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0, 2002

Superman

(2002/1/10-12, 清邁山區) 

    早上起床後吃過早餐,等了好一會旅行團的車子才到來接我.這次的車子不是面包車,而是泰國獨有的客貨兩用車子,車子是一輛Pickup Truck改裝,在車尾貨箱上加上了左右兩排的座位和加上了車頂.車上已經擠了十多人,行李都要放到車頂上去,導遊和Porter兩人則沒有位坐,只好坐在車尾尾板上,全程三個小時車程都要用手抓著車身的鐵架,半懸空的身下就是往後飛馳的柏油路面,看來十分驚險,可是他們看樣子都是習以為常的.

    雖說是"冬天",可是天上太陽高高照耀著,蒸得柏油路面快要溶化掉,車子在鄉下的公路上飛馳著,幸好車子是超通風的,迎著風吹得挺爽快的,一點不覺得熱.除了兩位年紀較大的女團友外,所有團友都擠在車尾貨箱上,就是"大陸"所謂的"扛大箱"了,這次團中除我了外還有兩個東方人,是一男一女的日本人,他們之前都是不認識的,其他都是老外,有一對是澳洲的姊弟,其他都是夫婦或是情侶,一個人的就只有我和一個英國倫敦開計程車的大叔.半路中途不知是太無聊了,一個美國來的大哥拿出兩根煙來,一根自己吸,一根給了那澳洲弟弟(其實也有二十多歲了,不算是"小弟弟"了),原來是大麻煙,後來還拿出了些地方特色小吃,炸螞蟻和蝗蟲出來吃,還拿來嚇其他團友,大驚小怪,尤其是那兩個日本人,又怕但又是想試吃,只是對著我這個"甚麼都會吃"的中國人沒有甚麼效用,其實大家都會吃蝦和蟹,這些美味的海產樣子不像是大碼蟲蟲嗎?

    車子終於到了一條小山村,在那裡吃了頓簡單的午飯,吃的東西如是生果,蔬菜和米飯等都是由Porter背來的,跟著一行人便開始行山,走進泰北的森林山區去.其實山路並不難走,就像在香港西貢行山一般,可是走了不久到了一條小溪要涉水過河,眾人都是小心翼翼地走,我心想只是中條小溪吧了不用那麼害怕,說時遲那時快,就是一個托大,便在溪中一塊石頭上滑了一滑,整個人就掉進水裡.摔倒的自然反應就是用手撐著,以免撞到頭,那知就是非常幸運地左手的食指就插在溪中的石隙中,一下向後拗,體會一下所謂十指痛歸心的滋味.先前說過要是我太得意必遭天譴,又一次應驗在我身上,真是萬試萬靈的.

    從水中爬起來,眾人都是十分擔心的看著這個無用的香港小子,導遊立時過來,看到我的腫脹的食指指甲下面黑了一塊便問我用不用回清邁去,不過我確定沒有斷骨,不想因為這無謂小意外打亂大家的行程,正時小小的痛楚等於激勵,便說沒事可以繼續上路.只是剛才掉下水時連同腰間的照相機也濕水了,那是我問弟弟借來的傻瓜機,弄壞了的最大可惜是沒法在山中拍照,還有回到香港要賠錢.唉!回到曼谷時才買部傻瓜機頂替吧!

    於是繼續行,又走到一處小瀑布和小水潭,這時大家在太陽下走了好幾個小時,都十分熱,見到這天然嬉水池當然要下去玩玩,於是他們都脫下衣服,原來都是有備而來地在下面穿了游泳衣,跟著便跳下水裡去,先前我在溪中濕身,現在他們還不是自動自覺也去玩水,可見我有先見之明也.同來的日本大哥卻沒有穿泳衣,不過也不管這麼多,穿著牛仔褲也跳進瀑布去.

