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2, 2002

破舊立新

(2002/6/12-14, 拉薩, 亞賓館)
韓人語京

下午從在日喀則回到拉薩,又住進亞賓館的多人間.這些多人間都是男女同房的,和我們同房還有兩個女孩,只見其中一人躺在床上,被頭散髮地抱頭大睡,好像是病了一般,便問鄰床的女孩是否出了問題,可須幫忙,才知原來她們倆是韓國人,今天剛從格爾木到來的,可能還未適應高山反應,所以兩人都顯得有氣力的,只有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下午和占文去岡拉梅朵看阿根廷對瑞典,雖然是和局收場,但是阿根廷還是不能出線,實在是十分意外,今年世界盃中不少強隊爆冷出局,越看越無癮.

第二天占文和小田她們,還有另外數人一起包車到納木錯去,當然又是之前那輛豐田4500,他們一去就是兩天,因為我想試試坐便車,所以不和他們同去,於是便回復過往獨自一人的日子,一個人在拉薩遊蕩.

占文他們一早便坐車出發去,早上又見到那兩個韓國人,想不到昨天在昏睡的小姐竟然用北京口音的普通話跟我打招呼,原來她之前曾在北京外語大學讀了四年中文,還拿了個中文學位,怪不得中文說得這般標準,當然比我這半路出家自學的好得多了.

那昏睡小姐姓"金",睡了一整天後已經好了很多,她和另一個女孩是在途中認識的,初時我還以為是兩姊妹,原來不過是萍水相逢,都是從仁川坐船到天津,之後便一路結伴同行.我問她們今天有可打算,這時她們還是頭昏腳軟,我便說不如先多休息一會,下午才去玩.跟著便說我會坐中巴車到色拉寺去玩,還教了她們逃票方法(是從那港版旅遊書學來的).

逃票

到色拉寺的中巴車是在新舊城中間的青年路發車,坐中巴車只是兩三塊錢,在市區遊了一會子就到了.來到色拉寺的大門前,右手邊有一間售票處,大門的兩邊都是圍牆,書上說沿著右邊圍牆走一段路,便有一度沒上鎖的後門,我跟著照辦,便從後門偷偷溜進寺內,省了三十塊錢門票,感覺有點像做賊.

在大陸旅遊時,不同大小景點都有一共通點,就是收門票,這可是近年經濟發展的後遺症.在西藏好的不學,卻也學會了弄錢搞經濟這一套,通常一間寺廟會收三十元門票,大一點地方的如是布達拉宮和珠峰更要上六七十元之多,要是每個地方都付錢買門票,那在西藏的入場費便會花上幾百元了(我曾經算過,如要去遍全西藏所有重要景點,大約要花上八百多元入場費).

如果這些門票收入是給所屬寺廟,每間三十幾元我倒沒有問題,便當作是補償當年文革破壞的重修費,可是我跟西藏的導遊,司機,甚至廟內的喇嘛問過,都異口同聲說景點是一塊錢也分不到的,所有錢都是到了地方財政去,至於這筆可觀的收入會怎樣給花掉,就不得而知了.所以很多來到西藏旅遊的老外,對於這種濫收門票的政策十分反感,而我也對這些門票是可免則免了.

色拉寺

色拉寺和城西的哲蚌寺,和城東達孜縣的甘丹寺,並列為格魯派的三大寺,是來拉薩朝聖必到之處.這三大寺在鼎盛時期,曾有數萬僧侶,寺內有廣廈千間,可是自從和平解放後,便不復當年盛況了.現在每寺內只有數百僧侶而已,不少佛殿房舍都已經荒廢,唯一不變的是前來朝聖禮佛的信眾,其虔誠和熱心仍如昔日,或許是中國的無神論教育,至今還未能完全革去平民百姓心中的宗教信仰.

色拉寺內的大小喇嘛都十分友善,有時我經過一些佛殿經堂時,內裡的喇嘛都會招我入內聊聊天的,當知道我是香港來的,也不會因我是漢人而冷淡下來,還會問我董伯伯做特首好不好?當我說他只是北大人強加於港人頭上時,大家都會會心一笑,好像十分明瞭大家的苦況似的.有個小喇嘛知我是香港人,還要和我說幾上句英語,原來他一直在自學英文,十分上進.我問他有否看世界盃,他說寺內的大小喇嘛都有看直播,不過見到中國隊表現十分水皮,感到有點失望. (下午回去看中國對土耳其,又吃了幾球光蛋,中國前後吃了九隻光蛋,我和占文的打賭算是贏了,不過賭注只是一餐飯.)

