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8, 2002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熱

(2002/4/8-10, Calcutta, Centrepoint GH)
Victoria Memorial

    如果之前去新疆,雲南和東南亞玩了三個多月的旅行是Part I的話,那麼跟著到印度,泥泊爾和西藏一路玩了差不多半年的旅行就是Part II了.有著上半部的經驗,所以更會為下半部的旅程作更好的打算和準備.

    在出發前的一天,如沒記錯應該是星期天的黃昏,我先跑到重慶大廈換了千幾美元現鈔,然後到天星碼頭看一看維港海景,再跑到旺角女人街買些必需品,晚上回家後把東西都塞進背囊中.第二天大清早,還未五點便起床,飛的到九龍機鐵站搭頭班車到機場去,因為要搭早機先到曼谷去,然後在當日再轉機到印度的加爾各答Calcutta.

    往曼谷和Calcutta的班機上,有一對華人母女一直都坐在我旁邊的座位,看來是印度居住的華僑,剛在香港探親後回家去的,中國人以四海為家,有時真是分不清中國香港是她們老家,還是現在居住的印度是她們的家.因為是以前打工時養成的習慣,我每次出遠門搭飛機都會買份報紙帶上機看,鄰座的太太在機上坐得無聊,便問我借報紙看,當然沒有問題啦!不過一問之下才知女兒是不會看中文的,所以不理我們自顧在打瞌睡.

    在中午時到達Calcutta,那機場好像是十幾年前大陸D鄉下火車站一般的殘舊破落,一點氣派也沒有,出了海關到了大堂,才發現大堂裡沒有兌換店,真奇怪兌換店都在禁區內,只有硬著頭皮請守衛讓我回到禁區內換錢.換錢時看到禁區內有個Taxi Booth,可購票搭的士到市內去,可是我對這種商會經營的獨市生意沒有好感,想定會收貴遊客的,所以便自行到外面的的士站找車去.

    之前我問過飛機的空姐,她們說打的到市中心的Sudder St大約要Rs100左右,可是在的士站的司機一見到我便獅子開大口的叫價,都要Rs200多,十分一致.見我是遊客便要黑我錢,心中有點不高興.最後我又回到禁區內的Taxi Booth,找了一個來旅遊的日本仔和我同座一輛的士到Sudder St去,每人才要Rs80.

    先是在機場內四處找兌換店,搞到要在機場禁區走出走入,之後又在大熱天時的烈日下,在的士站背著大包跑來跑去找車,D的士司機又貪心又麻煩,一開始印度給我的第一個印象便不太好了.不過後來無聊時拿著Lonely Planet來研究時,才發現書中早有提示要在機場禁區內換錢和買的士車票,就是因為自己事前準備不足,才要在剛才像白痴般地跑來跑去,也只能怪自己了.

    的士都是些超級老爺車,是六十年代時從意大利引進生產的Ambassador小轎車,在當年可能是高檔貨,可是到了二十一世紀還在使用,車齡比開車的小伙子還要大一倍,這便有點使用過度了.在路上和一大堆的的士和Autorickshaw三輪車擠在一塊,烈日下車子在車龍中緩慢爬行,花了大半個小時才來到Sudder St.

    在Sudder St找了間有大通舖的小旅店,花Rs75住了個小床位,放好東西時便已是成身大汗,加上剛才在的士上焗了好一會的桑拿,熱死人呀!便跑去洗過凍水涼降降溫.渾身涼透後,便打算去買到大吉嶺的火車票,可是街上的旅行社都開天殺價,當正我是LuLu,於是便打算自行到BBD商業區的火車站售票處買票,順道看看BBD的維多利亞殖民時代建築.

    Calcutta本來是英屬印度的首府,BBD區則是當年殖民地政府的行政中心,故有不少漂亮的維多利亞式大樓,十分值得一看.香港也曾是英國殖民地,可是中環的維多利亞式建築就只剩下一座立法會大樓,其他的都給拆卸改建為些無特色的玻璃大廈了,十分可惜.那知我一出街口,便有一大堆三輪車沖上前來,大叫"Nija!Rickshaw!"都說我不是日本人啊!

    其實在香港出發前,一早已預見會被人誤認為日本遊客,所以在女人街買了件T恤,在心口上面大大隻字寫著"I'm lost in HONG KONG",差不多在印度每天都穿著這件衫.那知那班車夫只要見到是東方人面孔,便不管三七二十一都飛撲過來,有如餓狗搶屎般,難道他們看不見我心口寫著"HONG KONG"的嗎?或是我高估了他們的文化程度,他們可能都是文盲的.

