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30, 2002

挑戰終極耐力

(2002/4/30-5/2 Amritsar, Sharma GH,  New Delhi)

黃金寺

    Amritsar是旁遮普省的省會,也是錫克教的聖地黃金寺的所在,剛出發到印度時是沒有想過來黃金寺的,可是在加爾各答的旅店中看過了黃金寺的海報,見拍得十分漂亮,才立心要來看看的.

    我們在香港那些大銀行門口,時常看到些包著頭巾,滿面鬍子,拿著柄舊鳥槍的胖"阿差"大叔在站崗,那些就是錫克教徒,可和回教和印度教不同.雖然他們的宗教只有幾百年歷史,不過教義以和平友愛和兼容忍讓為主,沒有別的宗教般霸道,所以黃金寺是不收門票,只靠善信捐獻為持,還設有免費食宿招待各方好友.只不過我不是他們的教徒,也不是來朝聖的,所以不好意思住進寺內的免費旅館,只在外面的小旅店住下來.

    因為不收門票,所以我可以由日到夜隨時到寺裡閒逛,進寺前要脫鞋洗腳,光著腳才能進寺,在寺內還要用布包著頭,剛巧我有頂白色漁伕帽,戴著帽便不用包頭.我先在晚上看了教士們把每天要朗誦一遍的"聖經",收回到黃金寺內藏經閣的儀式,第二早上又來看日出,看到陽金照到黃金寺上時,真的是金光閃耀.寺內由早到晚都擠滿了前來朝聖的教徒,有的以順時針方向繞著中間湖走一圈,有的則在湖中浸洗"聖水",不過最多人做的事是排隊擠到湖中間的黃金寺內拜神.

    寺內還有些穿著紅袍,拿著長矛的鍚克教守衛,不過都是上了年紀的阿爺了,不是用來真打,只是傳統的一部分.錫克教在印度歷史中一直是受迫受的小數派,每次聖地被圍攻時,都有上千上萬的教徒前來保衛聖地,在每次失守時都會有不少教徒奮戰殉教,寺旁的白色大樓內,就設有一個小博物館,展覽著錫克教自創立以來的沉痛歷史.

    Amritsar除了黃金寺外,寺旁還有一個公園,那裡是二十世紀初英國軍隊開槍鎮壓印度人要求獨立的和平示威的地方,當日英軍屠殺了幾百個手無寸鐵的平民.公園內有個大水井,據說當時有不少印度人為跳避子彈而跳入井中浸死,公園內還保存著當年的圍牆,上面都是彈痕累累的,而現在公園已成為了印度愛國教育中的旅遊勝地,我來公園午睡時便有不少印度學生來"上課學習".

    本來還想到附近印巴邊境的關卡看衛兵換班,可是儀式只在每天黃昏收關時才舉行,而我回新德里的火車就在黃昏時開出,只好和這有趣的換班儀式緣慳一面.

    火車站和甚他印度的大車站一樣,門口也是有一大票鄉下人躺在地上等運到.在火車上遇到了兩個外資玻璃工廠的營業員,和我說車站外的無業遊民終日無所事事,遊手好閒,(不是和我一樣嗎?),又說那些人大都是Untouchable,總之是國家的負累云云.還問我這外國人有何意見,我想那些"蟻民"身分低下,沒有教育機會,農閒時便溜到大城市等運到,每天除了掙扎求存外,生命中沒有甚麼希望和前途可言.雖然是低下,但用不著我們高高在上語帶鄙視地說三道四,我便和他們說我不是政治家,可沒有資格給意見.

    就在我們談話時,車子在市郊一個車站停下來,擁上一大班剛下班的工人,車上剎時間密不透風的擠滿了人.他們下班就像是開嘉年華般,在車上又唱歌又跳舞的十分高興,有人拿出樂器來演奏附和,還有人拍打著臥舖間隔的木板,辟辟拍拍的當作打鼓助興,可是到了下一站便作鳥獸散全都下車去.

    回到新德里時又熱又焗,只有每天到網吧上網逃避熱浪.到天氣網站一看可不得了,說新德里每天高溫達四十度,印度南部還開始有熱浪侵襲熱死人.於是在印度最後的兩天中,除了上網外,甚麼地方都沒有去過.最大的成就只是買了卷膠紙來修補背囊套,和買了支萬能膠來把快要分成兩邊的LP書黏好.

失去耐性的慘劇

    熱得快要發瘋了,終於要坐火車到邊境去,離開印度到尼泊爾去.不過在印度最後一天發生了件不愉快的事.

