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4, 2002

美食天堂

(2002/5/24-27, Kathmandu, Sagarmatha Hotel)
到加德滿都去

    在Pokhara窩了幾天,整日無所事事地"養傷",每天外面都要雷電交加地下上好幾個小時的大雨,只有偶然在黃昏時分片刻雨過天清之時才可看到Annapurna的雪山,再留在Pokhara實是無癮,於是便決定到加德滿都去吃好東西和上便宜互聯網去.

    從Pokhara到加德滿都,一是坐飛機,另一就是坐巴士.以我這種Cheap精來說,錢比時間和舒適更加重要,當然是坐巴士去.不過巴士也有兩種,一種是叫Swiss Bus的豪華空調旅遊車,是以前瑞士政府援助尼泊爾計劃的一部分,瑞士送了些大巴給尼泊爾來作長途公共交通用,不過這些豪華大巴當然不是普羅大眾可以乘座,只有那些付得起錢的外國旅遊才能享受得到.而另一種就是一般的本地班車,都是些日本進口的二手中巴車,價錢是最便宜,也是最受我這種慳錢為上的背包客歡迎.我寧可多省點車錢,好到加德滿都多吃點好野.

    經過十個小時的車程,巴士終於停在加德滿都市中心的大球場旁,我等了好一會才拿回綁在車頂上的大背囊.車站對面正好是中央郵局,我記起阿安在電郵中說過,他從曼谷用Poste Restante寄了封信給我,我便到郵局去拿信,可是我在郵件室內找來找去都沒有,看來信是未寄到,不過我卻找到一封由美國寄給Dalai Lama的信,也是放在姓氏L那一欄,達賴喇嘛不是在印度的嗎?嘜Lama又是個姓氏來嗎?

    從郵局走到旅店集中的Thamel要上半個小時,背著大包在這又晒又熱的天氣下真是要命.Thamel區最出名的旅店是Kathmandu Guest House,是當地廉價旅店的始祖,地位有如是香港中環的文華酒店般無人不識,而這裡上百間的小旅店都是圍繞著它發展出來的,所以我十分容易便問明方向,很快便來到Thamel的中心地帶.

    加德滿都是尼泊爾的首都,可比Pokhara熱鬧得多,不過在這旅遊區的街上,遊客一樣是疏疏落落,冷冷清清的,不少旅店也只有兩三個客人,大半的房間都是空著的.我找了幾間旅店,給我在中間位置的一間旅店內找到個不錯的三人房間,以15港元一晚獨佔之,我真是越來越喜歡旅遊淡季了.

美食天堂

    之前在印度聽阿薯伯伯說,加德滿都有各式餐廳,中西美食包羅萬有,萬萬不能錯過云云,之前在印度日日食咖喱,口中真是辣出火來,而之後我會到西藏去,那裡可一樣是無啖好食的,所以我來加德滿都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要大快朵頤,尤其是在印度吃不到的豬肉和牛肉,和中國大陸吃不到的西餐.我的旅店樓下便有間KC抓房,所以這晚我便去鋸抓,送上來的不是水牛肉,而是貨真價實的西冷牛抓,真是好吃得不得了,成個月來第一次吃真正的牛肉,吃得我感動流涕.

    於是一連幾個晝夜都是去吃好嘢,第二天的午餐是在一間日本餐廳吃了個吉列豬排定食,那塊炸豬排,正統的日本珍珠米飯和那碗面豉湯,比得上香港日式餐廳那些上百元的定食,竟然可以在尼泊爾給我吃到這般有水準的日本餐,而價錢只需二十多港元而己,真是意想不到.

