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9, 2002

第一名

(2002/1/9-10, 清邁 Daret's House)

    曼谷到清邁的火車是在黃昏六時開出的,我在中午退房後到了網吧泡了幾個小時,到了四點多才去火車站,之前我拿了地圖研究一番,這次不坐的士也不坐TukTuk車,而是坐巴士到Hua Lam Phong 火車總站去.車子用了大半個小時就到火車站了,比想像中快了點,還以為下午曼谷市會很堵車的.早到了只好在火車站發呆,發現火車站售票處特設了英語售票窗,買票用不著找旅行社幫忙,在大陸的火車站,賣票的大娘都不會說英語,群眾又不愛排隊守秩序,對不諳中文的老外遊客中國火車站是旅程中最大的挑戰了,只好付上了不合理的服務費給旅行社宰割.

    火車總站竟然有一間肯得基,可是我之前在香港已吃夠了肯得基了,反而車站大堂旁的快餐店賣的泰式飯送比較合意,我還是比較喜歡吃辣的食物.

    上了火車可真是不得了,超寬敞乾淨!所有臥舖都是和車窗平排的,床舖未開出來時是兩個對著的座位,十分舒適,打開後床舖也只有上下兩層,而且每個床舖都有獨立的簾幕,真是超豪華,怪不得沒有甚麼人去坐巴士了.剛上車還只有我一個人,後來又有一個女仔背著個大背囊上車來,可想不到她原來是阿根廷來的大學生,休學一年出來環遊世界,聊了一會上車的人越來越多,全都是遊客,看來每列火車都有一些車廂是特別預留給外國旅客的,泰國旅行局和鐵路局對遊客可真是細心,當正我們都是上賓招待,不像大陸只當遊客是屈錢的羊牯笨伯.

    車上到達離曼谷不遠的Ayuthaya時,上來了一大班澳洲學生,現在南半球可是在放暑假,於是他們的學校給學生安排了暑期活動,由老師帶隊出來旅行,在香港可真是不可思義的,香港的中學最多是在放假時帶學生到郊野公園燒烤放風箏而已.在我上格床的是一個日本大叔,旁邊的是一個德國年青人,和那班在喝酒吹牛的澳洲中學生可是談不上兩句,於是我們三個人無聊便聊天起來,又買了幾支啤酒喝,說起原來大家在過去一年都去過日本,還說到十分享受浸溫泉和食壽司,只是日本太貴了,所以大家都跑到東南亞去.說得興起時車子剛好進入了一個市郊小車站,我們三個人看見月台上坐著兩個十分漂亮的泰國中學女生,便在窗口向她們大叫大嚷地招呼,甚麼Sawade,Hello,日文德文廣東話的招呼語都用上了,她們看見車裡有三個傻瓜嘻嘻哈哈嘻在發酒瘋,都捂著嘴笑我們傻,十分可愛.聽說泰北出名盛產美女,離開了曼谷不過兩三個小時車程便見到美少女了,心想到了清邁可真是不得了啊!整個晚上就好像在開Party般,酒喝夠了大家才去睡覺.

    大清早來到清邁市,火車站外有很多TukTuk在等客,我隨便跳上了其中一輛,要到Daret's GH,這可是在Lonelyplanet書上看到比較便宜,而位置正中的一間,當然那TukTuk車司機一看見我上車便大力推銷和他有連繫的旅館,好從我這個"日本"羊牯身上弄錢,我只好出絕招"落車"還擊,最後他還是乖乖的把我送到目的地去.以後這種拉鋸型式的對抗還不斷在旅程中出現,與各種居心不良以日本人為目標的兜客糾纏成為東南亞以及印度旅行中的經常事,煩下煩下便習慣了.

    其實在清邁除了幾個佛寺古蹟外沒有甚麼看,最吸引人的活動可是去按摩,做泰式SPA,去學煮泰菜和Shopping,都是些適合女士的活動.一般年青人都會去郊外山區行山的,在清邁有不少旅行是搞些行山團,二至三天的行山團,在泰北小數民族的山村中住宿,還有划竹筏和在山林中騎大象,好像十分好玩.

    我到旅店自己的旅行社問行山團的資料,現在可是淡季(因為911)看店的的胖大姐十分空閒,我便和她聊起天來.原來她是山裡人,從前也是帶遊客到山區行山的,所以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她說自己以前身材很fit,還出照片出來為證,可是因為行了十多年山,每星期要行五六天,走到腿都壞了,只好坐在旅店裡收客人,所以越坐越胖,現在又要節食減肥(但是卻一邊說一邊在喝奶昔).她說清邁現在來了太多遊客,沒有以前好玩,不如趁現在旱季到老撾玩玩,那邊可好玩多了.

    來了泰國在離團後,我一直沒有碰上香港人,於是我又問她多不多香港人來清邁玩,她從前台拿了住客登記簿來翻查,便跟我說除了前年好像在年尾時有一對夫婦是香港人之外便沒有了,我可是今年第一個香港人客,真是可喜可賀云云,香港人可是清邁的稀客.唉!第一又有甚麼用,又不見我以前讀書時有考過第一.另外我也從此養成了一個習慣,就是每到一個地方,都會厚著臉皮借住客登記來看看有沒有香港人來過,發現很多時我是開店多年以來唯一到訪的香港人,真是"榮幸"了.

    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旅客住的旅店就是他們在這裡最可靠和最接近的盲公竹,在旅店前台有一個友善好客和經驗經富的接待員(最好加上漂亮可愛)可是旅店的生意招徠.客人只會記起親切的笑容和熱心的幫助,其次才是食物,房間和服務.可是現在旅行團主意流行,這種以人情為主的經營方式可敵不過公式化的大酒店了(就比如我們偉大的祖國便不流行這一套),不過一日還有背囊友,這些小旅店還是會有生存空間的,只是不會再賺大錢了.

    回到房間左想右想,難得來到泰北,為甚麼不再遠走一步到旁邊的老撾看看,在香港可不會特意去這些山卡啦去的(我相信很多香港人都未聽過這個國家的名字呢!),於是先到外面轉了一轉看看別的旅行社,再回到旅店地下找那胖大姐,她正因為沒有生意要下班回家去,我先問她行山團的費用,再問她去老撾的簽證和交通安排.三天的行山團可是B2500,另外還要租睡袋和背包(我帶的背囊不是太大就是太細),去老撾的簽證可要B1000,還要等三天辦證時間,去邊境清洪鎮的面包車可要B200,另外還要兩張照片.我和她討價還價,最後總共B3000包行山團,簽證和車票,還有免費借睡袋背包,而照片則用店裡上網電腦的Scanner復印算了.之後她跟我說日本人可不會議價的,就是老外也習慣了明碼實價的,就只有泰國人和中國人才會講價的.我想其實是她覺得我談得來所以給我折扣,當然還加上外面有很大的競爭壓力,不過我還是十分多謝她給我的意見和折扣.事後她還千叮萬囑要我跟其他行山團友說是正價團費,以免就其他行家不滿,後來我問團友才知道有人只是行山團便付了B3000呢!

    當天晚上走到當地的夜市閒逛,在Food Court吃了頓很豐富的晚餐,吃了些當地的特色炒蛋餅,那裡還有免費的民族舞表演看,於是招徠了不小的遊客,還有很多本地人來喝啤酒看表演.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