    話說這班途經邊境城市Gorakhpur的火車全車都是空調車廂,付得起錢買貴車票的都是較有身家的印度中產,相信乘客會是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我和坐在對面座位阿叔用英文聊天,他們都是為公司出差的職員,可是坐我旁邊的是一家三口就不會英語.那家人的男主人是個盲公,他的老婆是個肥師奶,還有個超頑皮的小兒子,就正坐在我身旁.那小子可是十分多手,見我們不理他自顧在聊天,便不甘平靜地不斷在地搞東搞西地騷擾著我們,可是我們都看在那盲佬分上不和小孩計較.

    那小子見我們對他束手無策,便變本加勵,當然我是首當甚沖,我請對面的乘客替我傳譯,請那母親多看管著孩子,可是她就是愛理不理,看來母愛果然是偏私的.於是那小子便有似無孔地搞搞震,給那小子一再搞局,我們都沒有聊天的癮頭,各自坐著等關燈睡覺,我便拿出MD聽歌,塞著耳朵不理那小子.

    那小子見還是沒有理會他,便集中火力搞我,我自從來到印度後一直為各種麻煩人和麻煩事忍耐著,一直耐了成個月,到最後還是頂唔住這個小子的騷擾,"千年道行一朝喪",真是失敗.當那小子把手伸進我褲袋,想淘我的銀包出來玩時,(我想那傢伙不是想偷錢,只是貪得意),我的耐性終於到了極限,抓著那小子的手要他收擋,那小子見玩出火,第一個反應當然是"哇"一聲地喊出來.

    坐在他身旁的盲公愛子心切,立時間揮拳相向,拳如雨下,我只好舉手擋格.本想和他們解釋的,是你的乖仔在搞搞震發爛渣,可是他們一家人"怒氣"沖昏了頭腦,只顧在哭叫,還吸引了旁邊一班印度乘客來圍觀,當然那家人是在說我"蝦細路",於是有些義憤填胸的乘客見義勇為來警惡懲奸(我當然一下子變成壞人了).坐在對面的乘客本來看著事情的始末,可是見到群情洶湧便都噤若寒蟬,隔岸觀火了.

    坐火車時先給過頑皮仔在騷擾著,然後來了幾十人圍著喊打喊殺,沒有半點分辯機會,當然第一時間閃,混亂間給個印度胖子伸了兩腳,幸好那傢伙喝醉了酒有氣無力,我逃到火車車廂連接點,有兩個印度人走過來說會幫我,不過只是問我要錢,剛好我要離開印度,錢包中只餘下一百盧比,其他的錢都藏起來,所以捐失有限.本以為那兩人會拿錢去擺平那家人,不過看著他們嘻嘻哈哈地走去,看來不過是趁機撈點油水,好欺負外國人來滿足一下他們的"大印度"心態吧了.

    在別的車廂找到警察,說剛才在車廂給人"圍",要求換車廂,然後由警察陪同下回到剛才的車廂取回行李,那孩子的肥師奶阿媽怒目而視地瞪著我,口中唸唸有詞地咒罵著,我真是十分無奈.因應群情只有邊說著對不起,邊收拾行李,只是心中想著"好心你教下個仔啦!"剛才和我聊天的傢伙,因為剛才袖手旁觀而有點不好意思,帶點歉意的眼光看著我又不能和我說話.唉!群情洶湧真是恐怖,一發不可收拾時真是有理說不清,怪不得看印度報紙時有些"大印度主意"的傢伙上街示威要和巴基斯坦打仗了.

    說真的事到如今我實在有點歉意,一個人孤身獨處於外地,應該要小心克制,控制自己的耐性和情緒,在人家的地方出事,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所以這次我失去耐性搞出個大頭佛來,對各人做成諸多不便,真是失敗.看來我的耐性和EQ還未到家,我在印度經過連番的耐力挑戰,最後還是失敗收場不及格,我還需要多加磨練.

    早上到了Gorakhpur,再轉吉普車到邊境的Sunauli,對面就是尼泊爾了.邊境管制可真是兒喜,兩國人民都是自出自入的,有如無掩雞籠般,只有外國人要在護照上蓋章檢查而已.就這樣我逃離了那熱死和煩死人的印度,來到喜瑪拉雅山下的尼泊爾王國了.

    我對印度的印象可真是難說,每天都是吃些同樣難吃的東西,只有靠咖喱來開胃口,走到街上滿地都是牛A和圾垃,滿街都是些麻煩到死的遊客獵人和三輪車司機,火車巴士上永遠有些充滿好奇心,不斷發問著同樣問題的乘客,不過最要命的還是那種不饒人的熱.無論如何,印度是個十分有趣好玩的地方,就是多熱多煩,還是十分吸引人的,看來我將來還會再回印度旅行,只是要找個冇咁熱的季節吧!印度真是個使人又愛又恨的地方.

    P.S. 寫到而加都有成三個月了,究竟依個遊記網站有冇人會由頭睇到這裡呢?不過我想這發嗡風遊記都冇嘜吸引力,還是算數吧!  2003/6/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