    BBD區和Sudder St所在的Chowringhee區中間有個大草坪叫The Maidan,於是我沿著大路,穿過草坪,在大日頭下走了成個小時.沿路那些老爺車一路在狂噴處氣,搞到全城都是一片煙霧瀰漫,明明是大睛天,可是頭頂是一片白茫茫的不見天日,又熱又焗.名列全球十大污染城市之一,果然名不虛傳.走了好一會便到了BBD商業區,街道兩旁都是些十九世紀未的英式建築,奇怪是街上行人都一律穿著長袖恤衫和西褲皮鞋,當我熱得滿頭大汗時,他們額頭上一點汗水也沒有,十分自在地在太陽下的煙塵廢氣中漫步街頭,看來不適應的就只有我一個人.

    終於到了火車站售票處,在大堂內擠滿了排隊買票的人,不論是室外還是室內,都是一樣的又熱又焗,我記起LP說過這裡有一個外國人服務中心,便在大堂四圍查看,才發現有一道小樓梯通往二樓去,打開門一看,原來是個空調的大房間,就好像是在香港的旅行社櫃台一樣,後面有幾個會說英語的大叔給遊客賣票,而櫃台前還有座位給遊客坐,和樓下熱死人,鬧哄哄,人擠人的大堂相比,這裡的服務可是天上人間了.

    買好了後天往NJP市的車票,要在那裡再轉車上山到大吉嶺去.這時已是下午五時了,遊客服務處要關門休息,我不能再賴在這裡歎冷氣,只有回旅店去.走到街上已是放工的繁忙時間,到處都擠滿了人和車,超載電車和公車都在街上堵車,看來不可能坐車回旅店去,只有徒步回去.這時我經過一座古老大樓,發現上面掛著個熟悉的招牌,原來是渣打銀行,便一管甚麼先跑進去歎歎冷氣.不過等不到一會,便有個銀行職員來問我有可貴幹,我說是找ATM的,跟著他往街外門口的ATM一指,我便只有回到街上去,唉!多歎一會冷氣也不可.

    搞了一輪回到旅店已差不多到黃昏了,第一件事是去沖個凍水涼.因為時差關係這時應是香港的晚上,之前除了一頓難吃的飛機餐外便沒有吃過東西,肚子空空如也,便到旅店天台的小餐廳吃了碟咖喱雞飯和喝了支汽水,邊吃邊聽著收音機中播著些吵耳的印度音樂,看著這大城市混濁的睛空,就這樣我便開始一連個多月餐餐的吃咖喱的日子.

    吃過飯到街上逛了一會,打了個電話回家報平安,然後買了些水和廁紙.Sudder St正好就是救世軍旅舍所在地,是世界各地來Calcutta參與德蘭修女的義工服務的義工居住的旅店,因為有大量的善心人在此,故然也吸引了不少來搵食的乞丐,於是街上有不少衣衫襤褸的女人帶著幾歲大的孩子在此行丐,那些女人都躺在地上沒精打采地睡覺,孩子則是光著腳在路邊玩耍,或是在坑渠邊的污水嬉水,情景就好像看電影"City of Joy"中一樣的窮困和無知,好像這獨立後的幾十年間,十年如一日.

    獨立前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都同屬於英屬印度,孟加拉恆河三角洲的農產品如是棉和麻等,都是經過Calcutta加工處理,再出口到英國作工業原料以賺取外匯.可是獨立後因為宗教分歧,孟加拉脫離印度獨立了,於是孟加拉失去了出口港,Calcutta則失去了貨源,兩地經濟一下子頓失支柱,有如唇亡齒寒.大量失業和逃避戰亂和宗教迫害的難民湧入Calcutta,使原本是印度最繁榮的商業城市變成了一個超級貧民窟.可是這個歷史遺留下來,永不完結的窮苦禍難,經過幾十年還未有人能將之解決,只有靠些外國人本著人道精神前來救濟,這才會有德蘭修女的志願機構出現.世界上只有在禍亂時,才會產生聖人和英雄.

