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7, 2002

桂河橋

(2001/1/7 曼谷 Leh GH)

    先前買貴了車票,心中一肚火,後來想到是自己惱莽心急才會給人有機可乘的,都是自己沒有作準備和不小心,因為自己的錯失而白白悶了一肚子氣真是多餘,怪也只有怪自己白痴,所以在下午從旅行社拿到了火車票後便釋懷了,見買火車票的旅行社算是全區最便宜,也算是老實,便參加了他們明天到泰國西部桂河橋的旅行團,總比整天困在曼谷市無無聊聊好.一個全日包車資門票和午餐的本地團"Local tour"才要B400,即是70港元,比香港過羅湖去深圳的火車票還要便宜.

    下午無聊便去網吧上網,一個小時的寬頻上網只是十多二十泰銖,而且這裡的電腦除了可以看日文韓文外,大部分都可以看到繁體中文字,泰國有五分一人口是中國血統的,還有不少是會中文,之前那個康X旅行團的泰國導遊就是在這裡已住了幾代的華僑,但她還是會說華語,所以有不少華人學生會來Khao San 路的網吧上網的.在中國大陸旅行時,網吧的電腦只可看簡體字,還有日文和韓文,就是沒有繁體字,每次去到一個新地方,我都要費時間在米老鼠的Server上download Windows 的繁體字支援安裝到電腦上,真是麻煩,可是也只有這個辦法我才可以在外地看到香港的新聞,真是無奈.

    第二天大清早六點多便起床,因為這些旅行團不論是到那裡,都是大清早七時多便要開車出發的,我先到一間咖啡廳吃過早點,才要B40-50(即是10蚊港元)便十分好吃了,再到路邊的7-11買了些水和零食便到旅行社報到.這時還未到七點,太陽才剛出來,各旅行社門口便已集合了一大群的旅客,有的是等旅行團出發,有些是等長途巴士到泰南的海岸和到柬埔寨的,也有些是等特價巴士的士到機場去的,大伙人一大清早便起床了,十分熱鬧,我們桂河橋旅行團的車子是最後才出發的,當我們出發時已是七點半了,這時大部分人都已上車出發去,只是在早上吵嚷了一個小時街上便回復了平靜,就和我昨天剛來時一樣的水盡鵝飛.

    一行共有十多人,都是外國人居多,不少是英國和澳洲人,東方人就只有我一個,眾人和導遊擠上了一輛"豪裝"的日本客貨Van,即是大陸所謂的面包車是也.車子走上高速公路,往西跑,還在市區時,公路旁邊是一棟棟的石屎橋墩,這些都是97年金融風暴剩下來的遺跡,各位還記得當年香港合和公司替泰國政府搞集體運輸鐵路工程,可是合約是以泰銖定價的,當年泰銖大幅貶值,收入不夠合和完成工程,泰國政府當然不肯修改合約,於是工程便爛尾收場,合和還被泰國政府告上法庭,連累合和股價狂瀉.這些橋墩現在就像是一個一個的念紀碑,提醒人們97年之前的好日子和之後洶湧而來的惡運和困難.

   
    車子就跑了兩個多小時,眾人因為晚睡早起都在車上睡著了.好不容易到了泰西的一個叫Kanchanaburi的小鎮,車子先送我們到小鎮上的二戰軍人墳場,這個墳場埋葬了好幾千名的英國和英聯邦的士兵,還有一些美軍士兵,他們都不是戰死沙場,而是在太平洋戰爭剛開始不久,被日本人攻其不備,大多是不戰而降,可是日本人不像在一戰時對德國戰俘般仁慈,這些盟國降兵被日本人運到桂河,要弄一條鐵路來連接那時被日本控制的曼谷和剛從英國搶過來的緬甸仰光,用來運送緬甸生產的石油和其他戰略物資,以戰養戰.這些盟軍戰俘和數以萬計的泰國緬甸平民都被日本人勞役,在這裡的熱帶雨林中修築鐵路,不少人都是病死,餓死,或是被日本人處決掉,不論戰爭是否正義,其結果都只有破壞和死亡.日本人投降後,這些在不人道勞役下死去的戰俘被戰勝的盟國安葬於斯,只有少數幸運的人才能平安回家去.後來荷里活以此為題材拍了套電影,於是桂河橋便成為了西方人來泰國旅行必到的地方,千里昭昭來到這裡憑弔當年戰爭中在遠方失去生命的同胞.


(因二戰時日軍暴行和盟國戰俘的犧牲而聞名的桂河橋)

    跟著我們又到桂河橋旁邊的一間寺院參觀,內裡放著些當年日軍遺棄的裝備,也展覽著一些當年的歷史故事和文物,最後也供奉著一些在亂葬岡中起出來不知名的盟軍士兵遺骸.寺廟外面停著一台當年日本人引進的蒸氣機車,還有一些日本人在戰後為了表示歉意而以民間名義回來修建的紀念碑等事物.
   

    參觀完寺院,我們走到旁邊的桂河橋溜躂,桂河橋有一個小火車站,外面停了一些當年的日本火車頭,還有不少專做遊客生意的小商店,來到桂河橋的遊客不論是背囊友還是歐美日本來的旅行團都集中在這裡.這條往緬甸仰光的鐵路在戰後因應英國政府的要求,已被泰國政府折掉了,就只剩下這一小段連接著曼谷的地區鐵路,所以現在每天只有兩班火車使用桂河橋.每天在沒有火車經過的時間,來這裡的遊客都會走在橋上,憑弔當年在修橋時和在大戰未期,被日軍迫作人盾站在橋上來防止美軍戰機轟炸,後來還是被美軍的炸彈炸死的盟軍戰俘.
   

    在橋上玩完,這時來了一列從曼谷來的火車,眾人都以為會上火車過桂河橋的,可是導遊卻帶我們上面包車上,不會是這裡快便回去吧!我們還未坐火車呢!原來車子帶我們到下一個站上車,好在火車上看看那條碩果僅存的棧道鐵路.因為從這裡到仰光一帶都是山多河多的熱帶雨林,鐵路只好修在山谷的邊緣上,很多時因為土質問題,鐵路是修在依山而建的木架棧道上,須要大量的人力沿途維修,故此不少戰俘是死於雨林的疾病,營養不良和失救的.不過無論如何,這修花費了巨大的人力和生命,修築在數百公里連綿的木建棧道上的鐵路,也算是當時的一個工程奇蹟了.

(走在木架棧道上的火車)

    上了火車,這列車子都是二等車廂,車子慢慢地在路軋上爬行,怪不得導遊要我們坐車子來了,過了不久便到了棧道和石壁上,眾人都把頭伸到窗外看,火車在這段走得特別慢,我和其他人一般坐在車門的梯級上,看著火車底下走過的木頭棧道,車輪在路軋上慢慢滾過,壓得下面古老的木架吱吱作響,像是快要塌下來似的.我覺得這段鐵路有點像是卡通電影天空之城中那山中礦場的木架鐵路的真實版,可是巧奪天工,只是背景由來卻實是差天共地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