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0, 2002

泰姬陵

(2002/4/20-21, Agra, Hotel Kamal)

    火車早上到了Agra Fort車站,從車廂看出去,旁邊便是Agra Fort了,遙遠還可以看到泰姬陵的圓頂,本來我買的車票是到市中心的Cantonment站,可是這裡好像比較泰姬陵,我便提早在這裡下車.

    出到火車站,又是有一大票的三輪車司機撲上來拉客.我一個人獨坐一台車不太化算,剛好旁邊有一對老外男女遊客也是要找車子到泰姬陵去,便和他們商量同坐一台車子,可是也每人也要Rs50車費,跟著有個司機過來和我說只要Rs30就成,還是我一個人坐晒,本著有便宜咪執書的心態,我便放了那兩個老外飛機.

    正所謂便宜莫貪,遊客區裡那有不黑遊客錢的車伕,三輪車經過Agra Fort 外面,開到泰姬陵西門外不遠處的一間旅店門外便停下來,這裡和先前我說要到的南門還差點距離,那車伕便說想我先到旅店看看,好等他賺點回佣幫補一下車資.我倒也無所謂,反正我一早估到這是個典型搵遊客笨的騙局,不然那會有便宜車坐.

    入到了旅店,當然也是拍烏蠅的沒有人客,旅店老闆看見有羊牯來訪,十分高興地落足嘴頭遊說我入住,可是一個房間便要二三百盧比,太貴了.他便給我看那所謂的通舖房,那是在地下一間沒有窗戶,密不透氣的房間,一個床位也是Rs150,比尋常的要貴上一兩倍,看來我的樣貌太像羊牯了.

    和老闆玩完一輪,我說還是太貴了,便要轉身離去,老闆眼看到口的肥羊要跑了,便又吹牛說:"你不是香港人嗎?前幾天有幾個香港學生也住在這裡,可是他們昨天走了,要到Jaipur去,說不定明天還會回來的呢?"旁邊的伙計也立即加把口附和:"是兩男一女的學生,說過明天回來的..."

    真是廢話連編,嘜之前有香港人在這裡住過,我便要住你的寶號裡?而且這時還是四月中,香港的學校還未放假,那有學生會出來旅行.就算是有,我之前在東南亞成個月,而在印度也有成十日了,一個香港人也碰不見,邊會咁好彩在這無人旅店中遇上同鄉呢!而且現今香港年青人大都是好逸惡勞,就是去旅行也會跑去日韓歐美澳啦!這種招數用在純品的日本人身上或許有效,可是我卻當他在吹牛皮,開玩笑.這時我才發覺印度人也是挺有幽默感的.

    離開了那吹牛旅店,走到南門前的老城區,找了一間便宜的小旅店,一個連浴室的小房間才要Rs70,看來我剛才的堅持給我省了百多盧比,即是約十多二十港元,我真是越來越小家子氣了.在旅店天台的餐廳吃午飯,那裡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到泰姬陵的大圓頂(只是大圓頂,其他部分都看不到),便在考慮應否買門票到泰姬陵一看.吃飽後便坐三輪車到Agra Fort參觀.

    到了Agra Fort大門,先要買門票,印度人的門票才要Rs20,而外國遊客則要付US$5+Rs50的參觀費,真是食人隻車,聽說泰姬陵還要貴上Rs500!看來印度政府和全國的旅遊業和三輪車司機,上下一致地當外國遊客是大富豪羊牯了.買門票時才知道,如果先到泰姬陵參觀,再到Agra Fort時出示用完的票尾,可以節省Rs50的入場費,真是吹漲.

    Agra Fort 和泰姬陵都是十六,十七世紀時,由統治北印度的蒙占兒帝國(Mughal)興建,而Agra曾是當時的首都,真到帝國後期才遷都到德里去.由紅色沙岩建成的巨大要塞Agra Fort,就是當年帝國的紫禁城,而在要塞近河的城牆上,皇帝在那裡用大理石建造了非常漂亮的宮殿.因為宮殿位於河邊的高牆上,所以在大熱天時的烈日下,在宮殿內一點也不覺得悶熱,名乎其實是風涼水冷.

    這個城牆上的宮殿,內裡全由大理石裝飾,牆上雲石上都有精細的雕刻,通風透明的窗框是用大理石雕花琢空而成,就是地台上的大理石也是平滑反光的,園子中還有個大噴水池,真是超豪華.如果再配上原本的傢俱裝飾,和加上一班漂亮的宮女侍候,而我又是皇帝的話,那就近乎完美了.和中國北京那座大而無當的紫禁城相比,我覺得這座漂亮的宮殿不論在居住的舒適度,庭園設計,室內裝修,還是觀景(即是泰姬陵)等各方面,都是更勝一籌的.

