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3, 2002

旅遊淡季

(2002/5/3-4, Pokhara, Orient GH)

    經過在昨晚火車上比細路玩的無癮經歷,當我從火車站坐吉普車到了印尼邊境時,可以離開印度這個熱死人的地方,心中真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過了海關,來到尼泊爾那邊已快到中午了,在關口旁的車站打聽到中午會有班公車到Pokhara,便在旁邊的小飯店匆匆吃了頓午飯,正是尼泊爾的國民常餐Dal Baht,發覺又平又好食又飽肚,比起在印度天天都是咖喱飯已是超水準了,我想這可是在這個多月旅行中最正的一頓正餐了,所以之後在尼泊爾的每天,我都會吃頓Dal Baht來醫肚.

    吃飽飯後在小商店買了支"百示"汽水,和印度一樣價錢外還多送"20%",即是有600mm,看來除了東西比較好吃之外,連汽水也比印度著數些,看來尼泊爾是個吃喝的好地方.想不到的是,之後我在尼泊爾二十多天的旅程中,還會接二連三地遇上更多好吃的東西,真是意外驚喜.

    巴士也是印度的TaTa大巴,在曲折迂迴的山路上緩緩爬升,沿途不時經過一些小村莊外,還見到一兩輛給火燒過的破車給丟在路邊,聽坐在我旁邊的乘客說是年初毛派作反時破壞的,不過現在已給政府軍鎮壓下去,形勢已經平靜得多了.因為山路崎嶇,又要在沿途村落上客落客,所以一路花了八九個小時才到達Pokhara,在晚上八點才從車裡看到遠方山下的丁點燈光,在Pokhara的Dam Side到下車時已是晚上九時多了.

    因為只有我一個人要到Dam Side,所以下車後只有我一個人在漆黑一片的路上,背著大包走到前面的一個路口時,便下起大雨來,舉目四顧都看不見有旅店,又分不清方向,真是狠狽了.在路口的一間士多裡問路,才知距離Dam Side的旅店還有一兩公里路,於是有個小伙子"自告奮勇"要給我帶路,便帶我走到一間旅店去.

    半晚三更有條肥羊自投羅網,還要有人帶路,旅店少不免要收貴一點房價來付佣金,不過因為是淡季,所以還算便宜.放下東西便到外面找吃,可是四處的旅店,餐廳和士多都已經關門,好不容易才找到一間小飯店,店子的門口下了半閘,要彎著腰鑽進去.我要了碗水牛肉麵吃,可是這個幾月來第一次吃"牛肉".雖然尼泊爾也是印度教國家,可是教條沒有印度那麼嚴緊,只是不能吃黃牛,但還可以吃到水牛肉.

    我問麵店老闆為甚麼街上人影也不多見一個,才知自從去年底的毛派暴動後,政府便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每天晚上八時起實施宵禁,所有店舖都要關門停業,理論上所有市民都要留在家裡不得外出,所以剛才我下車時街上靜悄悄的空無一人,整個小鎮靜得有點像死城一樣,感覺十分詭異.

    我對那碗"水牛"肉麵真是不敢恭維,那些水牛肉真是十分彈牙,咬來咬去也咬不爛,口感和橡膠差不多.小店中除了我之外,還有三個尼泊爾人在另一張台在飲啤酒和土炮威士紀,醉得不亦樂乎,有一個已經醉得睡著了,另一個也已經貓下貓下的.最後一個還有意識的醉貓見他的朋友都醉得不醒人事了,便走過來和我搭訕,說他在加德滿都開了間夜總會,要我到加德滿都時千萬要去他店裡玩,當正我是識了十幾年的老友般,不知他是說真說假還是認錯人了.

    晚上回到旅店,和前台看店的小伙子吹吹水.原來他是個登山導遊兼Porter,我便問他現在山上天氣如何,是否適合行山,還有這個季節最好行那條山徑等等?那小子說五月分是雨季前夕,每天中午之後都會下雨,不過在早上和黃昏還可以看到雪山的,但是到了五月底時天氣便不再適合行山了,所以現在最好走些十來天的行程,到Poon Hill睇日出或是到Annapurna Base Camp (ABC)會是最好的選擇.

