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2, 2002

吳哥窟

(2002/1/22-24, Siem Reap, ? GH) 

第一天  日出日落
(Angkor Wat, Angkor Thom - Bayon, Phimeanakas, 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 Terrace of the Elephants, Baphuon; Phnom Bakheng) 

    早上五點還未到便起床,坐上摩托車尾,往吳哥窟出發去,好趕在六點太陽出來前到達吳哥窟(Angkor Wat)看日出.雖然天還是黑黑的,可是往吳哥窟的路上已有不少人開著摩托車上路,看來跟我一樣都是要去看日出的.

    車子走了五六公里便到了"公園"入口的收費站,一個三日通行証要四十美元,折合320港元,比不少的大陸旅遊景點門票還要貴.辦理通行証時要用兩張近照,於是我前兩天在曼谷拍的電腦近照可大派用場了.

    還未到六點便到了吳哥窟的護城河堤堰,小二把車停好,我便自己一個人沿著堤堰走進吳哥窟裡,就坐在圍牆大門內的大道上,和其他一大伙人靜待日出來臨.

    到了日出時,我們又走前點到了吳哥窟前面的池塘,看著日出和建築的倒影.日出時絕對是欣賞吳哥窟偉大建築的好時候,當太陽在吳哥窟後面慢慢地爬出來時,日出的金光把建築物的輪廓存細地勾畫在潔白無暇的天空上,就好像是一部巨形投影機,慢動作逐格重播地把影子投影到一張鋪天蓋地的白紙上.

    這時眼前就只有一片黑白分明的對立,只有一點金光在背景悄悄地爬出來,像要打破眼前這刻的平和,大家都瞪著眼定定地看著,既想多點金光好加強這黑白對比,又不想陽光出得太快而打破這刻的平衡.只是太陽可不管人們心中的想法和願望,日出總是短暫的,日月運轉可是千萬年來的不變的天然定律,唯一改變的只是太陽底下的人們.無論如何,日出時分可是吳哥窟最美的時刻,這可也是我旅程中最難忘的日出了,怪不得這麼多人一大清早便來到這裡了,也怪不得在旅途中遇到的朋友,一提起吳哥窟都會說大力推薦要看日出了.

    七點多便離開吳哥窟,到吳哥城(Angkor Thom)參觀去,整個皇城現在只剩下外圍的城牆和內裡一些石構大形建築群,城內其他地方都已被熱帶雨林吞沒了,現在這些遺跡是在19世紀時給法國人重新發現,之後花了上百年的心血時間不斷清理重修才復原的.


    城中最漂亮的遺跡是(Bayon),和其他吳哥窟地區的遺跡一樣牆上都些精美的石刻浮雕,Bayon的浮雕主題為Khmer對Champa人的戰爭勝利,Bayon頂層的一群四面佛像佛塔則是Angkor Thom的標誌,這些四面佛像可比曼谷Siam Square的四面佛早上了七八百年歷史.於是我便花了整個上午在Angkor Thom內的遺跡遊覽.

    Angkor Thom內另一大形建築Baphuon還在重修,不予開放參觀,主理的還是法國人,當然也是義務復修的.其實吳哥窟內所有的遺跡都是外國政府義助復修的,真不明這個管理公司收了幾十美金一天的入場費,卻不見他們做過甚麼,甚至區內的道路都是外國資助修建的.後來看書才知道這間公司是當地的石油公司,和考古一點關係也沒有,他只當這是一盤主題公園的生意來經營,一點也不管古蹟的維護,豐厚的入場費可不知去了那些人的口袋裡.

    中午在Angkor Thom內的大排檔吃過飯,一支汽水可要一美元,一頓飯也要上二美元,"公園"內的消費可比Siem Reap貴上一倍,看來多付的錢變成了舖租給場主賺了.吃過飯後那小二問我是否要回到旅店去睡午覺,黃昏才回來看日落,我這時正在興頭上,當然要多玩一會,於是便要回去吳哥窟遊覽.

    來到吳哥窟時正是下午一點多,正值烈日當空之際,一絲風也沒有,前面的湖水好像是一面鏡般,空氣和時間好像是凝固著,走進去才發現大大的園內就只有我一個人,正呀!吳哥窟下層圍著一道迴廊,迴廊牆上刻著一個以印度教古老傳說為題的,往上一層是一個庭園,正中是一座佛塔結構,這時已是下午二時多了,一大早起來又累又熱,又甚麼好過午睡片刻,於是爬上塔的頂層,找了個穹門倚著石桂睡覺去也.






    到了四點多時我被喧鬧頂沸的人聲吵醒來,原來是眾多的旅行團趁著日頭沒那麼熱出來玩,這也是時候要我離開到Phnom Bakheng去看日落,離開時竟然在吳哥窟門口處碰到一團香港旅行團,真是稀有,只是吸收了上次在陽朔的教訓,不敢和他們打招呼搭訕了.

