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5, 2002

遊船河, 遊花園

(2002/4/24-27, Srinagar)

雨終於停了,我便和老闆道別,往舊城區走去.一路穿過Srinagar的舊城區,路上兩旁是些兩三層高的老房子,都是些略帶英式風格的磚頭建築,很有特色.只是唯一格格不入的是那些每隔百多二百米便有一個的印軍街壘碉堡,都是些用沙包和鐵板堆成的哨崗,外面放了些鐵絲網和鋼架,槍眼內放置著台機關槍,士兵在內機警地四處張望,槍眼外佈置著防炸彈的布網,防衛深嚴,還有街上隨處都是全副武裝的士兵在巡邏,真是十分嚇人,給人一個軍事佔領的印像,這裡是個實實在在,如假包換的戰區.

城內的街道可是四通八達,曲曲折折的,走來走去還找不到市集旁的大清真寺,只有去問路人,可是他們都不大會說英語,我只有去問那些滿街都是的印軍,其實那些印軍也不是樣子看來般兇惡,還算得上是挺友善給我指路,終於給我找到了大清真寺.這時已經是雨過天清,太陽也出來了,來到大清真寺前,外面的市集是人來人往的,算是Srinagar最熱鬧的地方,來買東西的主要是全身包得密密的回教女士,面上都蒙著一面黑紗,和山下的印度本土十分不同,就好像走進了中亞地區,有點回到新疆的感覺.

這時不是禮拜時間,清真寺內空蕩蕩的,就只有守門的老頭,和在搞屋頂重鋪工程的工人在幹活,這裡也收門票,不過只是Rs5,算是我在印度最便宜的入場費了.走進清真寺正中的大穹門,內裡一群白鴿就在我面前飛過,寺內的庭園就只有我一個人在閒逛,只是草地上滿是白鴿屎,光著腳可不好走,看了一會便回去.

跟著我又走前山上的小清真寺,那裡相傳是回教聖地,但其實是甚麼我可就不太清楚了,不過這小清真寺可比大清真寺受歡迎,整天都有不少善信從鄉下前來朝聖,十分熱鬧,本來我還想到山頂的古堡參觀,可是現在已改為軍事基地,閒人免進,只有下山去.

黃昏回到船屋,老頭給我準備了晚飯,說是些喀什米爾當地的特色菜,不過也是以咖喱為主,味道一般,不過附送紅茶一大壺,熱水任添.其實我看他地方淺窄,加上房費不多,也不期望有甚麼好東西吃,不過今天在街上轉了好半天,收了不少料,加上看見只有我一個外國遊客,看來我應是奇貨可居的稀客了,剛好明天想到湖上一遊,便和老傢伙討價還價起來,最後船屋費減了Rs100,而我答應經他找明天用的Shikara,遊船河費用是Rs300,和外面差不多.只是過了一天,我和老傢伙他們便反客為主,現在由我話晒事.

晚上無聊時翻看客廳書桌上的客人留言冊,最後的留言也是上年九月了,而且一直生意不佳,每年只有幾個客人,不過翻了兩三頁便看到89年的留言,想不到當中還有些香港客人的留言,當然所有的留言都是說喀什米爾有多漂亮,船屋主人有多友善.船屋的老頭還留著當年的留言冊,看來他還是十分懷念著當年的好日子了,留言冊和這漸漸破落的船屋可是他美麗回憶的紀念品.不過我今天看著這些留言,再看著船屋老頭和他的家人(當中的孩子還未成年),只感到十分唏噓.

第三天早上起來,吃過了早餐,便坐船仔遊船河去也.那條小船也是昨天早上接我來船屋的,划船的也是個老頭,看見兩個老頭在閒話,看來他們可是相識了十幾年的朋友.今天風和日麗,天氣晴朗,十分適宜到郊外旅行,看來我也開始走運了.

小船離開了船屋停泊區,過了一會便來到一個小島,那裡本來是個公園,可是現在改造為一個水警檢查站,外面的湖上都圍著了一片籬笆,於是檢查站就成為一個水滸傳般的水寨了.過了檢查站後小船便划進了大湖上,就是所謂的非安全區.


只是湖面上十分平靜,陽光普照,湖上就只有兩三條小船,除了我的小船外,另外兩條是一個印度家庭遊客,甚麼異樣也沒有,一點也不像是在戰區裡.那家人一家大小男女老少的共有十多人,每條船上便有五六人了,看著船伕十分吃力,所以他們的船便慢慢地墮後了,而我就獨自一人包了一條船,我也真夠奢侈了.不一會便划到一湖中一個小島上,島上只有三棵樹,真是名符其實的小島,我們在島上歇了一會,吃了點小食和飲了杯甜茶後,又再出航去.

在中午前又回到湖邊,碼頭上就是一個帝皇花園,這可不是一個冒牌的香港樓盤,而是貨真價實,在十五六世紀時管治北印度的蒙占兒帝國皇帝的避暑庭園.那開船的老頭跟我說中午要去禮拜,要我自己玩,便約好下午兩點在碼頭會合.這個花園叫做Nishat Bagh,是湖邊眾多的花園中兩個最大的其一,花園以花卉和中間拾級而下的水池為主題,兩旁種各種了一排樺樹楓樹,我想要是到了深秋時必定是紅紅黃黃的十分漂亮.

