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0, 2002

吉祥須彌

(2002/6/10-6/12, 日喀則, 聖康飯店; 拉薩, 亞賓館)
天理因循

從絨布寺下山回到日喀則,大約有二三百公里的路程,西藏所謂的國道公路,其實都是些破土路而已,就算是越野車,最高時速頂多也不過是四五十公里左右,平時這二三百公里在平原城市的高速公路上,一般只需跑上兩三個小時而已,可是一樣的路程搬到了西藏的高原山區,便完全是兩回事,就起碼要花上七八個小時車程了.

對於"嬌生慣養"的城市人來說,平日在空調辦公室裡坐上七八個鐘是等閒事,可是要他們在這些破土路上,連續坐上七八個小時的長途車,雖說是最舒適的進口新形越野,可是平日習慣了的大班椅是不會地震的,在車子內顛上好半天,絕對是件苦不堪言的慘事.

在往拉孜的路上,我們車子給一伙穿著整齊制服的解放軍截停了,看他們的肩章都是些校尉級軍官,原來他們的兩台國產越野車中(引進版國產三菱Pajero),有一台在路上拋錨了,想我們帶當中一倆個人到前面的拉孜檢查站,好等他們在那裡叫車子回來接.我倒也沒有所謂,司機說要看主顧的意思,不過占文和小田她們卻拿不定主意,看來可能覺得無端白事擠兩個軍佬上車不太好吧,我便說不成拒絕了.

在西藏這些了無人煙的地方,搭便車是種稀奇平常的小事,可是對於大城市來的外國遊客是種十分陌生的玩意,大家可知城市人平日慣了多心多疑,正是"防人之心不可無也!"怎能半路中途讓不認識的人上車呢?於是便要那伙軍官在這荒山野嶺上多等一會車,多吃一會沙塵.

可是報應來得真快,我們開車走了一會,突然後面傳來一陣怪聲,原來是一條後輪軑爆了,於是司機停車換軑,我和占文兄也下車幫手,不過都是搬搬車軑之類手板眼見的工夫吧!在西藏的路況不好,就是多新多好的車子,也會有隨時壞車拋錨之機會,所以司機除了要開車認路外,還要懂換軑修車的工夫,才能在西藏高原上開車營生的.就在我們手忙腳亂地換輪軑之際,剛才給我們餵食檸檬的軍官們,八九個人擠在剩餘的一台車子上風馳電制地駛過,車後揚起的一陣沙塵弄得我們一臉都是灰.

中午來到了拉孜,在鎮上一家川菜館吃午飯,我順便問問老闆有關找車到後藏阿里的事情,老闆娘隨手指著外面街上停著的幾台五十鈴大卡車,用濃厚的四川口音回答道,現在經過拉孜的車子多是到樟木去的,偶然有些到阿里的車子,大多也是走新藏北路,而走新藏南線,經過神山聖湖的車子則少得很,還是叫我回拉薩包車去,這時我們的越野車司機笑吟吟的聽著,看來正在發著之後我找他租車到後藏的春秋大夢.

好地方

下午回到日喀則,當然是住在之前住過的聖康飯店的普通間裡.這裡又碰上在絨布寺的廣東人,他們之前就是由司機介紹下,住在珠峰友誼賓館那些每人五十元的床位大房中,現在這裡又新淨,又有衛星電視看世界盃直播,晚上又有熱水浴,都說真是西藏難得一見的好地方,還說這店子在眾旅遊書中遍尋不獲,問我是怎樣找到這地方的.

晚上本來想找小田和阿姨一塊出去吃飯,可是阿姨好像有點不舒服要留在房間休息,所以就只有我和占文到外面找吃.今天在路上時聽阿姨說昨晚睡得不好,看來是昨天下午阿姨追著小田跑了個半馬拉松,然後又要在風大雨大的環境下,四處找車子上大本營接小田,粗勞擔心加上高原反應,所以病倒了.

吉祥須彌

第二天早上遲了點才起床,住在鄰房的小田和阿姨早已到出邊玩去,於是我和占文一塊到扎什倫布寺去遊覽.

"扎什倫布"的意思就是"吉祥須彌",扎什倫布寺是班禪喇嘛的駐鍚地,在清朝初年,全西藏由拉薩的達賴喇嘛統治,而後藏則由班禪喇嘛管治,故班禪的老家日喀則便成為後藏的都城,而扎倫布寺則成為政教合一的班禪政權的紫禁皇城了.扎寺和西藏其他佛寺一樣,都是國家重點保護的文物,理所當然也是收費的旅遊景點了,因為扎寺的規模和地位,其門票是繼珠峰和布達拉宮之後最貴的,所以上次我在日喀則住了四五天也沒有來看.