    來到堤堰處,竟然找不到小二,只有他那摩托車,過了一會他才從旁邊的茶檔跑回來,原來我去得太久,他也去來過小睡.到了Phnom Bakheng山頂去看日落,上面的遊客擠過水洩不通,人頭湧湧,都是一家大小的師奶小孩居多,大伙兒都看著西面等太陽落山,只是來這裡其實是要看日落餘輝照射到東面的吳哥窟塔頂時,整個建築變成橙紅色的景象.不幸的是正巧在吳哥窟上浮著一片雲,正好擋著陽光,於是我便可以提早下山去.

    回到鎮上,在市場的大排檔吃了飯,又是牛肉飯,要不然就只有怪味意大利粉等"西餐"了,於是我在柬埔寨連續吃了幾天的牛肉飯,獨沽一味.吃飽後回到房間,洗過澡後便攤在床上倒頭大睡,一直睡到天光,出來旅行重未試過這般累的.

第二天  Bad Luck? Good Luck?
(Banteay Srei, East Mebon, Preah Rup, Ta Prohm, Srah Srang, Banteay Kdei)

    今天早上在旁邊的Friendship GH 吃過了早餐,然後去找小二出發去,小二問我今天去不去Banteay Srei,即是女皇廟,它可在Siem Reap西北三十公里遠,當然又要多付點汽油費啦!於是我們又要講講價錢,大家可聽過朝三暮四的故事吧,本來說好一天車價是公價六塊美元的,可是到女皇廟他就開價二十美元,我就還價十塊錢,但他說最少也要十五元才成呀,否則便要虧本了.

    我說既然遠些我也願多付點錢,就十五美元吧,可是我一連包你三天車,其他日子就給我點折扣,算五美元一天吧!於是他想想便滿心高興地答應了,以為剛才講價佔了我便宜,其實我總供要付(5+5+15)二十五美元車資,於是又多省了兩塊錢美金(6+6+15-25=2),不過就是每天在下午時請他喝瓶汽水也要兩三塊錢美金啦!

    其實講價是在東南亞旅行生活不可缺少的一環,雖然多費口水也不能節省多少,但是講價是生活態度的一種表現,要是付錢時十分鬆手,人家便會覺得貴客豪爽,以後便會多要我們錢,更甚者會把我們當成易吃的肥羊來騙錢了,這樣我們在以後的交易中便會失去了平等的地位和議價能力,那時便自食惡果多花冤枉錢.



    女皇廟可和其他的吳哥窟建築有點不一樣,一般建築都是用大理石的,而只有它的是用紅色的沙岩,所以外表看來一片火紅,加上這種沙岩比較軟,所以可以雕刻上更精細的淨雕和花紋,十分漂亮.在女皇廟我還碰上一個香港來的闊太團,包了輛"稀有"的空調中巴車,還從公園管理公司請了位會說廣東話的柬埔寨導遊(應該是華僑),於是我便一直跟著她們聽免費講解.

    下午回到吳哥窟東庭遊覽,那裡的建築多是大形的金字塔,塔頂遠高於包圍著廢墟的雨林樹冠,可以遙遙看到遠處的吳哥窟.這些廢墟附近就是村落,在Preah Rup就碰上了不少穿著校服,大約是六到十歲的孩子,光著腳地追著遊客兜售明信片和介紹吳哥窟的書本,當然全都是老翻.於是一路上都有些小孩死纏難打地向著我說"Sir,Sir, buy something, Sir..."超煩!

    不少老外遊客見到這些可愛的孩子,便先已投降了一半,加上他們年紀小小便要出來賣東西,看似十分可憐(其實在佈滿地雷的田地中工作才是最可憐!),要是拒絕他們實在是於心不忍呀!於是遊客們便大破慳囊,明知是貴價老翻也買完又買,來者不拒.

    可是這樣不正是便助長了村民要小孩出來賣東西的不良風氣嗎?而且明知是買貴貨,當中包含了施捨的元素,並不是平等的交易,這跟給錢乞丐有可分別嗎?這樣做是在倍養這些無知小孩對外國人的依賴,習慣了扮可憐問有錢人討錢,習慣了不勞而穫,習慣了濫用別人的善心,無形中剝奪了他們的人格尊嚴,只怕長大後會變成唯利是圖,無所不用其極的人.這也怪不得這個國家在戰後十多年來,一直習慣向外國拿授助,和只會開賭收門票賺錢,自己卻又會搞重建工作,到了現在到處還是六十年代的破爛樣子.

