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1, 2002

外國人止步

(2002/4/21-23, Hotel Navrang)

    我坐的火車在下午抵達新德里的舊火車站,我想這可是印度最大的火車站了,就是月台便有十多個,我從停車的月台經過架空的鐵橋,走回車站大堂便要十多分鐘.我在橋上居高臨下的四處張看,只見市內只有兩三墥高樓大廈,就連東莞也不如,和之前想像中的首都氣派真是相差很遠.

    其間我在橋上看見下面一個月台上,有一班印度男人圍成一圈在起哄,於是我多事一看,原來那班傢伙正圍著一個日本女仔在嘻嘻哈哈的毛手毛腳,那女仔只有在人堆中無助地哭著求救,可是旁邊圍觀的印度人都是笑著地看熱鬧,對女孩的哭叫無動於衷,這時剛巧橋上有個拿著機關槍的印度警察,我便叫他下去趕走那班流氓,那班流氓見到警察便一哄而散,見那女孩給解圍沒事後我便走了.

    到了車站大堂,竟然給我發現有一條電動扶手電梯通往二樓,這時我在印度唯一見過最先進的設備了.二樓有一個外國旅客售票處,可是今天剛好關門休息,只有明天再來看看.車站前面的空地是一個的士和三輪車站,前面的馬路也是熙來攘往的十分熱鬧,只是路上大都是些老爺車和摩托三輪車,在街上亂噴廢氣,滿天煙塵就和加爾各答一般的不見天日,又熱又焗.

    火車站對面就是Main Bazaar,有點像香港七十年代的廟街,兩旁都是些三四層高的老舊房子,地下都是些小商店和小販攤檔,可是買都是些Cheap野,不過還算是鬧哄哄的挺熱鬧.街上除了些在行街買"食送"的肥師奶外,當然還有印度教的象徵-牛,也少不了遍地的牛A和垃圾.我在Main Bazaar找了一間小旅店,我就住在二樓的一個小房間,那旅店可有四五層高,中間是一個天井,可是一點都不通風,又熱又焗,全靠房中的電吊扇取涼.

    來到新德里才想起很久沒有打電話回家去,便跑到街上找長途電話.印度的電訊市場還沒有開放,打長途電話回香港是挺貴的,價錢就和越南那裡差不多都是二十港元一分鐘.另外在街上也沒有電話亭,只有些門口掛著個"PCO/STD/ISD"的專營小店提供電訊服務,打電話時要看著電話機的計費時計,不過電話費就連未接通的撥打時間也要算在內,要是香港那邊聽電話的人很久才拿起電話接聽,我便要吃大虧了,所以我一直覺得印度的電話公司是存心騙錢的.

    打完電話便去網吧上網,新德里是印度上網最便直的地方,我找到了一個有冷氣的網吧,一個小時才要Rs15,是其他地方的一半,而且速度還要快得多,於是我從米高傻那裡Download了中文支援,並裝在Window上,便在看香港的報紙和上BBS.

    在BBS上我發現在我出發到印度那天,有個叫薯伯伯的香港人留言,說在印度玩了幾個月了,一個香港人也沒有碰見云云.於是我也想會會這個香港人,便寄了個電郵給他,說我也在印度旅行,有機會可以碰碰面,等大家可以說說幾句違久了的"鄉下話".

    本來還想找些關於喀什米爾的旅遊資料,因為LonelyPlanet書中只有三頁紙是關於喀什米爾的,不過只說那裡十分危險,是叫人千萬不要去的.可是我在網上除了些官方廢話外,甚麼東西都找不到,看來喀什米爾真在人間蒸發了,不曾存在於地球上.

    上完網便去吃飯,因為之前吃怕了印式意粉和"Chowmei",還是吃咖喱飯和飲Lassis,吃完後才想起LP說過在康和廣場有間老麥,便想晚上去吃吃漢堡包.不過回到旅店時,在門口處遇上了個日本仔,那小子可會說英語,雖然說得很快,不過發音都是不準的,他還說我的香港口音難聽,我看大家都是彼此彼此.

    那傢伙剛才去過康和廣場,我們便說起老麥的美食來,之前在香港我都不太喜愛吃老麥,想不到在印度才覺得老麥的東西十分好吃,十分懷念.不過那日本仔說印度的老麥沒有漢堡包賣,這時我才想起印度教不吃牛,回教又不吃豬,於是印度的老麥只有雞包和羊包賣,不倫不類的,於是便再沒有興趣去老麥了.

