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0, 2002

飲紅茶,食咖喱

(2002/4/10-17, Darjeeling, Tower View Lodge) 

    印度是世界上小有使用超寬軋火車的國家,火車廂內籠超闊,臥舖車內除了傳統橫放的三層床舖外,在走廊另一邊還貼窗平排地安排了兩層的床舖,所以每卡列車可以容納更多乘客.我坐的列車叫做Darjeeling Mail,可是目的地只到喜瑪拉雅山腳的NJP市,要再轉車上山去.同一車廂的還有幾個老外遊客,看來鐵路局是有意安排外國遊客在同一車廂內.

    不過最嚇人的是車上竟然有帶著長槍和輕機槍的軍警在巡邏,聽說是因為先前印度國會被恐怖襲擊後,而採取的全國性保安行動.可是我看著那些二戰時期留下來的老爺槍,給那些漫不經心的大叔小兵帶著四處走,我才有點心驚,怕它會無端端走火.

    我睡的是貼窗的下格床,上格床是一個德國小伙子,他原來在德國是醫科生,跑到Calcutta做醫療義工,給鄉村的孩子種疫苗,順便拿些醫學實習經驗,在印度便已有幾個月了.因為義工服務已經完結,在回國之前先到大吉嶺玩,然後再回新德里坐飛機回德國.他說印度的火車票是六十天預售的,十分難買到票,所以他老早在幾個星期前已買好了以後的車票,還提醒我要預早買票.我想現在知道已經是太遲了,如果我在大吉嶺買不了到新德里的火車票,那就只有坐巴士,一切就順其自然吧!

    在我旁邊床位的是一個印度家庭,那家人有一個女孩,大概是在讀中學的吧,奇怪是她一家人都以英語溝通,反而不說本地話.她對我們兩個"老外"十分好奇,不斷問我們是甚麼地方的人,在家裡有多少兄弟姊妹,幹甚麼工作云云.其實之後我每次搭火車,都會有好奇的印度人來問我同樣的問題,十分煩氣.不過最奇怪的是她還問我會否說"Bengali"語,嘜我個樣看來像是語言專家嗎?

    不知甚麼原因,火車耽誤了好幾個小時,原定是清早到達NJP市的,卻要到下午才到站.一下火車大家便跑到站外找車上山,我和那德國人同擠上了輛印度國產吉普車.一輛和日本小房車差不多大小的吉普車,竟然可以擠上八個乘客,德國人坐在中間的一排,兩人的座位便坐了三個人了,而我則坐在車尾貨廂改裝的座位上,也擠了四個人,行李只有放在腳下踩著.跟著車子在窄狹的山路盤旋而上,兜兜轉轉地在山路上爬了三個小時,越往上走越是雲霧瀰漫,有點像之前在越南沙爬一樣.

    車子終於穿出了雲霧,這時才發現公路邊多了條火車軌,正是大吉嶺的標誌"小形蒸汽登山火車",當然也是英國人留下來的遺產,到了今天已經成為了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了.本來是想在Siliguri坐蒸汽火車上山的,可是因為火車誤點而錯過了早上的蒸汽火車.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褔呢?那小火車一程上山可要花上八九個小時,在如此煙霧迷漫中,我倒寧願坐三個小時的吉普車算了.

    吉普車到了大吉嶺鎮,就停在小火車站旁,我和德國人下車後便去找旅店,本來想住青年旅館的,可是在山城的小路上左轉右轉,背著大包沿著山路往上爬,走得越高越是濃霧迷漫,越發覺得背上的背囊越來越重,正當走得氣來氣喘時,偶然抬頭一看,原來青年旅館正在山上不遠,再走幾步路就會到,於是我們咬緊牙根一口氣走過去,勝利在望了!可是到了旅館,負責人說早已給一班印度學生包下來了,沒有床位,真是氣人.

    於是我和德國人沿著山路往前找別的旅店,走了不遠便看到了一班同火車的鬼妹也坐吉普車來到,也是來找地方住,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先下手為強呀!這時看到了山路轉彎處有一間叫Tower View的小旅店,好像是在LP中提過,我和德國人便一馬當先沖過去,一個通舖的床位才要Rs50,發達了!即刻入伙!而那德國人的旅費明顯比我疏鬆,或是因旅程已進入了尾聲而有多點閒錢,便花多點錢住了個小單間.後來看LP才知這旅店就在剛才下車的火車站往上行十分鐘便到,剛才我們在迷霧中的山路兜了大半個鐘,真是多走了冤枉路.