其實西藏在51年"和平解放"時,不同教派分散各地的寺院有上千間之多,可是大部分在後來59年的暴亂和十年文革中破壞殆盡,就只剩下寥寥可數幾間地位較重要的寺院,而扎寺有幸是其中一間能保存下來的.歷盡浩劫後才成為"國家重點保護文物",成為在今時今日當地之主要旅遊景點,好替地方政府賺點門票收入,也算是為"人民服務"了.

不過扎寺的門票實在很貴,每人承惠55大元,不過門票是張在香港印制的方形CD-Rom,回家後可以放進電腦內,看看日喀則的官方旅遊宣傳,算是大西北高原上的新奇玩兒,追上時代的時髦記念品.

班禪的靈塔

扎寺真是大得不得了,不過最重要的建築,如是大殿和靈塔都在後邊的山坡下排成一列,十分有氣派.我們先到中央眾靈塔殿參觀,大殿內都是過往多代班禪喇嘛的靈塔,這些靈塔其實是他們的陵墓,藏族有五種喪葬方式,就是塔葬,天葬,水葬,火葬和土葬,而就只有有成就的喇嘛才能使用塔葬,就是把屍體安放在靈塔之內.

這些靈塔就相當於中原皇帝的陵墓,所以都是大得驚人,而且都以黃金和寶石裝飾之,讓後人信眾永久供奉之,其富麗堂皇和人氣頂盛的程度,可比中國皇帝那些冷清清,死氣沉沉的皇陵強上千倍萬倍了.

在最左邊那最新最大的靈塔殿內,就是十世班禪的靈塔,此靈塔可是寺內眾多靈塔之冠,聽說了花了幾百斤的黃金和白銀和大量的寶石修建的,可說是中國政府在西藏統戰上的一大手筆.

在民國時代,達賴和班禪兩派相不咬絃,後來年幼的班禪跑到中國尋求保護,直到後"新中國"成立,和平解放西藏,班禪都是支持中國政府的立場,可是到後來西藏爆發藏獨暴亂,給解放軍武力鎮壓下去,及其後達賴流亡印度,和文化大革命禍延西藏,那時已介中年的班禪便"掉轉槍頭"起來,結果給軟禁北京,並一度被關進監獄中,到後來鄧伯伯上台後才釋放出來,直到89年回到闊別二十多年的西藏扎寺講經時,心臟病發去世.班禪是達賴之下,西藏最高的精神領袖,建國以來一直留在國內,和西藏人民一同經歷了藏獨運動和文化大革命的苦難,在藏人心中有著崇高的地位,所以在死後又再成為了中共西藏統戰中爭取的重要"對象"了.

強巴佛殿的拍照付加費

在十世班禪靈塔殿旁邊的,才是強巴佛殿.強巴佛就是未來佛,也就是中原的彌勒佛了,他在藏傳佛教中的地位可比釋迦牟尼還要高點,而扎寺這個強巴佛像更是世界上最高的金銅佛像,因為飯店前台的藏族小妹之前聽我說要到扎寺遊玩,便千叮萬囑要我千萬要去看看這強巴佛,說只要拜一下便可以不用下地獄云云.

果然來到這殿時有不少信眾在朝拜著,看來大家都是做了些虧心事怕會下地獄去.這強巴佛金光閃閃的十分樣眼,本是怕照的好對像,可是大殿門口立了個牌子,寫著拍照和錄影都是別外付錢,獅子開大口要成千上萬元的拍照費,真是佛大胃口也大.

在寺內玩了一會,發現每座殿堂窗子上面的窗帘都換了新的,白洋洋的窗帘子在橙紅色的牆上十分醒目,不少地方都剛經過一番粉飾,心裡盤算著寺內像是準備慶祝些甚麼大事似的.看完強巴佛,便到最右邊的措欽大殿去,在中途的小巷遇上了小田,原來她們比我們早了點來到扎寺,只不過她在東邊的措欽大殿開始,而我們則西邊的靈塔殿開始.

港產檸檬

措欽殿是扎寺的正殿,旁邊還有一座講經堂,後面則是曬佛台.我們在講經堂參觀時,遇上一班"衣著時髦",大聲講廣東話和拿著大炮相機的傢伙,心想可能是廣東來的豪華攝影團,於是我們兩批人各有各自說話,經堂內都只聽見廣東話而沒有藏語,感覺有點怪.看過經堂內班禪的寶座,我們跟著來到措欽殿中間的空地,這小廣場四圍都架了兩層高的看台,空地可是跳佛節的藏舞舞台.