    不過當年下令建造泰姬陵的皇帝,因為興建愛妃的陵墓而不惜勞民傷財,結果在泰姬陵建成後不久,便被兒子謀朝奪位而成為了階下囚了.之後被囚禁在Agra Fort這個史上最豪華的監獄中直到老死,每天只能在城牆上大理石建成的亭台樓閣中,看著兩公里外的泰姬陵的日出日落,真是諷刺.


    這宮殿真是印度建築中,室內和庭園設計的典範(只是我說的,不是專家意見),本來想多拍些照片來留念,那知不論我走到那裡,都總會有幾個印度遊客在閒逛,當中大都是些阿伯和肥師奶,真不要把他們攝入鏡中,破壞美感,(如果是印度美女就無所謂!),只有在旁等待他們離開,可是這裡是十分受歡迎的"博物館",遊客總是絡繹不絕的,結果我只能拍了幾張照片.不過也算了,只要是我親眼見過,親自感受過這裡的漂亮和精緻,就是小拍些照片又有何可惜呢?

    看完Agra Fort,已是下午三時多了,參觀時間比先前想像中的多上一倍,便趕往泰姬陵去.忍痛付過了超貴的門票:US$5+Rs500:<,走過南門的城樓,便見到一條長長的水池,後面便是泰姬陵了,終於來到印度的象徵,親眼看到這世上七大建築奇觀了!十分高興!(不過究竟那幾個建築是名列"七大",排名如何,我並不知曉.)

    人們說參觀泰姬陵有兩個時候,一是早上日出之際,另一便是黃昏時分.我既然在下午進來,當然要等到黃昏時才走啦!至於日出的美景,因為門票實在是太貴了,早上又未必能早起,我看明早是不會再來的了.泰姬陵是印度最出名的旅遊名勝,跟老外到中國必到北京遊長城一般,不少人到印度旅遊就是專程來看她的,當然她也吸引了很多印度人來參觀,於是這裡便擠滿了來自各地的遊客,十分墟撼.

    印度人有一種奇怪的心理,就是對外國人十分有興趣,尤其是以西方人為目標,總是想跟"老外"攀點關係.平時我在火車上總有些無聊人扯著我問長問短的,不過在泰姬陵這裡,那些印度人就更加厲害猖狂,追著些外國人,尤其是西方女性來握握手,胡吹兩句,再拍照留念.

    大家還記得當年英國的戴安娜皇妃,到印度訪問時,來到泰姬陵前面的水池上,優雅地坐著給新聞界拍照片,來暗示她和查理斯皇子的婚姻出了問題嗎?我就在水池那個最佳位置拍照留念時,突然有個印度家庭(男女老幼一共十幾人)請我幫手拿相機,原來他們要和兩個漂亮的西方少女遊客在泰姬陵前影相留念.之後我問那兩位小姐和那家人是否相熟,才知原來都是白撞的,還說剛才不止一次有印度人要和她們合照,可是我又看不外她倆是甚麼大明星.

    後來我才發覺不少印度人雖然在學校學會說英語,卻一直沒機會和西方人說英文,為了難得學會的才能不能發揮而懊惱,所以不論在火車上還是來到旅遊點,都會把握機會,抓著老外來聊上兩句,最好還可以合照一張,回家後好在親朋鄰居前炫耀一番.於是在泰姬陵這裡,"老外"便成為了景點之一,十分受印度人歡迎.

    拍完照便排隊到陵墓內參觀,內裡的墓室其實不如外面看來般大,只是一個小小的廳堂,中間用雲石雕通的屏風圍著兩個石棺,正中白色的是泰姬,反而旁邊的才是那倒楣皇帝的.古印度的建築風格講究完美的對稱,所以整個泰姬陵由前門,長水池,到旁邊的側門建築都是對稱的.那皇帝本來想在泰姬陵對面,照樣多建一座全黑色的來作為自己的陵墓,結果他被兒子推翻而好夢成空,死後更被兒子葬在生前愛妃的石棺旁,所以他的石棺就成為泰姬陵中唯一不是對稱的東西了.

    我在泰姬陵前左看右看,總是覺得有點不對勁,就是明明是睛天的,天上卻好像時刻都蓋著一層面紗般,天空總是灰灰沉沉的,陽光總是淡淡無神的,就是不夠光度拍照.Agra是印度的重要工業城市,看來嚴重的空氣污染把天空都遮掩起來,這就是除了皇帝的石棺外,泰姬陵最大的缺憾了.