色拉寺是依山而建的,我在各佛殿間走來走去,跟一眾藏族信眾排隊去見活佛,還拿了那條在雲南中甸松贊林寺討來的佛珠來沾點佛氣.跟著我經過一個佛堂時,內裡的一個老喇嘛招我入內,原來內裡供奉著一個觀音像,信眾來到時都會排隊到觀音菩薩像前,用額頭碰一下觀音像腳下伸出來的一根木條,然後由在旁的喇嘛為你唸經祈福,於是我也來過摩頂祈福,心中想著往下能吉祥如意,身體健康就夠了.

祈過福後便繼續到別的殿堂去"探險",不少佛殿都在搞裝修工程,我爬到一間大殿頂層,上層的金頂十分耀目,在天台還可以看到遠處拉薩市中的布達拉宮.這屋頂有一班由藏民老鄉組成的工作隊在修天台,他們當中大都是藏族女性,穿著傳統的藏袍在工地上幹活,那件袍子看有整年都沒有有洗過,她們臉上給太陽曬得紅紅的,穿著這厚重的袍子在大日頭下工作,卻不見她們覺得熱.因為要把天台的泥土壓實,她們十多人便拿著木樁,一起唱著藏歌,動作一致地,一下一下的往腳下的天台打著,這時我真怕她們會把天台也打挎了.

達賴的照片

我在寺內各殿爬上爬落,不知不覺玩了個多兩個小時了,爬得腿有點累,便爬到一間佛殿樓上坐下歇歇.這時有一家四口的藏人也在殿內拜佛,也坐在我旁邊休息,其中一個年青人和我打招呼,便聊上了兩句,原來他們都是拉薩人,幾個孫子陪同老祖母來拜佛的,見到外地人在佛寺內東轉西轉十分好奇.

那老婆婆是不懂漢語的,她問一句,我說一句,那青年就做翻譯.當聽說我之前去過印度,還到過Dharamsala,便問我有否見過達賴喇嘛.我說那時達賴剛好到了外國去(其實他就算在,得閒人也是難以一見的),無緣一見.那老婆婆又問我有沒有達賴的照片可以給她,很遺憾我也沒有,老婆婆聽了有點失望.

(註:達賴的照片,西藏流亡政府的雪山獅子旗等,在中共眼中都是分裂國家的象徵,在西藏都是被禁之物.在西藏的佛寺和人家中,都只能掛上班禪的照片作為合法認可的精神領袖,不過在不少藏人的心中,達賴喇嘛才是藏族無可替代的最高精神領袖.)

下午回到舊城區,在北京東路的川菜館吃了午飯,又到網吧上網,拉薩的網吧收費不算貴,一個小時約要四塊錢,而且還是寬頻的,不過幫襯的本地人都是來打機(如是Beachhead和Rogue Spear等)和玩QQ的,真正上網的都是外國人.

黃昏回到旅店,遇上那兩個韓國女孩,原來她們下午也到了色拉寺去,還看到喇嘛辨經呢!說是很有趣,看來我是時候不對錯過了,不過反正不用門票,下次再去看看吧!

又逃票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便坐中巴到哲蚌寺去,本來昨天那兩個韓國小姐也嚷著要跟來的,可是因為她們賴床貪睡,便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去.寺院是修建在山腰上的,在公路邊本有些拖拉機可以帶人上山去,可是這時太早了,只有我一個人,獨自包一台車子不化算,聽說上山的路不難走,便走上山去,結果在太陽下走了大半個鐘,熱死人呀!

山路上不時堆著些石頭,都是來朝聖的信眾留下的,這些石頭都叫做瑪尼堆,和所有跟佛教有關係的東西一樣,走過時要在左邊經過,可是從公路上山到寺門途中,便有上千個小石堆,在中間轉來轉去十分煩氣,還是走回車路上好了.

來到寺門前面的小廣場,大門和售票處都在左邊,我當然不會這麼笨走去買票,旅遊書說在廣場右邊十來米處有道小門,我跟著過去找找,又給我省了三十塊錢門票.這本旅遊書不過才六十多元,給我省了兩處門票便是六十元了,真是抵買之極.

非繁忙時段

繞過了正門,走到了寺內大殿的前庭門樓,大門則掛著個哲蚌寺管理委員會的牌子,過了大門後面是一片小空地,和之前扎什倫布寺的小廣場一樣,這空地四面圍著兩層高的木樓,正中對著的才是大殿主樓.看來這小廣場是舉行祭典和跳神舞的地方,不過現在卻空空如也,在左邊的木樓下有幾個小喇嘛在手印經文,都是賣給來拜佛的善信的,不過不知為甚麼今天沒有幾個信眾,除了幾個喇嘛外就只有我一個遊客.