    第三天午餐我走進了一間韓國餐廳,吃了個三十幾港元的Kimchi牛肉定食,一個定食便有上十幾個小碟子的配料和泡菜,和一大盤的生菜包牛肉,又平又好吃又飽肚(食完成日都頂住個胃).每日的午餐吃了東方菜式,晚上就去吃西餐,甚麼Pizza和意大利粉都試下,還有朱古力蛋糕和Cheese Cake等糕餅當下午茶,這裡每頓飯的價錢不過是二三十塊錢,不過食物質素,服務態度,以及是店子的環境等,都比得上香港中環蘭桂坊和SOHO那些所謂的名店,甚至是更加優勝.使人越發越覺得加德滿都才是美食天堂,而相比之下香港的食店又貴又唔抵食,加上人客又多,D waiter又唔專業,例如是中環和灣仔o個D扮高擋的酒吧,一支啤酒便要上三四十塊港幣,D哥哥仔姐姐仔waiter又是黑口黑臉的(係好串個隻),實際上大都是裝裝高級上流,得個樣而已,實在不明白為甚麼香港的東西越來越是物非所值.

奇蹟出現

    加德滿都和Pokhara每天都要下雨,有時還會下上一整天的,甚麼地方都提不起勁去,不吃飯時就去泡網吧,加德滿都上網可是超便宜,一個小時只要2塊錢而已,是Pokhara的十分之一.有日午飯後大雨稍停,便到附近不遠的舊皇宮廣場Durbar Square去參觀,那廣場四圍是沒有圍牆的,不過在主要的路口上新建個收費亭,原來自今年起這廣場不再是免費參觀,學了中國大陸那套門票藝術要買票,真是吹漲.



    本來還想到舊城對面河邊的Patan和城西山上的八眼佛塔去看看,可是在舊皇宮廣場玩了一會天上又開始下著毛毛細雨,看來一會又會是雷電交加的,只有趕忙回旅店去,想不到竟然給我遇上香港人,可以說上幾句廣東話的感覺真不錯.回心一想能在淡季中碰到同鄉,真是奇蹟.

    當時我經過Thamel中間的路口,突然聽到有人在說廣東話"快D啦!...",我定過神來往四周一看,身邊剛有一對年青的中國男女經過,於是我又發揮我的搭訕本能,原來他們是香港來的旅客(看樣子是情侶),今天下午要坐飛機到Pokhara去,現在正要趕回酒店收拾行李去趕飛機,那小姐聽我說在一兩天前剛在Pokhara,便十分緊張地問我那邊可否看到雪山,看來她見加德滿都日日都在下雨,擔心遠從千里來到尼泊爾卻會與雪山無緣,那就白費心機了.

    我想在雨季來臨時,山上的天氣是很難說得定的,不過要是運氣好的話總會有機會看到Annapurna的雪峰的,正所謂皇天不負有心人,最怕是你半途而費.不過在無止不停的雨等待停雨,是十分無聊掃興的事,所以我便十分惋轉地告訴她,在雨後黃昏時若是雨過天清,便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Annapurna的.那小姐聽後十分高興,便被男友拖去了.看來那小姐是十分期待看到雪山的,說真的大部分香港人可能從小到大都未見過雪,就算在外國留學時有個下雪的冬天,也不大有機會看到這連綿百里的巨大雪峰,所以希望他們到了Pokhara發現大雨是由朝落到晚時,不會失望吧!

車匪路霸的規定

    除了上網外,便是到路口處的冒牌書店打書盯,找找看有沒有關於西藏的旅遊資訊.中國政府規定,所有外國人(包括香澳台同胞)到西藏旅遊,都必須參加中國政府指定的旅行團方能入藏,就是我們所謂的入藏紙了.這一紙通行證並不便宜,旅客必須付上幾百甚至一千多元的人民幣的額外團費,總共要花上二千多元參加所謂的旅行團才能進藏,不過只包來回加德滿都到拉薩的中巴車費,四天拉薩的床位住宿,和一天的拉薩市內遊(門票自費),以上東西加起來最多不過值五百塊人民幣,那些入藏紙費用卻不知是用到那裡,難說最後會跑到了誰人的口袋中.