    安頓好後才發覺肚子很餓,可能是因為剛才背著大包在寒霧中爬了好一會山路,又凍又累,便跑到旅店樓上的小餐廳吃了碟咖喱飯,跟著又要了一壺紅茶,邊看著露台外面山谷中的雲霧邊喝杯熱紅茶,立刻暖洋洋的渾身舒暢,饑寒盡驅,剛才的舟車勞動,登山的寒苦現在全都不當是一回事了.

    因為實在給印度平原的熱浪嚇怕了,加上好事多磨,我便在大吉嶺住上了六七天,直到不能再等才下山去.雖然這裡大半的天氣都是霧濃雨密,白天只有二十度左右,晚上睡覺要在睡袋上加上被舖,但正是這種天氣才讓大吉嶺的山區能種出優質的紅茶,而且就算天氣多糟糕,只有有耐性等待,總會遇上一兩天是好天氣的.以下是在我大吉嶺的無聊日子中做過的一些無聊事:

    1. 印度國家錢行 State Bank of India

    來到大吉嶺時,身上的Rs盧比已差不多用完,只有到錢行換錢.在彎彎曲曲的山路上轉來轉去,終於找到了印度國家銀行,本來還有一間渣打銀行可以換錢的,可是因為利潤不高而不再兌換現金,只接受信用咭現金預提等可收取高手續費的服務.這令我聯想到香港的銀行業,也是把無錢賺的業務如是櫃台等關閉,好把人力放在"富人理財專櫃"上,看來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下,這種令人討厭,唯利是圖的"服務"方式也由外資傳入印度了.

    不過我在印度國家銀行裡卻看到另一個極端,銀行是一座老古的兩層大樓,因為是獨市生意,在門口的外匯櫃台上有一大票老外在排隊等換錢,等了大半個小時才輪到我.先把錢給了銀行,再要拿護照出來給他們研究一番,搞上三五分鐘才給我一張式兩分的收條,一張是給要我到二樓的出納拿錢,另一張是給我留底,好在離境清關時把盧比換回美金時用.(這是因為現在印度還有外匯管制,旅客出境時換走的外匯不可以比入境時換入的多,所以每次換錢時都要留底,要不然剩下的盧比可換不回美元)

    於是我又要到二樓再排多次隊,跟著出納員又拿著單據和我的護照舞弄一番,最後今天搞了成個鐘才換到丁點的錢,才不過是五十美金而已.真不明白為甚麼給遊客換錢要經過兩個職員,還要搞一大堆的繁文縟節,超官僚也!好在出門久了,我的耐性變得越來越好,換好錢後我還跟出納員說聲多謝.不過他們效率這麼低,將來怎能和其他經濟體系競爭?

    2. 台灣來的老師

    印度人思想是很保守的,尤其是在男女之防上,在街上除了些肥師奶老太婆之外,是不會看見其他單身女性的,就只有在一家大少出動時,年青女性才能在家長陪同下外出,所以印度人看到外國女性獨身旅行時,都會嘖嘖稱奇的,惜故制造麻煩.

    所以我現在住的旅店的通舖,也分開男女兩間房的,而女士房間裡就住了個姓陳的台灣女士,這倒是我這次旅行中,第一次遇上台灣人.她一個人出國旅行已有一段長時間了,就是在印度也留了兩三個月,之前好像在Varanasi和Bodhgaya那邊學佛,所以現在外形有點像個帶髮修行的居士上人.

    她令我想起在99年絲綢之路上,我在酒泉到敦煌的夜車上也遇上了一個台灣女士,個子小小的她卻背著個不成比例的大背囊,原是她是個小學教師,趁放暑假時不怕艱辛勞苦地到絲路玩上一個月.故此我印象中的台灣女子,不少是勇作勇為的獨立女性,反之香港的女士則整天只顧著瘦身和美白,真是差天共地.奇怪是我一直未見過自遊行的台灣男仔,可能全都給政府抓去當兵了.

    一般人走旅行都是到了一個地方玩上一會後,便會繼續到別的地方去,可是陳居士的旅行方式和我們等俗人不一樣,她說要在大吉嶺留上一兩個月,便在鎮上的西藏難民營自助中心找了份教英文的工作,真是不一樣.

    有一天下午,外面照例也是濃霧蓋天,於是我便窩在床上看書和聽MD,那知一個不少心把床邊台上東西書籍碰跌,於是我咒罵一聲"他x的!",便下床收拾,但卻給隔壁的陳老師聽到了,隔著牆居大聲地教訓我道:"不要說髒話啊!"真給她吹漲.看來她會是個嚴厲的老師.

