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9, 2002

You're dirty!

(2002/1/19-20, BKK, ? GH)

回到曼谷,因為習慣了一美元的大通舖,所以在那"骨精"日本人的介紹下,到了Khao San 路後面一條小街,找到一些日本人聚居的通舖小旅店,價錢只要B50,在曼谷可真是最便宜了,只是環境不太好.

我住的一間開在地舖裡的旅店,那店子門口連招牌也沒有,門口是一道鐵閘,每天到了關舖時便把鐵閘從門楣捲下就是了.店裡左右各有一排碌架床,總共有十多張之多,舖後面就是浴室和廁所,還有一道樓梯往閣樓去,那裡也是擠滿了碌架床.大熱天時幾十人擠在一間小店裡睡覺,因為地方淺窄,背囊行李都是放在的自己的床舖上,各人都是光著上身和那髒髒的背囊同睡,感覺就像是在難民營中,去旅行去久了,人對生活質素的要求便會每況愈下,人也變得小家子氣,省錢最重要.

那時有一個睡在下格床的日本老頭還病了,整個晚上都在顫抖和發燒,我們都以為他是登革熱病發作.那時香港不時嚷著有登革熱病,泰國這邊正是疫區,還要鬧得厲害些.旅店老闆也怕那日本老頭是在他店裡給蚊叮到了才發病,嚇得第二天弄了些蚊帳回來掛上,只是那日本老頭病了好幾天,我們都叫他去看醫生,但他就是不肯去,硬說沒問題,到了我離開往柬埔寨那天他還在發冷震,他可真是挨得.

來到曼谷最重要的是去買相機,還有是要修眼鏡,因為在老撾時那本來已經斷了一半的左邊鼻樑膠托終於壽終正寢,一路上剌著我的鼻子,很不自在.在Khao San有幾間沖曬店,內裡有些全新和二手相機賣,都是些性能強勁的機種,當然價錢超貴,就是二手的也和在香港賣的新機種價錢一樣,新機的價錢更是天價,要是我買了下來便會用光身上帶著的旅費,這就可以回家去了,這時我才為香港是購物天堂而感到驕傲.

還好在店裡發現一些傻瓜機,可是也是三四百港元,而且是"泰"國產機,跟著我又在傻瓜機旁邊不起眼的位置,發現了一款Kodak出產的超傻瓜機,功能只有拍照,但不能Zoom,自動閃光和回卷("自動"兩字是在盒子上特別注明的),雖然是低能的相機,可是完全符合我的要求,就是看到甚麼拍甚麼,現在不是流行SnapShot嗎?甚麼數碼自動光圈和Zoom對我來說是太煩麻了.只是價錢要三百多港元,還是舍不得買.

心想這裡是旅客區,價錢不貴就奇,記起剛才從火車站坐巴士回來的中途,看到附近有一個商場,倒不如看看有否便宜貨賣,於是便走路過去.因為太熱了便在路上的7-11買了個甜筒,邊走邊吃.走了不久,見到路旁有幾間眼鏡店,便走進去問問修眼鏡的事,只是他們都不懂英語,我們只有指手劃腳的舞一番,我把眼鏡拿下來給他們一看,他們便拿了好幾款眼鏡鼻托出來試配,搞不到幾分鐘便弄好了,只收我幾十銖而已.

其實我之前十一月在麗江也找過幾間眼鏡店想配對膠托,可是每間都說不可以配,只有買副新鏡架,最少也要作置我一二百塊錢來做多點生意,在香港可更不止這個價錢了.只是給人客一個方便,修理眼鏡,換個膠托,最多不過花十分鐘時間,這麼小的事情在所謂服務業發達的香港和正在富起來的大陸都辦不到,還是因賺不到錢而不薛於辦吧!想不到來了所謂經濟"落後"的泰國,竟然這麼容易給我辦妥了.這時我便想起"劉得華"那個關於香港服務業的廣告:"今時今日,咁既服務態度..."

眼鏡搞妥了,就像給我拔去了附骨之蛆般,十分高興!有預感今天會行好運,果然在下一個街口的小商場裡,給我找到了那款Kodak相機,連同一卷Max400度36格的膠卷,才要二百三十港元,可算是合理價錢了,最少比Khao San路那邊平了五成,還多送卷菲林.要數百港元或是上千港元來買一部照相機,對我們來說不算是甚麼,但是對經濟比較落後地區的人們來說,這是不可負擔的奢侈,於是平日照相的機會變是十分貴重,所以那次在雲南給農家拍照時,那老媽子覺得很不好意思了.所以Kodak生產了這種功能簡單易用,價錢又不貴的相機,用來迎合這裡較弱的消費力和倍育市場,可說是挺就到.

因為在清邁搞老撾簽證時沒有"近照",十分煩麻,所以在回到Khao San時又拍了幾張即影即有的照片以備不時之需,想到一日內搞妥了眼鏡和照相機和"近照",心中不禁得意起來,便飄飄然地回到旅店去,正要從旅店旁邊的洗衣店中拿回那件有嘔奶味的風褸時,一個不慎就在店前的空地滑了一滑,幸好不曾跌到,原來剛才正好踏在一堆狗A上,那洗衣店老闆娘見到我踩A,便說"Don't come in! You're dirty!".

原來那件風褸還未乾,於是我在空地上把涼鞋弄乾淨,然後到網吧上網去.一看電郵,原來Rei還在Vang Vient玩,要一兩天後才到LPB,還叫我等等她,只是我現在已到了曼谷了,真是緣慳一面,就只差一步而已,可惜可惜.於是晚上又去大排檔吃頓好的來慶祝眼鏡和相機的事,還有要補償今日踩A之苦,錯失再遇Rei之機.

第二天一早便打的到"東北偏北"長途客運站(North & Northwest Bus Terminal),搭高快豪華大巴到離曼谷約一百公里的Ayutthaya去遊覽. Ayutthaya是十七八世紀時暹羅的首都皇城,是一個曾經有百萬人口的大城市,盛極一時,可是後來在十八世紀未時給緬甸人的大軍攻陷了,搶掠一空,並且一把火便付之一炬,只剩下一片頹垣敗瓦,兩年後泰國人光復了Ayutthaya後,但只餘下一坐空城,不得已只有把新都搬遷到今日的曼谷.不過到了今日,Ayutthaya還是給聯合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絕對值得一看.



Ayutthaya規模比不上曼谷十分之一,可是比清邁還是大些,於是我在公車站旁的一間小旅店租了輛單車代步.租車時那伙計要我留下些按金,只是我打算明天到柬埔寨去看吳哥窟,所以身上沒有多少泰銖了,於是我留下了一張五十元的美鈔,他可不知道這等於多少錢,於是我告訴裡約有二千多銖了,夠買二輛新單車,他給我寫了收條,我便騎著車往城裡去.這時心想留下這麼多錢,回去還車時那小店會不會不認數的,因為之前實在遇上了不少"黑"遊客的騙局,所以心中有點虛,對人的信任有了懷疑,可是出門旅行事事疑神疑鬼卻不是辦法,幸好後來證明我是過慮了.



Ayutthaya最大的遺跡有兩個,一個是舊皇宮,一個是皇陵.我覺得那個皇陵比較特別,它的主要結構是一座金字塔,遊客可以爬到塔頂處,那裡就是進入陵墓地下墓室的入口.此秘密就是二百年前焚城的緬甸人也不知道,可是在五十年代時給泰國的盜墓賊發現了,並把墓內的黃金珍寶掠奪一空,到政府發現被人盜墓時已為時已晚,國寶盡失,真是可惜,這可就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