    說完後那小子便在落嘴頭想我請他做導遊,一天便要上三四塊美金,若果走上十來天便要三四十塊美金了,可不便宜,而且之前阿薯伯伯和我說過,他上年底自己也是一個人上了ABC去,所以我想我也能自己走,用不著多花錢請導遊和Porter.

    第二天早上我到街上四處走走,走到湖邊Lake Side大街上的旅遊區,街上只有小貓三四隻的遊客,街上還有些拿著M16步槍的尼泊爾皇家軍隊在巡邏,街上冷清得很,不少旅店,商店和餐廳都因為拍烏蠅而在大減價,果然是近年最糟糕的淡季了.

    因為貪便宜又和方便,我便決定搬離Dam Side到Lake Side去.我在街上看到一個旅店招牌,說是YHA會員店,那是一座兩層高的樓房,前面有個小花園,只是保養得不太完善,空蕩蕩的一個客人也沒有,店裡也只有一個小伙子在看店.不過因為一間小房間只要NRs100,即是十蚊港元,看在便宜分上我便先住一晚才算.

    不過住下後才知那店子早已在YHA的名單中除名,現在只是"借用"青年旅店的招牌而已.原本旅店的老闆在不久前把店子轉給現在看店的一對兄弟,但是他們看來不大會經營,店子搞得破破落落的.每日白天那大哥都會開電單車到機場和車站去找客人碰運氣,而弟弟便留下看店.這次難得才有一個羊牯送上門來,還不趁機弄點錢,於是一個早餐便要成百幾盧比了,但又煮得不好吃,隻蛋煎到"濃"晒,真有點搵笨,於是出發行山時,我便決定回來時便要搬家.

    下午到大街的小商店買東西,好為明天的行山準備,除了買了些朱古力和一卷廁紙,然後又在一間小書店買張地圖和一本登山導遊書,那書可要成95港元,實在有點貴,不過可以省了請導遊的錢,又可以在晚上看看書來打發時間.

    之後我又去租行山裝備,在湖邊大街上有無數的登山用品店,由行山杖,Gore-Tex大褸,背囊,甚至行山鞋等等,各樣行山用的東西都應有盡有,不過因為淡季加上緊急狀態令,所以全都一樣在拍烏蠅,於是我這稀客便變成了大爺,講價時可以毫不留情地講盡殺絕.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後,我最後買了一支全新的Leki行山杖(HK$150),一對軍用行山襪,和一件登山用雨衣,還租了對行山鞋,和一個背囊來裝寄存的東西.搞好了正經事後,那登山用品店的老闆娘可對我的三節縮骨"庶"十分有興趣,便想要用件那雨衣來和我換,可是我只有一柄雨傘,又不可能每次下雨便穿起雨衣呀!要是她用登山杖來交換,我或者會考慮一下.

    第二天早上在那冒牌YHA吃過頓難吃的早餐後,便坐電單車尾到湖邊大街的Annapurna Conservation Area Project (ACAP)辦事處辦登山證,再到公車站坐巴士到山區去.在ACAP的辦事處的登記冊一看,原來淡季早在上年年底時便開始了,每天只有二三十人辦證登山,和以前每天有上一二百人的旺季比較下,真是冷清得多了.

    那個登山證要成NRs2000,即是約HK$200,看來有點貴,不過和柬埔塞吳哥窟的門票比較(3天票US$40)便不算貴,因為若果貴客喜歡,憑登山證可以在山上行上三四十天也可以,每天平均來算便十分便宜,若再和中國大陸那些亂收費的旅遊景點相比,這裡簡直是超值.

    坐上了一輛老爺TaTa大巴,車上除了我是遊客之外,還有一個英國後生仔,不過他只是到Poon Hill去看日出,聽說我要一個人到ABC去便感到有點意外,便叫我努力加油,我便說彼此彼此,Good Luck! Good Luck!

    公路的終點是在Baglung,不過這班公車終點站是在中段的Nayapul,那裡是Annapurna Circuit行山徑的終點,也是往Poon Hill的起點.不過我是要到ABC去,所以不一定要在Nayapul下車,計畫是在中途的Phedi下車,然後在那裡爬到山脊上的Dhampus先過一晚,好在第二天早上看Annapurna的日出.

