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7, 2002

遊車河

(2002/4/17-18, Patna - transit)

    離開大吉嶺的下午,一如住常天氣也是雲霧迷漫的,氣氛一直就好像是恐怖電影中.下山到了山腳時,車子經過好幾個軍營,內裡停滿了軍車,一副戒備深嚴的樣子.Siliguri和NJP是東北印度和本土連接的鐵路中心,使這裡在62年的中印戰爭,和現在鎮壓東北印度的小數民族分離運動中,成為了印度軍隊的大後方.

    來到了Siliguri,先到巴士公司辦事處門口等車,因為又熱又悶,先前在大吉嶺一直穿著來禦寒的皮鞋,變成了焗臭腳的負擔,便換上了涼鞋,把皮鞋塞進了背囊裡.等了好一會,巴士公司找來了幾輛超破老爺吉普車,一車塞了十幾人連同大包小包的行李,穿過後街小巷把我們帶到市郊的長途公車站.

    所謂的公車站,其實是一片空地,旁邊有一個加油站和幾間平房小飯店,還有些賣小吃的小販,和在進站口處豎立了一個寫著客車站的牌坊而已,十分簡陋,使人有點失望.在空地上找到了今晚坐的巴士,先把背囊塞進車尾的行李箱,然後到旁邊的飯店吃晚飯,吃了頓咖喱齋飯.印度人叫做"Dhal",即是咖喱扁豆撈飯,白飯吃完可以再添,吃完咖喱跟著再加支冰凍汽水,正呀!看來古老的咖喱加上現代發明的雪櫃和汽水是最佳配搭.

    車站內的車子都是國產TaTa牌大巴,外表一樣是殘殘舊舊,內籠也是一樣的污漕,和我以前在中國大陸坐過的長途車相比,差距就好像是二十世紀vs中古時代,看著車上那些破爛骯髒的座椅,上面污漬斑斑的,這就是我要坐上整個晚上的位子了.同車的外國人還有三個法國仔,就坐在我旁邊,他們都是要去Varanasi,可是又買不到火車票才來搭巴士的.

    車子要到晚上七時多才開車,一開車就開著車上的VCD機在大放印度電影,當然全都是些吵吵鬧鬧的"Bollywood"歌舞片,一路放到深夜一點多才關機,車上一眾的印度人都看得津津有味,就只有我們幾個"老外"不知其所以然.

    因為車子沒有空調,所以車上所有的窗子都大開著來透氣,要不然就要悶死了.可是廣闊的平原上,一路行駛都是些狹窄的公路,來回各有一線,而路上的交通到了晚間還是十分的繁忙.開上公路的大都是些大形貨車和大巴,邊鬥快邊鬥多噴廢氣,超車時必定狂響喇叭,我就坐在窗口的位子,除了給吹得滿臉的車塵廢氣外,整個晚上都給吵著而睡不著,難怪車上眾印度人都不睡覺而在看VCD了.

    此外印度的長途車還有一個奇怪的習慣,就是每到一處供停車休息的地方,司機例必會停下車來去吃點消夜的,一晚便可吃上幾餐,而這時候車上眾人都會下車找東西吃和上廁所去,就好像是電影院的間場般.這時我也會下車走走,看到停車場上也停了不少的大貨車,車後面都寫著"Please Horn!"怪不得剛才一路上的喇叭都響過不停,此起彼落,重未間斷.

    終於等他們看完了兩套電影(每套都長三個多小時的),要關電視睡覺了,這時我也難得培養了點睡意,心想可以休息一下,就在這時聽見遠處傳來了一大陣的喇叭聲,從窗口看出去,看見遠處有一列長長的車頭燈,原來迎面而來是一隊大貨車浩浩蕩蕩地駛來,看來今晚要都會冇覺好"日訓".

    跟著巴士到了一處平交道,要等火車經過.不久便有一列燈火通明的客車在路軌上轟隆轟隆地在前面高速地駛過,這時我看著經過的火車,心中十分羨慕火車上的人.要是我早在加爾各答買了火車票,現在便不用在這又熱又焗的巴士上,被困在平交道上的嘈吵的車龍中,明明是十分睏但又睡不著,又要眼巴巴的等火車在面前經過.原來在火車上的臥舖平平穩穩地睡覺是多幸福的事啊!

    最後還是太累了,奇蹟地睡上了三幾個小時,到了早上六時多車子便到了Patna市的長途車站.在晚上焗出了一身的臭汗,相信座椅吸收了不少精華.下車後眾人都到車尾取回行李,跟著才發覺坐了整晚的夜車,晚上停車休息時又喝了不少汽水和甜茶,少不免會人有三急.可是看來看去也看不見有廁所,跟著便看到不少剛下車的印度人,急急腳的往車頭前面的牆邊走去.