    不知是否吃多了咖喱和Lassis,晚上睡覺時肚子有點不舒服,睡到半夜時還要停電,電氣扇也停了,熱死人呀!直到老闆一家也被熱醒後,他們才打開後備發電機.之後我在新德里的每天,發現不論是白天還是黑夜都會除時停電的,在提醒我這裡還是個發展中國家.

    第二天一早走去火車站買車票,因為昨天上網查車票情況時,發現我之前訂座的車次中,有些便宜的普通票給放出來,便趕緊來把貴票退了,換做普通票.來到遊客售票處,發現內有強勁冷氣開放,於是我買完票後便一直賴在那裡,直到午飯的休息時間才被迫離去.

    下午回到Main Bazaar,因為實在是太熱了,便又跑去上網兼涼冷氣,還收到薯伯伯的回覆,說他現在在印度西北的Mcleod Ganj學西藏文,真是奇人呀!不過我到現在還搞不清他究竟有多大年紀,他自稱是阿伯的,應該有番咁上下年紀,可是看過他的網上遊記,又好像是剛大學畢業的後生仔,真是搞不懂.

    之前我還問他有冇關於喀什米爾的旅遊資料,可是他說沒有去過,只說聽人說很危險.其實之前我也問過阿安同樣的問題,他也和我說過那裡不太安全,不過有多大的危險到現在還沒有人說得清楚.

    怎麼辦才好呢?明天我就要坐火車到喀什米爾的冬都Jammu了,可是我到現在對喀什米爾還是一知半解的,只知喀什米爾的山上有個叫Srinagar的地方,那裡有個湖,湖上有些船屋,湖邊有些花園,人人都說風景十分漂亮,但是其他就不知道了.這時我覺得我有點像哥倫比亞,前路未明,好壞難測,漂亮和神秘的喀什米爾在等著我去探"險".

    既然在網上甚麼也找不到,就到街上的舊書店找找舊版的LP,可是自從89年在喀什米爾發生了回獨遊擊隊綁架和殺害西方遊客後,LP和其他旅遊書便刪除了所有關於喀什米爾的旅遊資料,直到現在還是十分有責任地叫人千萬不要到那裡旅行.

    到了如斯地步,我只有實行最後的方案,就是去問旅行社.可是找了幾間旅行社,那些老闆總是拍心口地說喀什米爾是十分安全的地方,跟著拿些舊相簿給我看看喀什米爾有多美麗,可是細心一看都是些89年拍的照片.然後遊說我幫襯他在那裡的船屋酒店,最好還要經他請個當地導遊和包輛車子,當然會是所費不菲.至於實用的資料一點也沒有,所以我還是一無所獲,明天就只有見步行步了.

    第三天黃昏,我走上了前往Jammu的火車,一如以往地車上其他乘客對我這個老外十分好奇,不過聽說我要到回教的山區去旅行時更是驚訝,可能現在已沒有外國遊客會到喀什米爾去.幸運地在我下格床的印度大叔的老家就在Jammu,見到難得有外國人要去他的家鄉去旅行,便十分熱心地說會幫我找從Jammu到Srinagar的交通.

    原來他以前可是印度航空公司的空中少爺,賺夠錢後便移民到新西蘭去,今天回來Jammu是要參加朋友的婚禮和順道探親的.他還說要請我去參加他朋友的婚禮,可是我只預備在喀什米爾留三四天,連回程火車票也早買好了,實在沒有時間跟他去玩,真是可惜.

    火車在大清早到達Jammu終點站,空中大叔帶我在火車站旁邊公車站,跟買票的嘰喱咕嚕的說了一會,然後便跟我說一會兒可以坐公車到山上的Srinagar去,車程約要十小時,交待安排好後便跟我道別離去.

    那大叔走後我便想買車票,可是車站那班傢伙一直問我訂好旅店沒有,想要我花錢住他們山上的船屋,就是在咦咦哦哦的不賣票給我,然後好拖著我在遊說.最後我要發火說不買票給我便拉倒,要坐車回新德里去,然後再去旅遊局投訴,他們才肯買上山的巴士給我.

    巴士是輛TaTa車,車上乘客不多,都是些大叔和老頭,車子一離開Jammu便一直在爬山,由原本是枯黃乾燥的平原走上了綠油油的山區,公路兩旁的山谷都是些違久了的樹林,吹進車子的也不再是熱風,而是涼爽快意的清風,終於給我逃出那熱死人的印度平原.