    回到通舖,發現大半的同房都是日本人,因為太熱了,大伙兒都脫了上衣光著胳膊睡覺.睡到半夜時聽到有些呻吟聽,第二天起床時才知道有些人的床上有床蚤,給咬了一個夜上,弄得遍身都是紅斑,這時我慶幸我的床上沒有蟲,真是好彩.只是晚上太熱了,起床時遍身臭汗,又跑去沖涼,原來人一天可以無端白事便沖上三四次涼的,難怪印度時常缺水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還是熱得要命,先到在Sudder St旁邊的Indian Museum看看,印度可也學了中國大陸以前招呼遊客那套玩兒,所有"旅遊景點"都有兩個門票價錢,理所當然外國遊客便是羊牯了.這博物館是以前英國人成立,是大英帝國在印度獨立後遺留下來的重要文化遺產,館內大部分的存品都是英屬時代收集的,可是印度人當家作主之後便沒有財力增加收藏,現在只能勉強維持.無論如何,我還是在博物館逛了半天才出來.在博物館外有些小販在擺賣,因為一直穿著的長褲太熱了,便買了條短褲,才要Rs45,即是一美元,真是超便宜,怪不得全世界的制衣廠都捨中國大陸而搬到南亞大陸去.

    因為昨天熱得太厲害,便不到外面走動,只到旅店對面的郵局寄張明信片回家,初時錯聽郵局職員的古怪口音的英語,以為寄明信片要Rs80,後來搞清楚只要Rs8,真是超平.寄好信後在街上逛了一圈,到了新街市看了一會,就只有在這裡才能看到印度婦女在買東西,平時街上是不會看到女性的.她們都穿著些七彩斑斕的沙龍,衣服是十分好看,只是大半都是穿在些身形肥胖的師奶身上,登時大打折扣.

    下午回到旅店,對面床來了個新房客,是個韓國的大叔,剛從大吉嶺和錫金行完山回來,明天便要回韓國去.同時還有一個英國年青人,見我會說英語便和我聊了一會,因為這裡會說英語的東方人太少了.他原來在Calcutta已住了幾個月,每天都到德蘭修女的志願機構做義工,因為可以幫助窮人而感到十分滿足,還說我們這些旅客只會來到這些落後國家吃喝玩樂,全不顧及當地的社會民生,不試試做義工是十分可惜的云云.

    第三天早上走到大草坪上的Victoria Memorial參觀,那是十九世紀未時為了紀念維多利亞女皇而興建,是座十分漂亮的宮殿式建築,內裡陳列著英屬印度時期的歷史故事和文物,可以看看大英帝國主義的顛峰時代下的殖民地是怎樣的.在Memorial外面的大草坪Maidan,也是當年殖民地遺下的傑作,Calcutta之所以成為英屬印度的首都,其一是因為在Hooghly河邊有一座軍事要塞Fort William,後來市區就在堡壘外發展起來,為了給火炮保留個空曠的射擊區,所以在堡壘外留了大片的草地,就是今日的Maidan了,也成為了Calcutta的市肺和市民假日消閒的大公園.

    看完Victoria Memorial才是中午,不願在烈日當空下走路口去旅店,所以便走下在VM附近的Maidan地鐵站,搭一個站地鐵到Park St站再走回旅店,算是搭過全南亞唯一的地鐵了.

    又是熱得滿身大汗地回到旅店,在爬樓梯上三樓的房間時,看到樓梯牆上貼著兩張大海報,一張是泥泊爾Pokara的Annapurna雪山的湖光山色,另一張是Amritsar的聖水池和黃金寺,兩張都是一片藍和白,看來十分涼爽,真想立時跑去這些清涼境界,好逃離這裡另人不能承受的熱.

    因為受不住熱,本想去沖過涼散散熱的,可是碰巧全區停水,只有光著上身躺在床上吹風扇,這時感到自己好像是街邊的狗一樣,熱得連舌頭都要伸出來散熱了.之後到天台吃了頓咖喱飯,吃完後又是滿頭大汗,只有等到有水才跑去沖涼,退房時剛好過了六點,就是不過夜這天也算全費,多付的錢便算是沖涼費吧.

    Calcutta實在是熱得能令人難受,我坐上的士到火車站去,不一會便焗得渾身是汗,到了火車站等上車時,月台上擠滿了人,又是又熱又焗.熱正是印度的特色,不過印度人還嫌不夠熱,要天天吃咖喱才夠過癮.不過無論如何,最後我還是從Calcutta逃出來,跑到喜瑪拉雅山的大吉嶺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