    仔細一看,哇!原來那道有幾百米長的圍牆,下面早已遺留下不少黃白之物,臭不可擋!難怪所有車子都停在離牆幾米之外.所謂入鄉隨俗,我和那幾個法國仔也不免跟隨一眾印度乘客去做指動作,這時真是慶幸天生男兒身,一個地區大車站中極目四顧都沒有公廁,要是女士們真不知如何自處,唯有死忍一途.這時真感我中華上國之廁所文化實算是先進了,最少大陸的車站都會有收費廁所,用不著搞到遍地黃金.

    到了火車站售票大堂,內裡的情況就大陸春運高峰時一樣的多人,遍地也是躺滿了人,放滿了大包小包的行李,孩子也是光著腳地在你追我逐,當然還有十幾二十條人龍在排隊買票.我先擠到詢問處問到Varanasi的火車班次,那裡一兩個職員正要應付達百多人的圍攻,不過見我是遊客還是先給我幫助,只是有點粗聲粗氣的很不耐煩.本來火車站二樓還有個外國遊客服務中心,只是要到八點半才開門,而七點半便會有一班火車,我只有在人龍中擠著排隊買票去.

    搞了大半個小時後才給我買到了車票,月台門口的驗票員跟我說車子要開了,我跑到月台上已是七點多了,上面停著兩列火車,一列是空車,一列則是擠滿了人的二等硬座火車,看來的短途列車,車上的人多得要站門口上,正是所謂的"爆棚".怎樣也不可能擠上去.

    不過最大問題是那列車上沒有英文番號,要是上錯車去錯地方就白痴了,於是便想找月台長問問,可是走來走去也找不到會說英文的印度人,看來印度人口中會說英文的四分之一人,剛好都不在這裡,我只有跑過連接月台和車站大樓的鐵橋,回到月台門口向驗票員求證,當我跑回月台時這班擠滿了人的火車便開走了,看來我只好等下一班去Varanasi的火車.

    於是只有回到車站大樓的一號月台等車,下一班車要到下午十二點多才到,於是我便無無聊聊地在月台上白等了五個小時.在印度的任何地方,都會發現很容易在人海中迷失自我的,因為印度實在是太多人了,就是在這月台上便有幾百人在等運到.

    人多,自然就會垃圾多,只是奇怪月台上的垃圾比起站多的街道小得多了,原來車站裡是有清潔工人在不斷清理,只是他們處理垃圾的方法和大陸的同業手法差不多,也是把垃圾一古腦的掃到火車軌下去,簡單快捷,乾淨利落.

    於是月台下的火車軌成為了印度鐵路的精華.像在Patna這種大站,都會有為列車加水的設施,在路軌之間便有一條長長的水喉,上面裝有不少水龍頭,好為各車卡停車時加水的.但是那些水龍頭都是漏水的,浸得火車軌為一片澤國,加上火車停車時從車廂廁所流下來的人類精華,和月台上掃下去的垃圾,在烈日的高溫下混合起來,並發生化學作用,除了在蒸發時發出陣陣酸酸臭臭的怪味外,更轉化為培育小生命的生命之水,於是月台上便有無數的烏蠅在飛舞,印度真是處處現生機.

    可是火車進站時便打破了路軌上烏蠅王國的平靜,那邊廂火車機車轟隆轟隆的駛進月台,這邊廂火車頭前路軌上的烏蠅便給趕出家園,成千上萬隻烏蠅分左右兩邊向月台逃逸,舖天蓋地的向月台上的人群撲殺過來,這倒是我有生以來一次過見到這麼多的烏蠅,漫天烏蠅來襲的感覺真是恐怖,我第一個反應便是轉過身,趕忙把嘴巴閉上,別要一個不小心把烏蠅吞進肚子裡.

    不過月台上的印度人卻是處之泰然,真有泰山崩於前而不形於色的氣魄,可能是多見不怪,習以為常了.經過幾次火車進站出站,烏蠅橫飛後,到Varanasi的火車終於到站了.

    這次是一趟正常的長除列車,有頭等有普通硬臥.因為我買的票是二等硬座票,便走去也有二等車廂排隊上車去.驗票員查票時,說我買的票是慢車,而這趟車是特快車,要我去補票,便找了個月台主任帶我去補票處,給我的車票"upgrade"為普通硬臥票,不用我去二等車中擠.真是"Lucky!",雖然印度城市的衛生環境搞得不好,不過睇錢份上對外國遊客還是十分友善和照顧的.

    上到火車,把行李用鐵鍊鎖在床舖下,便有氣無力的攤在座位上,然後向車上的小販叔叔買了杯甜茶潤潤喉,跟著以為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這時坐在對面的幾個印度大哥阿叔,十分好奇地看著我這個"老外",等了好一會終於有人忍不住問我那些千篇一律的問題:"Where do you come from? How old are you? What do you feel about India?..."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