當我和占文在空地中間看著那漂亮鮮明的大殿和四圍的壁畫發呆之時,突然有個相機大叔用廣東話對著我們說話,問我們從那裡來的,我們見他們主動搭訕,也禮貌回應說是香港來,那傢伙露出了古怪得逞的神色,原來他是問剛好站在我們背後的阿嬸,她可是他們同伴啊!怎會不知人家從那裡來的.

過了一會他們要離開時,那人才跟我們是"中國旅遊"的記者,原來是公費"出差的遊客.不過我太不喜歡那人的行為,既想問人是那裡來,又怕吃人家檸檬,便假意跟自己的同伴說話,然後請君入甕,等你回答之後才表示不是跟你說話,變成他請你食檸檬,只是貴客自作多情對著空氣說話吧了,這種搭訕手斷真是高明之極,我心中不禁納罕著,為甚麼跟陌生人說話不能光明正大點嗎?真係好鬼老土呀!

在寺內遇上了無聊人不要緊,因為寺內一眾的大小喇嘛都十分友善,和他們"扎西德勒"一番後,他們看見占文兄從香港帶來那本花哩花綠的Mook旅遊雜誌(台灣出版的仿日式旅遊書),看到自己的寺院在外國的公仔書中出現,感到十分好奇,都搶著來看,占文兄見他們喜歡,反正這書我們先已翻過不知多少遍,便送給他們,結果連寺中輩份較高的老喇嘛也引來看(聽說其中一個是活佛來).除了那本公仔書外,占文兄還有另一件八寶,就是他的即影即有的數碼相機,眾喇嘛見是有趣,都爭著和我們拍照玩玩,直到他們要去做功課才散去.

愛屋及烏

不知不覺便在寺內玩了半天,我們便離開大殿,打算到外面吃遲來的午飯.這時經過寺中一個小院子,聚集了一大票的藏人在圍觀著,人堆中擁簇著幾個人,不少人神情激動,有的老人家在合什敬禮,站在我旁邊的兩個老婆婆還淚流滿面,好像見到神仙似的,我一問在旁的一名藏族阿叔,才知他們擁簇著的正是十世班禪的女兒,這是她專程從北京前來拜祭亡父,怪不得這些藏人見到她會如此激動了.

她就暫住在這個小院子的一棟房子內,有這麼多人圍著觀看,久久不散去可不是辦法,於是她身邊的老媽媽便替她用藏語向眾人傳了幾句話,跟著眾人便散去了.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幾天扎寺在準備著的大事,一半是為了迎接十世班禪女兒到訪,另一半是為半個月後的曬佛節提早作準備.

不過班禪是個喇嘛教主啊!道行高深的活佛來,怎會有女兒的呢?不止是女兒,他還有一個漢族老婆呢!就這事我後來在坐順風車時,請教過些藏族司機,他們說當年班禪給中共軟禁在北京,政府找了個漢族年青女護士照顧他,後來還和她結了婚,在晚年生了女兒.當年班禪曾預言他在今生會與一女子結緣,這是前世所訂下的緣分,必須在今世了結的,就是指後來在北京結婚這件事了.

其實班禪雖說是出家人,可是在這政教合一的舊體制下,他一生都憂國憂民,為了民族而不惜得罪中國政府,捨權貴而取囚牢,正是捨身取義,這才是真正的高尚情操.因此班禪雖是出家人,但所作所為實是入世救人,出家和不出家也是差不多了,所以到了現在逝世多年還是深受藏人所敬重,連他晚年所生,帶有一半漢族血統的女兒也是愛屋及烏了.

所以當我明白了十世班禪在藏人心中的地位後,才知當日在扎寺的民眾見到他的女兒時,之所以激動流涕是為何事.激動是因遇上班禪的遺孤,和感激當年班禪沒有背棄子民,共赴國難;哭的是想起幾十年來藏族遇上的苦難,流的是憶起當年家園被破,寺廟被毀的痛苦眼淚.

第二天坐了大半天車回到拉薩去,在後藏吃了幾天的沙塵和方便麵,回到拉薩當然是要吃好東西,可是因為阿姨的頭痛還未好,所以就只有我和占文到外面找吃,便到了亞賓館對面一家叫"岡拉梅朵"的餐廳吃晚飯,那家店子裝修得十分典雅,牆上還掛著些以西藏之題的油畫,沒有別的店子那種酒吧的喧鬧,靜靜的氣氛真不錯,不過最棒的還是晚餐那鐵板燒牛柳,真是很好吃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