    到了黃昏時分,遊客陸續散去,我則跑到東面角落,看著日落餘輝穿過煙霞,照射到泰姬陵上,把上面的大理石照成昏黃色,上面精細的雕刻盡現眼前,真是十分漂亮,我想只親眼見過才能體會她的精緻.

    我在關門前一刻才離開,算是用盡那昂貴的門票了.回到旅店洗過凍水涼降降溫,便到外面找吃去.在旁邊一間天台小餐廳吃晚飯,印度吃的東西除了咖喱豆或雞來送飯外,還有一種叫"Chowmei"的東西,即是"中式"炒麵,可是炒出來的一點也不中式,今晚吃的"Chowmei"就和先前在恆河邊吃的意粉一樣,很有印度的特色.

    在旁邊飯桌有個東方青年,邊拿著LonelyPlanet看邊吃飯,我想看英文旅行書的傢伙可能是香港人吧!因為日本人和韓國人都有大量自家語文的旅行書,用不著看LP,而台灣人又看不懂英文,新加坡人又嫌污糟不會來印度的.想著可能遇上同鄉,便過去搭訕,一問才知他是日本人,因為希望能體驗一下獨自旅行的滋味,不想給日文的旅遊書牽著鼻子,整天泡在日本人聚集的地方,所以才看LP的.可能是我在外地旅行中一直未碰上香港人,好像沒有志同道合的人,有點孤獨才會發神經地四處找同鄉,才會搞出這誤會,真瘀!

    本來以為在天台吃飯會有點涼風吹送而涼快點,可是這晚卻風平浪靜.難得等到有點風吹來,這時餐廳突然停電了.我還以為像是在Varanasi一樣全區停電,可是看到旁邊的房子一切如常的燈火通明,便有點奇怪.跟著餐廳的老闆從樓下拿著根竹竿跑上天台來,往對面街上空中掛著的一堆電線勾了一下,電又會來了,啊!原來是偷電的,剛才來了一陣正義的風,把偷電的電線吹脫了.看著天上那堆亂七八糟的電線,我想應該還有不少人是沒有付電費的.

    第二天早上九點多才起床,在旅店天台吃早餐,想著好不好到四十公里外的Fatehpur Sikri去,看皇城的廢墟,可是看著外面的毒太陽,街上又熱又焗,就是連牛也跑到陰影下乘涼去,看來實是不宜出行,我想我是在錯誤的時候來到印度,要是早一個月時應該會涼快得多.便打算到先到新德里去,聽說那裡有間老麥,可以在冷氣下吃個漢堡包和雪糕新地來提升一下快要崩潰的士氣.

    退房時旅店老闆問我泰姬陵好不好玩,我說是很漂亮,只是門票太貴了,他便說為甚麼我不早一天來到,原來前天星期五是每年唯一一次的免費開放日,就是外國人也不用門票,看來我連到泰姬陵也選錯了日子,真是不幸!

    到了火車站,到新德里舊火車站的車程只要三個小時,我便隨便買了張二等硬座火車票,那知火車到來時,硬座車廂早已擠滿了人.一個可坐九十人的車廂內,三人的座位都坐了四個人,還有不少人爬到座位上的行李架上坐著,而且走道上也坐了人和放滿了行李,我估計車上最少便擠了百多二百人了.我擠上車後,當然也找不到座位,只能有樣學樣的爬到行李架上盤膝坐著.行李架上的乘客就好像是一塊兒在練瑜伽似的,或像是在少林寺中對著打座修行般,十分搞野.

    我上車時已是正午,在烈日下車廂有如焗爐般,而貼近車頂的行李架特別座位,其熱度更是厲害,剛好我帶著的水不多,一會兒便渴完了,很快我便又熱又口乾,快要給熱力烤成人乾了.火車來到下一站時,救星便來了,有些小販帶著水和冰凍的果汁上車來叫買,車上眾人都早已熱得如焗上螞蟻,都趕著要買水來解渴降溫,我也不執書買了兩包冰凍的透明膠袋橙汁,這"及時[橙汁]",一解我缺水之急.

    在火車上焗了三個多小時的桑拿,在新德里下車時已是混身大汗了,在火車站大堂給我看到了買汽水的,趕緊又灌了一支冰凍"粉達"來降溫.可是新德里的熱度不比Agra和之前在加爾各答時差,應該還要熱上些少,一樣是熱得要命,熱得我頭瘟腦漲,神知不清.看來新德里還是不宜久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