    3. India is the Great!

    在大吉嶺的日子,五天雨才有兩天睛,不過在山上又凍又濕總比在平原上又熱又焗舒服得多,因為人有好逸惡勞的習性,所以我便賴在大吉嶺不肯走.每天除了吃飯和看書上網外,最重要的任務便是到火車站排隊票車票,可是在買接著幾個星期的車票前,先要把行程路線都安排好,如此一來便失去了自遊行的彈性.

    印度火車票是作六十日預售的,每張預售票只需花Rs20的手續費,因為一些熱門路線的車票十分難求,欲免向隅,所以要買票就只有鬥快鬥早,就是買了的票後來不合用,也可以花Rs25退票,所以便養成了先買後退的惡習.結果火車站售票處前總有一大票人在排隊,但到最後很多人還是買不到車票,遲來的就只有買後補票,在後補名單上排隊博有人退票了.所以有這麼長的預售期,加上即時的網上電腦查票系統,也不見得售票機制變得很有效率.

    這時我在大吉嶺的小火車站便體驗到買票難之苦,小火車站只有一個售票窗是跟鐵路局的售票網連線,於是在山區各處的本地人都會先到大吉嶺買票,加上所有遊客也來這裡買火車票,所以每天車站開門便會有一大堆人來排隊.因為車票短缺,不少人到了售票窗才知沒票,於是總是賴在前面查問有否別的車次,或是忙著查看鐵路班次時刻表,總要在售票窗前磳磨一輪,直到絕望才肯離去,因此每次排隊都要等上大半個鐘才輪到我,少點耐性也不成.

    4月13日第一次去排隊買車票,首要任務是買從NJP到Varanasi的車票,可是二三十天內都不會有票,就是後備票也要等到三四天後,而且還已要有上百人在後備名單上.看來搭上火車的可能性不大,但還是先付錢買了16號的後備票博一博.有鑑於票難求,所以一次過買了之後到Varanasi, Agra, New Delhi, Jamu和Amritsar的車票,但是最後到尼泊爾邊境的火車票還是買不到.因為當中不少票都是頭等空調臥舖,於是一次過便花了二三千盧比,差不多把身上的盧比都花光.

哇!好多火車票呀!

    可是到了15日,上網查車票情況,發現從New Delhi到尼泊爾邊境有票買,可是只有十分貴的空調票,要成八百多盧比,可是現在不買將來便買不到,便又跑去車站排隊去.

    到了16日早上起來,旅店老闆跟我說今天有大罷工,全國的工商銀行都停頓,所有火車巴士吉普都停駛了,所以後備票也用不上.只有去車站買Siliguri到Patna的夜班長途巴士票,可是這時錢也差不多用清光,本來想到火車站辦退票,可是火車站也在罷工,只有跑到鎮上四處找兌換店,但是連鎮上唯一的ATM也關機了,最後在平日上網的網吧竟然給我換錢,一解"燃眉之急".

    經過一輪奔波騰折後,換到了錢,買好了17號的巴士票,還到理髮店花了Rs20剪短頭髮,好迎接炎熱的印度平原之旅.回到旅店付過房費餐費給老闆後,便無拖無欠,這時衛星電視的MTV台正播著些印度歌,在電視上幾個印度筋肉人給一大班性感的歌舞女郎包圍著,在大跳大唱著:"India is the Great! India is the Great!",這時我才感到印度真是Great.

    17日早上,因為要等到下午才到山下的Siliguri坐夜車,早上無聊便去上網,到鐵路局的網站一看,又發現New Delhi到Jamu出了些二等臥舖票,於是我又趕到火車站排隊退了昨天的後備票,和把先前買的空調貴價票退了,換為平上大半的二等硬臥票,可是第一次從火車站拿回現錢的,不過浪費了幾十盧比的手續費,真是費時失事.

    4. Tiger Hill睇日出
Mt Kanchenjunga & Darjeeling town

    和我同房的有一位韓國人,叫做阿勇,是個剛從軍隊中復員的年青人,拿了酬金便出來旅行,只比我早一天來到大吉嶺.韓國人和日本的遊客有點不同,就是他們都會說點英語,較肯和外國人溝通,沒有日本人那麼自閉內向.所以我和勇約好一起去Tiger Hill 看日出.

    日出在甚麼地方也可以看到,只是在大吉嶺的最高點Tiger Hill,卻可以看到世界第三高峰喜瑪拉雅山脈的Mt Kanchenjunga的日出,便有點興別不同,所以吸引了不少遊客,尤其是生活在平原,一輩子未見過雪山的印度人前來看日出.於是到Tiger Hill看日出便和飲大吉嶺茶,坐蒸汽小火車,成為了到大吉嶺三大必做的事情.