    黃昏時來到一處小山村,這裡可是導遊的地頭,大家安頓在一間專為遊客而設的小茅屋裡,導遊和Porter忙著煮晚飯,導遊常說自己是Superman,因為既要照顧團友(如是我這等麻煩人),又要帶路,又要煮飯,出團時可真是由朝忙到晚冇時停.晚上和他吹水,原來他是山區的小數民族,小時候因為有泰國皇室的助學計劃可以免費到清邁讀書,所以很多和他一樣家境貧窮的小孩也可以得到教育的機會,而不少年青人在城市長大後便留在清邁或是曼谷等大城市工作,沒有再回到鄉下去,所以現在鄉下地方沒有甚麼年青人在種田,只剩下些老人家還在自食其力.教育的機會雖然沒有帶來夢想中的發達,可是也改變了他們這一輩的命運,總比一輩子留在貧瘠的山區好吧!所以他們和其他"正宗"的泰國人一樣都是非敬愛泰國國皇的.

    Superman說他在清邁的職業先修學校讀電子工程,對山區出來的學生算是高材生的好出路了,可是畢業後找不到工廠的工作,因為泰國是沒有大型電子廠的,就是有也在九十年代時眾外資都把工廠搬到中國大陸去.還好是在學校時他也讀過英語,於是他畢業後可以到旅行社做導遊,不過一個星期要工作七天,要帶四五天的行山團,對體力要求很大,搞到腿也走壞了,看醫生時醫生說要是他繼續不大斷地攀山涉水,不出幾年腿就不可以再走路,情況就和我在清邁住店的大姐一樣,所以這可是他最後的次帶行山團,以後回到清邁就只有坐在旅行社做接待,算是升職吧.他說這幾年工作還算是賺到點錢,比起其他人算是不錯了,只是和儲夠錢結婚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因為這裡結婚也是要買房子的,清邁的房子也不算便宜呀!每個地方討生活都是不容易的.

    因為太少香港人來,就是Superman也說從前沒有香港人來行山的,最多都是到清邁市郊的大象營玩玩,騎騎大象算了,於是很好奇香港人的生活是如何的,他們看港產片看多了,只知香港人很有錢,還有是不斷在劈友的和去夜總會泡...都是些錯誤的觀念.有一個老外在旁聽我們說話,也說道香港人很有錢,一間幾十平方米的小房子可就要三四十萬美金.哈!原來這老外是在新加坡搞亞洲金融的,所以對香港經濟也略有識認,還問我現在香港經濟是不是很糟糕呢,真不知怎樣答他才好.然後問起我的職業,聽到原來我是在某大國際會計師樓工作的,立時另眼相看,看來這個招牌在外國還是可以騙騙人.

    跟著當然要和Superman介紹一下香港的真實情況,之前聽他說要儲錢結婚,我便跟他說在香港要結婚買樓,一間在市區新樓盤的四五百呎實用面積的小單位可要賣到二百萬港元,也即是三四十萬美金,換到是泰銖就是,就是...,真有點不好意思跟他要成一千萬泰銖才能買到在泰國人眼中的一個小房間,就是在旁聽的老外也為之咋舌,在英美那裡這可買到一座超級大豪宅了!真是不可思義世界上有這麼貴的地產,更要命的是全香港的人都在買房子,真是超有錢也.

    可是人其實那會有這麼多錢,尤其是年青人二十多歲便要"成家立室",可多得有錢行樓按的幫忙,當Superman幾個泰國小伙子聽到香港人先要工作十年儲了幾十萬作結婚費用和買樓的首期,然後再問銀行借百幾二百萬買房子,還要在以後二十年來不斷工作來還錢,每個月就要萬多元時,這可就是他們工作一整年的淨收入了,一世人不停工作然後把自己困在一個小房子中,真不知為甚麼了,而且在97年的金融風暴之後還弄出個新名詞"負資產",真夠受.

    Superman因為時常接觸外國遊客,當中有不少是商界中人,所以對世界經濟也有點常識,知道借錢和抵押的關係,當然也知道破產這個道理,只是對香港人要一輩子辛勞工作後還是背著個負資產,而人生最大的成就是擁有一層"豆潤"般的窩居,真是不太明白.然後他關心地問我結婚和買了房子沒有,這時我想一想,真是慶幸我遲了幾年出世,還沒有結婚買樓,可是將來我還可要走這條路嗎?就是我不工作賺錢而出來旅行,在香港的公司文化中已是不容於天的大罪了.我之後問他們香港的生活如何,想不想來香港為了一間房子而捱二三十年,他們便說還是家裡好云云.