    見到這些小孩,不禁想作弄她們,便裝作對她們賣的明信片有興趣,其實我是對那些介紹吳哥窟的書有興趣才真,只是看過後又說不適合不買.先前使她們充滿了希望,於是都一窩蜂地擠在我身邊推銷,當我說不買時她們的心情便由高處掉下來,"老"羞成怒竟然破口大罵"You BAD LUCK! BAD LUCK!",十分有趣,又一次回想到牛華的"今時今日,咁既服務態度..."這個廣告,原來有地方的服務態度比香港還要糟糕,怪不得在網上有人說柬埔寨是"Scambodia".

    這時有個小男孩,看來是她們的大阿哥,過來跟我說不要發火(其實我一直沒有介意),說她們都是"少不更事",還說這只是一場賣買而已,不買也沒事的,不要當真云云.這小子原來才得十二三歲,便已這麼世故了,唉!我在這個年紀時還是一舊飯.他在我要走時還跟我說了句"Good Luck!",看來這個國家還有點希望,我也希望他Good Luck呢!

    之後到了Ta Prohm玩,這本是一個十二三世紀Khmer帝國的大佛寺,可是荒廢後給森林吞沒了,經過了幾百年的日子,不小結構和巨大的樹木連成一體,本來已是十分巨大的石構建築都變成了樹木的基石,表面長滿了樹根,樹根對這些建築造成了不可估量的破壞,同時不少本要倒塌的結構也因為樹根纏身而免於崩壞,到了今天變得難分難解,誰缺了誰也不可了,我便在廢墟裡的房間斷牆中鑽來鑽去,不亦樂乎.之後便到對面的Banteay Kdei玩,那裡和Ta Prohm也是佛寺,只是規模小些.


    離開了Banteay Kdei,後面的竟然是一片大湖,叫做Srah Srang,意即是皇家浴池.因為今天實在走了太多的路,我便躺在湖邊的樹蔭下休息,突然有一陣涼風從湖面吹來,送來了一陣清爽,怪不得那時的皇帝要在這裡個挖湖出來了.

    有不過看過了這麼多的古蹟廢墟,搞到我也認不清誰打誰了,最後還是花了五塊美金買了本書來看看.

第三天  學中文
(Ta Keo, Neak Pean, Preah Khan, Angkor Wat) 

    這天到了Angkor Thom北面參觀,主要是看Preah Khan,這裡和Ta Prohm同樣也是大佛寺,佛寺中間的是一條長長的走廊,只是大部分的天花早已塌下來了,中央是一個小形佛塔,前面還保留著一個無頭的小佛像,有心人還在佛像身上帔了塊橙色布當作袈裟呢.

    下午見可去的地方都去過了,無無聊聊地又會到吳哥窟去閒逛,到了四點多遊客多起來時才坐車回鎮上去.

    在回到鎮上的路上,小二在一油站停車,聊了幾句,原來他現在一星期要上兩堂日文課,真是上進,不過這時跟我說這些有點討小費之嫌,不過最後我還是付了二十五美元,不多也不少,至於小費,他在這幾天下午已經喝進肚子裡.

    回到鎮上還早,於是我找地方上網,這裡上網可真貴,要兩塊美金才一個小時,只有速戰速決.看電郵才知道Rei因為家事,要從曼谷坐飛機回日本去;而阿安剛從西藏到了雲南,跟著便要到老撾去,各人來來去去都是在這些地方轉來轉去,只是碰不上而已.

    因為要明天坐船到首都金邊去,於是去旅行社問船票,其中一間旅行社的老闆可是華僑,見到我是中國人十分高興,還拉著我說了一會中文呢.只是在店裡替他看舖的侄女可不會中文華語,我跟她說普通話時她只懂得笑,那老闆有點不忿地說,現在新生代的華僑都不願學中文了,只會去學英文日文等可以幫助賺錢的語文,眼看和中國的根就要在這一代人手中斷送,語氣中透露著無奈和惋惜.

    晚上回到Friendship GH 吃晚飯,那些伙計見到我十分高興,說今天來了一個中國人,可是那人不懂英語,於是找我來翻譯,原來那人是從江蘇出來做生意的國內同胞,專搞眼鏡生意的,來到Siem Reap碰碰機會找找商機,我真有點不明白為甚機做生意會跑到這種一窮二白的地方來,不過一天內可以碰上兩個中國同胞,說說違久了的普通話也是好事.

    後記:

    這個老闆是姓潘的,剛巧我有個大學同學也是柬埔寨華僑,她也是姓潘的,不知到他們是否有關連呢?
    潘老闆的旅行社叫"吉利旅遊公司 (World Express Tours & Travel)",地址是:N002, Group 6, Next to Old Market, Modol I, Siem Reap, Tel:(855)63-963600,
    金邊總店則是:N 148Eo, Street 169, Phnom Penh, Tel: (855)23-884787,
    如去到柬埔寨旅遊時可以試試幫襯,順道問問他有否記得在2002年時一個香港年青人來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