    可是要從大吉嶺鎮到十幾公里外的Tiger Hill看日出,先要在天光前起床,再摸黑到車站坐吉普車前去.太陽出來前還是天寒地凍的,要從暖洋洋的被窩中掙扎起來,真是不容易的,所以第一天早上起來時,看到窗外一片濃霧,想到今天早上不會有日出看,竟然因為可以不用起床而鬆了一口氣,又倒頭大睡去.

    第二天早上四點多鬧鐘把我吵醒了,本來不想起床的,但還是以極大的意志把自己從被窩中拖出來,睡眼惺忪地走到窗子一看,哇!乖乖不得了啊!外面竟然一片雲也沒有,可以清楚地看見夜空裡滿天的繁星,便趕緊去換衣服和叫醒阿勇.叫了幾聲他還在床上翻來翻去的不肯起來,我也不管他先上廁所去,回來再拿電筒出發時,阿勇已經起了床和穿好衣服,看來他以前的軍旅生涯還真管用.

    沿著旅店旁邊S形的山路跑到下面的車站,才發現大部分往Tiger Hill的吉普車都開走,這時有一輛車子經過,給我們截停了,但只有一個座位,還只收來回價錢,跟我們先前的計劃,就是先坐車去,然後走路回來有點出入,不過價錢也只差Rs15而已,於是阿勇先把我弄上車去,說到了山上再見.

    跟著車子便在狹窄彎曲的山路上風馳電制地跑往山頂去,車子跑了一回,天色開始變得光亮,車上的印度遊客都在叫司機開快點,以免趕不上日出.可是車子快到山頂時便堵車了,原來到Tiger Hill看日出的遊客十分多,從山頂起便有幾十輛車子在排隊上山,車子過了檢查站不久,前面的車路便已泊滿車,不能再前行,於是我們便下車步行上山.

    山頂有一個氣像站和一個停車場,可是早已擠滿了人,當中大部分都是印度人,可能他們在平原熱慣了,來到這海拔才二千多米的山頂上,便全身穿起登山用的羽絨服,好像是在挑戰珠峰登極似的.我也擠進人堆中,好爭取個好位置看著太陽出來,過了不欠,阿勇在我身後不遠跟我打了聲招呼,他也只比我來遲了幾分鐘而已.

    不用等太久,鵝蛋形火紅色的太陽便從升起來了,眾印度人都齊聲驚呼讚嘆,在人堆中我也感受到他們的喜悅,不過好戲在後頭,來Tiger Hill不是光看太陽,而是看Kanchenjunga的日照金山,於是我和阿勇便從人堆中擠出來,到了北邊的停車場看著日出的金光照射到遠方喜瑪拉雅出的雪峰上,雖然是遠了點,不過真是令人嘆為觀止的.

    同場我們還遇上了先前和我同火車來的德國人,還有一名同住在Tower View的奧地利女孩,大家便一起在看看日出,拍拍照.這天早上天清氣爽,視野廣闊,還可以看到尼泊爾境內的珠穆朗瑪峰.想不到在這山頂上還有人在賣熱咖啡,於是我們便喝了杯熱咖啡,等到眾印度人坐車走後我們才下山去.

    沿著車路走下山,走了一會便看見山下面有一條長長的車龍在堵車,我笑說全大吉嶺的吉普車都跑來了,要是前面出了甚麼狀況,大吉嶺今早便沒有車子供人下山去.我們經過一間小喇嘛寺,才走到了山下的路口,來到公路旁一個叫Goom的小村莊,這時才是早上七時多,剛才的車龍已散去,回復了平日早上的清靜.

    只是騰折了一個清早,眾人都沒有吃早餐便出來,我們便在路旁的小食店先吃點東西才繼續上路.印度人的早餐十分簡單,也是咖喱加油薄餅,再加杯甜奶茶,是挺好吃的,可是卻不是所有人都受落.那奧地利女孩便說太辣了,於是我們把她的咖喱也掃清光,德國人十分關照她,給她從店裡弄了些糖果當早餐,不知一啖砂糖一啖咖喱的滋味是怎樣的?店前的玻璃櫃台裡放了很多七彩的糖果,上面都沾滿了砂糖,看來是甜得膩死人的,怪不得印度這麼多肥婆了.

    本來村上有個小火車站,只是到大吉嶺的火車要在下午三點多才經過,於是我們便沿著另一條山路走回鎮上.走了個多小時到了一個叫Flagstaff house的軍營,那裡有個軍官出來說前面是軍事禁區不可通過,我們只有繞路走,走到一個日本人佛寺,但是卻不見有日本和尚,真是奇怪.跟著又經過一間學校,可以清楚看到大吉嶺鎮和後面的Kanchenjunga雪山,就和我前天寄回香港的PostCard一樣.