在花園裡我第一次見到其他外國遊客,只是加起來都不多過十個人,而且全都有導遊傍身,門口泊了的汽車和摩托三輪車都是他們包下的,看來就只有我一個人是遊船河來.這時花園裡一個園丁見我落單了,便在花卉中割了一堆花,跑過來想送花給我.說真的我咁大個仔都未收過花,可不想是在情況下有個老頭給我破紀錄,我便落荒而逃.

不過主要原因除了是想省錢外,更不想給花園的工人培養一個壞習慣,要是他們每次見到遊客便搞送花要錢,要園丁把一個好好的花園亂割一通,以後還有漂亮的花兒看嗎?雖然這些花園全都是免費入場的,給點小費是情有可原,可是間接破壞花園的美景實非吾意.還有男人老狗好端端的拿著束花來幹甚麼?怪難為情的.

看完花園回到碼頭,還未到兩點,便在花園前面坐鄉村巴士到十幾公里外的Shalimar Bagh花園去.那裡可是兩大帝皇花園之一,也是花卉,水池和大樹,不過不同之處是在水池上多了些亭台建築,在上面乘涼可是一流.這些印度皇帝可真會享受的.

看完花園便坐巴士回碼頭去,車上當然只有我一個外國人,乘客都十分好奇地看著我,想聊我說話又不好意思開口,反而要我逗他們說話,真是不用怕羞嘛!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外國旅遊書都把喀什米爾說得好像是非常危險的戰區,千萬不要以身犯險,就是有遊客好奇或是慕名前來,多是坐飛機來,然後把自己困在旅遊車上,或是躲在酒店裡,那會敢通街走,和本地人接觸的機會也沒有了,這種旅行方式真是十分無癮.

話說回來,我在喀什米爾的幾天,除了那些追著遊客搶生意的討厭傢伙外,其他我遇上的人(由旅行社老闆,印軍,舊城區市集的小販到巴士乘客)都是十分友善的,還有自從89年後便未聽說過有敵視遊客的事件發生了(說到危險,而加印尼,菲律賓和以色列不是更厲害?),除了站滿街的士兵在營造點戰爭氣氛外,我實在不覺得有甚麼所謂的危險,所以盡信書不如無書,不要給旅遊書本中所謂的專業意見限制了自己的旅行,凡事只要小心點,多想一點就成了.

最後搞到三點多我才坐巴士回到碼頭,這時老頭才出現,原來他拜神遲了點回來見不到我,以為我走失了便到花園內找我,想不到我到卻坐巴士到Shalimar Bagh去了.跟著我又回到小船上,開船到對岸的白色清真寺去,這時正是下午,天上的雲越來越小,露出一大片藍天,可是一點風也沒有,在湖中心是十分平靜的,除了划船的水聲外,一點雜聲也沒有.湖面上平靜如鏡,倒影著湖畔的藍天青山,十分好看,這時我心中也是一片平和,才體會到為甚麼以前有這麼多人,千辛萬苦也要來喀什米爾這裡遊玩了,看來都是追求心中剎那間的平靜吧!心想要不是之前不怕路上的麻煩艱辛,沒有半途而廢而一直堅持到今天,現在才會坐在船上看到這樣的風景,享受脫離塵世的平靜,之前晚上找旅店時的麻煩,現在好像變得是無不足道的小事了.

船划了大半個鐘才到了對岸,白清真寺旁邊也是個市集,十分熱鬧的人頭湧湧,剛好今天是星期五禮拜天,老頭也嚷著要去做下午的大禮拜.於是我一個人在市集和清真寺外閒逛,想不到進入清真寺範圍是要經過警察檢查搜身的,於是便要在門口處排隊,可是回教是嚴禁男女身體接觸的,所以女士不用搜身,在旁邊的女士通道通過就成了,我看這些安全措施不過是多此一舉吧!

過了一會老頭子拜完神了,我問他剛才一直掛住拜神有沒有吃飯,他當然說沒有啦!於是我跟他在市集買了些小吃當作我們的午飯,就是些面包和咖喱炸薯仔,此外他還笑吟吟地想我給他多買點東西,原來是些水煙煙草,不過才Rs15而已,但他卻顯得很開心,可能是今天遇上個"好老細"吧!

遊完清真寺便到碼頭上船回去,經過寺前面的檢查站時,我的背包碰到後面幾個回教蒙面肥師奶(不知還是她們心急碰到我的背包),她們對著我"怒目而視",看來麻煩將至,我便急急腳跟著老頭上船走了,逃離是非地.

黃昏時小船才回到船屋,那划船老頭從船屋老頭處拿過了工資,滿心歡喜地划船回家去.晚上吃過飯後,有幾個小伙子登船向我推銷工藝品,喀什米爾以手工藝品聞名,尤其以木刻玩意和地毯最為遊客歡迎,不過我對這些玩兒沒有興趣,一開始便和那幾個小子說好我是一毛不拔的,就算給我看的東西有多棒我也不會花錢買的.

不過那小子和其他喀什米爾商人一樣,都是對自己的商品信心十足,而且毅力驚人,不試過是不會心息的,還是把貨品拿出來展示,反正我晚上也是無聊,便又和他們玩玩.當然東西都是不錯的,可是之後我又不是打道回府直接回香港去,要是花錢買了些"無謂"東西,背著到尼泊爾和西藏去,絕對是搵自己笨.最後我還是甚麼也沒有買,而那小伙子也只有失望地離去.

最後一天的大清早,外面陰雲密佈的又再下著毛毛細雨,看來是時候離開下山去,吃過早餐後在等小船來接我上岸前,我也在留言冊上加了幾句,如有興趣知道的話,請有空時跑到喀什米爾的船屋自己去看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