    從Nayapul到Poon Hill看雪山日出,全程來回只雖三四天時間,算是走馬看花的行下山看雪山.而到ABC來回則要上八至十天時間,沿途還要攀升三千多米,爬升到4130M的雪山登山大本營去,可不是容易走的路,不過在登山大本營可以360度給雪山抱擁著,以前我在不同地方看過了雪山日出,所以這次便想超近距離地觀賞雪山,當然再好的莫過於是站在雪峰中間了.

    在Phedi下車後,終於要爬山了,這時快到正午,正是烈日當空的時候,沿著之字形的山路背著背囊往上爬,又熱又吃力.這時前頭正有幾個老外和他們一隊的Porter從山上走下來,看著老外有錢請了一班大軍替他們背行李,我心想有錢可真好了.

    千辛萬苦爬到山脊上的一個小平台時,我已經是氣來氣喘的上氣不接下氣了,雖然我先前把大部分東西都包起來寄存在Pokhara的旅店裡,不過現在袋裡裝著的大衣和睡袋可真不輕,只是背著爬了兩個多小時山便叫我受不了,看來我的身體真是不在狀況,不過既然不想花錢請Porter,有自唔在"手羅"苦呢辛來行山,便只有對自己說:"鬼叫我窮呀!頂硬上!"

    山裡的尼泊爾人真會做生意,在那山脊上的平台便有間小商店買汽水,我便買了支特別裝600mm的"七起"來解解渴.平台上還有個藏族阿婆在向遊客兜售藏式小飾物,(不過這時台上就只有我一個遊客),那阿婆說坐了一整天還未開賬,想我做個好心幫襯下,我才沒有這麼老襯!這時我才知在山下Phedi附近有個藏族難民營,難民都是在五六十年代從西藏逃亡過來的,來到尼泊爾後便落地生根,到現在不少人還是以向遊客兜售手工藝品為生.

    紀念品我可不會買,不過那個塑膠汽水樽可要留下來裝水,和先前那個"百示"樽一起,便可以在背囊左右兩邊的小袋各放一支水,正好是"兩袋插水"來平衡一下.喝完汽水後精神便回復過來了,這時我往山下一看,公路上偶然有一輛巴士經過,老遠看來小如積木.翻書一看,原來Phedi只有海拔800多米高,而山脊上的Dhampus便有1600多米了,即是我花了兩個多小時便爬了800多米,香港的大帽山才不過是900多米高呀!看來是不能看輕自己的能力和意志的,以後的山路一定要堅持下去才好啊!

    山上本來可以清楚看到整個Annapurna Range的,可是現在前面雪山上團了一大堆雪,看來快要下雨了,但是這邊山頭還是陽光普照的.山上有一條小村子,村子靜悄悄的只有幾個村民坐在店子門前乘涼,而村屋全都改為小旅店,但卻不見有遊客入住.我往村子的最前端走去,一路走一邊在路邊的自來水喉弄水洗面,不過大部分的水喉都是沒水的.來到村子的另一邊,竟然有條泥車路,原來村民為了發展旅遊業,便從山下的公路開了條泥路上來,好讓旅遊團客人可以坐旅遊大巴直接上山來看日山,不用尊貴的客人費勁流汗地爬上來.

    本來越走越起勁的,想要多走個多小時到對面山頭的村莊才留宿過夜,不過看到雪山上的那團雲越來越黑的,又開始刮起風來,一副山雨欲來的樣子,這時村口一間小旅店的老闆剛好跑出來招呼我這淡季稀客,我便住下來過一晚,正好還可以吃頓午飯.

    真想不到山上的小旅店還有熱水洗澡,又有熟食供應,有點像在雲南虎跳峽行山般.洗過澡後便吃午飯,不過一份Dal Baht要比山下貴上一半,老闆說這裡是山上呀!所有東西都要由Porter背上來,所以離公路越遠,物價便越貴(不過這裡好似是有車路通往山下去的).這時才是下午二時多,我剛在飯台坐下來開飯,外面便下起傾盤大雨來,一直下到晚上才停雨,這時那老闆便走過來領功說"I just save you from the rain!",好似至叻就係佢咁.

    第二天清早起來,到外面看日出,那知天空好像給蒙上了一片薄紗,濛濛濃濃的看得不清楚,原來從春季到秋季前的雨季時節間,天空中都是佈滿了煙塵的,只有在雨後或是刮過大風才會見到藍天.於是好一個雪山日出便玩完了,真有點失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