    我和阿勇一路行一路有句沒句的聊天,說到無聊時阿勇便提起他很喜歡香港電影,即是李小龍和臥虎藏龍那些,看來香港近年已沒其他佳作了.這時我想起在離港前看了套韓片叫"我的野蠻女友",覺得很好看,便和他說現在的韓片也不錯呀!例如有JSA,...哎呀!"我的野蠻女友"的英文是甚麼呢?再說英文片名韓國人也未必懂.例如有人和我們說很喜歡香港電影:"Intenal Affairs",你知唔知他是說那套片?於是我和他說有套片子裡,有一個漂亮的惡女友,哈!他立刻明白.

    在我和阿勇在說些無聊野時,德國人和奧地利女孩一路地用德語說過不停,看來十分投契,"異地"情緣大都是這樣培養出來的.就這樣一直走到十點多才回到旅店,雖然走得有點累,不過在難得的好天氣下行行山,舒展筋骨,也是一種享受.

    5. 旅店老闆娘會說廣東話

    行完山回到旅店,因為太早起床,沖過熱水涼後便去睡覺,下午兩三點才起來,又是吃飯時候,在大吉嶺的每天,不是吃喝就是睡覺,真是養懶人.又是吃了頓咖喱飯,這時老闆突然問我是否香港人,原來他看到我這幾天都穿著件心口寫著"HONG KONG"的T恤,才知我是香港人的.

    他原來曾是駐港英軍的居喀兵,和家人在香港留駐了十多年,退役後回到大吉嶺開了這間旅店,過些上人生活,真是優悠.在旅店裡櫥壁上還掛著當年居喀兵團的退役紀念牌子.老闆娘知道我是香港來的,十分高興,還和我說會講廣東話,不過只限於數一至十,說是當年在粉領和元朗軍營外的市場學來講價的,看來他們在香港有過一段美好的日子,所以在平淡的生活中找到一點和香港的關連便十分開心.

    下午到火車站買車票,可是從NJP到Varanasi的車票要等上成個月,弄到我一肚子氣.於是走去上網到鐵路局的網站看訂座情況,看電郵時收到Rei的信,上次收到她的電郵時,她正要從曼谷經緬甸再到印度去,現在說她已從印度到了尼泊爾,要去Annapurna行山去.看來我一直都追在她後面,雖然現在同在南亞大陸上,但不知有否機會再碰上.

    我另一位旅行朋友阿安現在則剛從越南經過老撾回到曼谷,要南下到印尼和澳洲去,離香港越走越遠,看來只有等他回港後才有機會再見.

    回到旅店時又是晚飯時間,當然又是咖喱飯,天寒地凍下吃咖喱,喝熱茶,感覺是暖洋洋的.這已是我在大吉嶺的第三個晚上了,阿勇和德國人明天便要離去,阿勇要坐車到西面的尼泊爾去,德國人則要回新德里再坐飛機回家去.天下沒有不散的筳席的,這人晚上我們三人坐在一塊吹牛,剛好德國人早前到過尼泊爾行山,而我和阿勇也要去尼泊爾行山,便說起行山經,看來德國人是十分喜愛行雪山的.

    跟著我們又說起旅行去過的地方,原來他們也到過香港,說香港又貴,人又冷漠,又容易迷路,正好我的"I'm lost in HONG KONG"T恤上印有一幅地鐵火車路線圖,便指著我心口來指指點點地研究.和外國人說到香港少不免會提到97回歸,他們都會好奇一個自由的地方回歸共產政權後會有甚麼改變,我說在經濟因為金融風暴而差上了很多,出了個令人難以理解的負資產情況,眾人聽了後都以為是天方夜譚,要一輩子背著幾十萬到百多萬的巨債,他們都說不可想像的.我剛把老外們以為香港是個富足社會的印像打破了,看來我在唱衰香港方面不會比白鴿黨差.

    第二天起來,同房的阿勇已走了,於是我便到鎮上另一邊的茶園去玩,在鎮上迂迴曲折的山路山走來走去,明明茶園在鎮上的火車站處看來是很近,可是卻花了成個鐘頭才到達茶園.來到時才知這天星期日是沒有參觀的,不過我也不管自行走到茶園中去,只是天氣驟睛驟暗,拍不到照片,也看不清雪山.經過茶園的炒茶房,看到裡面的老頭在炒烘茶葉,其實自己四圍走和付錢請導遊參觀也是差不多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