    在以後的行程中,不論是東南亞,印度尼泊爾還是在中國大陸,每當有人以為香港人是很有錢,很幸運的時候,我都會不厭其煩地跟他們說我們都不是大富豪,很多人一輩子都背負著不可想像的巨債,和其他國家的人一樣,成家立室就是人生意義,能還清樓按,兒女成人,還有幾個錢可享享青福的可說是僅以身免而以.不分國家地域,一般的勞苦大眾都是忖足並抵地捱著,一天一天地活下去的.

    不過說到底有一樣是不同的,在歐美日本和香港台灣等經濟實力強勁的地方,生活費雖是貴得離譜,可是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受惠於經濟實力,要不然我們怎能在香港靠每月萬幾元的收入便可以到外國旅行,到這些經濟發展比較落後的地方花丁點錢便可充當大豪客呢?要是泰國強而香港弱,我和Superman的位置大可能會換轉,他來香港做大豪客,而我則會是導遊兼任廚師,晚上就是累得要命還要陪客人聊天.

    第二天早上起來,想不到Superman為我們準備了太陽蛋,多士和牛奶早餐,然後繼續行山,走到中午在一條小河邊停下來,那裡有一間茅屋,Superman就在那裡做午飯,因為太熱了大家都搶著買汽水喝.茅屋旁有一個木台,旁邊大樹下綁著一頭大象,不用多問下午的節目就是騎大像了.於是就二人一起騎一頭大象,總共五六頭大象浩浩蕩蕩地在山路進發,剛行了不久天上一邊出太陽一邊下著小雨,和我同象的英國的士司機笑說這是英倫的午後驟雨.如是者在象背上登山涉水,穿越熱帶雨林,走了兩三個小時到了一條小山村,就在那裡下象過夜.

騎大象

    那條小村比昨天的山村熱鬧,這裡可是那些養象人的家,那些大象從前是為山中伐木業運木材的,後來為了環保而取締了伐木業,這些大象和工人都失業了,所以現在只有做遊客生意.村中有一間小學,附近十多公里的小孩每天都是走幾小時路來這裡上學的,晚上吃過飯後有些小孩來到我們住宿的營地來表演唱歌跳舞,娛人娛己兼可賺點外快,之後大家還要玩天才表演,每個地方的團友都要唱首家鄉的歌,於是大家都唱了些家鄉的鄉謠民歌,只是我香港沒有甚麼代表作,無理由唱陳奕迅或是叮噹主題曲呀,只有唱一段"一葉輕舟去"的粵曲,聽得大家不知所以然.之後大家都無無聊聊,我和那日本大哥躺在火堆邊看著天上的星星,原來他在日本是大學建築系畢業,工作了兩年多後事務所倒閉了,於是便出來先玩一年半載才算.

    第三天的節目是划竹筏,先離開村子走了個多小時到了一條小河,然後兩三人一條竹筏,於是我們幾條竹筏在河上鬥快,澳洲姊弟那條被別人的竹筏撞到河邊,那弟弟於是便跳下水中推船加速,追上了不少,不過最後還是包尾收場.大熱天時在河上玩水真是涼快.
   
    上岸後走到一條在公路旁的小村,就在那裡等車子回清邁去,村子裡有幾個小女孩光著腳在走來走公,樣子都是髒髒的,有幾個團友給了些糖果逗她們高興,同行的日本人見小孩子可愛都拿起照相機狂拍,他們的照相機都是Cannon,Nikon等專業相機,十分誇張,大家都不明白為甚麼可以為這幾個孩子拍幾十張照片.
   
    後記:過了大半年,當我還在西藏旅行,同行的日本女孩Piggy從日本把當時在泰國拍的照片寄到我香港的家裡.因為當時我的照相機掉進水裡壞了,所以我沒法拍下那些騎象和划竹筏等有意思的片段,真是一大遺憾.那時便請Piggy替我拍了幾張照片並請她在回家後寄給我,想不到她真的履行諾言,在散團時雖然給眾團友留下了聯絡方法,因為是萍水相逢所以之後沒便沒有聯絡,但是能收到大平年前旅行的照片實是意外驚喜,真是十分多這位細心的女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