    車子在中午來到一個漂亮山谷,在路邊一條叫Sanasar小村子停車吃飯,這時公路上除了偶然上下山的國產吉普車和TaTa大卡車外,還不時有些軍用大卡車經過,車上都坐滿了些全副武裝的印度士兵,同台吃飯的巴士乘客跟我說這是保護公路的印軍在作"戰鬥巡邏",防止回獨遊擊隊施襲,破壞這條唯一全年接通喀什米爾的戰略公路.

    吃飽飯後便再次上路,路上不時見到些牧民趕著羊群上山去放羊吃草,和這裡綠意盎然的山林河谷十分合襯,只是路邊不時有些印軍用沙包堆成的哨站,裡面有一兩個士兵架著台機槍在站崗,倒是大煞風景.也是因為這些公路上五步一崗,十步一哨的哨站,搞到我一直不能拿照相機出來拍照,怕會了被士兵以軍事機密為由而拆菲林,十分沒趣.

    車子再往上爬,離開了綠色的山谷,走進了一條窄狹深邃的峽谷,公路彎彎曲曲地在峭壁上爬,在轉彎處不時會有些拿著AK47的印軍在站崗.因為海拔高升,外面越來越凍,也因為空氣比山下平原稀薄點,車子的引擎嘶嘶聲在吃力地吸氣,前面的裝滿貨物的大卡車也越走越慢,最後在山路上塞車了,住前一看,原來已爬升到公路的頂點,車龍在檢查站前排隊,檢查站後便是一條長約2.5公里的隧道,過了隧道後便是喀什米爾了.

    巴士上所乘客都要在檢查站下車登記,這時山上在吹著寒風和下著冷雨,衣衫單薄的我只穿著對涼鞋,被這突然期來的寒冷弄得措手不及.因為我是外國遊客,所以要填寫張外國人進入登記表,我看看登記簿上的訪客記錄,上次有外國人來已是上年的事情了.

    因為登記需時,我又和檢查站內的士兵聊了一會,所以我是最慢回到巴士的,車上眾人都十分關心我,以為我剛才被那些印度士兵留攔和要黑錢,我說一點問題也沒有,不過眾人還是議論紛紛的,看來他們對那些軍人的印象不不太好.實情是檢查站內的士兵都十分友善,還和我聊了幾句閒話,我還問他們山上是否很危險,他們都說在Srinagar市內白天是安全的,不過在郊區就難說,還叫我小心點,若有事可以找軍隊幫忙.

    車子過了隧道,然後在Z形的山路下山去,又回到一片綠油油的平原山谷之中,兩旁都是些開滿了小黃花的草地和杉樹,因為剛才下完雨,後面遠處的山頂上都積著雪,十分漂亮.只是公路兩旁的軍營和哨崗明顯比過隧道前多上許多,喀什米爾就像個大軍營,氣氛怪怪的.

    巴士進入Srinagar市郊,車上的乘客陸續下車,這時有一對十來歲的青年上車來,見到我是外地人便過來搭訕,原來是想遊說我到他們家裡的船屋旅店去住,可是我和他們倆人都不認識,又未見過他的"豪華"船屋,還是決定到市內終站後,先找間便宜旅店住下,第二天早上再到湖上找船屋旅店去.那兩兄弟見我無動於衷,他們下車時說我剛錯過了喀什米爾湖上最好的船屋,十分可惜云云.

    在市鎮的長途車站下車時已是七點多了,太陽正在下山,天色變得昏暗.我一下車便有一大堆人湧過來拉著我,要我去他們的船屋去住,真是十分"熱情好客",可是我又不是大明星,不習慣給一堆人圍著,第一個反應便是想起年初時在柬埔寨的小偷經驗,這時車站派出所的警察便過來給我解圍,原來所有來到的外國人是要登記身分的.

    因為在巴士上有乘客和我說過在湖邊有些Rs100-200的小旅店,登記好後我便問警察可以在那裡找到,那知那班警察和外面的旅店老闆都是寸通好,說在Srinagar是沒有便宜住宿,只有船屋和貴價的渡假酒店.意思是有錢的外國遊客啊!既然你不幸來到喀什米爾,自投羅網,加上現在已經天黑了,外面不安全,貴客不要再作反抗,乖乖地做條羊牯,來成為我們這班餓久了旅遊業豺狼的點心吧!

    看來LP和我的網上朋友說得真對,喀什米爾真是十分危險,尤其是這些專搵外國遊客笨的傢伙,怪不得這裡是外國人禁足止步的領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