了.在布達拉宮山頂,先要付過七十大元的門票(藏人只須2元),然後從後門進入.布達拉宮內分紅白二宮,白宮是往日眾大小喇嘛起居生活的地方,紅宮則是大小佛堂和靈塔殿.和其他參佛寺不同,布達拉宮自達賴流亡印度後,便不再有喇嘛居住,現在已經改為一所博物館,宮內駐守的都是管理員.不過為了掩人耳目,一眾管理員都穿上了喇嘛的袍子,所以宮內氣氛是古古怪怪的.

雖然再不是佛寺,但在藏人心中的布達拉宮仍舊是達賴的駐鍚地,仍是來拉薩朝聖拜佛的目的地,所以儘管宮內沒有一個喇嘛,但一眾藏人仍是照舊前來朝拜,只是當那些扮喇嘛的傢伙冇到而己.不過前來參觀的老外遊客可不知情,以為一眾管理員是甚麼喇嘛上師,照樣是禮敬有加,那些"喇嘛"也受之不恭,不過他們在我眼內只是佔了人家地方狐假虎威的傢伙而已.

在布達拉宮的屋頂還有個金頂,不過要另外付10元才能上去參觀的.因為心裡正為剛才那70大元的門票在肉痛,另外又不忿那些假扮喇嘛,鵲巢鳩佔的傢伙的行徑(對著來拜佛的藏人呼呼喝喝,但對待老外卻是上賓之禮),實在不願再給他們賺錢的機會,不過占文兄還是興致勃勃的要上去參觀,為了不打擾他的雅興,最後還是陪他上去.

旅遊教書的老外大叔

其實那金頂也沒有甚麼看頭,只是能看到拉薩市全境,不過眼下都是些大陸特色的肉酸樓房.在金頂上遇到了個老外大叔正在跟兩個藏族女仔搭訕影相,最後當然是失敗收場.

那老外原來也是一直在旅行中,不久前在日本停留了一段時間教英文賺旅費,當知道我們是香港來的,便問我們在香港的學校可有機會找到教專業英語教席.世界上有不少人是一邊旅行,一邊在外地教外語賺旅費的,不過所教的外語只涉及英語和日語.可惜中文免問,否則我也邊教中文邊旅行,那就過癮之極了.

那個老外除了臉皮厚撩女仔和會邊教書邊旅行叻之外,還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好運氣.正當我和占文為那70大元的門票不值時,那老外說他沒有買門票進來,那是怎可能辦到的事啊!原來他在白宮正門進來時看不到售票處,見到前面正門有一班老外旅遊團正排隊入內,便跟在後面胡混進來,門口驗票的"喇嘛"看見旅遊團中多了個老外,卻不知是在誰,只能眼睜睜的任由他逃票了.我們聽後都為之一絕,他成功逃票正好為我們等"亂收費"的受害人出了口烏氣.

遊完布達拉宮,我們便本未倒置地從前門出去,經過白宮正門的廣場時,那裡地上放著一塊大唐卡在修補,而售票處則在廣場旁邊一間不起眼的小房間內,怪不得那老外錯過了.從布達拉宮下山要經過一條彎彎曲曲的長石級,我們下山時正有幾個遊客喘著大氣爬上來,看著人家的辛苦,才想起我們剛才坐車上來的舒適,一副幸災樂禍的心態,睇下我幾時會有報應.

第二天早上占文兄便坐飛機到成都去,然後在當日下午再轉機回到深圳去.他的假期本是今天(星期天)結束,明天應該要回到香港上班的,不過因為航班問題,只有星期六和星期一才有班機回成都,而又他想盡用假期,要在拉薩多留一天,加上又本著辭職不幹冇有怕的態度,於是便選擇在星期一才離開西藏回港,在星期一早上才從拉薩機場打長途電話回公司請病假,一派擺明玩野又如何.於是現在又剩下我一個人留在拉薩,繼續我流離浪蕩的旅程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