    如此不知所謂,可比車匪路霸的搶錢規定,可在各主要的入藏口岸上嚴格執行著.在大陸旅行時,在公路旁的土房子牆上,都不時見到大字寫著"嚴打車匪路霸!"之類的口號,不過西藏最大的路霸卻不是旁人,真是諷刺.因為市面上主要的旅行書都是以外國出版為主,書中有關港澳同胞的入藏規定一律久奉,而我手頭上有一本2000年香港人出版的西藏旅遊書,內裡說無論是坐飛機或是汽車入藏,都難逃這入藏紙規定,唯一不用付錢的入藏方法就只有從新藏公路和中尼公路進藏,可是這已是2年前的資料了.

    我為了逃避這不知所謂的入藏紙,所以便打定主意自己坐公車到中尼邊境去自行過關,可是一直到今還未能肯定此路是否行得通,找書和上網都不得要領,無法求證,心中有如吊著十五個水桶在七上八落般,很不踏實.不過為了省掉這千幾元的冤枉錢,不想益那班大陸清官,點都要闖關試試,最多在邊境被打回頭時再想辦法.

返大陸睇世界盃

    飲飲食食便在加德滿都過了兩三天了,轉眼就要到五月底,四年一度的世界盃就要揭幕,今年的世界杯可是破天荒第一次有中國的分兒,當然要趕回中國國土上和國人們一起在電視旁打氣啦!尤其是心知中國隊必定會在晉升十六強的首輪賽事中出局,要是遲點回去便會看不到中國隊比賽了.眼見這幾天還在下著雨,看來是等不到好天氣了,便下定決心明早無論如何也要出發到西藏去.

    晚上先去吃頓芝士焗意粉,然後到超市買些補給品,一支原子筆才不過是NRs10,即是一蚊港元而已,比中國大陸還要便宜上許多,看來不久之後,當中國大陸這個世界工廠的廉價勞動飽和了,世界工廠跟著便回搬到印度大陸去尋找更便宜的勞動力.

    晚上回到旅店,給我在前台的書架上發現了一本1989年前的LP印度,內裡竟然還有關於喀什米爾的詳細資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只是現在找到也沒有用了,看過內容才發現Sirnagar市在這十多年間沒有重大改變,唯一不同的是LP書上提及的旅店和餐廳現在都已不見蹤影了.

    這時旅店的老闆過來問我會不會看中文,原來他今天來了一批老外客人,說要到西藏去攀登珠峰,可是西藏旅行社電傳來的批文又看不懂,便過來請教我.那批攀山者都是東歐的立陶宛人,本來是定在五月時登山的,可是卻遇上十年難逢的大雨,說是適逢厄爾尼諾現像弄至今年特別多雨,只有先從登山大本營撤退回加德滿都來.

    我替他們翻譯過一兩份批文,發現批文會在五月底便過期,提醒他們小心點.他們說新的批文在大陸導遊那邊,他們明天會到樟木口岸去,導遊會接他們回到登山大本營的,還問我搭不搭他們的小巴.我想有便宜車坐當然是最好的,不過他們的車子會在清晨四點半便出發,這樣早不知搞還會甚麼鬼,加上他們會有大陸的導遊接應,要是他向我追收入藏費那就因小失大了,所以我便多謝他們的好意,心中還是決定明天自己坐班車到邊境去吧!

    於是第二天早上六點多我便起床,吵醒老闆退房後便坐三輪車到市中心的舊長途車站,坐日出的早班公車到邊境口岸小鎮Kodair去,希望可以趕在下午收關前到達過關.昨天晚上下了一場大雨,巴士開出時正好是雨過天清,看出車窗外可以見天空的烏雲中開了個大天窗,後面是一片清澈的藍天,加德滿都後面豎立著一列巨大的雪山,這時曙光正把雪峰都照得一片金黃,想不到在離開尼泊爾到還可以多看喜瑪拉雅山一面,看來今天一早便有個好開始,往後應該會是行好運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