在前門的木樓下有一個小買店,還放著幾張椅子當作茶座,我便老實不客氣坐在這裡歇歇腳,跟著便有幾個喇嘛過來和我聊天,看來在寺內當喇嘛,平時除了唸經打座之外,便沒有啥事好幹的,十分空閒無聊.我問他們為甚麼今天沒有甚麼信眾,他們便說今天是星期五,不知為甚麼信眾在星期一三五都不來,而最他們忙的日采則是星期六日,可能是假期關係吧?這些喇嘛可不是和百貨店的服務員差不多,人家放假時他才忙,人家忙時他空閒.

哲蚌寺vs愛琴海

歇了一會也歇夠了,便走到主殿大樓內,在殿內的樓梯便見到些文革時期遺留下來的標語,大都是"毛主席萬歲"之類,本來多年前都被人用白漆遮蓋上了,可是隨著時間的過去,那些白漆都退色了,反而把這些過氣標語突顯出來,真是陰魂不散,或許是在提醒世人不要忘記過去幾十年來無聊的錯誤,和無辜的藏人所受的苦難.

哲蚌寺和色拉寺一樣都是依山而建的,我照例在各殿堂內爬上爬落,不過哲蚌寺的規模比色拉寺大上些,各佛殿經堂都由石級連接著,藍天白雲配上白色的殿房石級,有點像希臘地中海的白色小屋feel.不過這些小屋都是傳統的藏式房子,間中在石級上還會有個老喇嘛巍巍峨峨地走過,提醒我這裡是西藏拉薩,不是愛琴海.

破舊立新? 

不過哲蚌寺有個特點,就是這裡特多荒廢了的房子,不少還是整座倒塌了,只剩下外牆,內裡都是亂石一堆,聽說這些都是當年藏獨暴動時,寺院給武裝的暴徒占據了,山下的解放軍便用大炮轟炸之,及後又搞了十年文革,於是不少房子都給毀了,只剩下一片頹垣敗瓦給後人憑弔.我心想能親身看看這些廢墟,其感染力可比大陸現時流行那些文革傷痕文學要強上千百倍.

我沿著依稀可辨的小徑在這些破房子間轉來轉去,給我在廢墟當中找到了一個小院子,內裡還有一座幸存的佛殿,由兩婆孫守著.我來到時佛殿大門給上鎖了,那小孩見有人來,便拿鎖匙給我開門.這佛殿可不像其他佛殿般好運,一直都沒有給修葺過來,還保持著當年給破壞後的樣子,殿內外的牆上壁畫都給刷去,只留下一些濛糊的印子,殿內所有的陳設都蕩然無存,大殿內除了幾根柱子之外是空空如也,奇在殿內堂還保存著個鎏金大佛像是原好無缺的.我見這佛殿破破落落的,看來平日是沒有幾個信眾來過朝拜,在這裡寄住的兩婆孫就只有靠那點微薄的香油錢守寺過活,於是我也破例捐了點香油錢.



要離去時剛巧有兩個老外跟著旅遊書摸上門來,看到這佛殿如此破敗都感到十分驚訝.姑勿論這些寺廟從前的主人是好是壞,這些寺廟可是幾百年來西藏人的文化藝術結晶,寺內一草一木都是無價之寶,可是一次動亂和一場文革便變成如此殘破,其損失實是令人心痛可惜.

不知是有意無意,今天的寺院還由得這些廢墟留在這裡,隨便給到來旅遊的中外遊客參觀之,以作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予旅遊景點於民族教育的一課,我們北京有個圓明園,他們西藏拉薩也有個哲蚌寺,可以東西互相輝影呢!

黃昏時分回到旅店,又碰上那兩個韓國女子,原來她們下午也是到哲蚌寺去,聽寺內的喇嘛說早上有個香港人來過和他們聊天,她們問那人是不是我呢?占文也是今天從納木錯回來,吃晚飯時他告訴我,他和小田一行人在納木錯過夜時剛好下大雨,又凍又濕的在小旅店裡過了一晚.小田她們可慘了,她們的房間聽說滲水了,阿姨還高山症發作,結果她們整晚都睡不著.不過天明時雨過天清,看他數碼相機拍出來的照片還真的不錯呢!看來我一定也要到納木錯去看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